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還真是乾脆俐落啊,恭彌……這也太有效率了吧?

 


「不知道冰箱裡面有沒有吃的呢。」骸心情特好的來到了廚房裡說。

他伸手打開了冰箱門,一瓶高級紅酒就這麼直挺挺的映入了他的眼簾。

這東西……

該不會是M.M那個拜金的女人買的吧?

算了,既然都買了不喝也可惜嘛。

取下了紅酒後,他接著望見的是冰箱裡堆積如山的食物。

這女人……用他的錢買東西還真不手軟吶。

看來今晚有頓豐盛的晚餐了呢。

 

其實在M.M他們初到黑曜樂園的當天……

「嘻嘻……妳在做什麼?」巴茲陰險的笑聲倏地自身後傳來。

「原來是你啊。」有些被他給嚇到的M.M不悅的說著,「別在那亂嚇人。」她手中的東西差點因此而摔落了。

那是一瓶有著美麗濁紅色澤的高級紅酒。

「嘻……妳把這東西放到冰箱做什麼?」巴茲一臉猥瑣的問,「可別想騙我。」

「反正被你知道也沒關係。」M.M將那瓶紅酒擺在了冰箱裡的顯著處說,「不過你可別跟阿骸說。」

「好啊,不過到底是什麼事?」他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

「我用長針穿過軟木塞在裡頭下了藥。」她笑道,「既然要交男朋友,就要交像阿骸這樣有錢又帥的男人囉。」

「嘻嘻……我知道了。」巴茲賊笑著,「現在的女人還真大膽呢。」

嘻嘻……他可以讓小鳥們把一切都錄下來,到時候就可以勒索他們了!

「隨便你怎麼說。等慶功宴時,阿骸就會是我的了!」

但後來他們失敗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慶功宴。

而那瓶紅酒現在……

 

骸手裡拿著兩個高腳杯和一瓶紅酒,正興高采烈的往飯廳走來。

不知道恭彌有沒有乖乖的在收拾呢……

但他的前腳甫踏入飯廳,便很戲劇化的定格了住。

這裡……是飯廳沒錯吧?

他猛眨著眼,試圖確認自己並沒有走錯地方。

沒錯啊,這裡是飯廳,可是……

為什麼飯廳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張桌子?

「那個,恭彌……」骸望向正擦拭著桌子的雲雀喚道,「其他的東西呢?」

「丟了。」雲雀抬眸說道,「反正用不到。」

你還真是乾脆俐落啊,恭彌……這也太有效率了吧?骸苦笑著心想道。

等等,那……「恭彌,椅子呢?」他張望了四周,果然就只有桌子免於一死。

不會連椅子都給丟了吧?

「需要嗎?」他望著他問道,卻沒等他回答的就直接轉身走下了樓梯。

不會吧,真的連椅子都丟了!

恭彌,你不想收拾也不用這樣嘛。

「那恭彌,我現在去準備吃的了喔。」骸將紅酒和酒杯擱在了桌上說。

 

雲雀把椅子撿回來了。

當然,他只撿回了一張。

放下椅子後,他望見了那瓶擺在了桌上的紅酒。

紅酒嗎……以前常見母親大人和那些來堡裡的賓客在喝呢。

但當時他年紀還小,所以沒能嚐上一口。

望著那閃動的濁紅色澤,他不自覺的伸手撫了上。

不知道喝起來味道如何呢……

雲雀拿起了放在桌旁的開瓶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