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落入陷阱而身無乏術的你,不是正符合了草食動物的弱小嗎?」

 

 

「唉呀,再讓你逞強下去可不好。」骸伸手制止了他,「如何?跟我訂下契約的話,就能從這束縳中解脫呢。」他以惡魔引誘人心的語氣魅惑著他。

不喜歡被束縛嗎……

是因為那時候的……

雲雀望見了他握在手中的三叉戟槍,「做什麼?」

「呵呵,很簡單的。」骸伸手在他面前比劃著,「只要你讓我劃上一痕,你的身體就會是我的了。」他說著,順帶奉上了無邪的笑容。

「意思是……你要讓我變成草食動物?」雲雀咬牙問道。

「唉呀,你在說什麼呢?」大掌摩蹭著他俊挺的下顎,「落入陷阱而身無乏術的你,不是正符合了草食動物的弱小嗎?」

灰藍色的鳳眼聞言怒睜著,「你……」他張嘴狠咬住了那正輕撫著他臉龐的手指。

「嘶……」骸輕叫了聲,「想把我咬殺掉呢。嗯?」他將臉貼近了他,那映有「一」的紅眸無阻的映入了雲雀眼簾……

「嗚呃……」雲雀伸手緊抓著頭,「你……」他放開了他的手指道。

腦中的暈眩感快速的擴散開來,逐漸的侵蝕著他僅存的意志力……

「呵呵,很難受吧。」骸收回那被他咬出血的手指問,「如何?承認你輸了,然後跟我訂下契約吧。」

雲雀倒臥在了地上,卻仍不忘抬頭怒視著他。

「……這是何苦呢?」骸望著痛苦的他輕問著。

在那之後,你的倔強和執著覺醒了嗎……?

「只有……懦弱的……草食動物……」他勉強的說著,「才會向……求饒……」

「是嗎……」骸輕嘆了一口氣,「你先休息吧。」他走近他身畔,以手刀擊昏了他……

這樣可不行呢……他望著倒臥在地上的他想著。

他伸手輕觸著右眼,眼眸伴著嗡嗡聲響回停在了「六」。

居然能在他的幻術下憑意志撐那麼久呢。

骸突然伸手輕撫著他帶傷的臉……

其實只要他現在拿三叉戟槍往他臉上一劃,雲雀恭彌的這個身體就能任他操控了。

但望著他那昏沉睡去的純和俊臉,他卻下不了手了。

骸不知道,此時他臉上的笑容,也是十分溫和的……

 

「阿骸老大。」在一陣清脆的保齡球瓶倒落聲中,傳來了一道呼喚。

「對了,那傢伙怎麼樣了呢?」剛擲出了全倒的少年得意的笑著,「那個並盛中學的老大?」

他是個臉上有著一條明顯橫刀痕的刺刺頭少年。

城島犬,是他的名。

「是叫麻雀?還是小鴨子?」犬笑問道。

「你都猜錯了。」骸坐在一旁輕笑著,「我先讓他躺著休息。」

「啊?」犬輕吐著舌,「那傢伙還活著啊?」

「別說這個了,千種呢?」骸開口問道。

「阿柿他去對付第三名了。」他又拿起了球說,「說什麼很麻煩,不知道會不會手下留情。」

「這種心情我懂。」骸輕笑著,「老是沒有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呢。」

所以如果遇到了,就好好把握吧……

 

「被綠意環繞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跟往常一樣~~那麼活潑~~啊啊~~大家一起來歌頌吧~~並盛國中~~」

耳畔傳來了再熟悉不過的樂曲,如同早晨的鬧鐘聲般,令雲雀清醒了過來。

「唉呀,你醒啦?」坐在他身旁正把玩著一支黑色手機的骸說道,「這手機鈴聲還真有趣呢。」

雲雀認出了他手中的手機,於是急忙的爬起了身……

「小心!」他見狀趕緊伸手抓住了自床上跌落的他,「你的身體還沒……」

「滾開!」雲雀不知何時取得了他剛才放置在地上的枴子,並以之擊向了他……

但,又被他給接下了。

「你剛才跌下床是為了撿我放在地上的武器?」骸挑眉問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