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就是因為和眾多的弱者在一起,才能凸顯出強者的悍厲。」

「沒有草食動物喜歡群聚的天性,肉食動物是不會輕易捕捉到獵物的。」

 

 

「還來。」他死盯著他手中的東西說,「那是我的。」

「你很在意呢。」骸漾起了笑容道,「這是你們並盛的校歌吧?」

「與你無關!」雲雀一把奪過了手機說。

「呵呵,你很愛校呢。」骸望著他說,「話說回來,你昏倒後這首歌一直播個不停呢。」

雲雀聞言低頭看著手機,上面顯示多通未接來電的號碼……是草壁的。

「你的同伴很關心你呢。」骸輕笑道,「看來什麼草食動物的理論,只有你是這樣認為的。」

也對,不管是誰……

都會想保護你的。

「我沒有同伴。」他收起了手機說,「只有懦弱的草食動物才需要群聚。」

「呵呵,你真倔強呢。」骸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不會暈眩了吧?」

經他這麼一提,雲雀才發現到那些使他暈眩的櫻花消失了。

消失到連一片花瓣也不剩。

「快吃吧。」骸的手裡拿了個東西說。

他聞言愣望著他手中那有著速食店包裝的漢堡……

他怎麼知道……

「嗯?不吃嗎?」見他遲遲沒動作的骸開口問道,「請風太幫你做的排名裡,這東西在前十名,才特地去買來的呢。」他面露失望的說。

原來是那個小孩……

「只有懦弱的草食動物,才……」

「才會接受別人遞上前的食物。你想這樣說吧?」骸先他一步說道,「你的動物理論說服不了我的,因為在我的眼裡你就是隻弱小的草食動物。」他笑看著他說。

是那個需要我保護的人吶……

雲雀聞言揚起了枴子,「你……」

「吃吧。」他硬將漢堡塞到了他的手中,「要咬殺我也得有力氣。」

他沒答話,只是冷冷的望著手中的漢堡。

「怎麼了?」骸打開包裝咬上了一口,「沒下毒,你安心吃吧。」他將漢堡遞向了他的嘴說。

雲雀望了望他,然後微微輕啟了脣……

他咬上了他的手。

「你……」骸趕緊伸出另一隻手接過了漢堡,「比起這個,你更喜歡吃我的手嗎?」他笑問道。

又被你咬了呢……

「別把我當草食動物。」他一把奪過了他手中的漢堡說,「我有手。」

「呵呵,原來是這樣啊。」骸伸回了再度出血的手道,「不過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

「……?」正咬著漢堡的雲雀不解的抬眸望著他。

「就是因為和眾多的弱者在一起,才能凸顯出強者的悍厲。」

「……」他聞言停下了咀嚼的動作。

「沒有草食動物喜歡群聚的天性,肉食動物是不會輕易捕捉到獵物的。」骸繼續說道。

「……」他放下手中那咬了幾口的漢堡,「這是在為與你同類的草食動物的弱小找理由?」

「呵呵,或許吧。」骸聳肩輕笑著,「或許也是在為你的孤傲呢。」

他沒回答他,只是繼續的吃著手中的食物。

「對了,既然你會來這找我……」骸突然問道,「就表示那個澤田綱吉已經知道我們的身分了?」

總不可能,是因為認出了我吧……

「你們……只是穿著黑中制服的草食動物。」

「喔?」骸挑眉笑著,「所以你不知道我們的底細就直接殺來了?」

果然不是呢……

「……你是誰?」雲雀反問道。

其實對他來說,誰是誰根本就不重要。

都只是要被他咬殺掉的獵物罷了。

但眼前這個男人……

「呵呵,我的名字是六道骸。」骸笑著說道,「聽過六道輪迴吧?」他比了比自己那有著「六」字的紅眸說。

雲雀點了點頭。

六道輪迴,分別是:地獄道、餓鬼道、畜牲道、修羅道、人間道、天界道。

「那就是我名字的源由。」他略過了細節說,「這樣可不行呢。我可是仔細調查過你了呢。」

我對你可是十分的了解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