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如果這是夢,就不會這麼溫暖了。

所以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恭彌……要出來了嗎……?」大手覆上了他昂揚顫動著的分身套弄著,「跟我一起……恭彌……」下身的每一次搗入都深撞擊著他的穴心……

「嗯啊……」漸達高潮的幽徑極劇的收縮著,「骸……」

「恭彌……」不停湧上的快意重擊著他的腦門,「唔呃……」被緊附住的圓端已腫大到了極限……

「唔嗯……」下身倏地一緊,灼白的液體因擺動的弧度濺揚在了骸的臉上,「骸……」泛著紅暈的上身虛弱的輕顫著,雲雀整個人頓時無力的癱在了床上。

「唔呃……!」伴隨著男人緊連而來的悶哼聲,陣陣灼熱的白液貫入了他的幽徑中……

「恭彌……」男人上身一個失重的疊壓在了他的身上。

「骸……」

隨著分身的撤出,大量的白液伴著些微的血紅自他的腿間淌流了出……

「舒服嗎……恭彌……?」骸伸舌輕舔著雲雀方才濺在了他臉上的白液說,「恭彌的……好甜……」他將臉靠在了他的脖間,嗅聞著他充滿慾望的氣味……

「嗯……」他輕哼著將手擁上了他,「骸……」

他抬臉將唇印上了他的,「Ti amo……」

「Anche io……」他在他口中輕聲喚道。

好溫暖……

如果這是夢,就不會這麼溫暖了。

所以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骸緊偎在了雲雀的胸前……

雲雀微張著眼,下意識的伸手緊擁住了他。

 

清晨的陽光穿過黑曜樂園殘破的牆壁,正巧筆直的照落在了骸的臉上。

他微皺了皺眉,有些疲憊的張開了眼。

待沉睡中的意識逐漸歸回後,他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猛然的一個起身望向了身旁……

映入眼簾的,是雲雀那熟睡的可愛臉龐。

好險……

他在心裡大鬆了口氣,大大的慶幸著先醒來的是自己。

動作輕巧的步下了床,他小心翼翼的自床底下取出了一個黑色鑲著白邊的小盒子。

盒子裡裝著的,是一條有著心形吊牌的合金製細鏈。

他輕撫著吊牌上所刻的字,嘴角逐漸揚起了抹笑意。

這是他還在義大利時,請一位手工精湛的飾品師傅替他打造的。

本來是打算送給已經離開他回日本多年的恭彌的……

但……就像藏在醫護室藥堆中那張泛黃的信紙一樣……

是他寄不出去的,對恭彌的思念……

他取出了盒中的鏈子,將它輕繫在了雲雀的右腳踝上。

而後他用盒中所附的心形小鑰,將那心形吊牌上的鎖孔上了鎖。

你是我的了喔……恭彌……

現在回想兩人昨晚做過的事,也令他的臉頰不禁泛起了緋紅。

昨晚的恭彌好熱情呢。

原來喝醉酒的他會變得如此可愛呢……

但他隨即像想起什麼似的張大了眸子。

不對,如果只是普通的喝醉酒……

那恭彌那些熱情的反應該怎麼解釋……?

再怎麼酒後亂性也不太可能讓恭彌這座冰山瞬間進化成火山吧?

M.M那女人,該不會在酒裡……下了藥?

完了,他死定了。

恭彌恢復了意識後,一定會把他給削皮,切片,然後……

榨成汁!

再度慶幸先醒來的是自己,他趕緊伸指將幻術注入了一旁電視上……

而後,為了自己的「頂上鳳梨」著想,骸急忙穿衣落跑了去……

所以,與其說是既瀟灑又不捨的矛盾離去,倒不如說……

骸是怕變成鳳梨汁而落跑的。

註:

「Ti amo」 為義大利文的「我愛你」

「Anche io」 為義大利文的「我也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