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這篇是將縛雲那長得嚇人切分成了10篇的床戲部份統整出來的總集,讓大家可以一次把這10,000字的文章看完。

 

另,這篇是有請括號先生來客串的縛雲完整版。

 

因為各種因素,所以在分篇貼的時候有把很多原本在手稿中負責搞笑的括號先生的戲份刪掉了,於是在這次的總集裡還了括號先生一個公道。( 早該如此了!)

 

 

 

 

 

 即使是夢,我也想擁有像現在這樣真實的你。

 

請呼喚我的名,讓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活著的意義……

 

是為了要保護心愛的你。

 

 

 

  

 

骸將雲雀放置在了床上。

 

唉,真是的。

 

他本來期待的那種溫馨感人的離別場面全泡湯了。(這位先生你想多了)

 

他本來還期待恭彌會抱著他哭著求他別走呢。

 

算了吧。他柔眼望著床上的男人。

 

其實只要能這樣看著你,就很足夠了……

 

「為什麼……庫洛……為什麼……不跟我說……」雲雀倏地如夢囈般地低喃著,「我們……不是朋友嗎……」

 

正準備替他覆上被子的骸聞言愣望著他。

 

恭彌……你……還是在乎我的嗎?

 

他伸手溫柔的輕撫著他的臉龐……

 

恭彌,你知道嗎?

 

其實那天看見你坐在草地上和動物們玩耍的純淨笑容時,我就……

 

他望著他醉紅的臉,以及那雙微張著的美麗灰藍色眸子。

 

喜歡上你了呢,恭彌。

 

骸以細長的手指輕撫弄著他柔軟的脣瓣,「你呢?恭彌……」

 

即使只有一點點……你有沒有喜歡過我呢……?

 

「嗯……」雲雀意識模糊的低哼了聲,突然一個張口含住了他的指頭……

 

「呃?恭彌……?」骸微愣的輕喚著。

 

你真的很愛吃我的手呢……

 

不管是那時候的狠咬,還是現在這樣……

 

輕揚起了笑容,他刻意用手指在他的口中攪弄著。

 

「唔……嗯……」

 

像是倏地意會到了什麼,骸如觸電般地猛然將手指給收了回來。

 

不行。腦中有道警語嗡然鳴起。

 

要是再這樣子下去……

 

但,指上傳來的溼意卻使他的視線離不開他那微張起的脣。

 

就像伊甸園中那禁忌的果實,是如此的誘人擷取……

 

他低頭將脣印上了他的……

 

所輕觸到的,是如此的柔軟……

 

他探出了舌,淡淡的描繪著他那輕柔的脣瓣。

 

「唔……」脣上傳來的如羽毛輕撫般地細癢感,令雲雀不適地微皺起了眉。

 

骸望著他的反應輕笑了聲,以舌尖無阻的攻入了他那毫無防備的深壇中……

 

「唔嗯……」倏地被外物給入侵,他本能的探出了舌尖輕觸著……

 

他如靈蛇般地舌尖立馬纏捲住了他,「唔……」

 

放肆的纏吮住了他的,骸不停的取奪著他口中那香甜的佳釀……

 

「唔嗯……」而雲雀隱沒入他口中的低吟就如同行軍的號角般,鼓吹著他進行下一步的掠奪……

 

細長的手指輕解開了他胸前的衣釦……

 

恭彌,Ti amo……呃,嗯……?

 

倏地睜大了雙眼,骸有些逃命似地自他的身上彈離了開。

 

他在做什麼?

 

他……趁著恭彌醉得不省人事時,想對他做什麼?

 

不行!他不能對恭彌做這種事,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

 

就算現在的他是如此的誘人……

 

雲雀一雙細長的灰藍色眸子朦朧的在醉紅的俊臉上微張著,胸前的衣釦也凌亂的鬆解了開……

 

而那誘人犯罪的脣上,還殘留著他剛才攻陷了他的罪證……

 

不行!非禮勿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骸不停的在心中胡亂的默唸著。(阿門)

 

「嗯……」躺在床上的雲雀突然一個側身,裸露的胸膛就這麼映入了他的眼簾……

 

非禮勿視,那現在這樣呢……?

 

「你……在等什麼?」骸的心中突然竄出了一道聲音。

 

「不是很喜歡恭彌嗎?那就讓他知道你有多麼愛他啊!」那道魅惑的聲音繼續說著,「錯過這次可就沒機會了!」

 

糟了,他心中的伊甸園出現了那條毒蛇,要恿惑他像亞當夏娃一樣去嗑禁果了!(嗑?)

 

讓恭彌知道他有多愛他……

 

用這種方式嗎?

