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來吧,你要被切片還是切丁?」

「那個,恭彌……切鳳梨前要先削皮……」

 

 

雲雀倏地睜開了雙眼。

夢,他作了個夢。

夢見了那在他記憶深處最不願去碰觸的過去,也夢見了……

當時的他所不知道的一切。

你果然什麼都沒告訴我……

庫洛。

一抹溫熱的物體倏地輕觸著他的臉頰,「早安啊,小雲雀……」語落,骸反應極快的閃過了襲來的銀光。

呵呵,好危險呢。

他可是冒著生命危險來給他早安吻的呢。

只見雲雀面露嫌惡的拭去了臉頰上的溼意,「我要將你咬殺!」他手中的枴子閃著嗜殺的銀光……

「等等……」骸伸手擺出了投降的樣子,「你怎麼知道我把你的武器放在床頭呢?」

他根本連看都沒看就本能的抄起枴子攻來了呢。

「……」他聞言微愣了下,但隨即又高揚起了枴子……「來吧,你要被切片還是切丁?」

「呃……那個,恭彌……」骸乾笑著,「切鳳梨前要先削皮……」他小聲說道。

喀!枴子下應聲垂吊下了個帶刺的墜鏈。

不會吧?連這種東西都有?「恭彌你冷靜點……」他後退了十大步說。

雲雀轉動著手中的枴子旋起了一陣風,「準備削皮了……鳳梨。」他邁步逼近了他,但腳下卻一個踩空……

「等等,恭彌……」骸急忙說道,「小心!」他一個滑身上前接住了一個重心不穩自床上摔落的他……

呼,安全上壘!

「這樣不行呢,恭彌。」他望著正疊趴在他身上的人輕笑道,「只顧著要幫我削皮,忘了自己是站在床上的?」

「我是故意的。」雲雀不顯絲毫狼狽的咬牙說著,手中冰涼的枴子抵向了他的喉頭,「去死吧,鳳梨……」

「這樣不行喔。」骸將手環上了他的腰說,「如果是故意的……那你是故意要讓我像現在這樣抱著你囉?」他燦笑著問。

恭彌的腰好細呢……

他是如此的瘦小……

「放開。」他以手中的枴子抵著他那有著讓人恨不得把他咬殺致死的該死笑容的臉說。

「不放。」骸漾起了天真無邪善良可愛的笑容說,「要是放開了,你又會飛走。」他的語氣,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本來他也以為能再見到他是最大的奢求了,但……

現在那個讓他掛念於心許久的人,就在他的眼前。

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他是不會再讓他輕意的離開他的身邊了。

只是他的改變會那麼大,著實令他十分驚訝……

他聞言很細微的愣了一下,「……我不是你養的鳥!」雲雀用力的甩開了他的手說,「放開!」

「那個時候,你也是這樣甩開我的呢。」骸斂去了笑意說,「就這麼討厭我嗎……恭彌?」

話雖如此說,但他的手卻又悄悄的環住了他……

「……你是庫洛?」雲雀望著他逕自開口問著。

「不,我是骸。」骸緊抱住了他說,「不是那個讓你討厭的庫洛。」

「不管你是誰……」雲雀累積到臨界點的憤怒指數瞬間衝破了錶,「咬殺!」

語落,他以手中的枴子痛擊著那被他用極曖昧的姿式跨坐在身下的男人……

於是,骸就這樣被「安樂死」了。(骸:你確定我是安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