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兩個世界的交接,源於逐漸敞開的心扉……

 

「沒帶傘嗎?」一道男音倏地自頭頂落下。

他自雙腿間抬起了臉,一張帶有笑容的俊俏臉龐就這麼擅自闖入了他的眼簾……

那是一個金髮、穿著絨毛外套的男人。

「我的借你吧。」男人將自己本撐著的傘遞給了他。

「不需要。」他自口中輕喃出聲說,「我只能待在這。」

「嗯?是在等人嗎?」男人聞言不解的問。

「沒有能回去的地方。」他又將臉埋入了雙腿中,「我不屬於這個世界。」

「說些什麼呢。」男人輕笑了聲,「這樣吧,你先跟我走。我回家拿衣服給你換,不然你會感冒的。」

「感冒……」他的聲音自腿間輕溢了出,「會死嗎……?」

「你想死嗎?」男人反問他道。

他微抬眸望了望他,「這個世界,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那麼,身在何處又有何妨呢?」男人伸手將他拉了起,「跟我走吧。」

是啊……

既然沒有一處可以容身,身在何處又何妨呢……

都只是蜻蜓點水般地稍作停留。

 

「你先去洗個澡吧,我放好熱水了。」男人自衣櫃中拿出了一套衣服說,「對你來說可能太大了,就將就點先穿著吧。」

「我們……認識嗎?」他愣接過了他遞來的衣物問。

「如果你不介意自我介紹的話。」男人聞言朝他笑道,「我叫作迪諾。」

「自我介紹……是指說出自己的名字嗎?」他不解的問,「迪諾是你的名字嗎?」

「是啊。你呢?你叫作什麼名字?」

「我……雲雀恭彌……」

雲雀恭彌,是他一出生就被賦予的,在這個世界的名字。

「恭彌嗎?」迪諾伸手輕拍著他的頭,「快去洗澡吧,不然真的會感冒的喔。」

「嗯……」雲雀拿著衣服往浴室的方向走了去。

迪諾……是這個男人的名字。

在這個容不下他的世界裡,有這麼個叫作迪諾的男人。

 

他將自己浸泡在了滿缸的水中。

這就是所謂的熱水嗎?

溫熱的,將全身包擁了住……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溫暖嗎……

現在的自己,又是以什麼樣的表情在接受的呢?

他起身步出了浴缸,在一片的霧氣中尋著了一面鏡子。

被霧氣所籠罩的鏡面,映出的是一抹模糊的身影……

就如同他在這個世界裡,是個模糊的存在。

沒有人類的情感,這是當年所謂的親生父母將他棄養在醫院的原因。

在一次的心理診療中,醫生發現了這一點。

喜、怒、哀、懼、愛、惡、慾……這就是所謂的人類的七情。

醫生說,他先天性的缺乏這些情感,必須要有人給予適度的啟發才可理解。

但是至今,卻沒有人能夠做到所謂的適度啟發。

他們試過想讓他去在乎某樣東西,試過藉由傷害他的身心來讓他感到恐懼或憤恨,也試過寵溺他讓他感受到愛……

卻徒勞無功。

他欠缺著人類與生俱來的情感。

生物學上來講隸屬於人類的他,卻沒有人類該有的情感。

他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鏡中模糊的身影,或許就是這個世界給予他的定位。

他是個模糊的存在,直到終有一天完全消逝……

就能澈底的從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消失了。

他在等著這樣的一天來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