 

「你有多愛他呢?」另一道相形之下顯得溫柔多了的聲音問道。

 

多愛他?這還用問嗎……

 

當然是很愛很愛囉。

 

「那麼,什麼是你愛他的方式呢?」那柔和的聲音又問。

 

愛他的方式嗎……

 

他要保護著恭彌,不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

 

「恭彌,我愛你……」骸貼近了他的臉龐說著。

 

「嗯……庫洛……」雲雀倏地伸手擁住了他,「不要離開我……」

 

恭彌……?被他緊擁住了的骸不解的抬眸望著他。

 

「我有這麼說嗎?抓著人求不要離開的是你吧。」不久前,他冷然對他說的話語湧上了心頭……

 

「不要離開……」他燙紅著的臉頰緊貼在了他的胸前,彷彿擔心著放手後就只能逝去的緊擁了住……

 

現在求人不要離開的……

 

可是你喔,恭彌。

 

「別怕,我在這裡。」骸輕拍著他的頭說,「我沒有離開……」

 

原來,他的恭彌是如此的在乎他的。

 

所謂的酒後吐真言,可是一點都不假……

 

「唔?」一陣溫熱的柔軟倏地貼上了脣瓣,令正想著事的骸不解的揚起了眉。

 

雲雀那雙微張著的美麗細眸就近在他的眼前……

 

等等,恭彌……主動吻他?

 

這就是傳說中的酒後亂性?

 

「嗯……」但他可愛的小雲雀卻只是笨拙的以脣緊貼著他的,並不懂得接下來該怎麼做……

 

沒關係,他可以慢慢教他的。

 

他伸舌探入了他的口中,再度攻佔著那一再誘惑他的香甜……

 

「唔嗯……」將他推壓在了床上,骸火熱且放肆的吮吻著他的。

 

他的恭彌,是如此的甜美……

 

大手向下遊移了去,他以指尖輕觸弄著他裸露胸前的果核……

 

「呃……」雲雀在他的口中悶哼了聲,「嗯……」

 

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那已被他攻陷的城池,骸開始進行著方才行軍又止的掠奪行動……

 

「恭彌……」輕捏了下他嬌小的果核,他自口中輕喚出了他的名……

 

「嗚呃……」雲雀因他的舉動而顫抖著身子,「嗯……」他微攏起了眉輕哼著。

 

恭彌,你還真可愛呢……

 

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骸張口輕含住了他那已然微凸立起的果核……

 

「呃啊……」雲雀敏感的弓起了上身,「呃……」他難受的伸手上前輕推著那正在他胸前造次的男人……(在他胸前戳刺的鳳梨……)

 

「這樣很有感覺吧……恭彌……?」被他給推開的骸自他胸前邪魅的抬眸說道,「你的這裡都敏感的立起來了呢……」他揉捏著那被他給吮紅了的果核說。

 

「唔嗯……」他又是一個敏感的顫身,「別……」

 

或許是喝進體內的藥物開始發酵,他對男人手指的每下觸摸都感到敏感不已……

 

而頻頻落在他身的脣印,就這麼恣意且放肆地在他的體內點燃著那灼熱的火種……

 

「那麼……」骸聞言賊手向下滑去,「這裡呢?」他隔著褲子輕撫著他的問。

 

「呃……不行……」雲雀因他的舉動而弓起了上身,「住手……」

 

「恭彌……」他見狀抬起了他的下顎輕笑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有多誘人?」

 

掌中的俊臉上那雙泛著醉人迷濛的細眸,就如同羽毛般地搔動著他的心。

 

先前勉強築起的防衛逐漸潰堤,他現下的唯一心念,就是將眼前這個人佔為己有……

 

「恭彌……」骸伸手褪去了他的長褲,「我想要你……」

 

他想要他,想要他的一切,是如此的迫切……

 

「呃嗯……」下身倏地襲來的涼意令雲雀輕顫了下身子,「不行……」

 

大手輕撫上了他光裸的雙腿,「恭彌,你好美……」他俯身在他的胸前舔舐著說。

 

他是如此的可愛、如此的誘人、如此的美……

 

如此的令他深深著迷而急切的想擁有他……

 

「好癢……」腿上傳來若有似無的細癢感使他皺眉低哼著,「你……」

 

「叫我的名字,恭彌。」骸聞言反倒刻意的以細長的手指沿著他的小腿向上繞著圈。

 

「庫……庫洛……」雲雀蹙眉輕喚著。

 

「不,不對……」大手緩慢的遊移到了他的雙腿間,「我是骸。」

 

「骸……」他意識模糊的重覆著男人給予的話語,「骸……」

 

聲聲的輕喚就如同落入池中的石子般,在骸的心裡泛起了陣陣的漣漪……

 

他終於這樣叫他了。

 

他叫他骸,而不是庫洛……

 

你知道……我有多希望聽到你以這個名字叫我嗎……恭彌?

