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過多的解釋,只會造成更多的誤會罷了。

他怕會因為自身的危險而傷害了眼前這個有如天使般純淨的男孩。

「你不必自己一個人去背負過去的一切。」

 

 

「不要離開我……恭彌!」骸突然睜開了眼叫道。

「……?」坐在床邊的雲雀還沒來得及意會過來,便被一道溫暖給擁了住……

「不要離開我……」骸緊抱著他低喃道,「恭彌……」

「你……」有些被他給駭到的雲雀睜大了眸不解的望著他。

他……是怎麼了?

「恭彌……」他將臉埋進了他的胸前,「不要離開我好嗎……?」

不經意的,纖細的手輕拍上了他的頭,「嗯……」雲雀望著他顫抖著的身軀低聲著。

他……是在害怕嗎……?

害怕著什麼?

「恭彌……」骸自他的胸口抬眸喚道,「你不要離開我,好嗎……?」

在瞧見了他眼眸的那一刻,雲雀的心中倏地湧現了一陣異樣感。

他果然是在害怕。

害怕他會離開他。

「你……怎麼了?」他有些遲疑的開口問著。

遲疑些什麼呢?

他怕又得不到答案。

「如果不想說就算了。」他接著說道,就像是試圖替自己找臺階下。

所以,他也不想一直去追問。

因為,都得不到結果的。

「恭彌……」骸不解的望著他,「既然提出了疑問,為什麼又不想知道答案……?」

「我想。但你沒給過。」雲雀寒著聲說。

當然想知道……

但他卻不曾讓他知道。

「恭彌……你是在生氣嗎?因為我……?」

「所以又沒回答了不是嗎?」他望著他,雙眸就如覆上了一層冬雪般地冰寒。

「對不起,恭彌。我只是……很怕。」雙手仍緊擁著他,「我怕你又離開我……」

雲雀聞言怒睜大了灰藍色的眸子,「離開的,是你。」他陰沉著一張臉說。

說什麼怕他離開他……

當時離開的人,不就是他嗎?

「恭彌,對不起。」骸一再的道歉著。

除了道歉,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多的解釋,只會造成更多的誤會罷了。

而且他說得沒錯,當時先離開的人是他。

但他是不得已的,如果當時他眷戀著留下,被那些人發現的話恭彌就會……

都只是藉口,他知道。

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但……

他還是離開恭彌了。

因為他怕。

他怕會因為自身的危險而傷害了眼前這個有如天使般純淨的男孩。

所以他離開了。

但他終究還是傷害了他。

是如此的無心卻又將傷害深植入他的心。

所以現在的他只能說對不起。

即使他不會原諒他,甚至根本不在乎他……

「既然如此……」雲雀一把甩開了他的手,「放手。」

「恭彌……?」骸望著那雙被他甩開的手愣問著。

又被他甩開了……

他就這麼的討厭他嗎……?

「眼睛還痛嗎?」他突然出聲問道。

「嗯……?」骸聞言輕撫了下血跡被他給拭去了的右眼,「不痛了……」

恭彌,你一下冰冷的甩開了我,一下又這麼關心我……

到底……你在不在乎我呢?

「你不必自己一個人……」雲雀直望著他的臉倏地開口說著。

「嗯?」

「你不必自己一個人去背負過去的一切。」他沉聲說道。

是啊……畢竟已經發生的事情,是不容許後悔,也無法去改變的……

所以,何不坦然的放下這一切?

但……「恭彌,我知道過去發生的事情已經改變不了。」骸望著他道,「但我所造成的傷害,能不能給我機會去彌補它?」

彌補?要怎麼彌補?

要怎麼去彌補已經逝去的時間?

「……隨便你。」語落,他起身離開了他轉身步出房門。

「恭彌……」骸突然出聲喚著,「我……是一個人的嗎?」這句沒由來的話語自口中溢問了出……

「……」雲雀倏地停下了腳步,「我只是去找藥。」他轉頭望著他說。

是一個人的嗎……為什麼這麼問?

他……就站在他眼前不是嗎?

「恭彌,謝謝你……」骸聞言輕笑道。

即使感覺與他的距離仍是如此的遙遠,但……

至少此時,他不是一個人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