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小銀,生日快樂喲。」神樂突然拎了一大袋東西在他面前說,「不要太感動喲。」

「啊?」正坐在椅子上挖著鼻孔的銀時微愣的望著她,「妳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啊?」

「萬事屋的神樂沒有辦不到的事喲。」她一臉驕傲的插腰說著。

喂喂,這樣講的話身為萬事屋老闆的阿銀我怎麼會不知道妳怎麼會知道的啊?銀時茫然的望著她心想著。

不過這一袋東西是什麼呢……

他將那袋子拉開,一條條的長方形小盒子就這麼掉了出來。

「我說神樂啊,這個是……醋昆布吧?」銀時抽搐著嘴角問,「為什麼送我這個啊?」

「這個很好吃的喲。」神樂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

喂喂,我說……

生日不是應該要送蛋糕之類的東西嗎?

生日是我可以大量攝取糖分的珍貴日子耶!

為什麼收到的卻是這種乾乾扁扁的東西啊?

「我說,小神樂啊……」銀時乾笑著,「那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這些都給妳吃吧?」

雖然這樣做有點對不起她,不過要阿銀我在一年一次的日子裡吃這種東西可是會對不起自己的啊!

她聞言望著那袋醋昆布低頭沉默了片刻。

銀時偏頭一望,只見她站著的地板上有液體滴落……

喂喂,妳該不會是在哭吧?

「那我就不客氣啦!」神樂突然一個抬頭拎起了那袋醋昆布,「其實我也沒打算你會吃掉的喲!」她的脣際滴下了大量的口水……

喂喂,地上那幾滴原來不是眼淚,是口水嗎!

妳這樣還算是銀魂的女主角啊?不要讓這部片已經搖搖欲墜的未來自己從頂樓跳下來啊!

「阿銀,今天是你生日吧?」新八突然走了進來說,「我可是準備了超豪華的生日禮物給你喔!」他一臉興奮的說著。

喔喔?超豪華的生日禮物?

該不會是像安格拉斯巧克力慕斯蛋糕那種讓人一看就口水流成河的超美味超危險蛋糕吧?(所謂的危險是指阿銀那高得嚇人的血糖)

「鏘鏘!就是這個!」新八從身後拿出了一片CD遞給了他,「這可是阿通小姐的出道歌曲『你家老媽XX』、第二張專輯『你的爸爸XX』和第三張單曲『你的哥哥整天悶家裡』的紀念版CD合輯喔!」

喂喂,重點不是這個吧?

「你送我這個做什麼?」銀時抖動著雙眉問,「什麼紀念版的就該自己留著好好珍藏吧?」

「這你就錯了。」他搖了搖手指說,「就是因為是紀念版,所以才要跟更多的人分享它,讓大家都變成阿通小姐的粉絲!」

喂喂,我說你這親衛隊長也管太多了吧?寺門通的經紀公司是付了你多少錢啊?

等等,為什麼連新八也……

「我說,新八啊……為什麼你會知道今天是阿銀我的生日啊?」銀時不解的問著。

不會也回答我說「萬事屋的新八沒有辦不到的事」吧?

「啊,是桂先生告訴我的啊。」他回答道,「他還說一定要帶禮物給你不然你晚上會躲在被子裡偷偷哭泣耶。」

假髮這個混蛋傢伙!

阿銀我什麼時候躲在被子裡偷哭過啦?就算有你又是怎麼知道的?你半夜偷跑來觀察阿銀我的嗎?啊?你變態嗎?

「阿銀,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躲在被子裡哭是很難看的。」新八上前輕拍他的肩說,「所以我就忍痛割愛給你了,你要好好的珍藏啊。」他一臉十分不捨的說。

喂喂,你剛才說了「忍痛」兩個字對吧?

不是說要跟更多的人分享它嗎?忍痛是什麼意思啊?送給阿銀我就這麼讓你痛不欲生嗎?