 

他伸手覆上了他裸露腿間的分身,「恭彌……想要嗎?」

 

一手握住了他的,他清楚的感覺著他在他手中顫動不已……

 

「呃……」雲雀輕顫著身子,「那裡……不行……」他急忙防備的弓起了雙腿說。

 

「可是恭彌的這裡……」骸將他試圖闔起的雙腿大扳了開,「可不是這樣說的喔。」邪魅的指間輕觸上了圓端……

 

他微涼的手指令他敏感的一個抖動,「骸……」

 

「我來幫你吧,恭彌……」語落,他俯身低向了他的腿間……

 

「嗯啊……」阻止的話語都還來不及說出,只覺一抹溫熱的物體覆在他了敏感的圓端上打轉著……

 

「骸……唔呃……!」又是一陣悶哼傳來,只因他張口含住了他的……

 

「唔……」骸以舌尖在他的圓端舔繞著圈,清楚的感覺他的分身正在口中腫脹著……

 

「骸……」雲雀伸手胡亂的撫抓著他的髮,「住、住手……」(當心別把鳳梨抓爛了!)

 

但他聞言卻刻意的吸吮了下,還不時邪魅的抬眸望著他臉上的表情……

 

「啊……不要……」下體不停襲來的莫名快意使他緊攏起眉咬牙叫著。

 

從未被人如此對待過的他俊臉上泛起了豔麗的緋紅,難受的將男人的髮絲給緊扯了住……

 

沒錯過他此時臉上的誘人表情,骸刻意以舌尖有意無意的輕觸著他的。

 

「骸……不要……嗯啊……」

 

倏地驚覺自己發出了魅人的聲音,雲雀已然緋紅的俊臉覆上了一層嬌羞,趕忙伸手將自己的嘴給捂了住……

 

恭彌……你這個樣子說不要,只會讓我更想佔有你吶……

 

揚起了滿意的笑容,他清楚的感覺到了口中的顫動越發激烈。

 

「要出來了嗎?」望見他將自己的手指給緊咬了住,骸雙脣離開了他的,改以手套弄著那已然被他給濡溼的分身……

 

「嗯啊……!」雲雀難受的弓起了身子,「住、住手……這樣……」

 

「這樣會怎樣呢?」他一手套弄著他的,另一手則沿著他的分身輕撫而下……

 

細長的手指將他的渾圓撫至掌間搓弄,還不時的施力揉捏著……  

 

「唔啊……!」從未有過的快意陣陣襲上了腦門,使他難受的緊咬住了手指。

 

不停的自體內源起的燥熱感如同猛火般地灼熱著他,而後又被男人的舉動給助燃的更加旺盛……

 

「沒關係的……你不用忍著……」脣再度覆上了他的,他張口舔吮著那已然腫脹不已的圓端……

 

被他那溫熱的脣舌一再放肆的逗弄著,未經人事的他根本就承受不住……

 

緊咬住的手指滲出了陣陣的血絲,雲雀倏地弓起了上身激烈的顫動著……

 

伴隨著自他口中溢出的悶哼聲,陣陣的白液噴濺入他的口中……

 

骸滿意的揚起了笑意,他可愛的小雲雀熱情的洩了呢。

 

伸指探入了滿是腥香味的口中,他將那灼白的液體塗抹在了他下身那誘人的穴口上……

 

「嗯……」初達高潮的雲雀敏感的顫抖著身子,「骸……」

 

他輕笑著,俯身吻上了他……

 

「唔……」沒入了口中的腥甜味令雲雀皺起了眉,「嗯……」

 

好奇怪的味道……

 

骸伸舌捲弄著他的,腥香的白液就這麼在兩人交纏著的口中翻攪著……

 

「好吃嗎……?」他抬眸邪魅的問道,兩人的脣間還以一道銀絲相牽著……

 

「這是恭彌的味道喔……」

 

「唔嗯……」雲雀悶哼了聲,嘴裡滿充斥著男人給予的腥香甜味……

 

骸伸指將方才塗抹的白液均勻的抹在了他的穴口,「恭彌的這裡好小呢……」他以細長的指尖輕觸著說。

 

不知道能容得下多少呢?

