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他想知道,當他們說某些話語時,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對一個說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還問我感冒會不會死的人,怎麼可能不關心呢?」

 

「恭彌,還好嗎?」迪諾在浴室外喚道,「泡太久小心暈頭喔!」

恭彌……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名字。

但卻只有這個人如此的叫過他。

父母給他起了這個名字,卻未曾喊過,而醫院裡的人也都只是叫他雲雀。

甚至連他自己,都對這個名字抱著若有似無的態度。

既不屬於這裡,又何必拘泥於這種事呢……

名字什麼的,對他來講都只是身為一個人類既定的行為。

他伸手拾起了架上的衣物。

衣服這種東西也是,對他來說是一種可無的存在。

穿在身上的衣物,從未令他感受到溫暖或冷寒。

就只是在醫院時,醫生說人類不可以赤身在眾人面前罷了。

所以他對這種東西一點也不在意,不論大小或樣式,只要能夠如醫生說的能蔽體就行了。

既然在理論上算得上是人類,就必須以人類的方式做人類會做的事。

穿好衣服後,雲雀伸手拉開了門,卻望見了一直在門外等候著的迪諾……

「衣服果然太大了呢。」迪諾上前替他折起了過長的衣袖說,「褲子也要折呢,不然會跌倒的喔。」

「說這些話時……」他突然開口說道,「你有什麼感覺呢?」

他總是習慣這樣問。

當醫生和護士們與他談話時,他總是會這樣問他們。

他想知道,當他們說某些話語時,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這是醫生所說的,他唯一被他們給啟發出的情感。

是「慾」當中的求知慾。

他不懂求知慾的意思,就只是想知道他們這些屬於這個世界的人類會有什麼、又為什麼會有這些情感罷了。

「什麼感覺?」迪諾不解的挑起了眉,「是指用什麼樣的想法說出這句話嗎?」

「嗯……」

以他們的想法來說,就是這個意思吧。

「當然是關心你囉。」他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是嗎……那句話的意思是『關心』……」他像是理解了般地點著頭,「那麼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感呢?」

「對一個說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還問我感冒會不會死的人,怎麼可能不關心呢?」他聞言朝他笑道。

他真的是個很奇怪的孩子呢。

獨自坐在暗巷中淋著雨,還說了一些奇怪的話,現在又問了他一些奇怪的問題……

他說的不屬於這個世界,是指什麼意思呢?

「是嗎……對於一個陌生人卻理所當然的關心嗎……」雲雀點著頭說。

這就是他所沒有的,「愛」之中的憐憫吧……

「對了,你是不是沒吃東西啊?」迪諾望著那在他的衣服下顯得嬌小的身軀,「正在發育的孩子怎麼長得這麼嬌小呢?」

是嗎……他的這種體型在他看來是嬌小的嗎……

對於吃不吃東西這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有時候會覺得肚子傳來奇怪的空虛感,還會發出咕嚕的聲響。

這個或許就是所謂的「餓」的感覺了吧。

以前在醫院時,只要有了這種感覺時,就會有護士替他送來食物。

但自從他離開了醫院後,就只能和暗巷中的貓群分享著牠們叨來的東西,有時候是家貓從飯裡叨出來的魚,也有時候是他無法入口的老鼠之類的小動物屍體……

無法入口的原因,是什麼呢?

他並不清楚,只是本能的不願意將那種東西放入口中罷了。

比起人類來說,他與貓狗之類的動物還比較容易在一起。

輕撫牠們的頭,以手指替牠們梳理毛髮……

這麼做的時候,能明顯的感受到牠們對他並不存在著所謂的戒心或隔閡。

比起人類來說,牠們的心思要來得單純簡單多了。

就連他這個應該是人類的生物,都能輕易的看透……

有時候他也會想,自己對那些所謂的正常人類來講,是不是就如同貓一般呢?

沒有人類複雜的情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