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恭彌,你討厭我了嗎……?

不再……需要我了嗎?

 

「你們快逃啊!」恭彌對正圍繞在他身邊的兔子和松鼠們說……

剛才,森林裡突然竄出了陣陣的火光。

樹上的汽油……一定是剛才的那些人做的……

「快逃啊!為什麼不逃呢?」見牠們遲遲不肯動作的他又說道。

小動物們張大了眼望著他,似乎在對他說著:我們走了你怎麼辦呢?

「你們不要管我了,快走啊!」他像是懂得牠們的意思說,「再不逃就逃不掉了!」

小動物們搖了搖頭,依然堅持的偎聚著他……

「快走啊!再不走我就……」他拾起了一旁的樹枝,「快走!」他以手中的樹枝軀趕著牠們說。

小動物自們雖往後縮退著,卻仍停留著不肯離去……

「求求你們,快走……」恭彌懇求著牠們說,「快走,然後逃出去後我們再一起玩,好嗎?」

牠們相互對望著,最後輕點了下頭,終於決定要開始逃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旁被火摧殘著的大樹終究強持不了,帶著被火佔據的身軀向下墜落……

「不要!」恭彌見狀大叫著。

正要離去的小動物們閃避不及,全被熊熊的烈火給吞噬了去……

「恭彌!別過去!」一隻大手突然拉住了想衝進火海裡救動物的他,「太危險了!」

「為什麼……」他無助的跌坐在了地上,「為什麼一開始不逃……」

「別這樣,恭彌。」席諾輕拍著他的肩說,「因為牠們當你是朋友,才會想跟你一起……」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恭彌望著他低聲吼著,「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害的……!」他死命的捶著他的胸口說。

「不是的,恭彌……」他抓住了他襲來的小手說,「是我啊……」

一陣煙霧倏地將席諾的身體包覆了住。

然後,在逐漸散去的霧中佇立著的是……

「庫洛……?」恭彌愣望著站在他面前的他問。

是他……

「是我,恭彌。」庫洛緊抓住了他的手說,「我利用附身彈佔據這個人的身體來保護你……」

「你一直都在……」他突然低聲說著。

「對,我一直都在。」他點頭說道,「所以恭彌,別怕……」

「你一直都在,為什麼不阻止!」恭彌用力的甩開了他的手說,「為什麼不阻止?這樣的話牠們……牠們就不會死了!」他朝他低吼道。

他聞言心思一個紊亂,「恭彌,你聽我說……」

「我不想聽。」恭彌咬牙冷聲說著,「我沒有你這種見死不救的朋友。」他逼迫著自己從口中道出從未說過的傷人話語……

你為什麼不阻止他們……為什麼不跟我說……

不是朋友嗎……

「對不起,恭彌……」他因他直撞擊心的話語而失望的低下了頭,「但……我們先從這裡逃出去,好嗎?」

恭彌,你討厭我了嗎……?

不再……需要我了嗎?

連朋友……都當不成了嗎?

 


那天,望著被大火燃燒殆盡的莊園後,恭彌變了。

他開始討厭那些喜歡群聚著的草食動物……因為牠們,是他永遠的遺憾……

他開始討厭被束縛住……因為發生事情時,他完全掙脫不了……

他開始討厭與人相處……因為那個被他視為好朋友的人……

幾年後,他跟著家人搬回了日本。

他所就讀的並盛中學,有著被綠意環繞的美麗校園。

為了維護這個校園……不,更像是為了填補心中的遺憾,他當上了並中的風紀委員長。

也就是現在的雲雀恭彌。

而那天被恭彌的話剌痛了心的庫洛,回到了艾斯托拉涅歐家族後便把所有的大人都殺了。

「要一起來嗎?」他對當時在場的犬和千種這樣問著。

現在他所需要的,不是朋友,而是稱他為「骸大人」的追隨者。

恭彌是他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朋友。

這個位置,是誰也取代不了的。

後來,本名為「六道骸」的庫洛帶著犬和千種展開了殲滅黑手黨的行動。

因為黑手黨,讓他不能隨時陪伴著恭彌……

因為黑手黨,讓恭彌受到了傷害……

因為黑手黨,讓恭彌討厭與他為伍……

幾年後,為了更輕鬆的毀滅掉黑手黨,骸來到了日本找尋黑手黨中最強大的彭哥列家族的年輕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只要奪取了他的身體,他就能引起黑手黨中的內亂,再更進一步的毀滅掉這個淤腐的世界……

其實此行還有一個更主要的目地,那就是……

他想再見恭彌一面。

即使他不願見他,或早已忘了他,也都沒關係……

只要能再見他一面,就很足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