 

「不行……」被他觸到了私密處的雲雀急忙顫聲說著,「那、那裡……」

 

「哪裡不行?」他刻意順著溼黏的白液探入了一截指腹問,「是恭彌可愛的這裡嗎……?」

 

「呃嗯……」

 

骸輕笑著,緩慢的將手指沒入了他窄小的幽穴中……

 

「嗯啊……」

 

從未被人碰觸過的私密幽徑倏地被異物給入侵,他本能反應的收緊了下身試圖將其推擠出……

 

疏不知,這樣只是將男人的手指更加緊實的包覆住罷了。

 

「恭彌,你把我吸得好緊呢……」手指被溫熱的甬道緊密的吸吞著,指腹越是往裹沒了入……

 

「呃嗯……」幽徑中的手指陷得更深了,「不行……」雲雀皺眉說道。

 

男人的手指就這麼探入了他的秘境中,感到難受的他緊實的壁肉不禁收縮了起……

 

「恭彌好可愛呢……」骸見狀輕抽送起了手指說,「你的這裡好小……」

 

被壁肉緊包覆住的手指在甬道間困難的移動著,每個移動都與其緊密的牽合。

 

「呃啊……」他試圖將雙腿闔起,卻反倒被他給扳得更開……

 

「不行喔,恭彌……」骸輕聲說著,「不先撐開的話,等下可是會很痛的……」他俯身以低沉的嗓音在耳畔魅惑他道。

 

「唔嗯……?」雲雀聞言眼泛迷濛的望著他,「骸……?」

 

「就像這樣……」他接著將第二根手指的指腹輕沒了入……

 

「呃……痛……!」雲雀突然一個弓身蹙眉輕叫道。

 

他窄小的穴口連探入一指都略顯困難,更何況是探入第二指……

 

他伸手按壓住了他因難受而弓起的雙腿,「我慢慢的……」骸低哄著他,緩慢的將手指推進了他狹窄的幽徑中……

 

「嗚呃……!」

 

緊窄的壁肉被兩根細長的手指給大張了開,令他疼的緊攏起了眉……

 

「很痛嗎?」骸俯身心疼的吻著他深鎖著的眉間問,「恭彌……放鬆點……」他開始試著緩慢的在他的甬道中抽送了起。

 

兩根細長的手指在他體內來回的探索著,將他不停收縮著的幽徑撐擴了開……

 

「嗯……」

 

雖然仍感到些許難受的痛楚,但令他不解的是,男人的每次抽送都令他體內的燥熱感越發猛烈……

 

身體竟開始不由自主的習慣起了這種感覺,甚至還……

 

「呃嗯……」他略微舒了下眉,「骸……」

 

「習慣這種感覺了嗎……?」骸見狀揚起了笑意問,「那麼……」他倏地將手指抽了出來。

 

「……?」

 

雲雀不解的透過煥散的視線望著他,只見他伸手褪去了自身的衣物……

 

「骸……嗯……?」他張口想發出疑問,但下身卻倏地被一道溫熱的物體抵了住……

 

「恭彌……」骸俯身輕舔著他的脣瓣,「可以嗎……?」他將勃然的分身抵在了他的穴口問。

 

他猶豫了。

 

即使是如此迫切的想佔有他,他還是猶豫了。

 

如果此時恭彌反對了,他會乖乖的打退堂鼓的……(騙人)

 

因為,他果然還是不想讓恭彌受到傷害的……

 

「骸……」雲雀伸舌輕觸著他的,「嗯……」

 

伸手緊擁住了眼前的男人,不禁自口中溢出的悶聲似在輕允著……

 

「恭彌……我愛你……」骸在他耳畔輕聲說著,「你呢?恭彌,你愛我嗎……?」他有些遲疑的問出了聲。

 

為什麼要問……?

 

即使恭彌說出口的不是他要的答案,也沒關係嗎……?

 

但他現在卻有著那麼一絲的自信,恭彌會回答他的是……

 

「愛……」雲雀開口低聲說著,「骸……」

 

「謝謝你,恭彌……」骸聞言漾起了笑意說。

 

即使這只是他意識不清而說出口的話,他也會覺得很開心的。

 

至少……此時此刻的恭彌,是愛他的……

 

「恭彌……」確認了他的心意,骸伸手扳開了他的雙腿,「我進去囉……」分身在他的穴口盤旋著……(終於肯進去了吶?)

 

「嗯……」他緊閉上了雙眼,「骸……」

 

分身輕抵著穴口,緩慢的向前沒入了他窄小的幽穴……

 

被他溫熱狹窄的壁肉緊緊吸附著,骸昂頸悶哼了聲,下身不自覺的往前一個推進……

 

「呃啊……!」雲雀睜大了鳳眸輕叫了聲,「痛……」

 

那種倏地被硬物貫穿的椎痛感,使他痛得眉頭深鎖著……

 

「對不起……恭彌……」骸面露心疼的說,「是不是很痛……?」他停下了攻佔的動作撫著他緊鎖的眉間問。

 

「好痛……」他緊抓住了他的雙臂道,「不要……」

 

他腫脹的分身抵在了他的幽徑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反而使他更加的難受……

 

兩人交合之處傳來一陣溼潤,骸低頭一看,他出血了……

 

「恭彌……」他不捨的試著想將分身移出,但雲雀因他的牽動而吃痛了的壁肉反倒更劇烈的收縮著,將他緊咬著不放……

 