「我說新八啊……」銀時乾笑著將CD還給了他,「你的好意阿銀我都知道了,這個你就留著好好珍藏吧,你也不想哪天看到阿銀我拿這個來打蟑螂吧?嗯?你能忍受你心愛的阿通小姐的臉被拿去打扁蟑螂嗎?」

「也對,送給你這種人太對不起阿通小姐了。」新八聞言後如是道。

喂喂,你剛才說了「這種人」吧?

阿銀我在你眼裡是哪種人啊?說清楚啊喂!

碰的一聲突然從窗邊傳來,銀時不解的朝窗戶望去,只見一道黑影猝不及防的自窗外撞了進來,飛旋的力道大到將萬事屋的窗戶給開了個大洞……

搞什麼啊?有門不會走從窗戶進來幹嘛啊?被登勢那老太婆看到會死的,會死的啊!

阿銀我可不想生日這天剛好是忌日啊!「生死與共」那句話是屁話,不要隨便拿我來實現它啊!(生死與共不是用在這種地方吧?!)

「阿銀……」那道黑影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了起,「生日快樂……」

那頭詭異的紫色長髮跟拿下來就會連帶聽力失常的紅框眼鏡……

這個人不是……

「我說……妳是紫色的所以是丁丁對吧?」銀時張大了嘴望著她,「妳頭上插著的那一支天線仔細一看是我家窗戶的支架吶,可以還給我嗎?」他指著那筆直捅入了她頭頂的木板片說。

這個人是傳說中的天線寶寶嘛,頭上插了支打雷時可以通體舒暢的天線。(通體舒暢什麼啊?你說的是避雷針吧!)

「啊,還你。」小莎急忙將頭頂上的尖刺物拔還給了他。

「喂喂,妳的血噗滋噗滋的噴得我整地都是了,等下給我用舔的舔乾淨吧。」銀時望著她頭頂如泉湧般不停噴灑出的血說道。

「你居然一點都不關心我的傷……」她聞言眼眶泛起了淚珠,「我真是太感動了,阿銀!來吧!再更加的羞辱我吧!」

喂喂,誰快來把這個超M的傢伙拖走啊?

「妳怎麼會從窗戶飛進來的喲?」一旁的神樂不解的問。

「我本來是躲在猩猩女家門外偷聽到了今天是阿銀的生日,正準備趕來時被那個猩猩女發現了,所以就被她給扔飛到這裡來了。」小莎不悅的說著。

「猩猩女?」銀時聞言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如果她說的跟他想的是同一個人的話……

「阿銀,生日快樂呀!」萬事屋的大門突然被人給一把拉了開,「我可是準備了超美味的煎蛋來給你喔!」

出現了!傳說中的猩猩女!

「煎……蛋?」銀時額冒冷汗的望著她遞上來的餐盒,「這個是煎蛋?」

喂喂,誰來告訴她真正的煎蛋是長什麼樣子的啊?

是金黃色的吧?照理來講煎蛋應該是金黃色的吧?

那盒裡這個暗黑物質是什麼啊?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啊?

阿妙完全無視他驚恐的表情,逕自的夾起了一塊她所謂的「煎蛋」,「來,啊……」

啊個頭啊!妳打算餵阿銀我吃這種不明物體嗎?這吃了會死的吧,會死的!

誰快來把她拉走啊?這個吃下去別說血糖了,連阿銀我的生命值都會歸零的啊!(之所以提到血糖是因為這麼一來銀時今天就不能攝取他珍貴的糖份了)

喂!那個用括號補充的傢伙!別在那幸災樂禍啊!還不快把她的戲份給我地厲特掉!(Delete)

「啊……嗯,好吃!」

好吃個頭啊!這可是讓老鼠光看就昏倒的超強效殺鼠藥啊!

等等,阿銀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在這裡吐嘈,那把它給「啊」掉的人是誰啊?

