(此圖為轉貼圖)



話說五月五日,是日本的兒童節,同時也是……

雲雀恭彌的生日。

這一天可是很重要的呢……


「十代首領,你在做什麼啊?」獄寺出聲問道。

正埋首做事的阿綱有些被他嚇到的抬起了頭,「我在……做鯉魚旗啊……」他舉起手中的東西說。

說真的,如果他沒說那是鯉魚旗,絕對不會有人看得出來那是鯉魚旗……

「鯉魚旗……?」獄寺挑眉問著,「鯉魚旗是什麼東西?」他不解的問。

鯉魚旗就是十代首領手中這乾扁扁皺巴巴的東西嗎?

「對耶,獄寺是從義大利來的所以不知道……」阿綱乾笑著說,「明天是日本的兒童節喔,所以小孩子都會吵著要掛鯉魚旗。」

「日本的兒童節?」獄寺偏頭說道,「聽起來很有趣呢。十代首領,我來幫你做吧……」

「不行……」里包恩不知從哪竄了出來,「要送人的生日禮物就是要自己做才有誠意。」他賞了獄寺一個飛踢說。

「好痛……」獄寺撫著被踢痛的頭道,「生日……?明天是誰的生日?」

「是雲雀學長的……」阿綱面露同情的說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因為不知道雲雀學長喜歡什麼,所以想做個象徵日本兒童節的小鯉魚旗送他……」

「他不會收的啦。」獄寺聞言聳肩說道。

「可是里包恩說……」

「依據彭哥列的慣例,只要家族成員生日就得辦生日會。」里包恩不知何時變出了個大板子說。

這不是好久不見的彭哥列計分板嗎?

「他就是這樣跟我說的。所以獄寺你也要準備禮物送給雲雀學長喔。」阿綱笑著說,「你有想到要送什麼嗎?」

「不管送什麼都一樣啦。」獄寺甩手說道,「他不會收的啦……」

「這次也照慣例進行積分比賽。」里包恩在一旁說著,「你應該知道輸的人會怎樣吧?」

獄寺聞言蒼白了臉。

可惡……雖然很不想送那自大的傢伙禮物……

「我要去準備禮物了!」他突然幹勁十足的說。

他才不想失去當十代首領左右手的機會呢。

對他來說,每次的競賽都是里包恩為了測試他成為十代首領左右手的資格而舉辦的。

只能說你想太多了,獄寺……


「喔?阿武,難得看你自己那麼認真的在做壽司拼盤呢。」正準備打烊的山本老爸面露驚訝的說。

「哈,是啊。」忙著做壽司的山本傻笑道,「因為明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嘛。」

「明天?」他挑了挑眉,「喔,明天是兒童節嘛!阿武你果然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他笑拍著他的肩說。

「哈哈……」山本依然傻笑著。

明天真的是很重要的日子。

因為是雲雀的生日嘛。


「後天是你的生日呢,雲雀。」前幾天里包恩突然跟雲雀說道。

「那又如何?」雲雀冷聲說著,「不過既然你來了,那就來打一場吧,小嬰兒。」他揚起了枴子說。

「不行。依照彭哥列的慣例,家族成員生日就要辦生日會。」里包恩堅持的說。

「別把我跟那些草食動物混為一談……」

「是嗎?我本來打算生日會順利結束後就跟你交手呢。」

「……真的?」


「明天是雲雀先生的生日呢……」一平戴著一副大眼鏡望著里包恩遞來的邀請卡說。

「為了雲雀先生,一平一定要努力!」她握拳說道。



「明天是恭先生的生日……」草壁手持邀請函顫聲道。

「身為風紀副委員長,我一定會贏……!」



「恭彌的生日呢……」迪諾燦笑著,「我送的禮物一定是最好的!」

接著他又按慣例的左腳絆到右腳跌倒了……



「庫呼呼……我等這天等好久了……」骸一臉怪伯伯樣笑道。

「明天能陪恭彌一整天的一定是我……庫呼呼……!」

其實在邀請卡的下方有寫著:

「贏家可以獲得獨佔雲雀一整天的所有權!」

接下來,只聞滿室的鳳梨呼呼笑聲……



到了五月五日這一天。

雖然今天學校放假,但雲雀還是一如往常的來到了並中的接待室。

一如往常……?