「恭彌……你把我咬得好緊……」他悶哼了聲,下身開始不受控制的抽送了起……

 

「不、不要動……」雲雀緊抓住了骸的指尖陷入了他的臂中,「好痛……」

 

昂然的分身在他體內來回的抽送著,將他緊窄的幽徑給大撐了開……

 

鮮紅的血液伴隨著他的抽動自他白皙的腿間流了下,滴滴訴說著他的痛楚……

 

「恭彌……嗚呃……」

 

臂上傳來的痛意讓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痛……

 

雖然骸心疼的想停下來,但他溫熱的壁肉卻渴求的將他緊包覆了住……

 

「第一次都會特別疼的,你放鬆點……」他輕撫他的臉頰低哄道,但火熱的分身卻順著他的溼潤在他體內緩慢的抽動著……

 

「嗯啊……」雲雀胡亂的伸手揮推著,「骸……」那顫動著的手指無助的想找尋一絲憑靠……

 

骸見狀伸手與他十指交扣著,「恭彌……恭彌……」喃喃的自口中輕喚他的名,他緊將他無助的手握了住。

 

「骸……」手指與他的緊扣著,他如抓住了汪洋中的浮木般地握緊了他……

 

「恭彌……」骸俯身舔吻著他的脣,「還會痛嗎…?」他撫著他微舒的細眉問。

 

「嗯……」

 

他在他幽徑中的每一次抽送,都和他窄小的壁肉緊密的牽動著。

 

體內逐漸竄出了莫名的熱源,緩慢的往下腹集中,令他難受的緊握住了男人的手。

 

感覺……好奇怪。

 

疼痛感隨著男人緩慢的律動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停自體內竄起的陣陣灼熱……

 

「恭彌……」空出右手扳開了他的腿,骸一個俯身將他壓在了身下,開始不再壓抑的抽送了起來……

 

「呃嗯……」他伸手緊擁住了他的臂膀,「骸……啊……」

 

男人昂然的分身如脫疆的野馬般地在他體內放肆的奔騰著,每一下都深撞擊著他的穴心……

 

「恭彌……」骸倏地將他給拉了起,「跟我一起……」他讓他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骸……」跨坐的姿勢讓他的分身進的更深了,「唔嗯……」他以手為環緊擁住了男人。

 

骸捧起了他的臀部上下的晃動著,每一下都將分身推送至了他的體內深處……

 

「恭彌……」被他緊窄的壁肉緊包住的分身猛烈的抽動著,「感覺我,恭彌……好好的感覺我……」

 

好好的感覺我心口猛烈的悸動,以及渴望著你的心情……

 

「嗯……骸……」雲雀抬眸望著他,不自覺的將唇貼上了他的……「唔……」體內燃起了灼熱的炙火,令他無助的蹙起了眉……

 

「呃嗯……?」他樂意至極的品嚐著自己送上門來的香甜,「唔……」

 

恭彌好熱情呢……

 

如果這個時候這麼做的話,恭彌是不是也會接受呢?

 

嘴角揚起了笑意,骸倏地停下了抽送的動作,一個倒身躺在了床上。

 

「骸……?」仍跨坐在他身上的雲雀不解的喚道。

 

「恭彌如果想要的話……」骸在他身下輕笑著,「就自己動喔……」他伸手輕佻的拍著他的臀說。

 

這就是所謂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吧……

 

可是現在的恭彌好熱情好可愛嘛……

 

所以,就讓他冒著生命危險做這件事吧。

 

畢竟那麼可愛的恭彌可是難得一見的嘛。

 

就算事後被咬殺至死也是值得的了。(你準備被榨汁吧!)

 

 

 

 

 

「嗯……?」雲雀張大了美麗的鳳眸不解的望著他,「自己……動……?」

 

「就像這樣……」他捧起了他的臀部輕晃了下,分身在他的體內一個滑動……

 

「唔嗯……」雲雀弓起了上身,「骸……」

 

「不行喔,恭彌。」他伸指逗弄著他的脣瓣,「想要的話,就要自己動。」

 

「骸……」他面露無助的喚道,「我不會……」(誰會騎鳳梨啊?)

