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先前勉強築起的防衛逐漸潰堤,他現下的唯一心念,就是將眼前這個人佔為己有……

 

 

他伸舌探入了他的口中,再度攻佔著那一再誘惑他的香甜……

 

「唔嗯……」將他推壓在了床上,骸火熱且放肆的吮吻著他的。

 

他的恭彌,是如此的甜美……

 

大手向下遊移了去,他以指尖輕觸弄著他裸露胸前的果核……

 

「呃……」雲雀在他的口中悶哼了聲,「嗯……」

 

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那已被他攻陷的城池,骸開始進行著方才行軍又止的掠奪行動……

 

「恭彌……」輕捏了下他嬌小的果核,他自口中輕喚出了他的名……

 

「嗚呃……」雲雀因他的舉動而顫抖著身子,「嗯……」他微攏起了眉輕哼著。

 

恭彌,你還真可愛呢……

 

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骸張口輕含住了他那已然微凸立起的果核……

 

「呃啊……」雲雀敏感的弓起了上身,「呃……」他難受的伸手上前輕推著那正在他胸前造次的男人……

 

「這樣很有感覺吧……恭彌……?」被他給推開的骸自他胸前邪魅的抬眸說道,「你的這裡都敏感的立起來了呢……」他揉捏著那被他給吮紅了的果核說。

 

「唔嗯……」他又是一個敏感的顫身,「別……」

 

或許是喝進體內的藥物開始發酵,他對男人手指的每下觸摸都感到敏感不已……

 

而頻頻落在他身的脣印,就這麼恣意且放肆地在他的體內點燃著那灼熱的火種……

 

「那麼……」骸聞言賊手向下滑去,「這裡呢?」他隔著褲子輕撫著他的問。

 

「呃……不行……」雲雀因他的舉動而弓起了上身,「住手……」

 

「恭彌……」他見狀抬起了他的下顎輕笑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有多誘人?」

 

掌中的俊臉上那雙泛著醉人迷濛的細眸,就如同羽毛般地搔動著他的心。

 

先前勉強築起的防衛逐漸潰堤,他現下的唯一心念,就是將眼前這個人佔為己有……

 

「恭彌……」骸伸手褪去了他的長褲,「我想要你……」

 

他想要他,想要他的一切,是如此的迫切……

 

「呃嗯……」下身倏地襲來的涼意令雲雀輕顫了下身子,「不行……」

 

大手輕撫上了他光裸的雙腿,「恭彌,你好美……」他俯身在他的胸前舔舐著說。

 

他是如此的可愛、如此的誘人、如此的美……

 

如此的令他深深著迷而急切的想擁有他……

 

「好癢……」腿上傳來若有似無的細癢感使他皺眉低哼著,「你……」

 

「叫我的名字,恭彌。」骸聞言反倒刻意的以細長的手指沿著他的小腿向上繞著圈。

 

「庫……庫洛……」雲雀蹙眉輕喚著。

 

「不,不對……」大手緩慢的遊移到了他的雙腿間,「我是骸。」

 

「骸……」他意識模糊的重覆著男人給予的話語,「骸……」

 

聲聲的輕喚就如同落入池中的石子般,在骸的心裡泛起了陣陣的漣漪……

 

他終於這樣叫他了。

 

他叫他骸,而不是庫洛……

 

你知道……我有多希望聽到你以這個名字叫我嗎……恭彌?

 

他伸手覆上了他裸露腿間的分身,「恭彌……想要嗎?」

 

一手握住了他的,他清楚的感覺著他在他手中顫動不已……

 

「呃……」雲雀輕顫著身子,「那裡……不行……」他急忙防備的弓起了雙腿說。

 

「可是恭彌的這裡……」骸將他試圖闔起的雙腿大扳了開,「可不是這樣說的喔。」邪魅的指間輕觸上了圓端……

 

他微涼的手指令他敏感的一個抖動,「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