他微愣的望著門上貼著的海報紙。

「雲雀恭彌生日會 祝雲雀生日快樂!」上頭斗大的標題寫著。

什麼時候弄的……

「真是無聊。」他冷聲說著,伸手打開了門……

「雲雀!生日快樂!」眾人的叫聲伴著紛飛的彩條朝毫無防備的他襲來……

「你們……」他望著被佈置成生日會場的接待室說道,「在這裡做什……」

「嘛,當然是來幫你慶生的嘛。」山本笑著把他推到了壽星座說,「我們等你很久了喔。」

「那麼,既然壽星已經到了。」穿著蛋糕裝的里包恩坐上了雲雀的腳道,「那就開始進行雲雀生日會的禮物競賽吧!」

碰!彭哥列的計分板聳立在了眾人眼前。

「身為家族首領的阿綱先來吧。」里包恩坐在他專屬的「座位」上說道。

「小嬰兒,這是在做什麼?」雲雀出聲問道。

「他們每個人都會送你禮物。」里包恩抬頭解說著,「然後你再依你對禮物的喜好程度給予分數。」

「分數……?」

「分數最高的人,可以獲得獨佔你一整天的權力。而分數最低的人……」

「就得當你一整天的咬殺對象喔。」

「啊?」阿綱聞言張大了嘴,「邀請卡上沒寫輸的要……」

「寫了你們就不敢來了。」里包恩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喔?」雲雀挑眉冷笑著,「那倒挺有趣的。」他手中的枴子閃閃發亮。

誰快去把他手中那危險的東西收起來啊……?

「快點吧,阿綱。」里包恩催促道。

「啊?好……」阿綱自身後拿出了個以竹筷為握把的小型鯉魚旗說,「祝你生日快樂,雲雀學長……」

「這是什麼?」雲雀望著他遞來的皺巴巴東西問。

「這是鯉魚旗……」他小聲的說著。

「……」這是鯉魚旗?