 

體內不停竄流出幾近將他燃燒殆盡的炙火,在渴求著他的慰藉……

 

但是男人卻堅持著不肯動作,只讓腫脹的分身在他體內微微的顫動著。

 

「你可以的,恭彌……」骸以帶磁性的嗓音魅惑他,「擺動你的臀……」他撫著他軟嫩的臀部輕喚著。

 

「骸……」雲雀將手抵在了他的胸口,「呃嗯……」下身試探性的往上輕抬了起……

 

分身順著他的動作而逐漸抽離了他的穴口,他昂首悶哼了聲,下體向下一個沉淪……

 

腫脹的分身再次沒入他的幽徑,隨著他全身重量的下沉直頂向了他的穴心……

 

「啊嗯……」

 

「很好……就是這樣……」他牽起了他的手指交扣著,「恭彌……」

 

「嗯啊……」臀部不自覺的加深了擺動的幅度,「骸……」將男人的手指緊扣了住,他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他的分身……

 

緊窄的壁肉如血蛭般地吮咬著他的,使他昂然的硬挺更加的腫脹……

 

「嗯……骸……」規律的擺動了片刻後,雙腿傳來的酸意令他的套弄逐趨緩慢,「不、不行了……」

 

「恭彌,你做的很好……」骸一個起身將他撲壓在了身下說,「接下來……換我來餵飽你了……」(你要餵他吃鳳梨?!)

 

他將他的雙腿大分了開,讓兩人交合之處在空氣中裸露無遺……

 

「恭彌的這裡真的好美呢。」他說著,而後滿意的欣賞著他聞言後雙頰泛起的嫣紅。

 

「骸……」雲雀伸手遮掩住了腿間,「不要……」

 

「為什麼呢?」他將他伸來的手移至了兩人的交合處說,「恭彌的這裡,緊咬著我不放呢……」

 

手輕觸到的分身令他雙頰一個泛紅,「不要說了……」

 

「恭彌真的好可愛呢。」骸望著他的表情輕笑著說。

 

他將分身退至了穴口,然後又一個俯身用力的搗入……

 

「嗯啊……!」男人突然的挺入令雲雀悶哼了聲,雙手緊擁上了他……「骸……」

 

「恭彌的這裡又硬起來了呢……」大手撫上了他的分身說,「你想要我嗎……恭彌……?」他以指尖撫弄著他悸動不已的圓端……

 

「嗯……」他的臉頰泛起了美麗的嫣紅,「想……想要……」

 

「想要什麼呢……?」他刻意將分身移出,在他的穴口盤旋著……

 

「骸……」那豔美的紅暈在他臉上綻放著,「骸的……」

 

骸突然停下了動作,只是靜靜的凝望著他此刻臉上的那份嬌豔。

 

恭彌,好美……

 

而這美,只被他所擁有……

 

「恭彌……你好美……」骸俯身吻著他的臉頰讚嘆道,「你是我的嗎……?」他下意識的開口輕問著。

 

你會是我的嗎……?

 

一直都是嗎……?

 

「骸……」

 

一道溫熱的柔軟貼上了脣瓣。

 

已經不需要再問了。

 

望著他近在眼前的臉龐,骸的心裡湧出了陣陣暖流。

 

恭彌的答案,是如此的清楚……

 

「唔……」骸將舌探入纏捲起他的,「你好甜……恭彌……」(你好酸……鳳梨……)

 

他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銷魂……

 

「唔嗯……」男人火熱的脣舌正放肆的掘取著他口中的香釀,「骸……」

 

「恭彌……」交織了片刻後,骸不捨的離開了他甜美的脣……「Ti amo……」他探舌舔著脣上殘留的溼意說。

 

「嗯……」雲雀聞言將燙紅著的臉頰靠在了他的胸口,「愛你……」

 

他聞言漾起了一抹比朝陽還燦爛的笑容。

 

我很高興聽到你這樣說喔,恭彌……

 

嘴角擒起了笑意,骸伸指輕撫著他不時收縮著的穴口……「恭彌的這裡……是不是很餓了呢……?」他以邪魅的語氣低問著。

 

「呃嗯……」被他給撫觸到的身子敏感的輕顫著,「骸……」

 

「恭彌……」分身抵向了他的穴口,「讓我來餵飽你吧……」語落,他俯身一個沒入……(餵那裡吃鳳梨會破皮的吶!)

 

「嗯啊……!」倏地搗入體內的硬物順著他已然溼潤不已的甬道直撞擊向穴心,「唔呃……」他皺眉緊擁上了男人的肩。

 

「恭彌……」再度進入他溫熱窄小的幽徑,下體被緊包覆住的慾望不再克制的猛烈抽送了起來……

 

「唔嗯……骸……」雲雀出聲叫道,「慢、慢一點……」他的下身因男人大幅的抽送而劇烈的晃動著。

 

「慢不下來了……」他窄小的甬道緊緊的吸附著他的……

 

大手一伸,他將他的雙腿扳得更開……「恭彌的裡面好舒服……」骸在他耳畔邪魅的說道,腰際與他大張著的雙腿緊密的結合。

 

雲雀聞言緋紅了雙頰,「骸……」煽情的話語使他的下身猛地收縮了下,將男人勃發著的慾望給緊擒了住。

 

「唔呃……」骸悶哼了聲,「恭彌……你把我咬得好緊呢……那麼喜歡吃我嗎?」被溫熱的內壁吸附著的分身更加的腫脹……

 

男人昂然的慾望在他的幽徑中腫大著,隨著每次埋腰的搗送將他的幽徑擴張了開……

 

「骸、骸的……好……」他的身子因男人的攻勢而顫動不已,只能顫聲發出零碎的話語……

 

「呃嗯……!」無法克制的自口中溢出了誘人的低吟,他隨即感到羞怯的雙頰一個嫣紅。

 

「恭彌好可愛呢……」他輕撫他嬌羞的臉龐說,「是夢嗎……?」

 

望著此時身下美得無法言喻的他,骸倏地低聲問著。

 

是夢嗎……?

