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我不在時要好好照顧自己,每天睡前都要想一下我喔!還有……」

「愛你唷!恭彌……」

胸前被微風吹拂傳來的涼意,令雲雀微睜開了眼。

他伸手輕撫向了胸前,很意外的觸到了一片光裸……

鳳眼倏地睜大,他猛然自床上驚坐了起。

他怎麼躺在這裡?而且還……

一絲不掛!

伸手搖了搖頭,有些暈亂的腦中似乎還殘留著一些記憶的片段……

他記得他喝了一點酒,然後……

俊臉突然泛起了一片嫣紅。

確認似的微張開了雙腿,映入眼簾的是滴滴已乾涸的白液,及床單上淡褐了的些許紅印……

他跟那傢伙……

做了?

雲雀懊悔的捏抓著床單。

他在做什麼?明明就對他……

就因為喝了一點酒,就跟他發生關係了……

喝了一點酒……?

如果只是因為喝了酒,他也有自信自己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的。

酒裡被下了藥。心中一個非常肯定的聲音傳來。

那傢伙,居然在酒裡下藥!

「我要咬殺掉你!」打定了主意,雲雀起身欲拾起散落滿地的衣物,但腿間傳來的疼痛卻使他猝不及防的一個跪倒……

就在此時,右腳踝上突然傳來了一陣被硬物刮磨到的痛意。

他低頭一望,在他的腳踝上,被繫上了一條合金製的鏈子。

鏈子上串吊有一個心形吊牌,上頭醒目的刻著:MUKURO’s

骸的。

他居然把這種極度宣示主權的東西綁在他腳上?

雲雀伸手用力的拉扯著,但除了弄痛自己的腳外,那條鏈子依然不為所動的鏈著他……

拿不下來?

他定眸仔細的看著,這才發現那心形吊牌上有個鎖孔……

要用鑰匙才打得開嗎……?

下定了決心,雲雀在心裡暗誓一定要找到骸。

然後,把他咬殺掉!

就在此時,桌上的電視螢幕突然浮現出了模糊畫面……

「早安呀,恭彌!」螢幕裡的鳳梨頭以欠打的笑容說道,「睡得舒服嗎?」

「去死。」正跪坐在地上穿著衣服的雲雀冷聲道。

腰際傳來的酸意及腿間撕裂般地疼痛令他站不起身。

這傢伙,這筆帳他一定要他加倍奉還!

「哎呀,恭彌你這時候一定說了去死或咬殺之類的話對不對?」螢幕中的骸燦笑道,「庫呼呼……恭彌會說什麼我都知道喔。」

「……」雲雀聞言冷視著眼前的電視機。

似乎是在研究要先從哪開始肢解它呢……

「不要不說話嘛,恭彌。」電視中的骸臉上依然帶著欠打的笑容,「你昨晚可是很熱情的呢……」

雲雀沒有答話,只是努力的爬起身翻箱倒櫃了起……

「恭彌你是在害羞嗎?」

他的嘴角倏地揚起了一抹笑意。

找到了……

那被骸藏在衣櫃最底層中的枴子。

「對了,恭彌。我製作出的你已經消失了,你要快點回去,不然彭哥列他們會發現的喔。」骸燦笑著叮嚀道,「還有如果你想知道另一個你做了什麼事,可以用警衛室的監視器調閱喔。還有我不在時要好好照顧自己,每天睡前都要想一下我喔!還有……」

「愛你唷!恭彌……」骸將唇貼上了螢幕說。

「咬殺……!」雲雀聞言後怒道,手中的枴子幾乎是與此同時打爆了電視……

其實剛才骸還有一句話沒說完,那就是……

千萬不要咬殺電視喔,恭彌……

因為我不住在裡面嘛!

 

「恭彌……恭彌……!」一道清脆的呼喚聲倏地自窗邊傳來,「Ti amo……Ti amo……!」

正在觀看監視錄影帶的雲雀不解的轉頭一望……

是那隻在錄影帶中有出現,會唱並盛校歌的鳥。

「你認錯了。」雲雀伸指撫著牠的頭說,「馴服你的不是我。」

「Ti amo……Ti amo……恭彌!」但牠只是不停的重覆唸唱著。

就好像,受了某人的請託一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