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大家好!我是瓦利亞的媽媽,魯斯里亞!

喂!瓦利亞的媽媽是怎麼回事!

唉呀,不可以對媽媽大聲說話喔,史庫瓦羅。

所以都說了為什麼是媽媽啊!

嘻嘻,王子的媽媽就是王后對吧?

要我參加這個幼稚的遊戲的話就付錢吧。

BOSS呢?有沒有人看到BOSS?

那我就來切入主題好了,其實今天呢,是我們家爸爸的生日喔。

喂!為什麼那個混蛋BOSS是爸爸啊?

唉呀,史庫瓦羅你真是的,不能這樣子說爸爸喔。

嘻嘻,那就是國王的意思囉?

……你還是付我加倍的酬勞吧。

BOSS的生日?真的嗎?

所以說囉,我們要幫爸爸辦一場難忘的生日會喔!

生日會?

沒錯,貼心的媽媽我可是都安排好了喔!你們一定要配合喔!

 

 

「爸爸大人,請問你要喝茶嗎?」史庫瓦羅勉強撐起了笑容說。

「啊?」桑薩斯聞言不悅的望著他,「你這垃圾又在玩什麼把戲?」

「看就知道了吧?」他乾笑著說,「所以你要喝茶嗎?」

「看就知道?」他望著他那一身愚蠢的打扮冷哼了聲,「原來你有這種興趣啊,垃圾。」

此時史庫瓦羅身上穿著的,是一件哥德羅莉式的女僕裝,手裡還端了個放有義大利花式紅茶的瓷盤。

而他那一頭及腰的長髮用黑色的緞帶蝴蝶結綁成了馬尾,感到彆扭的手還不時的拉扯著那短得嚇人的蕾絲裙擺……

「誰有這種興趣啊!」他因他的話氣結的說,「要不是因為你這混蛋BOSS……」

「唉呀,女孩子說話不可以這麼粗魯喔,小瓦羅。」穿著一襲粉色洋裝的魯斯里亞突然走了過來說,「快跟爸爸道歉吧。」

「為什麼要道歉啊?還有女孩子是怎麼回事?小瓦羅又是什麼?」史庫瓦羅不滿的問,「不是說了端茶來就行了嗎?」

「不,你要好好的服侍爸爸呀。」他搖了搖手中的花羽扇說,「要讓爸爸滿意才行喔。」

「所以我說……」

「你們這些垃圾在做什麼?」被擱在了一旁許久的桑薩斯不悅的問,「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討厭啦,爸爸,我們才不是在玩呢。」魯斯里亞嬌聲的說道,「孩子們只是想跟你增進一下感情嘛。」

「孩子們?」

「爸、爸爸……」列威拉了拉魯斯里亞替他綁在了頭上的大黃蝴蝶結走了進來,「小列威來給您請安。」他嗲聲說著,還不忘拉著身上那襲鵝黃色禮服的裙擺弓了下身……

桑薩斯的臉色瞬間慘白。

他怎麼不記得自己有跟人妖生了個能促進胃食道逆流的小孩?

「嘻嘻,父王。」身穿一襲白色小洋裝的貝爾喚道,「我是貝爾公主喔。」

「我是瑪夢。」跟在他身後進來的瑪蒙,居然變成了小紅帽了……

這是魯斯里亞承諾用三倍S級任務的酬勞換來的。

「你看,爸爸,孩子們都到齊了呢。」魯斯里亞笑道,「今天一整天就陪孩子們玩玩吧。」

「陪他們玩?」桑薩斯那雙Y字眉不停的抖動著,「你們這些垃圾,看來是活得不耐煩了。」火光在他的掌際竄動著……

「別生氣嘛,爸爸……」魯斯里亞急忙乾笑著說,「看你要做什麼都可以喔。」

「做什麼都可以?」

 

(此圖為轉貼圖)

 

首先,他讓那個會射發出對眼睛有害光線的列威遠離他十公里遠。

接著又讓怪里怪氣的魯斯里亞滾出他的視線。

然後讓貝爾跟瑪蒙去做他們自己想做的事。

最後,就只剩下史庫瓦羅了。

「喂,混蛋BOSS,你到底要我做什麼啊?」被晾在了一旁的史庫瓦羅不滿的問,「我還想馬上脫掉這該死的衣服啊!」

「那就脫吧。」他回答他道。

「什麼叫『那就脫吧。』!」他聞言怒問道,「我可是認真的在跟你說話!」

「所以不是叫你脫了嗎?」桑薩斯望著他說,「要做什麼都可以,那垃圾是這麼說的吧?」

「喂,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史庫瓦羅一臉難以置信的問,「沒必要對垃圾們舉行的活動這麼認真的吧?」