 

如果是……他可不可以不要醒來……?

 

如果不是……他可不可以永遠擁有這樣的恭彌……?

 

擁有像這樣真實的他……(這一切都是幻覺吶)

 

「骸……?」雲雀不解的抬眸喚道,「骸……唔嗯……!」

 

他又繼續在他體內奔馳了起來,「恭彌……就算是夢……我也想擁有你……」心念一個收緊,骸語氣堅定的說著。

 

「嗯……骸……」

 

「所以……好好的感覺我……恭彌……」他將他細長的雙腿架至了肩上,「恭彌……」

 

一個猛然的搗入,他的下身如添了馬達般地猛烈抽送了起……

 

「呃嗯……!」他在他身下不停的輕叫著,「骸……」體內再度燃起的炙火吞噬著他的神志……

 

「不……不行了……」壁肉猛地一陣收縮,「骸……唔嗯……慢、慢一點……」雲雀伸手緊抓住了身下的床褥……

 

慾望來得如此的急切及猛烈,他只能任憑眼前的男人一再將他推至陌生的炙熱中……

 

「恭彌……要出來了嗎……?」大手覆上了他昂揚顫動著的分身套弄著,「跟我一起……恭彌……」下身的每一次搗入都深撞擊著他的穴心……

 

「嗯啊……」漸達高潮的幽徑極劇的收縮著,「骸……」

 

「恭彌……」不停湧上的快意重擊著他的腦門,「唔呃……」被緊附住的圓端已腫大到了極限……

 

「唔嗯……」下身倏地一緊,灼白的液體因擺動的弧度濺揚在了骸的臉上,「骸……」泛著紅暈的上身虛弱的輕顫著,雲雀整個人頓時無力的癱在了床上。

 

「唔呃……!」伴隨著男人緊連而來的悶哼聲,陣陣灼熱的白液貫入了他的幽徑中……

 

「恭彌……」男人上身一個失重的疊壓在了他的身上。

 

「骸……」

 

隨著分身的撤出,大量的白液伴著些微的血紅自他的腿間淌流了出……

 

「舒服嗎……恭彌……?」骸伸舌輕舔著雲雀方才濺在了他臉上的白液說,「恭彌的……好甜……」他將臉靠在了他的脖間,嗅聞著他充滿慾望的氣味……

 

「嗯……」他輕哼著將手擁上了他,「骸……」

 

他抬臉將唇印上了他的,「Ti amo……」

 

「Anche io……」他在他口中輕聲喚道。

 

好溫暖……

 

如果這是夢,就不會這麼溫暖了。

 

所以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骸緊偎在了雲雀的胸前……

 

雲雀微張著眼,下意識的伸手緊擁住了他。

 

 

 

清晨的陽光穿過黑曜樂園殘破的牆壁,正巧筆直的照落在了骸的臉上。

 

他微皺了皺眉,有些疲憊的張開了眼。

 

待沉睡中的意識逐漸歸回後,他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猛然的一個起身望向了身旁……

 

映入眼簾的,是雲雀那熟睡的可愛臉龐。

 

好險……

 

他在心裡大鬆了口氣,大大的慶幸著先醒來的是自己。

 

動作輕巧的步下了床,他小心翼翼的自床底下取出了一個黑色鑲著白邊的小盒子。

 

盒子裡裝著的,是一條有著心形吊牌的合金製細鏈。

 

他輕撫著吊牌上所刻的字,嘴角逐漸揚起了抹笑意。

 

這是他還在義大利時,請一位手工精湛的飾品師傅替他打造的。

 

本來是打算送給已經離開他回日本多年的恭彌的……

 

但……就像藏在醫護室藥堆中那張泛黃的信紙一樣……

 

是他寄不出去的,對恭彌的思念……

 

他取出了盒中的鏈子,將它輕繫在了雲雀的右腳踝上。

 

而後他用盒中所附的心形小鑰,將那心形吊牌上的鎖孔上了鎖。

 

你是我的了喔……恭彌……

 

現在回想兩人昨晚做過的事,也令他的臉頰不禁泛起了緋紅。

 

昨晚的恭彌好熱情呢。

 

原來喝醉酒的他會變得如此可愛呢……

 

但他隨即像想起什麼似的張大了眸子。

 

不對,如果只是普通的喝醉酒……

 

那恭彌那些熱情的反應該怎麼解釋……?