銀時疑惑的轉身一望,只見近藤正以一種極為複雜的表情看著他。

所謂的複雜呢,就是他左半邊的臉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右半邊的臉則是極為痛苦的表情。

左半邊反應出的是能吃到阿妙小姐親手做的料理的幸福,右半邊則是被那暗黑物質給荼毒到二點五官擁擠的表情。(二點五官是因為只有半邊臉)

喂喂,能做出這種超複雜表情的除了你這大猩猩之外找不到第二人了吧?

「你這大猩猩,居然把我要送人的禮物吃掉了!」阿妙抄起了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長戟槍說,「去死吧!」

「哇啊啊,阿妙小姐!」接著只聞近藤的慘叫聲不絕於耳啊……

不絕於耳什麼啊?不要隨便給別人慘烈的死法好嗎?

「萬事屋,這個……」近藤順著自己流出的血滑動到了他的面前,「聽說今天是你生日……」

銀時默默的接過了他遞上來的東西。

那是一支香蕉。

沾滿了近藤的血的香蕉。

我說……

為什麼是香蕉啊?你隨身帶著這種東西幹嘛?果然是大猩猩嗎?

阿銀我自己就有了啊!我跨間的這支香蕉可是永垂不朽的啊!

「阿銀……」小莎也額帶鮮血的爬了過來,「這個給你……」她將手中抓著的一把納豆遞給了他……

不要拚死命的塞給我這種東西啊!阿銀我不需要啊!

「啊哈哈!」一陣爽朗的笑聲自門邊傳來,「金時,你這裡還真熱鬧呢!」

這個笑聲跟那個打死都改不過來的稱呼……

「你個混蛋,不是說了我叫銀時的嗎?」銀時一臉不悅的望著站在門邊的辰馬說,「還有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快援隊沒事做嗎?」

這傢伙,在他生日這天就不能大發慈悲叫他的本名嗎?

「啊哈哈,是假髮說今天是你的生日的啊。」辰馬上前用力的拍著他的肩說,「金時你也真是的,這麼重要的事怎麼沒跟我說呢?」

不不,真正重要的是我的名字吧?你連名字都記錯了還來這幹嘛啊?

「所以你是來幹嘛的?」

「當然是來送你生日禮物的。」他將手伸進了口袋中掏了掏……

「啊哈哈!我忘了把你的禮物帶來了!」辰馬拍額大笑道。

我看你這傢伙是忘了把腦子帶來吧!

「汪……」在一陣混亂的場面中,定春突然上前咬住了銀時的衣角。

「呃,我說定春啊,你有什麼事嗎?」銀時面露驚恐的望著牠問。

不會又要把阿銀我給吞下肚吧?

「汪汪……」只見定春不停的晃動著大手。

「啊?是要我跟你玩『握手』的意思嗎?」阿銀不解的將手攤了開。

「汪汪!(給你!)」定春將掌中的東西塞給了他……

我說定春啊,這個不是神樂上次不知道從哪個外星生物身上拆下來送你的骨頭嗎?

你給我這個東西幹嘛啊?

是生日禮物嗎?是送給阿銀我的生日禮物嗎?

所以說為什麼是骨頭啊!

 

「真是的,全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趁亂逃出萬事屋的銀時走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上不滿的嘟噥著。

為什麼會收到醋昆布、阿通的專輯、暗黑物質、香蕉、納豆還有狗骨頭啊!

阿銀我要的是糖分!珍貴的糖分啊!

「啊,這不是萬事屋的老闆嗎?」總悟從停靠在一旁的警車上走了下來,「聽說今天是你的生日?」

「等等,為什麼連你們都知道啊?」

新八他們是從假髮那聽來的,但那傢伙應該還不至於蠢到來跟這些稅金小偷講吧?

「是瑪利歐昨天晚上來屯所告訴我們的。」他從懷裡掏出了張紙板說,「你看,我還跟他要了簽名呢。」

簽名個頭啊!這張紙上明明就寫著「我不是瑪利歐,是桂!」

你不識字嗎?這種時候就該直接把他抓起來吧!