「零分。」雲雀冷聲說道。

「啊……」阿綱聞言失望的低下了頭。

果然雲雀學長是不會收的……

「不過……」他突然抓起了他那因製作鯉魚旗而滿是傷口的手,「這個……加十分。」

「啊?」阿綱抬頭驚訝的望著他。

雲雀學長今天怪怪的耶……

好恐佈喔。

「那麼換下一位吧。」里包恩輕笑著說。

其實那一天……


「不會有人來。」雲雀突然說道。

「嗯?」

「不會有人來的。」雲雀低聲說著,「與其辦這個浪費時間,不如直接跟我打……」

「那你就錯了。」里包恩輕笑著說,「他們可都是很重視同伴的呢。」

「我說了別把我跟那群草食動物混為一談……」

「那麼你在怕什麼?」他突然問道。

「怕……?」

「那麼你為什麼怕辦生日會呢?」里包恩問著,「其實你很怕知道他們有多重視你吧?」

「你說什麼?」雲雀聞言冷笑著,「我怎麼可能怕……」

「那就來試試看。」里包恩輕笑道,「那就來試試看會不會有人來。但是相對的……」

「對於他們,你也要有所表示。」

「……無聊。」



但是你剛才做得很好喔,雲雀……

「下一位是獄寺。」里包恩說道。

獄寺一臉不情願的走上了前,「拿去。」他塞了個盒子到雲雀的手中。

雲雀打開了盒子一看……

「生日快樂啊。」獄寺倔強的別過了臉說,「這可花了我不少錢呢。」

那是一臺PSP。

「……零分。」雲雀冷聲說著,「我不需要。」

「啊?你有沒有童年啊?」獄寺聞言大聲問著,「身為小孩就是要打電動啊!」

「小孩……?」雲雀挑起了眉。

「你在兒童節生日當然是小孩啊。」獄寺替他打開了電源說,「不管啦!你玩玩看就知道了!」

「……」

過了二十分鐘後,雲雀伸手將PSP丟給了他。

「啊?破完了?」獄寺望著螢幕上的「GAME OVER」驚問道。

「喂。」雲雀突然開口說,「……加你十分。」

於是獄寺就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十分。

「下一位是山本。」

「生日快樂,雲雀!」山本拿出他自己親手做的壽司拼盤說。

「壽司……?」雲雀輕挑起了眉,「你自己做的……?」

「對啊。」山本搔頭傻笑著,「很好吃的喔!」

「……」雲雀用筷子夾起了一個……

「……!」在咬下去的瞬間他倏地睜大了眼……

腦門被猛然的辛辣撞擊著……

「怎麼了……?」山本不解的問。

雲雀伸手一揮,一旁的草壁立刻奉上了一杯茶……

「咳……」他輕咳著,「……零分。」

「雲雀你怎麼了嗎?」山本擔心的問著。

「芥末……」雲雀有些狼狽的指著壽司說。

「噗哈哈……!你果然還是個小孩嘛!」在一旁的獄寺大笑道,「居然會被芥末給……」

他突然噤住了聲,因發現雲雀以充滿殺意的眸子望著他。

該死,他居然會因為毫無防備的一口咬下而被滿口的芥末嗆到……

「對不起嘛……」山本雙手合十傻笑道,「因為邊做邊想著你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所以不小心加太多了……」

「咳……」剛被嗆到的雲雀不停的輕咳著,「……加十分……」

「恭先生你還好吧?」草壁擔心的拍著他的背說,「喝點茶吧……」他急忙遞茶給他喝道。

「草壁……」雲雀裝作冷靜的喚著,「這茶……零分。」

「呃啊……?」草壁聞言微愣了下,「可是……」

這不是他要送給恭先生的生日禮物啊!

「不過……」他總算是解去了嗆辣,「加十分……」

於是草壁連禮物都還沒機會拿出來就得到了十分……

「下一個是一平。」

「耶?一平?」阿綱聞言急忙四周找尋掩護……

因為一平一見到雲雀學長就會發動筒子炸彈啊!

不過一平她自己當然也知道囉。

為了不給雲雀先生添麻煩,,她可是矇上眼來的呢。

只要不看到雲雀先生的臉應該就行了吧?

「雲雀先生……」一平端著一盤特製餃子遞上了前,「生日快樂……」

「餃子嗎……?」雲雀面露些許好奇的夾起了一口……

「味道不錯……二十分。」他淡淡的說著。

二、二十分?!

是到目前為止的最高分耶!

「啊……」一平矇眼的布突然鬆了下,「一平心砰砰跳……」她眼冒愛心說著……

「糟了……!」阿綱反應即快的以跑百米的速度衝上了前……

「哈哈!藍波大人來吃蛋糕了……噗啊!」正巧打算從窗戶爬進來偷吃蛋糕的藍波似乎看見一個圓圓亮亮的東西朝自己飛來……

然後碰!的一聲,他和筒彈倒數到一的一平一起在空中爆炸……

還炸出個心形煙花咧。

「不過……」雲雀喝茶努力的沖淡著口中的大蒜味,「扣十分……」

結果一平也才得到十分呀……

「接下來是迪諾。」

「我等這一刻等好久了!」迪諾燦笑著說,「恭彌……」他話還沒說完,又再度按慣例的左腳絆到右腳滑跌了出去……

「呵……」雲雀見狀冷笑了聲。

「恭彌……」迪諾努力的從地板上爬了起,「生日快樂……」

嚇!他的額頭滴下來的那個紅紅的液體該不會是血吧?

