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聽不懂嗎?我不要你為了我傷害自己!」

不論是憎恨他的恭彌,還是擔心著他的恭彌……

都消失了,留下他一個人。

 

 

「恭彌……桌上的電視……」骸勉強的說著,滴落了滿地的血張顯出了他的虛弱……

他聞言伸手打開了電視。

裡頭正在播映的,是和取得了列恩製造出的手套的阿綱在打鬥著的另一個骸。

他的全身散發著剛才和他對打時的黑色鬥氣……

「剛才跟你打時,使用了輪迴六道中的人間道……」在一旁的骸虛聲說著,「現在另一個我也使用了,有點負荷不了……」

原來是這樣。

但眼尖的他卻發現了另一件事。

「裡面有我?」他望著那在螢幕中倒臥在一旁的「雲雀」不解的問。

「為了不讓彭哥列還有千種他們起疑,所以也製造出了一個你……這也是負荷之一……」

「愚蠢!」雲雀聞言朝他怒道,「居然為了那隻草食動物……」

「才不是呢,恭彌……」他打斷了他滿含怒意的話語說,「是為了你。」

「……我?」

「因為黑手黨對恭彌你做了很過份的事……」骸低聲喃道,「所以,我要消滅他們……」

「……聽好了。」雲雀突然上前緊抓住了他的衣領,「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處理,用不著你這樣傷害自己!」

最後的那句話幾乎是從他的口中吼出來的。

「我知道了,恭彌……」骸聞言斂了下眸,「對不起。」

果然……不需要……

你果然不需要我了,恭彌……

「對不起什麼?」雲雀幾近氣結的問,「你聽不懂嗎?我不要你為了我傷害自己!」

他愣望著他,「恭彌……?」

「手拿開。」雲雀從桌上抓起了大把的衛生紙說。

恭彌……你在擔心我嗎?

就像以前一樣嗎?

他挪開了手,任眼前的男人粗略卻又不失溫柔的替他擦拭著眼角流出的血。

溢出的血在這一刻止住了。

不知道是因為螢幕中的骸失敗而被復仇者抓了去,讓他的負荷得以減輕,還是是因為……

知道恭彌是擔心著他的?

他勉強的睜開了仍帶有痛意的右眸,在一片血紅的模糊中努力的望見了……

恭彌,你臉上所寫著的,是擔心嗎?

謝謝你,恭彌。

謝謝你還願意擔心這個,傷害了你的我。

眼前倏地一陣昏黑,骸終究還是因過度的負荷而昏厥了去……

帶著一抹開心的笑容。

即使他醒來時他已不在,至少此時……

他知道他是擔心他的。

這樣,就很足夠了……

「你……」雲雀見狀急忙伸手攬去了因昏去而重心下墜的他。

為什麼會如此的笑呢……

 

恭彌……你在哪裡……?

庫洛……不,是骸,獨自一人在望不著邊際的黑暗中行走著。

恭彌,不要丟下我……

不是說了,我們是朋友的嗎……?

恭彌……

就在此時,一道光影突然來到了他眼前。

「恭彌?是你嗎?」骸出聲問道。

「你一直都在,為什麼不阻止!」那光影倏地朝他吼道,「為什麼不阻止?這樣的話牠們……牠們就不會死了!」

恭彌……?

「我沒有你這種見死不救的朋友。」光影冷聲說著,「我不在乎……」

「恭彌,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光影一個快速閃身沒入了無盡的黑暗中……

四周再度沉寂了下來,只徒留下那依然的一片昏黑。

恭彌,你果然還是憎恨著我的嗎……?

「你到底怎麼了?告訴我啊,庫洛……」一道聲響倏地自他身後傳來。

骸急忙轉身一望,只見在一片的黑中,有道正微弱閃爍著的白光。

「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不是嗎?」那白光繼續的發出聲音道。

「恭彌……?」

「庫洛,我想逃出去,逃出去找你……」白光逐漸化成了一道嬌小的白色人影……

是恭彌。

「突然消失掉,我就不擔心嗎?」然後,白光化成了現在的雲雀開口問著。

「恭彌……」

「手拿開。」白光化成的雲雀手裡拿著染血的衛生紙面露擔心的說。

恭彌,你在擔心我?

「我不要你為了我傷害自己!」白光突然大吼了聲。

接著只見它逐漸的淡去直到消失在了黑暗中……

又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不論是憎恨他的恭彌,還是擔心著他的恭彌……

都消失了,留下他一個人。

原來在他的心裡,不論是怎麼樣的他,都能牽動著他的情緒。

就只是怕會失去了他。

「恭彌……」骸跌身坐在了黑暗構築出的類地板物質上,「不要離開我……恭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