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其實那天看見你坐在草地上和動物們玩耍的純淨笑容時,我就……

喜歡上你了呢,恭彌。

 

 

說是說準備食物啦,但他其實也只是把冰箱裡的東西放進微波爐裡罷了。

真是的,照理來講在廚房煮東西是老婆的工作耶。

老婆嘛……

他的腦中突然浮現了雲雀穿著圍裙在廚房裡煮東西的畫面……

啊……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越引人遐想吶!骸抱頭在心裡慘叫道。

不過穿著圍裙的恭彌……

一定很可愛的呢!(是可怕吧?)

叮!微波爐發出的聲響一舉敲破了他的幻想。

其實恭彌肯幫他擦個桌子就該偷笑了。

不過他會那麼乖倒是有點駭到他了。

難道,恭彌也是很珍惜這與他短別前最後的相處時間的?

應該不可能吧……

而且其實他連椅子都丟了,也稱不上是乖啦……

 

骸滿懷期待的來到了飯廳,卻發現雲雀倒臥在了桌上。

他心頭一愣,急忙將手中的餐盤放在了一旁。

「恭彌……恭彌?」骸輕拍著他道。

怎麼回事?

他伸手輕抬起了他的臉,只見那張俊俏的臉龐上,泛起了醉人的紅暈……

恭彌,你該不會是……

喝醉了?

他回頭一望,那瓶紅酒也才少了大約一杯的份量啊。

也就是說,恭彌才喝一杯就醉了?

恭彌該不會是第一次喝酒吧?

看他這個樣子,是沒辦法要他共進晚餐了。

輕嘆了口氣,他伸手將他自椅子上橫抱了起……

 

骸將雲雀放置在了床上。

唉,真是的。

他本來期待的那種溫馨感人的離別場面全泡湯了。

他本來還期待恭彌會抱著他哭著求他別走呢。

算了吧。他柔眼望著床上的男人。

其實只要能這樣看著你,就很足夠了……

「為什麼……庫洛……為什麼……不跟我說……」雲雀倏地如夢囈般地低喃著,「我們……不是朋友嗎……」

正準備替他覆上被子的骸聞言愣望著他。

恭彌……你……還是在乎我的嗎?

他伸手溫柔的輕撫著他的臉龐……

恭彌,你知道嗎?

其實那天看見你坐在草地上和動物們玩耍的純淨笑容時,我就……

他望著他醉紅的臉,以及那雙微張著的美麗灰藍色眸子。

喜歡上你了呢,恭彌。

骸以細長的手指輕撫弄著他柔軟的脣瓣,「你呢?恭彌……」

即使只有一點點……你有沒有喜歡過我呢……?

「嗯……」雲雀意識模糊的低哼了聲,突然一個張口含住了他的指頭……

「呃?恭彌……?」骸微愣的輕喚著。

你真的很愛吃我的手呢……

不管是那時候的狠咬,還是現在這樣……

輕揚起了笑容,他刻意用手指在他的口中攪弄著。

「唔……嗯……」

像是倏地意會到了什麼,骸如觸電般地猛然將手指給收了回來。

不行。腦中有道警語嗡然鳴起。

要是再這樣子下去……

但,指上傳來的溼意卻使他的視線離不開他那微張起的脣。

就像伊甸園中那禁忌的果實,是如此的誘人擷取……

他低頭將脣印上了他的……

所輕觸到的,是如此的柔軟……

他探出了舌,淡淡的描繪著他那輕柔的脣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