「吶,我有準備禮物給你喔。」總悟遞給了他一個小型稻草人說,「只要把你討厭的人的名字寫上去,就可以用釘子釘他了……」

這種小事我當然知……不對,為什麼我會知道啊!我沒必要知道吧!

還有怎麼會送這種東西給人當生日禮物啊?不要那麼輕易的就讓人知道你是個S啊!

「我連釘子都附給你了,你就好好利用吧。」總悟以燦爛的笑容說道。

哪裡燦爛了啊?阿銀我分明就看到他背後有個惡魔在奸笑啊!

還有好好利用什麼啊!當心我第一個就拿你來用!

「唉呀?這不是銀桑嗎?」剛好經過的長谷川叫住了他,「聽說今天是你生日啊?」

「是啊。」銀時無奈的望著他說。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聽到這句話讓他非常的不爽。

最好是在收了一堆奇怪的東西後還笑的出來啦!

「啊,抱歉啊銀桑,我是很想送你東西啦,不過我身上實在沒什麼錢……」

「那就送我你太陽眼鏡吧,那個看起來很值錢的樣子,阿銀我會幫你好好的保管它的。」銀時半開玩笑的說著。

「這個嗎?」長谷川聞言急忙伸手護住了鼻樑上的眼鏡,「不好吧……」

「吶吶,你這就是所謂的忘恩負義吧?阿銀我還幫你打過官司耶。」他佯裝失望的說著。

「就算你這麼說……」

說是說幫忙,那場官司中是誰自己偷看別人換衣服還流了鼻血,害我差點被海迪給拖下山谷的啊?

而且要不是你,我哪會得罪那個白痴皇子而落得今天的下場啊?長谷川在心裡吶喊道。

「吶,還是你有除了墨鏡之外的東西能送我?」銀時一臉無奈的攤手問著。

「這個嘛……」他掏了掏口袋,毫無意外是空無一物的。

轉頭望了望一旁,那個在公園長椅上的報紙可是他珍貴的被子啊!

沒辦法了,畢竟銀桑的確對他有恩……

「好吧,就送給你了。」長谷川滿臉不捨的摘下了墨鏡說,「銀桑你可要好好珍惜它啊。」

喂喂,我開個玩笑而已,你還真的要把它送我啊?

這個不是你最珍惜的東西嗎?你的身上真的除了這個之外什麼都沒有了嗎?

「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就不收啦。」銀時朝他甩了甩手說,「等你哪天有錢了再請我吃巧克力聖代吧。」

「銀桑……」

就這樣,接著繼續在路上走著的銀時陸續收到了正好出來替登勢買東西的芙蓉從頭上拔下來的一支螺絲、陪晴太和日輪一起出來逛街的月詠給他的煙管、真選組的山崎送他的球拍、巫女姐妹花的妹妹百音送他的笛子、正要去找阿妙的九兵衛隨手自腰際抽出來的寶刀,以及伊麗莎白送他的告示牌……

然後,一個坐在橋邊貌似僧侶的人突然喚住了他。

「這位施主你看上去很高興的樣子呢。」那名僧人打扮的男人望著他說,「想必今天一定收到了很多東西吧?」

「看上去很高興?」銀時面目猙獰的回過了頭,「還有你怎麼會知道我收了很多東西啊……等等,仔細一看你這傢伙根本就是假髮嘛!」他上前扯落了那人頭頂上的帽子說。

「不是假髮,是桂。」桂念出了他的口頭禪說,「銀時,道謝就不用了,你就加入我們吧。」

「誰說要跟你道謝啦?」他扯起了他的衣領說,「不要隨便把別人的生日告訴別人啊,你個混蛋,這樣出賣朋友是不對的啊!」

「不是混蛋,是桂。」桂一派清鬆的望著他,「對了,我也有準備生日禮物要送你。」

喂喂,你也有準備?

