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即使是如此迫切的想佔有他,他還是猶豫了。

因為,他果然還是不想讓恭彌受到傷害的……

 

 

「嗯啊……」

從未被人碰觸過的私密幽徑倏地被異物給入侵,他本能反應的收緊了下身試圖將其推擠出……

疏不知,這樣只是將男人的手指更加緊實的包覆住罷了。

「恭彌,你把我吸得好緊呢……」手指被溫熱的甬道緊密的吸吞著,指腹越是往裹沒了入……

「呃嗯……」幽徑中的手指陷得更深了,「不行……」雲雀皺眉說道。

男人的手指就這麼探入了他的秘境中,感到難受的他緊實的壁肉不禁收縮了起……

「恭彌好可愛呢……」骸見狀輕抽送起了手指說,「你的這裡好小……」

被壁肉緊包覆住的手指在甬道間困難的移動著,每個移動都與其緊密的牽合。

「呃啊……」他試圖將雙腿闔起,卻反倒被他給扳得更開……

「不行喔,恭彌……」骸輕聲說著,「不先撐開的話,等下可是會很痛的……」他俯身以低沉的嗓音在耳畔魅惑他道。

「唔嗯……?」雲雀聞言眼泛迷濛的望著他,「骸……?」

「就像這樣……」他接著將第二根手指的指腹輕沒了入……

「呃……痛……!」雲雀突然一個弓身蹙眉輕叫道。

他窄小的穴口連探入一指都略顯困難,更何況是探入第二指……

他伸手按壓住了他因難受而弓起的雙腿,「我慢慢的……」骸低哄著他,緩慢的將手指推進了他狹窄的幽徑中……

「嗚呃……!」

緊窄的壁肉被兩根細長的手指給大張了開,令他疼的緊攏起了眉……

「很痛嗎?」骸俯身心疼的吻著他深鎖著的眉間問,「恭彌……放鬆點……」他開始試著緩慢的在他的甬道中抽送了起。

兩根細長的手指在他體內來回的探索著,將他不停收縮著的幽徑撐擴了開……

「嗯……」

雖然仍感到些許難受的痛楚,但令他不解的是,男人的每次抽送都令他體內的燥熱感越發猛烈……

身體竟開始不由自主的習慣起了這種感覺,甚至還……

「呃嗯……」他略微舒了下眉,「骸……」

「習慣這種感覺了嗎……?」骸見狀揚起了笑意問,「那麼……」他倏地將手指抽了出來。

「……?」

雲雀不解的透過煥散的視線望著他,只見他伸手褪去了自身的衣物……

「骸……嗯……?」他張口想發出疑問,但下身卻倏地被一道溫熱的物體抵了住……

「恭彌……」骸俯身輕舔著他的脣瓣,「可以嗎……?」他將勃然的分身抵在了他的穴口問。

他猶豫了。

即使是如此迫切的想佔有他,他還是猶豫了。

如果此時恭彌反對了,他會乖乖的打退堂鼓的……

因為,他果然還是不想讓恭彌受到傷害的……

「骸……」雲雀伸舌輕觸著他的,「嗯……」

伸手緊擁住了眼前的男人,不禁自口中溢出的悶聲似在輕允著……

「恭彌……我愛你……」骸在他耳畔輕聲說著,「你呢?恭彌,你愛我嗎……?」他有些遲疑的問出了聲。

為什麼要問……?

即使恭彌說出口的不是他要的答案,也沒關係嗎……?

但他現在卻有著那麼一絲的自信,恭彌會回答他的是……

「愛……」雲雀開口低聲說著,「骸……」

「謝謝你,恭彌……」骸聞言漾起了笑意說。

即使這只是他意識不清而說出口的話,他也會覺得很開心的。

至少……此時此刻的恭彌,是愛他的……

「恭彌……」確認了他的心意,骸伸手扳開了他的雙腿,「我進去囉……」分身在他的穴口盤旋著……

「嗯……」他緊閉上了雙眼,「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