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若你如雲飄忽不定,我願為霧使你迷疑,讓你只在我心遊憩……

 

 

 

「並盛不需要兩種秩序。」雲雀說著,手中的枴子散著耀眼的銀光。

「呵呵,這裡已經不需要你了。」骸伸手輕觸著右眼說,「我將會取代你,成為這裡的新秩序。」

嗡嗡,指下的紅眸快速的轉動,停留在了「一」。

「那是不可能的。」雲雀冷聲說著,「我將在這裡,把你咬殺!」

喀!枴子上露出了尖利的刺。

 

而此時的並盛中央醫院──

「哇!這是什麼?」阿綱驚問著望向地板上那截正在晃動的尾巴。

「列恩的尾巴斷掉了。」里包恩拾起了那截尾巴道。

「哇,好噁心。變色龍的尾巴會自己斷掉嗎?」阿綱愣問著。

「這代表即將發生事情……」里包恩面露嚴肅的說,「相當不吉利呢!」

 

「你打算坐著死嗎?」雲雀手中的枴子不停的舞動著。

「呵呵呵呵……你說話挺有趣的。」骸將手指交叉成了尖塔狀笑道,「因為沒必要站起來,所以就坐著囉。」

「我跟你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雲雀凜然道。

「請便吧。」他的嘴角揚起了笑意,「不過你現在不說,等會可就說不出話了。」

沒什麼好說了嗎……

「……!」雲雀倏地緊咬住了牙。

「嗯?你怎麼了嗎?」骸開口問道,「你在冒汗呢。」

「住口!」雲雀緊握著枴子說。

「我可是好意關心你的呢。」骸一臉無害的笑著,「話說回來,你可得多用點心呢。」

雲雀感到了莫名的暈眩感,步伐也不自覺的凌晃了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身體竟似受牽引般地暈晃著……

不,不是對眼前這人的恐懼感……

或許是,對某種事物反射性的抗拒感……

到底是什麼……

「我在這裡呢。」骸的聲音自他的右方傳來。

雲雀驚訝的轉頭一望,他……那隻草食動物不知何時身在了他的右側。

不對,移動的不是草食動物,而是……

他低頭望著自己幾近站立不穩的步伐。

「看來你自己似乎不知道呢。被那三叉戟蚊叮咬,而染病的事情。」骸突然說道。

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天真嗎……

雲雀聞言輕撫向了脖上的紅腫。

是那時候的……

「呵呵,這可是為了你而急急忙忙準備的呢。」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個似控制器的東西,「呵呵……」

他不解的望著他。 

這股暈眩感,逐漸加劇……

「櫻花真的很美麗呢。」他按下了控制器說,「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是櫻花。

那如片雪般紛飛飄落的粉色葉片,落在了雲雀那難得驚訝的臉龐上。

櫻花,在空中盤旋……舞動……直至墜落……

他聽見了自己暈眩倒地的聲音。

在那之前腦中突然閃過了的一個想法……

原來……是櫻花。

 

「哎呀……」骸一把抓起了他的頭髮,「你的表情似乎是知道為什麼我無法抗拒櫻花呢。」

他輕笑著望著雲雀那驕傲不屈的帶血臉龐。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有了這樣的神情呢……?

「那麼是為什麼呢?你的眼神……」他突然放開了手,讓他跌坐在了地上。

雲雀沒答話,只是抬頭怒視著他。

「哎呀……你是想說如果沒有櫻花好了,是嗎?」骸站起了身,「那你就錯了。像你這種程度的人我見過好幾個,他們……」

「都在地獄般的地方。」

那在櫻花下的,是一張有著純淨笑容的臉龐。

「風太,你在吧?」骸突然轉向一旁的黑暗處問道。

緩慢的,抱著一本大書的嬌小人影步了出來。

「你先下樓去吧。我跟他……」他低頭看著在地板上拚命想站起身的雲雀,「還得耗上一陣。」

什麼時候你變得如此的倔強了呢……?

「是的,骸大人。」那眼神空洞的孩子,聞言後如沒有靈魂的傀儡般緩慢地步下了樓。

雲雀搖晃著站起了身,「那小孩是……」

排名的……

「哎呀,你很努力的站起來了呢。」骸漾起了笑意說,「躺著休息不就好了嗎?」

睜大了雙眼,雲雀還沒意會他話裡的意思,就倏地被他一把推倒在了地上。

「你的名字,是雲雀恭彌吧?」他蹲在了他身旁確認似的問道。

真的是你嗎……?

他的改變太大,讓他幾乎認不出他了。

從那之後,就一直這樣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