根據今天的經驗來看,每個人都是把自己喜歡的東西送出來……

假髮這傢伙喜歡的東西是……

「拿去吧,銀時。」他自懷中掏出了顆定時炸彈說,「不用太感謝我,只要你加入我們的行動就行了。」語落,他將炸彈上的按鈕一個按下……

「你按下去做什麼啊!」銀時見狀大叫道,「你個混蛋,要死就自己去死!」他緊抓住了桂的頭髮說。

「不是混蛋,是桂!」桂一再的重覆著,「放開我,銀時,我已經把禮物送你了不是嗎?」

「這算哪門子的禮物啊!」他將炸彈拋回給了他說,「阿銀我的生日願望之一可是要長命百歲啊!不要隨便就毀了別人的生日願望啊!」

「快放手,銀時,炸彈要爆了……」

「那就把它給關掉啊!是你做的你應該會拆解吧?」銀時死命的抓住了他叫著。

「不,我都是負責丟的那一個。」

不要在這種時候一臉冷靜的說出這種欠打的話啊!你這混……咦?

嗶的一聲,炸彈上的指針停在了零的位置。

緊接著銀時聽到了自己被炸飛了的聲響。

在飛出去的那一剎那,他的心中浮現了一個想法……

下一個再拿自己喜歡的東西送給他的人,他一定要把他給殺立斬了!

 

當銀時再次張開眼時,已經是黃昏了。

他狼狽的自地上爬起,發現自己是被炸飛到了歌舞伎町的一間酒家門口。

啊啊,賣甜點的店已經關門了啊。

看來今天的生日就只好在這過了。

正當他準備邁步走進酒家時,一隻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肩。

「萬事屋?你在這裡做什麼?」

「啊?」銀時聞言不解的回頭一望,「是多串君啊,有事嗎?」

「什麼叫有事嗎?今天不是你生日嗎?」土方抓著他的肩問,「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我說,你該不會也是從瑪利歐那聽來的吧?」

「瑪利歐?」土方不解的揚起了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不過既然都遇到了,我就送份禮物給你吧。」

「啊?」

「拿著。」土方將手裡拎著的一袋東西遞給了他說。

銀時定眸一看,袋子裡裝著的……

全是蛋黃醬。

這傢伙,果然跟那些人一樣。

「喂喂,太過份了吧?」他倏地陰沉下了臉說,「每個人都硬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塞給我,這樣算什麼啊?」

每個人都是這樣。

而他,也不例外。

「你在說什麼啊?」土方伸手抬起了他的下顎,「幹嘛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放開我。」銀時一把甩開了他的手說,「我的生日我自己過就行了!」

「所以說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土方耐不住性子的一把將他給拉到了自己面前說,「只是叫你幫我提一下東西而已,沒必要這麼生氣吧?」

他聞言抬起了眸,「提東西?」

「不然我怎麼把這個給你?」他將另一手拎著的東西遞到了他面前說,「你喜歡吃甜點沒錯吧?」

土方將圓盒的蓋子打了開,裹頭裝著的,是一個個的紅豆大福……

「你怎麼會……」他提著蛋黃醬的手一個鬆落,「知道我喜歡吃這個?」

「啊?你這傢伙不是一直把『糖分』兩個字掛在嘴邊嗎?」土方一副理所當然的說,「喂,不要隨便把我的蛋黃醬扔在地上啊。」

「多串君,我今天突然發現原來你只是外表兇惡而已吶。」銀時漾起了笑容說,「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啦!」他伸手想取過他手中的圓盒,卻被他給一個躲過……

「什麼叫外表兇惡啊?今天突然發現又是什麼意思,啊?」土方不悅的扣起了他的下顎說,「倒是你,一副被人拋棄的表情是怎樣?」

「我哪有被人拋棄啊,還不是因為每個人都硬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塞給我……」

「所以看到我送你喜歡吃的東西,感動的要命了是吧?」他聞言嘴角勾起了笑意問,「那麼就進去吃吧。」土方望了望一旁的酒家說。

「啊?在這裡吃?」

「開特間的錢我付總行了吧?」他一把拉起了他的手說,「你就好好的品嚐我送你的東西吧。」

「多串君……」

 

