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自繪圖)

 

畢竟那麼可愛的恭彌可是難得一見的嘛。

就算事後被咬殺至死也是值得的了。

 


「骸……?」仍跨坐在他身上的雲雀不解的喚道。

「恭彌如果想要的話……」骸在他身下輕笑著,「就自己動喔……」他伸手輕佻的拍著他的臀說。

這就是所謂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吧……

可是現在的恭彌好熱情好可愛嘛……

所以,就讓他冒著生命危險做這件事吧。

畢竟那麼可愛的恭彌可是難得一見的嘛。

就算事後被咬殺至死也是值得的了。

「嗯……?」雲雀張大了美麗的鳳眸不解的望著他,「自己……動……?」

「就像這樣……」他捧起了他的臀部輕晃了下,分身在他的體內一個滑動……

「唔嗯……」雲雀弓起了上身,「骸……」

「不行喔,恭彌。」他伸指逗弄著他的脣瓣,「想要的話,就要自己動。」

「骸……」他面露無助的喚道,「我不會……」

體內不停竄流出幾近將他燃燒殆盡的炙火,在渴求著他的慰藉……

但是男人卻堅持著不肯動作,只讓腫脹的分身在他體內微微的顫動著。

「你可以的,恭彌……」骸以帶磁性的嗓音魅惑他,「擺動你的臀……」他撫著他軟嫩的臀部輕喚著。

「骸……」雲雀將手抵在了他的胸口,「呃嗯……」下身試探性的往上輕抬了起……

分身順著他的動作而逐漸抽離了他的穴口,他昂首悶哼了聲,下體向下一個沉淪……

腫脹的分身再次沒入他的幽徑,隨著他全身重量的下沉直頂向了他的穴心……

「啊嗯……」

「很好……就是這樣……」他牽起了他的手指交扣著,「恭彌……」

「嗯啊……」臀部不自覺的加深了擺動的幅度,「骸……」將男人的手指緊扣了住,他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他的分身……

緊窄的壁肉如血蛭般地吮咬著他的,使他昂然的硬挺更加的腫脹……

「嗯……骸……」規律的擺動了片刻後,雙腿傳來的酸意令他的套弄逐趨緩慢,「不、不行了……」

「恭彌,你做的很好……」骸一個起身將他撲壓在了身下說,「接下來……換我來餵飽你了……」

他將他的雙腿大分了開,讓兩人交合之處在空氣中裸露無遺……

「恭彌的這裡真的好美呢。」他說著,而後滿意的欣賞著他聞言後雙頰泛起的嫣紅。

「骸……」雲雀伸手遮掩住了腿間,「不要……」

「為什麼呢?」他將他伸來的手移至了兩人的交合處說,「恭彌的這裡,緊咬著我不放呢……」

手輕觸到的分身令他雙頰一個泛紅,「不要說了……」

「恭彌真的好可愛呢。」骸望著他的表情輕笑著說。

他將分身退至了穴口,然後又一個俯身用力的搗入……

「嗯啊……!」男人突然的挺入令雲雀悶哼了聲,雙手緊擁上了他……「骸……」

「恭彌的這裡又硬起來了呢……」大手撫上了他的分身說,「你想要我嗎……恭彌……?」他以指尖撫弄著他悸動不已的圓端……

「嗯……」他的臉頰泛起了美麗的嫣紅,「想……想要……」

「想要什麼呢……?」他刻意將分身移出,在他的穴口盤旋著……

「骸……」那豔美的紅暈在他臉上綻放著,「骸的……」

骸突然停下了動作,只是靜靜的凝望著他此刻臉上的那份嬌豔。

恭彌,好美……

而這美,只被他所擁有……

「恭彌……你好美……」骸俯身吻著他的臉頰讚嘆道,「你是我的嗎……?」他下意識的開口輕問著。

你會是我的嗎……?

一直都是嗎……?

「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