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十代首領……」獄寺突然自後頭擁住了他,「其實我……很怕死氣狀態的你……」他在他的身後低喃道。

「獄寺……?」阿綱不解的回頭望著他,「為什麼……?」

「你的眼神,是那麼的冷然……」他低聲說著,「總是用你那雙手保護大家……」

「那麼,我又算是什麼呢……?」獄寺抬頭問道。

「獄寺……?」

那雙總是倔強的眼眸,為何泛起了陣陣的淒涼……?

「我一直說要保護十代首領,成為十代首領的左右手……但總是讓十代首領保護著的我……到底又算是什麼呢……?」

「我真的很怕你那冷然、漠視一切的眼神……你應該要是那個無憂無慮,總是和我跟棒球笨蛋一起玩、笑得很開心的十代首領啊……」

「如果連你那天真的笑容都保護不了……那我還算是什麼呢……?」他問著,聲音是如此的顫動……

「獄寺……」一直靜靜聆聽著的阿綱開口喚道,「對不起……可是……」

「那你為什麼總是叫我十代首領呢……?」他出聲問著。

「我也很想像你說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阿綱。但是就因為我是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所以……」

「我要保護大家,還有獄寺你……」

「還有你笑著叫我十代首領時那開心的表情。」他輕笑著說,但語氣卻十分的堅定……

算是什麼呢?

是那個總是笑著圍繞在他身邊的獄寺啊。

總是……不想讓他擔心的獄寺啊……

「對不起,十代首領……」獄寺聞言起身說道,「讓你擔心了……」語落,他轉身欲走……

但卻被一隻手給抓住了。

「獄寺,那個……」他嚅嚅的說著,「你肯跟我說這些,我真的很開心……」

「因為你是以朋友的身分在跟我說心事,而不是……唔……!」一抹溫熱倏地貼上了脣瓣……

「才不是朋友呢……」獄寺離開了他的脣說,「如果只是朋友,我去跟棒球笨蛋說就好啦。」

「就是因為喜歡你,才會為了保護不了你而否決自己……」他倔強的別過了泛紅的臉說。

就是因為是如此的喜歡你……

你知道嗎……十代首領……?

不……綱吉……?

滴答……一滴雨點突然落在了獄寺緋紅的臉頰上。

點點的細雨逐漸紛動了起來,演變成了滂沱的傾盆大雨……

就好像在訴說著他此時的心情……

「十代首領……」獄寺急忙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小心別淋溼了……」他將外套披在了阿綱的身上說。

「獄寺……」

如果他能再更堅強一點,像現在這個時候,他是不是就能把外套還給獄寺,然後笑著對他說這點雨算不了什麼?

「那獄寺你呢……?」但是,他卻只能如此問著。

「我沒關係的啦!」獄寺揚起了笑容說,「可不能讓十代首領淋雨感冒呢!」

畢竟,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阿綱聞言微鬆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

果然還是那個總是笑著在他身邊關心著他的獄寺……

 

但自那天之後,他已經有三天沒有見到獄寺了。

獄寺他……怎麼了呢……?阿綱望著手中那獄寺交給他的外套想著。

好不容易從里包恩的口中得知了獄寺的住處,他才意會到了一件事……

原來對於獄寺,他暸解的是如此的少……

 

「獄寺,你在家嗎?」

他按了好幾下門鈴,卻一直沒有回應。

不在家嗎……?

有些遲疑的轉動了門把,他這才發現門根本就沒有鎖……

「獄寺……我進去了喔……?」阿綱出聲喚著。

但回答他的,依然是一室的靜謐。

心頭倏地湧上了莫名的不安感,他有些著急的在偌大的屋裡找尋獄寺的蹤影……

 

望見躺在床上喘息著的獄寺時,他的心跳猛地漏了一大拍……

「獄寺,你怎麼了……?」他急忙的奔上了前,掌心所碰觸到的卻是一片的溼熱。

「好燙……」阿綱撫著他的額頭說道,「獄寺……」

「是……十代首領嗎……?」獄寺聞言微張著眸問,「糟糕,我一定是燒過頭了……」

否則……怎麼會看見你的幻像呢……?

你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的……

「不是的,獄寺……」阿綱急忙握起了他發燙的手說,「真的是我……」

「哈……你騙人……」他乾笑道,「十代首領……不可能會在這裡的……」

「因為我……不想讓他擔心啊……」獄寺以乾啞的聲音說著。

「獄寺……」

是啊……他是那個不想讓他擔心的獄寺……

總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承受著一切的獄寺……

「但是……」他突然伸手抱住了他,「即使只是幻覺……」

「十代首領會來,我真的很高興……」

「獄寺……」

一抹熟悉的溫熱柔軟倏地貼上了脣瓣……

你知道嗎,十代首領……?

如果這只是夢……

那麼我,不願醒來……

 

總是……

當他早上出門上學時,總是有個人早已在門口等他,爽朗的和他道早安……

當他面露擔愁時,總是有個人努力的逗他開心,但卻暗地裡深鎖著眉頭……

當突然下起雨時,總是有個人會急忙為他披上外套,怕他會淋溼感冒……

總是有個人在擔心、保護著他。

所以他才會說怕變強之後的他……

因為這樣他就不能像往常一樣保護著他了……

「對不起,獄寺……」阿綱在他發燙的懷中低聲說道,「我都不知道你的感受……」

「我喜歡你,十代首領……」獄寺如夢囈般地低喃著,「我想一直保護著你……」

「嗯,獄寺……」

獄寺總是陪伴在他的身邊。

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

「那個,獄寺……」阿綱紅著臉低頭說道,「我……」

「也很喜歡獄寺你……」

喜歡像這樣的你。

總是讓我依賴著的你……

 


「十、十代首領……!」一早先行醒來的獄寺驚叫著。

為什麼十代首領會在這裡!

難道那不是夢,是真的……?

就連那句喜歡也是……

「獄寺……」這回換阿綱夢囈了,「有什麼事……都告訴我好嗎……」

「我也很想保護你……」

「十代首領……」獄寺聞言握起了他的手,「我答應你,十代首領……」

我會保護著你,你就能保護我了。

我們總是這樣的,不是嗎……?

 


Always......

Sempre......

 

(註 : Sempre為義大利文的 Alway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