「啊。」

「我說多串君啊,你不是說要讓我吃你送我的紅豆大福嗎?」銀時冷汗道。

「啊?在那之前要先沾點調味料才好吃。」

「那個,你要沾蛋黃醬我是不反對啦,不過阿銀我可以直接吃就好……重點不是這個啊,重點是……」

「你現在在幹嘛啊!」銀時面露驚恐的大聲問著。

「啊?我在幫你塗上調味料啊。」土方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所以我說你在幹嘛啊!你應該是要塗在紅豆大福上的吧?你把我的腳拉開做什麼……喂喂!別把我的褲子拉下來啊!」

「你在說什麼啊?」他將他的長褲丟在了一旁說,「蛋黃醬可是萬能的調味料啊。」

「萬能的調味料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吧!」銀時急忙伸腳踢開了他說。

「所以才說是萬能的。」他將他襲來的腿一把抓了住說,「可以讓任何東西都變得美味的。」

腿間突然襲上的涼意令他身子一個顫動,「阿銀我本來就很美味了……」

「是嗎?那我就嚐嚐看吧。」語落,他將蛋黃醬一個擠弄濺灑在了他的下身,而後俯身埋入了他的雙腿間……

「嗯……」蛋黃醬的冰涼和他脣舌傳來的溫熱在敏感上交織著,令銀時難受的發出了低吟聲。

男人因而嘴角勾起了笑意,更為放肆的在他已然佈滿他最愛的蛋黃醬的慾望上來回的舔舐著。

「果然很美味呢……」

「住手,多串……」他昂首輕推著他,自下體不停湧上的快意讓他無助的蹙起了銀白的細眉,「不要再用了……」

「為什麼呢?」土方聞言刻意問道,舌尖沿著他勃然的慾望而下,在他顫動著的渾圓上打轉著……

「唔嗯……」不自主的自口中溢出的低吟令他的臉頰一陣暈紅,銀時急忙張齒緊咬住了下脣,不願讓自己的聲音成為誘惑眼前這男人的導因……

銀時我還沒變態到會喜歡蛋黃醬的這種用法啊!絕對不能讓這個傢伙誤會成我喜歡這樣了啊!

「銀時……」他自他腿間抬起了眸,「為什麼不發出聲音,嗯?」望著他被咬出血絲的脣瓣,他不解的出聲問著。

「為什麼要發出聲音啊。」銀時倔強的別過了臉說,「阿銀我的聲音可是很珍貴的吶。」

「是嗎?」土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服輸的笑容,「那麼,我就讓你無法自拔的發出呻吟聲吧……」語落,他一個伸手將一大坨的蛋黃醬擠在了指上,朝他那微顫動著的緊合一個沒入……

「啊……」男人的手指順著黏滑的蛋黃醬無阻的滑入了他窄小的幽徑,將他緊縮著的壁肉塗抹上了甜美的裝飾。

他邪魅的張舌在他已然腫脹的圓端上來回的舔弄著,手指更是透過那極佳的調味料,一寸寸的攻入了他緊收著的徑道……

「唔嗯……」下脣被他過大的咬勁給泊出了鮮紅,他難受的弓起身想推開不停在下身造次的他,但揮去的柔夷卻被他給一把牽扣了起……

「銀時……」他張眸望著他脣際滲出的血,心頭猛地一陣顫動……「為什麼不出聲呢?」

「因為多串你……會以為我是喜歡蛋黃醬的吧?」

「笨蛋,會喜歡蛋黃醬是理所當然的事啊。」他伸手撫去了他脣上的嫣紅說。

所以都說了阿銀我並沒有喜歡蛋黃醬啊!