「你說呢?」他以那雙鷹準的紅眸直望著他,「脫掉。」

這個混蛋BOSS,真的是認真的啊……

沒辦法了,在這個敏感的日子裡惹他生氣是個不智之舉。

手指有些顫動的伸到了後頭,他抓起了位於後頸的拉鍊一個拉扯,蕾絲滾邊的領口就這麼自他的肩際滑落了下,露出了白皙的脖頸……

他本想接著直接就將這該死的衣服脫下的,但本坐在沙發椅上的男人卻一個起身抓住了他……

「做什……」他因男人強勢的力勁而被抓扯到了沙發前,「喂……」

桑薩斯再度坐回了他的王位上,「垃圾,誰准你把頭髮綁起來的?」他望著他那噁心的黑色蝴蝶結說。

「什麼啊……」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只見男人伸手將那綁起他髮的緞帶一個扯落……

「垃圾就該有垃圾的樣子。」男人說著,大手將他散落的銀白給抓得凌亂。

「喂,混蛋BOSS,你在做什麼啊?」他急忙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說,「我的頭髮想怎麼綁是我的自由吧?」

其實魯斯里亞說要他把頭髮綁成馬尾時,他也是抵死不從的。

但這個混蛋BOSS居然說什麼垃圾該有的樣子,意思是他平常那樣像個垃圾是嗎?

「你的自由?」男人聞言將掌中的細柔緊扯了住,「不是為了我而留的嗎?」

「就算是那樣……」他吃痛的蹙起了眉,「這頭髮是我的,我想怎麼綁都可以吧?」

「是嗎?」桑薩斯的嘴角倏地勾起了笑意,「那垃圾說過,要你好好的服侍我吧?」

「是有這樣說沒錯……」

「那就給我盡好你的本份,你這個垃圾。」他一個運勁將他的頭壓向了腿間說。

這個混蛋BOSS,果然是認真的嗎……

算了,看在今天是他生日的份上,就稍微順他的意吧。

畢竟這個日子,對這個男人來說可是意義重大的。

10月10日,就如同這個男人的名字一樣,有著兩個象徵著他王者之位的X。

然而這樣的一個日子,在這八年間卻被人給遺忘了。

伸手扯下了男人長褲的拉鍊,他將他躍然而出的慾望一把握了住。

抬眸望了望男人那居高臨下的王者般地神情,他探出了舌在他的圓端上輕繞著……

「唔……」將男人的慾望擒了起,舌尖沿著勃然的昂長滑落,在那顫動著的渾圓上來回的舔弄著……

「呃……」感覺他溫熱的脣舌在敏感上遊移著,他大手上前撫弄著他披散在裸肩上的銀白,將那一縷縷的細柔給緊握在了手中。

這是為了他而留的,他一直清楚的記得這件事。

在突破了八年的冰封後,第一個映入他眼簾的,是帶著這長髮的他。

八年的時間,是如此的漫長。

但是他,卻一直沒離開他。

不自覺的將手收了緊,細長的髮絲被他給撫得凌亂……

「嗯……」抬眸對於男人沒由來的舉動不滿的悶哼了聲,他報復性的張口將昂揚的慾望一個含住,還不時伸指撫弄著那敏感顫動著的渾圓……

「呃……」撫著他的手指深陷入了銀白的髮絲中,「垃圾……」他低頭望著他,那細長的髮及褪至半身的裙裝……

灰眸因男人此時臉佈的表情而微張了起,他挑弄性的以舌尖舔弄著男人敏感的圓端,手指也沒閒著的在渾圓上時重時經的揉捏著……

被他溫熱的脣舌給緊包覆了住,微涼指間的逗弄令男人勃張的慾望不停的發出難受的狂嘯。

伴著逐漸襲上腦門的快意,男人的手指將他給緊扯了起……

「唔!」察覺到慾望在口中趨發腫脹,他本能反應的想將其吐出,但卻被男人有力的大手給一把壓扣了住……

「呃……」下身驀然的顫動,他大手一個收緊,將陣陣激昂的濃稠噴灑在了他的嘴裏。

「咳呃……!」猛然充斥在口中的腥香味將他嗆得難受,但男人隨即一個伸手有力的扣起了他的下顎……

「吞下去。」桑薩斯強勢的說著,硬是扣緊了他的下顎不讓他動彈。

喂,你這混蛋BOSS……

不要以一臉「這是本大爺賞賜給你的」的表情說話啊!

