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喃喃的自口中輕喚他的名,他緊將他無助的手握了住。

「骸……」手指與他的緊扣著,他如抓住了汪洋中的浮木般地握緊了他……

 

 

 

 

 

分身輕抵著穴口,緩慢的向前沒入了他窄小的幽穴……

 

被他溫熱狹窄的壁肉緊緊吸附著,骸昂頸悶哼了聲,下身不自覺的往前一個推進……

 

「呃啊……!」雲雀睜大了鳳眸輕叫了聲,「痛……」

 

那種倏地被硬物貫穿的椎痛感,使他痛得眉頭深鎖著……

 

「對不起……恭彌……」骸面露心疼的說,「是不是很痛……?」他停下了攻佔的動作撫著他緊鎖的眉間問。

 

「好痛……」他緊抓住了他的雙臂道,「不要……」

 

他腫脹的分身抵在了他的幽徑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反而使他更加的難受……

 

兩人交合之處傳來一陣溼潤,骸低頭一看,他出血了……

 

「恭彌……」他不捨的試著想將分身移出,但雲雀因他的牽動而吃痛了的壁肉反倒更劇烈的收縮著,將他緊咬著不放……

 

「恭彌……你把我咬得好緊……」他悶哼了聲,下身開始不受控制的抽送了起……

 

「不、不要動……」雲雀緊抓住了骸的指尖陷入了他的臂中,「好痛……」

 

昂然的分身在他體內來回的抽送著,將他緊窄的幽徑給大撐了開……

 

鮮紅的血液伴隨著他的抽動自他白皙的腿間流了下,滴滴訴說著他的痛楚……

 

「恭彌……嗚呃……」

 

臂上傳來的痛意讓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痛……

 

雖然骸心疼的想停下來,但他溫熱的壁肉卻渴求的將他緊包覆了住……

 

「第一次都會特別疼的,你放鬆點……」他輕撫他的臉頰低哄道,但火熱的分身卻順著他的溼潤在他體內緩慢的抽動著……

 

「嗯啊……」雲雀胡亂的伸手揮推著,「骸……」那顫動著的手指無助的想找尋一絲憑靠……

 

骸見狀伸手與他十指交扣著,「恭彌……恭彌……」喃喃的自口中輕喚他的名,他緊將他無助的手握了住。

 

「骸……」手指與他的緊扣著,他如抓住了汪洋中的浮木般地握緊了他……

 

「恭彌……」骸俯身舔吻著他的脣,「還會痛嗎…?」他撫著他微舒的細眉問。

 

「嗯……」

 

他在他幽徑中的每一次抽送,都和他窄小的壁肉緊密的牽動著。

 

體內逐漸竄出了莫名的熱源,緩慢的往下腹集中,令他難受的緊握住了男人的手。

 

感覺……好奇怪。

 

疼痛感隨著男人緩慢的律動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停自體內竄起的陣陣灼熱……

 

「恭彌……」空出右手扳開了他的腿,骸一個俯身將他壓在了身下,開始不再壓抑的抽送了起來……

 

「呃嗯……」他伸手緊擁住了他的臂膀,「骸……啊……」

 

男人昂然的分身如脫疆的野馬般地在他體內放肆的奔騰著,每一下都深撞擊著他的穴心……

 

「恭彌……」骸倏地將他給拉了起,「跟我一起……」他讓他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骸……」跨坐的姿勢讓他的分身進的更深了,「唔嗯……」他以手為環緊擁住了男人。

 

骸捧起了他的臀部上下的晃動著,每一下都將分身推送至了他的體內深處……

 

「恭彌……」被他緊窄的壁肉緊包住的分身猛烈的抽動著,「感覺我,恭彌……好好的感覺我……」

 

好好的感覺我心口猛烈的悸動,以及渴望著你的心情……

 

「嗯……骸……」雲雀抬眸望著他,不自覺的將唇貼上了他的……「唔……」體內燃起了灼熱的炙火,令他無助的蹙起了眉……

 

「呃嗯……?」他樂意至極的品嚐著自己送上門來的香甜,「唔……」

 

恭彌好熱情呢……

 

如果這個時候這麼做的話,恭彌是不是也會接受呢?

 

嘴角揚起了笑意,骸倏地停下了抽送的動作,一個倒身躺在了床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