「不過這樣的你還真可愛啊。」嘴角揚起了笑意,他一個上前將他撲壓在了身下……

「嗯……多串……」男人腫脹的分身在他已然溼黏的穴口盤旋著,卻遲遲不肯進入……

「想要的話要說什麼呢,銀時?」土方邪魅的在他耳畔問道。

俊臉聞言一個緋紅,「給、給我……」

「給你什麼呢?」他刻意的問,滿意的欣賞著他臉上羞澀的表情。

「給我你的這個……」他顫抖著將手往下身撫去,在觸及了男人的時猛地輕顫了下……

「你真的很可愛呢,銀時。」他將他伸來的手交扣了起,扶起了慾望朝著他渴望的穴口一個挺進……

「嗯啊……」男人勃然的硬挺將他緊窄的幽徑擴張了開,「多、多串……」

與他的手指緊緊交扣著,他開始擺動了腰際在他溫熱的體內律動了起……

「嗯嗯……慢、慢點……」慾望在他體內的每次抽送都與壁肉緊密的相牽著,在兩人的交合之處譜出了情慾的聲響……

「銀時……」下身順著先前蛋黃醬的黏滑無阻的在他體內攻佔著,他將他的雙腿架在了肩上,讓每次的搗入都深撞擊著他的穴心……

「多串……」下體猛然一陣收縮,他將他的慾望給緊包覆了住,「呃嗯……」

自他的分身濺灑出的白液滴落在了兩人的腿間,男人伸指一個勾起,塗抹在了他敏感顫動著的果核上……

張口含弄住了他的果核,他將所品嚐到的香甜舔繞在了他的凸立上……

「嗯啊……」剛達到高潮的身體極劇的顫動著,下體也一個緊縮將男人的緊咬了住……

「銀時……」他在他耳畔低喃了聲,被猛然襲上的快意給驅使的身子輕顫著……

「嗯……」大量溫熱的白液倏地灌入了幽徑中,自兩人的交合處滑落了下……

 

「你果然是個笨蛋呢,銀時。」他無力的癱躺在了他的身旁輕喃著,「大家會把自己喜歡的東西送給你,是因為非常的重視你……」意識逐漸的模糊,他將雙眼輕闔了上……

銀時聞言起先是微愣了下,但隨即又揚起了笑容。

「笨蛋是你,土方。」他伸手輕撫著男人的髮絲說,「怎麼看他們都只是把剛好在身邊的東西送我罷了。」

「就只有你,特別為我買了我喜歡的東西……」

他帶著幸福的笑容躺在了男人的身旁,直到睡意逐漸將他的意識侵蝕……

 

「我的紅豆大福呢?!」隔天一大早醒來後,銀時望著桌上空無一物的圓盒問道。

「啊?因為我怕會壞掉,所以你睡著之後我就把它吃了啊。」土方嘴裡叨著菸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把紅豆大福還給我!那是阿銀我的生日禮物啊!」他激動的抓著他的肩膀說,「是珍貴的糖分啊!」

「好好好,我再買給你總行了吧?」他無奈的笑道,順勢伸手將他攬入了懷中,「只要是你想吃的都買給你。」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他在他懷裡不解的問,「還有你怎麼知道昨天是我生日?」

「不是你自己跟我說的嗎?」

「我跟你說的?」

「上次經過甜品店時你不是說你喜歡紅豆大福,還要我在下星期的你的生日時買給你嗎?」他疑惑的問。

「有這回事喔?我上次喝醉了不記得了嘛。」

原來他不是聽桂說的,而是聽他親口告訴他的……

「對了,多串……如果我沒告訴你我喜歡吃紅豆大福,你會買什麼給我當禮物啊?」銀時好奇的問著。

反正一定是蛋黃醬吧……

「啊?沒那個必要吧?」

「什麼……」

「我應該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了,不是嗎?」嘴角勾起了迷人的笑意,他一個伸手探入了他敞開的衣領……

「還是你要確認看看呢?」

「不、不用了吧……」他急忙自他身上彈坐了起。

「銀時,生日快樂。」他望著他說,「因為有這一天,才有你。所以要快樂啊。」

銀時聞言倔強的別過了臉,「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啦。」

就是因為你這個笨蛋,我想不快樂都難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