「嗯?你這個垃圾……」手指刻意在他顫動著的喉際撫弄著。

「嗯……」脖間傳來的細癢感令他的身子一個顫抖,嘴裡的腥甜就這麼一個滑落……

喂,不會吧……

他吞、吞下去了啊啊啊啊!

「呵。」他望著他錯愕的表情冷笑了聲,俯身朝他輕顫著的柔軟吻了去……

「唔嗯……」半迎合的脣瓣讓男人強勢的舌尖無阻的探入,他放肆的纏綣住了他的,與他甜美的香甜交織著的腥甜味令他著迷般地猖狂的攫取著……

「嗯……」將他的身體推落在了地板上,豪奪的舌尖沿著他細長的脖頸一路舔弄了下,在他已然裸露的鎖骨上來回的舔舐著……

「桑……桑薩斯……」史庫瓦羅急忙弓起了上身輕推著他道,「做什麼啊你,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結束?」他聞言不悅的挑起了眉,「你該做的事還沒做完吧?」

「什麼……嗯!」倏地自口中溢出了誘人的低吟,只因男人突地張口將他的給含弄了住……

這個混蛋BOSS……

嘴角勾起了笑意,桑薩斯刻意張齒以牙尖刮弄著他的,將他敏感的顫動給繪上了暈紅的色彩……

「呃……」他吃痛的伸手揮推著胸前的男人,「住手……」

「住手?」他聞言挑起了眉,「是你們這些垃圾自己要玩這種遊戲的吧?」大手一把拎起了他的裙擺,他在他裙下那雙穿著黑色長襪的腿上來回的摩挲著……

「喂,不要這樣啊,你這混蛋BOSS!」他反應即快的弓起了雙腿說,「你這傢伙該不會有女裝癖吧!」

「那是指穿成這樣的你吧?垃圾。」他說著,大手同時毫不留情的將那礙眼的蕾絲裙撕扯了開。

「喂,你……」

「什麼啊,你這個垃圾……」男人一雙火紅色的眸子在望見了他裙底下的衣著時倏地定格了住,「居然還穿著短褲?」

「喂喂,你那一臉失望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穿短褲錯了嗎?男人就應該要穿短褲吧!」史庫瓦羅見狀不滿的大吼道。

「男人?」桑薩斯聞言嘴角擒起了笑意,「你今天不是女兒嗎,小瓦羅?」他刻意說著,大手還趁勢撫上了他的腿間……

「什麼小瓦羅……喂!你的手在摸哪啊!」

「這裡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呢。」大手在他雙腿間的隆起撫弄著,「要不要爸爸幫你呢?」

「所以說為什麼你是爸爸啊?你這混蛋BOSS什麼時候有這種癖……呃!」

沒讓他把倒興的話說完,他一把就將他的短褲扯落了下,將那躍然而出的慾望給緊擒了住……

史庫瓦羅頓時弓起了身,「哇啊……」

「聲音真難聽啊,垃圾鮫。」緊握著他的手開始上下套弄了起,「連這個也要人教嗎?」

被男人給擒弄著的下身不住的顫動著,「桑……桑薩斯……」

「嗯?」另一隻手沒閒著的以指輕探向了他輕顫著的緊合,「這裡看上去很想要的樣子啊。」

語落,他將細長的指尖沒入了他窄小的穴口……

「嗯……」他的身子猛然的一陣顫動,「桑薩斯……」

揚著邪魅的笑意,他將倏地濺灑在了手中的濃稠往他的下身塗抹了去。

指間順著溼黏一個滑入,無阻的攻陷著他緊縮著的甬道……

「垃圾,你的這裡吸得可真緊啊。」他望著那逐漸被壁肉給吸吞入的手指說,「那麼想要嗎?」

「呃嗯……」他聞言緊咬住了下脣,不願讓襲上的快意自口中宣洩而出……

但男人見狀卻刻意將手指一個挺入,順著已然黏滑的徑道在他體內無阻的抽送著……

「嗯啊……!」聲音無法制止的自口中輕溢了出,他隨即感到羞辱的想將雙腿闔起,卻反倒被男人給大扳了開……

被想欺弄他的玩心使然,桑薩斯邪魅的笑著,以第二根手指沒入他緊合的幽徑中……

「唔嗯……」倏地被擴張開的穴口令他有些吃痛的弓起了身子,「桑、桑薩斯……」

見他中了自己放下的餌鉤,他毫不留戀的將手指一個撤出,徒留那不捨的幽徑獨自的張縮著。

「呃?」史庫瓦羅不解的張大了灰眸,只見男人端坐回了自己的王位上……

喂,我說……

都已經被你玩弄成這樣了,你這混蛋BOSS該不會這樣就想結束了吧?

