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明明在心裡立了誓,要為了恭彌消滅黑手黨的……

但他對自己毀約了。

不是說了,會一直保護著恭彌的嗎?

 

幾個月後,彭哥列的戒指爭奪戰開打了。

雲雀坐在並中接待室的辦公椅上,把玩著剛才雲豆叨來的戒指。

這些日子來,除了從小嬰兒口中得知六道骸被關進了復仇者監獄外,就不再有其他關於他的消息。

是啊,就像以前一樣,他又離開他了。

只不過這次他有先告訴他,還有……

那該死的一夜激情……!(還記得那晚,小鳥騎了鳳梨……)

接待室的門突然開啟,雲雀反應即快的抄起了枴子……

咻!一抹銀光倏地襲來,迪諾急忙以手中的鞭繩抵了住……

「還真不能大意呢。」迪諾望著眼前的黑髮少年說,「你一定就是恭彌吧?」

不管對方是誰就直接殺過來了呢。

好險羅馬利歐有跟來……

雲雀躍身離開了他,「你……是誰……?」

「我是迪諾。」他露出了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道,「是來當你的家庭教師……」

「無聊。」他冷聲打斷了他,「倒是……」

他臉上的笑容就跟那傢伙一樣……

一樣的欠打……!

「我要咬殺你……!」於是雲雀亮起了枴子說。

 

「恭彌……你在哪裡……?」疑問的話語在空曠的靜謐中反覆的迴蕩著。

又是一片看似無盡卻給予回音的黑。

又是同樣的在這黑中找尋著他……

「恭彌……」腳步一個踉蹌,他跌坐在了似乎是地板的硬物上,「你在哪裡……?不要離開我……」

「為什麼……不跟我說……?」一道熟悉的聲音倏地自身後傳來,「我們……不是朋友嗎……?」

「恭彌……?」猛然的回頭一望,映入眼簾的依然是那黑……

「骸……」一抹溫熱的自身後擁住了他,「愛……骸……」

「恭彌……?」他遲疑的伸手往頸上一撫……

好溫暖……

「恭彌……不要離開我……」

 

「骸、骸大人……」

倏地睜開了雙眼,一個黑色的骷髏眼罩及清澈的紫眸與他近在咫尺……

「呃……?」骸還尚未意會過來的往身後一退,卻一頭撞上了堅硬的床架……「呃啊……!」(鳳梨撞爛了?!)

「骸大人……」

「克羅姆嗎?妳怎麼……」他定眸一望,發現自己正緊握住了她的手……

剛才所感覺到的溫暖……是她的嗎?

果然就連在夢中,他也無法擁有他嗎……

「骸大人……」克羅姆輕喚出了聲,「你的頭……」她面露擔心的望著那與她相同的鳳梨頭問。

剛才那一下似乎撞得不清……

「嗯?沒事的。」骸急忙鬆開了手乾笑著,「不會痛的。」他輕撫著頭說。

「那個,骸大人……」她有些遲疑的望著他,「恭彌……是誰呢?」

「呃……妳怎麼知道?」他聞言驚訝的問。

「因為骸大人睡著時,口中都一直唸著這個名字……」

「是嗎……」骸輕笑出了聲,「恭彌是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所以才會反覆的在夢裡找尋他,連夢囈也都唸著他的名……

他真的好想他。

「就跟犬和千種一樣嗎……?」克羅姆張大了紫色的眸子問。

「不,不一樣。」他伸手撫著她的頭輕笑著,「他是誰也取代不了的呢。」(喂喂,別自己把鳳梨撞爛了就想偷鳳梨妹的!)

「嗯。」她低頭轉動著骸交予她的彭哥列霧之戒,「他也是骸大人想保護的人嗎?」

「也是」這兩個字將骸的思緒重擊了下。

他為什麼要答應呢?答應當彭哥列十代的霧之守護者……

為了犬……還有千種……?

那麼恭彌呢?

明明在心裡立了誓,要為了恭彌消滅黑手黨的……

但他對自己毀約了。

他……居然答應要去守護恭彌以外的人…

而且還是個黑手黨人。

不是說了,會一直保護著恭彌的嗎?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對恭彌的保護從「唯一」變成了「也是」……?

「骸大人……?」未曾見過他如此沉重表情的克羅姆出聲喚道。

她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開始行動了,克羅姆。」骸突然起身說道,「妳就照計劃去找犬和千種,參加戒指爭奪戰吧。」

「可是骸大人你……」

為了供應在水牢中的骸實體化,以及她體內以幻術製造出的臟器,不是消耗了很多體力嗎……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好久沒見到恭彌了……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有沒有乖乖聽他的話,每天睡前都想他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