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不想跟以前一樣突然離開你,不想再傷害你……

過去,是遺忘不了的傷痛。

 

 

 

「那個,我要養傷。」骸搔了搔頭說,「這樣幻術才不會被識破。而這段時間……我會把我製造出的你解除掉,恭彌你就能回到並中了……」

「所以呢……?」雲雀冷視著他問。

呃……啊?所以呢?

這樣他要怎麼把話接下去啊?

「所以因為你要離開,我才能走?」他的聲音有如零下冰度的寒冷,「你……憑什麼……?」

死了,他沒料到恭彌會這樣問。

這簡直就比直接判他死刑還慘呢……

要怎麼回答呢?

「那個,因為和恭彌你在一起,會讓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嘛。」骸乾笑道,「所以……對不起嘛。」他滿臉無辜的說著。

這招有用……吧?

等等,按照恭彌現在的個性來看,好像是會死的更慘吶?

「……隨便你。」他冷瞟了他一眼道,「與我無關。」語落,他起身離開了他。

他……被恭彌給特赦了?

但是他卻說與他無關……

「恭彌……真的可以嗎?」他鼓起了勇氣不怕死的確認著,「你不是……討厭我離開你嗎?」

怎麼會與你無關呢?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我有這麼說嗎?」雲雀聞言冷哼道,「抓著人求不要離開的是你吧。」

對,是他。

不想離開他的是他,需要他的也是他……

那你呢,恭彌?

只是一點點也好,你對我……

與你無關,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一陣響亮的咕嚕聲倏地傳來,很巧妙的打斷了兩人僵直著的氣氛……

「你……」

「呵呵,自從恭彌來了之後,我就沒吃東西了呢。」骸撫著發出了抗議聲的肚子乾笑著,「恭彌你呢?肚子餓嗎?」

「……」雲雀聞言別過了臉。

餓。肚腹傳來的空虛感如此告訴他。

剛才去找藥的這段時間,他明明就有經過飯廳的。

但他卻沒有多想的直行到了醫護室。

他有那麼急嗎?

有那麼……擔心他嗎?

沒有。

他只是不願像個草食動物去吃別人存放好的食物罷了。他如此的告訴自己。

恭彌,其實你很餓的吧?「在我走之前,我們一起吃晚餐好嗎?」骸貼心的開口問著,「就在這裡的飯廳吃。」

「我自己……」

「恭彌,在我離開之前,讓我陪著你好嗎?」他打斷了他道,「我不想……跟以前一樣就這麼走了。」

不想跟以前一樣。

不想跟以前一樣突然離開你,不想再傷害你……

你懂嗎?恭彌……

「……隨便你。」

過去,是遺忘不了的傷痛。

「太好了。」骸聞言漾起了比陽光還燦爛耀眼的笑容說,「那我去準備晚餐,恭彌你就幫忙收拾飯廳吧!」他顯得心情愉悅的以輕盈的步伐步出了房間說。

「……」雲雀見狀無言的望著他。

一下子憂傷,一下子歡樂……他實在是搞不懂他這個人的想法。

他不懂他,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不懂……

他未曾讓他懂過。

但他現在唯一知道的,是這傢伙現在會高興的原因。

是因為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