「垃圾,你一臉慾求不滿的樣子啊。」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他望著他冷笑著說。

「你……」

我殺了你這混蛋啊啊啊啊!

「想要的話就自己來。」他說著,整個人舒適的躺坐在了椅上。

這傢伙……

要是他現在轉身離開了,會不會下一秒就一道火光竄來啊?

在仔細的考慮完後果後,伴著陣陣不滿的嘟噥聲,他狼狽的自地板爬了起,拎著那礙事的裙擺上前跨坐在了男人的身上……

「你還真不是普通的混蛋。」他一個伸手探向了他的腿間,將男人已然勃發的慾望握在了手中。

「呵。」桑薩斯聞言冷笑了聲,「那也是你造成的吧?」他反問著,將他披散在胸前的銀絲勾在了指間。

為什麼對於這個垃圾,會有特別的獨佔慾呢?

是因為他是第一個願意死心塌地追隨著他的人,還是……

因為他,肯為他守候了八年的時間。

八年來,手中的這道細柔,一寸寸的增長著,象徵著他一直堅守著那句誓言。

他聞言先是微愣了下,隨即便揚起了笑意。「還真不像你會說的話啊。」他一個抬身將臀抵向了他的……

「自己坐下來。」大手撫上了他的腰際,男人以一如既往的強勢語氣命令著。

他伸手撫上了他的肩頭,一個沉身……

昂然的慾望將他緊窄的穴口擴撐了開,隨著他身體的沉淪,緩慢的滑入了甬道中……

一陣溼潤自下身傳來,桑薩斯將手探向了兩人交合之處,滴滴的紅印在他的指間渲染了開。

「嗯……」他感到痛楚的雙手緊抓住了男人胸前的衣物,「不行……」

「為什麼不行?」大手刻意撫上了他的腰際問,「還沒全部進去呢,垃圾。」雙手環住了他的,他猛地一個抬腰……

「嗯啊……!」勃張的慾望因男人的舉動而直搗入了體內,令他疼得弓起了上身,「好痛……你這個混蛋BOSS……」將男人的衣物緊擒了住,他在他耳畔咬牙說道。

「是嗎?」他聞言嘴角揚起了笑,「敢穿這樣在我面前,你就該有所覺悟吧?」大手探向了自被撕裂的裙擺中揚起的顫動,他將他的一把握在了手中說。

「什麼?」他不解的問。

「這是你這個垃圾膽敢誘惑我的懲罰。」他說著,下身猛然向上一個挺弄……

慾望順著他淌出的嫣紅無阻的頂至了穴心,「呃啊……」

「你這個混蛋BOSS,果然有女裝……唔……」欲抗議的話語被男人強勢的脣舌給隱沒了住……

可惡……

他索性將男人探來的舌尖纏吮了住,環起了他的肩將兩人的吻加深著。

如果穿著這身怪異服裝的他,對眼前的這個男人來說是種誘惑……

既然如此,就如他所想的誘惑他吧。

因為,能讓他這樣的,只有他。

「哈啊……」他因他倏地迎合的反應而微愣了下,「你這垃圾,真打算誘惑我嗎?」大手在他的髮際來回的撫弄著……

他喜歡摸他的頭髮。

並不是因為覺得觸感很好或是很像女人什麼的愚蠢原因,而是…… 

因為,這是為了他留的。

「如果是的話呢?」史庫瓦羅揚著靈魅的笑容道。

「那就做你該做的事。」他伸手環上了他的腰際說。

將手搭在了男人的肩上,他試著抬身讓分身稍微退出了體內……

「不行……」他低聲說著,男人勃然的慾望在緊窄的幽徑中腫大,每移動一步都將壁肉給緊牽連著……

「想要的話就自己動。」他說道,並不打算對他的難受施予任何援助。
 
還真是個混蛋啊……

緊咬住了牙,他將身體一個下沉,讓慾望順著溼潤一舉滑入了體內……

「嗯……」待身體逐漸習慣了痛楚,他將男人的衣物緊抓在了手中,開始擺動著下身規律的做起了活塞運動……

「唔嗯……」體內的慾望隨著身體下沉的重量直搗入了穴心,他昂首將上身微弓了起,銀白的髮絲在空中劃出了陣陣光閃。

細長的髮絲隨著身體的晃動散亂在了男人的臉上,他輕笑著以指捲繞了起,另一手則撫向了他裙擺間的悸動……

將滾滿了蕾絲的殘破裙擺高撩了起,他讓他清楚的看著兩人被鮮紅給濡溼的交合之處,是如此的煽情……

「桑薩斯……」臀部上下起伏了片刻後,他倏地停下了動作埋首在他的頸間……「不行了……」腿際襲來的酸意令他無力的癱坐在了男人的身上。