 

再怎麼酒後亂性也不太可能讓恭彌這座冰山瞬間進化成火山吧?(這句話讓作者笑了)

 

M.M那女人,該不會在酒裡……下了藥?

 

完了,他死定了。

 

恭彌恢復了意識後,一定會把他給削皮,切片,然後……

 

榨成汁!(鳳梨往生三步驟?)

 

再度慶幸先醒來的是自己,他趕緊伸指將幻術注入了一旁電視上……

 

而後,為了自己的「頂上鳳梨」著想,骸急忙穿衣落跑了去……

 

所以,與其說是既瀟灑又不捨的矛盾離去,倒不如說……

 

骸是怕變成鳳梨汁而落跑的。(這就是傳說中的一夜情?)

 

 


 

 

胸前被微風吹拂傳來的涼意,令雲雀微睜開了眼。

 

他伸手輕撫向了胸前,很意外的觸到了一片光裸……

 

鳳眼倏地睜大,他猛然自床上驚坐了起。

 

他怎麼躺在這裡?而且還……

 

一絲不掛!

 

伸手搖了搖頭,有些暈亂的腦中似乎還殘留著一些記憶的片段……

 

他記得他喝了一點酒,然後……

 

俊臉突然泛起了一片嫣紅。

 

確認似的微張開了雙腿,映入眼簾的是滴滴已乾涸的白液,及床單上淡褐了的些許紅印……

 

他跟那傢伙……

 

做了?

 

雲雀懊悔的捏抓著床單。

 

他在做什麼?明明就對他……

 

就因為喝了一點酒,就跟他發生關係了……

 

喝了一點酒……?

 

如果只是因為喝了酒,他也有自信自己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的。

 

酒裡被下了藥。心中一個非常肯定的聲音傳來。

 

那傢伙,居然在酒裡下藥!

 

「我要咬殺掉你!」打定了主意,雲雀起身欲拾起散落滿地的衣物,但腿間傳來的疼痛卻使他猝不及防的一個跪倒……

 

就在此時,右腳踝上突然傳來了一陣被硬物刮磨到的痛意。

 

他低頭一望,在他的腳踝上,被繫上了一條合金製的鏈子。

 

鏈子上串吊有一個心形吊牌,上頭醒目的刻著:MUKURO’s

 

骸的。

 

他居然把這種極度宣示主權的東西綁在他腳上?

 

雲雀伸手用力的拉扯著,但除了弄痛自己的腳外,那條鏈子依然不為所動的鏈著他……

 

拿不下來?

 

他定眸仔細的看著,這才發現那心形吊牌上有個鎖孔……

 

要用鑰匙才打得開嗎……?

 

下定了決心,雲雀在心裡暗誓一定要找到骸。

 

然後,把他咬殺掉!

 

就在此時,桌上的電視螢幕突然浮現出了模糊畫面……

 

「早安呀,恭彌!」螢幕裡的鳳梨頭以欠打的笑容說道,「睡得舒服嗎?」

 

「去死。」正跪坐在地上穿著衣服的雲雀冷聲道。

 

腰際傳來的酸意及腿間撕裂般地疼痛令他站不起身。

 

這傢伙,這筆帳他一定要他加倍奉還!

 

「哎呀,恭彌你這時候一定說了去死或咬殺之類的話對不對?」螢幕中的骸燦笑道,「庫呼呼……恭彌會說什麼我都知道喔。」

 

「……」雲雀聞言冷視著眼前的電視機。

 

似乎是在研究要先從哪開始肢解它呢……

 

「不要不說話嘛,恭彌。」電視中的骸臉上依然帶著欠打的笑容,「你昨晚可是很熱情的呢……」

 

雲雀沒有答話,只是努力的爬起身翻箱倒櫃了起……

 

「恭彌你是在害羞嗎?」

 

他的嘴角倏地揚起了一抹笑意。

 

找到了……

 

那被骸藏在衣櫃最底層中的枴子。

 

「對了,恭彌。我製作出的你已經消失了,你要快點回去,不然彭哥列他們會發現的喔。」骸燦笑著叮嚀道,「還有如果你想知道另一個你做了什麼事,可以用警衛室的監視器調閱喔。還有我不在時要好好照顧自己,每天睡前都要想一下我喔!還有……」

 

「愛你唷!恭彌……」骸將唇貼上了螢幕說。

 

「咬殺……!」雲雀聞言後怒道,手中的枴子幾乎是與此同時打爆了電視……

 

其實剛才骸還有一句話沒說完,那就是……

 

千萬不要咬殺電視喔,恭彌……

 

因為我不住在裡面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