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他要保護著恭彌,不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

 

 

「唔……」脣上傳來的如羽毛輕撫般地細癢感,令雲雀不適地微皺起了眉。

骸望著他的反應輕笑了聲,以舌尖無阻的攻入了他那毫無防備的深壇中……

「唔嗯……」倏地被外物給入侵,他本能的探出了舌尖輕觸著……

他如靈蛇般地舌尖立馬纏捲住了他,「唔……」

放肆的纏吮住了他的,骸不停的取奪著他口中那香甜的佳釀……

「唔嗯……」而雲雀隱沒入他口中的低吟就如同行軍的號角般,鼓吹著他進行下一步的掠奪……

細長的手指輕解開了他胸前的衣釦……

恭彌,Ti amo……呃,嗯……?

倏地睜大了雙眼,骸有些逃命似地自他的身上彈離了開。

他在做什麼?

他……趁著恭彌醉得不省人事時,想對他做什麼?

不行!他不能對恭彌做這種事,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

就算現在的他是如此的誘人……

雲雀一雙細長的灰藍色眸子朦朧的在醉紅的俊臉上微張著,胸前的衣釦也凌亂的鬆解了開……

而那誘人犯罪的脣上,還殘留著他剛才攻陷了他的罪證……

不行!非禮勿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骸不停的在心中胡亂的默唸著。(阿門)

「嗯……」躺在床上的雲雀突然一個側身,裸露的胸膛就這麼映入了他的眼簾……

非禮勿視,那現在這樣呢……?

「你……在等什麼?」骸的心中突然竄出了一道聲音。

「不是很喜歡恭彌嗎?那就讓他知道你有多麼愛他啊!」那道魅惑的聲音繼續說著,「錯過這次可就沒機會了!」

糟了,他心中的伊甸園出現了那條毒蛇,要恿惑他像亞當夏娃一樣去嗑禁果了!

讓恭彌知道他有多愛他……

用這種方式嗎?

「你有多愛他呢?」另一道相形之下顯得溫柔多了的聲音問道。

多愛他?這還用問嗎……

當然是很愛很愛囉。

「那麼,什麼是你愛他的方式呢?」那柔和的聲音又問。

愛他的方式嗎……

他要保護著恭彌,不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

「恭彌,我愛你……」骸貼近了他的臉龐說著。

「嗯……庫洛……」雲雀倏地伸手擁住了他,「不要離開我……」

恭彌……?被他緊擁住了的骸不解的抬眸望著他。

「我有這麼說嗎?抓著人求不要離開的是你吧。」不久前,他冷然對他說的話語湧上了心頭……

「不要離開……」他燙紅著的臉頰緊貼在了他的胸前,彷彿擔心著放手後就只能逝去的緊擁了住……

現在求人不要離開的……

可是你喔,恭彌。

「別怕,我在這裡。」骸輕拍著他的頭說,「我沒有離開……」

原來,他的恭彌是如此的在乎他的。

所謂的酒後吐真言,可是一點都不假……

「唔?」一陣溫熱的柔軟倏地貼上了脣瓣,令正想著事的骸不解的揚起了眉。

雲雀那雙微張著的美麗細眸就近在他的眼前……

等等,恭彌……主動吻他?

這就是傳說中的酒後亂性?

「嗯……」但他可愛的小雲雀卻只是笨拙的以脣緊貼著他的,並不懂得接下來該怎麼做……

沒關係,他可以慢慢教他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