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勇敢只是偽善的魯莽。」

 

 

「是嗎。」雲雀冷笑道,「那又如何?」

「真是的……不知該說你是勇敢還是魯莽呢。」骸失笑道。

「勇敢只是偽善的魯莽。」雲雀冷聲說著。

「我想也是。」骸輕笑著說,「我很好奇呢,到底什麼樣的人才會讓你有好感呢?」

「……我不喜歡弱小的草食動物。」他揉捏著手中的包裝紙說。

「意思是只要比你強就行了?」他揚起了笑意,「呵呵,那我符合了呢。」

雲雀聞言拿起了一旁的枴子,「我還沒跟你打完。」

「呵呵,好吧。」骸聳肩道,「看看沒有櫻花迷眩的你,能否打贏我。」話才剛說完,他便伸手撫向了右眼……

「彭哥列的事就交給你了。」骸不知正在對誰說著,「……放心吧,以他們的能力是識破不了的。」

雲雀抬眸望著他。

他……在跟誰說話?

「……是我呢。」骸突然轉頭對他笑道,「我在跟另一個我講話呢。」

另一個他……?

他打開了放置在桌上的電視。

電視上所播放的,是正在樹林中和阿綱對話的骸。

雲雀轉頭望了望他,「兩個……」

「這只是我的其中一項能力呢。」他對他笑道。

「幻術……」雲雀像意會到了什麼似的睜大了眼,「櫻花……!」

「呵呵,沒錯。」他依然帶著笑意說,「那些櫻花也是我用幻術讓你看到的。」

雲雀聞言緊握著枴子怒視著他。

「唉呀,看來你己經迫不及待的想咬殺掉我了呢。」骸燦笑道,「輸家就得聽贏家的話,如何?」

他揚起了枴子,「來吧!」

「在那之前,我們還是先換個地方吧。」

 

唰--鏘!武器相互撞擊的聲音在整個房間裡迴盪著。

「這樣不行呢。」他以手中的三叉戟槍擋住了他襲來的枴子,「不能只是盲目的攻擊我呢。」

「少囉嗦!」他仍猛烈的以枴子揮擊著他……

「你的傷還沒好呢。」他旋舞著手中的三叉戟槍說,「被劃到的話你的身體就是我的了呢。」

雲雀聞言迅速的向後一閃,使他襲來的戟槍僅只劃破了衣物……

「反應真快呢。」骸讚賞道,「不過再這樣下去可會沒完沒了的。」他說著,伸手撫向了右眼……

「就用這淤腐世間的能力,來讓你臣服於我!」指下的紅眸快速的嗡轉到了「五」。

而與此同時,雲雀望見了他全身散發出的渾黑鬥氣……

 

「咳呃……」枴子伴隨著血液落在了地面上……

「呵呵,真的很佩服你呢。」骸望著跪坐在地上的他說,「居然能和使用人間道的我纏鬥到現在呢。」

而他還是一邊用枴子猛擊,一邊閃過他戟槍攻擊的呢。

真是個可怕的男人呢。

你會變成這樣,真的讓我很驚訝呢……

「……」雲雀再度拾起了枴子,「再來!」

骸輕皺了下眉,一個躍身倏地來到了他的身後……

「別再逞強了,你的身體受不住的。」他抓住了他的雙手說。

雖說他躲過了戟槍,但相對的他緊接而來的拳腳攻擊可是都不偏倚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放開!」雲雀使勁的甩開他說。

「這怎麼行呢?」他反而更將他緊抓了住,「不能再讓你逞強下去了。」

「我叫你放開!」他轉頭怒視著他道。

「……沒辦法了。」骸皺眉說著,「希望美麗的櫻花能讓你聽話一點。」語落,紅眸再度嗡轉著。

他伸手抬起了他的下顎,讓他那銳殺的眸子與他的紅眸對望著……

「唔呃!」雲雀緊閉上了眼,「你……」朵朵的櫻花在他腦中盛放了開來……

「即使閉眼也是沒用的。」骸輕嘆道,「如何?如果你肯聽話,我就解除幻術?」

他瞇眸怒視著他,「休想……」逞強的話語自牙關擠了出來。

「呵呵,果然呢。」他輕笑著,「我也在想,乖乖聽話可就不像你了。」他說著,突然伸手將他從地上橫抱了起……

「做什麼……」

「當然是帶你回房休息囉。」他理所當然的給了他道自認為是迷人的笑容說。

那笑容在雲雀的眼中是如此的欠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