「恭彌,這個……」他將一枚閃著耀眼光芒的鑽石戒指套在了雲雀的手上……

如果他的額頭不要一直滴血這一幕會更好看的……真的。

「……」雲雀低頭望了望手中的大鑽戒,「不錯……」

啊?有沒有搞錯?

雲雀學長居然說不錯……?

「咬殺人很方便。」語落,他以剛研發出來的「鑽石神拳」擊向了迪諾……

「啊……」

迪諾的額頭好像不是滴血,是噴血了耶……!

「十分……」雲雀將帶血的戒指取下了說。

天曉得這十分是從哪來的。

因為迪諾表演噴血……?

「下一個是……」

「庫呼呼……」一道再熟悉不過的笑聲突然傳來,「恭……」

「零分。」雲雀聞言冷聲說道。

「我什麼都還沒做耶!」連他出場用的乾冰霧都還沒完呢!「恭彌……」

「下一個是誰?」雲雀完全無視他的說道。

「恭彌你好狠心喔……」骸可憐兮兮的嘟嘴說著,「我很用心的準備禮物耶。」

「反正……」雲雀冷瞟著他,「你一定會說禮物就是你。」他別過了臉說。

「才、才不是呢!」骸因心事被看穿而大叫著,「我是真的有準備禮物啦!」他拿出了個小盒子說。

庫呼呼……好險有另外準備東西呢。

不過恭彌怎麼知道我是要把自己當禮物送給他?

難道,其實恭彌也是很想要我的……?

不過這純粹只是鳳梨的幻想。

「喔……?」雲雀伸手接過了盒子……

「負一百分……」在打開了盒子的那一刻,他以欲殺人的眼神冷聲說著。

盒子裡面裝著的是……

保險套。

「怎麼這樣?」骸嘟嘴說道,「這也是為了恭彌好啊!」

他可是很貼心的耶!

「小嬰兒。」雲雀選擇再度無視他,「可以結束了吧?」

「嗯,差不多了。」里包恩起身在計分板上寫上了骸的成績,「那麼競賽結果出來了。」

「由於阿綱、獄寺、山本、草壁、一平以及迪諾都並列最高分的十分,所以沒有優勝者。」里包恩宣布著。

「這樣不錯啊。」阿綱笑道。

「我跟十代首領同分呢!」獄寺高興的握拳說。

「下次芥末會放少一點的。」山本傻笑著。

「我都沒送到禮物……」草壁低聲說道。

「一平不甘心!」全身纏著繃帶的一平說。

「好痛……」迪諾的頭還在滴血呢。

「得到最低分的骸,依規則要當雲雀一整天的咬殺對象。」里包恩接著說道。

「啊?」骸聞言張大了眸,「什麼時候有這個規則的?」他驚問著。

「從你進來的那一刻起。」里包恩輕笑著說,「對了,我也有準備禮物呢。」

「……?」

「這是我請碧洋琪幫忙做的蛋糕,大家別客氣盡量吃吧!」

這個紫色冒著毒煙,上頭還有蟲蟲在蠕動的東西是蛋糕……?

於是眾人面露驚恐的奪門而出……



「我居然輸了……」待眾人走後,骸蹲在了角落畫圈圈道。

「……」雲雀邁步走到了他的身旁,「這樣……不好嗎……?」

「嗯……?」

「這也是另一種……」他別過了臉說,「陪我一整天的方式不是嗎……?」

「恭彌……」骸聞言抬頭以閃亮亮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他,「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

但他伸上前去欲擁抱的手卻撲了個空……

「那麼先來削皮吧,鳳梨……」雲雀揚起了枴子說。



「果然最後能陪著恭彌的人是我呢……」骸撫著他泛紅的臉頰說。

「呃嗯……」雲雀低喘了聲,「你……唔嗯……!」

下身又是一個搗入,「恭彌……」

「好好享受你的生日禮物吧……!」


於是,雲雀今年的生日過得「十分」的性福。

對了,記得戴保險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