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別怕,恭彌,我會保護你的。

「我……不准你們傷害恭彌!」

 

「你們好厲害喔。」恭彌跟在了兔子們的身後在森林裡走著。

太好了,小兔子們知道路呢。

只要跟著牠們走,就能出去了……

「怎麼了?」見兔子們突然停下了腳步,令他不解的問。

只見兔子們停在了一棵樹的前面嗅聞著。

「這是……」他疑惑的上前抹下了樹上的液體,「這是汽油……」他將手指放在了鼻前嗅聞了下說。

為什麼會有汽油?

「耶?」一旁的樹叢突然傳來了人聲,「提斯你快來看,這裡有個孩子呢!」發出聲音的男人對身後正拿著一桶汽油四處濺灑的男人說。

「嗯?還真的有人呢。」提斯打量著眼前小男孩說,「老大呢?」

「他往另一頭走去了。」左維笑道,「喲,還跟小兔子在一起呢!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他邁步走向了恭彌說。

「你們是誰?」恭彌見狀急忙抱起了腳邊的兔子,「不要過來……」他頻頻的後退著。

「他穿著和服呢。」提斯放下了手中的桶子說,「搞不好是這座莊園主人的公子呢。」

「這樣啊。」左維笑了笑,「是公子嗎?搞不好是女的呢。」他望著恭彌清秀的臉龐說。

「檢查一下就知道了。」提斯也走上了前說。

「不要……」恭彌聞言顫抖著身子,「不要過來!」他往後退著,卻撞到了在身後的大樹。

沒有地方逃了……

「哇喔,在用可愛的聲音命令我呢。」左維上前拉扯著他的衣物,「你這被關在城堡裡的公子哥兒,只有乖乖聽話的份!」他掐起了他稚嫩的臉頰說。

他身上的和服被他給粗暴的扯了下,裸露的嬌小身軀與充斥著汽油味的空氣無阻的接觸著……

「喔?是男的嗎?還是……」邪淫的大手撫上了他的胸前,「這裡還沒長大呢?」左維賊笑著說。

恭彌張大了泛淚的雙眼望著他……

不要……好可怕……母親大人……

庫洛……

別怕,恭彌,我會保護你的。

碰的一聲倏地傳來,正意圖侵犯他的左維應聲倒在了地上。

在一旁看戲的提斯驚訝的往發出槍響處一望,開槍的人是……

「老大?」他驚訝的問。

「糟糕,左維你沒事吧?」席諾急忙上前扶起了中彈的左維說,「槍走火了。」

「老大,好痛……」左維撫著不停流出了鮮血的胸口說著。

你碰了恭彌的哪裡,我就讓你哪裡受傷……

「走火了?」一旁的提斯一臉不信的望著他。

總覺得很奇怪……

「這個孩子是誰……?」席諾望著眼前衣衫不整的恭彌問,「你們剛才在做什麼?不是說了要抓來當人質嗎?」他語氣不悅的問著。

你們這些黑手黨人,居然用你們骯髒的手去碰恭彌……!

「可是……」

「你沒事吧?」他伸手輕觸著嚇壞了的他問,「你……呃!」

恭彌張口狠咬住了他的手指,然後轉身就往一旁的樹叢奔逃了去……

「老大。」一旁的提斯突然出聲喚道,「現在要怎麼辦?」

「先把左維扶起來吧。」他輕嘆了口氣說,「然後……」

一抹銀光倏地閃過……

提斯將槍口對準了他,「你不是席諾老大。」

「你在說什麼?」席諾見狀驚問著,「你想殺了我奪取家族嗎?」

「席諾老大不會那麼關心人質,也不會……」他握緊了手中的左輪手槍說,「管我們的死活。」

「原來如此,這就是黑手黨醜陋的本性呢。」席諾聞言輕笑道,「不過你發現的太晚了。」語落,他以不知何時握在了手中的三叉戟槍刺穿了提斯的胸口……

「呃……」提斯手中的槍掉落在了地上,「你……到底是誰?」他怒視著他問。

「我……不准你們傷害恭彌!」他大聲說道,伸手拔出了戟槍,也結束掉了提斯的生命。

「呵呵……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誰……」倒在了一旁的左維突然笑道,「不過你也活不了……」他點燃了手中的打火機,往一旁被灑滿了汽油的樹叢扔了去……

「糟了!」席諾見狀大叫道,「恭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