「這麼快就不行了?」他笑問著,「不是要誘惑我嗎?」大手刻意探向了他擒著他慾望的穴口撫弄著……

「啊……」他敏感的輕顫著身,「那個就當我沒說過吧……」

「嗯?」下身聞言猛地向上一頂,「這就是你辦事的態度嗎,垃圾?」

就算你這麼說……

果然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找死去誘惑這個混蛋BOSS的啊啊!

 

「嗯啊……」男人的慾望順著已然溼滑的甬道一個頂入,「桑薩斯……」

此時他是背對著坐在男人腿上的。

桑薩斯自身後將他穿著黑色長襪的雙腿高抬了起,讓勃然的分身得以無阻的在他體內奔馳著……

「慢一點……」他伸手探向了兩人的交合處想阻止男人猛烈的攻勢,卻反倒被男人給一把抓了住,將他的手壓在了穴口清楚的感覺著兩人的律動……

張舌在他的耳際輕舔著,他在他白皙的脖頸上嗅聞著他充滿著情慾的氣味……

「不要這樣……」脖間傳來的細癢感令他敏感的一個顫動,「好癢……」

男人因他的話語而擒起了笑意,「這樣不好嗎,垃圾?」下身一個挺弄,他扶著他的腰際上下的律動著,讓分身隨著他身體的重量而深搗進他的體內……

「呃嗯……」下身一個激烈的抖動,他伸手將男人的手臂緊抓了住……

倏地濺灑出的白液飛揚在了黑色的裙上,顯得更加的誘人。

將他的雙腿高擒了起,男人的下身開始不再抑制的猛烈抽送了起……

「嗯啊……桑、桑薩斯……」快意伴著低吟不斷的自口中溢出,無疑是將男人熾熱的慾火更添猛烈……

「唔嗯……」他不停攀上高潮的下體急劇的收縮著,將男人的給緊包覆了住,溫熱的肉壁渴望的吸吞著他的……

「呃嗯……」伴著男人的低鳴聲,陣陣灼熱的白液灌入了他的體內,自穴口淌流而出,將兩人的腿間渲上了情慾的色彩……

 

「喂,垃圾……」男人在他耳畔輕喃著,「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輕笑了聲,「這還用說嗎……」

「因為今天,是你桑薩斯的生日啊。」

桑薩斯聞言張大了火紅的雙眸。

今天,是他的生日……

那個意義重大的,有著兩個10的日子。

「生日快樂啊,混蛋BOSS。」

 

「嘻嘻,看來很圓滿的嘛。」躲在門外的貝爾嘻笑道。

「唉呀,我們的小瓦羅真的很乖呢,有照媽媽的話好好的侍候爸爸呢。」

「這個錄下來的影帶應該可以跟他要到一大筆錢吧?」瑪蒙的手中拿著臺拍下了全程的錄影機說。

「為什麼服侍BOSS的人不是我?」列威在一旁滿臉哀怨的問。

「這還用說嗎?因為啊……」

「我們家的爸爸,對小瓦羅是最特別的啊。」

 

10月10日,史庫瓦羅的混蛋BOSS觀察日記。

今天因為人妖說要幫桑薩斯慶祝生日的關係,所以被迫穿上了有著滿滿蕾絲的女僕裝。

混蛋BOSS似乎對此非常感興趣的樣子,果然最後還是跟他做了。

不過,他對這樣的慶祝方式,似乎還挺滿意的樣子……

對了,有件事要加以註記……

這個混蛋BOSS果然有女裝癖啊!而且還是女僕控啊啊啊啊!

不過以後要是再叫我穿這樣去誘惑他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其實我到現在握筆的手都還在無力的顫抖著。

最後……

祝你生日快樂,桑薩斯。

不管10月10日這個日子對你來說有多重大的意義,我只知道……

這一天,是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日子。

而在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會為你感到高興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