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南瓜?

剛出完任務回來的史庫瓦羅額上浮現出了如此的問句。

座落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大型的南瓜屋。

兩個挖空的黑洞似乎是這顆南瓜的眼睛兼這屋子的窗戶,正瞬也不瞬的以令人發毛的方式直望著他。

而那道讓人心想「天啊,這該不會是門吧?」的一張大咧了開的口子,以嘲弄似的笑容對向了他的視線。

平定了思緒後,史庫瓦羅的嘴角揚起了笑意……

這裡是瓦利亞的總部對吧?

這顆絕對是南瓜對吧?

「所以說為什麼會有一顆南瓜在這裡啊啊啊啊--!」他額冒青筋的大吼道。

 

「唉呀,這不是史庫瓦羅嗎?」一顆色彩繽紛的頭突然自南瓜的右眼探了出來。

色彩繽紛……那是魯斯里亞那有著紅黃緣三色的頭髮。

「喂!我說你這傢伙,為什麼會從那裡探出頭來啊?那個果然是窗戶嗎?」史庫瓦羅不滿的朝他吼問道,「還有這個南瓜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是白癡長毛隊……是作戰隊長啊。」弗蘭也從另一邊的南瓜眼探出了頭說。

「喂!你剛才是想叫我『白癡長毛隊長』對吧?就算你在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改過來我還是有聽到啊!」他面露凶光的咆嘯道,「所以快解釋清楚這顆南瓜!」

「南瓜嘛,就是一種喜好溫暖的氣候環境,生長適溫在20~30℃左右,栽培期可長達5、6個月之久的……」

「不是叫你解釋南瓜的生長期啊!」

「那,南瓜屬於雌雄同株異花,每一葉腋只著生一花……」

咻!數道銀光倏地襲來,一支支的銀刀就這麼不偏不倚的插在了弗蘭的青蛙帽上。

「嘻嘻,今天是萬聖節呢。」貝爾上前一把推開了他說,「所以才弄了個大南瓜回來……」

 

(此圖為轉貼圖)

 

「你還真是童心未泯啊,貝爾前輩。」弗蘭邊說著邊把頭上的刀拔了起來,「是在玩不給糖就搗蛋的的遊戲嗎?好吧,我就給你糖好了……」

說是這麼說,不過他卻在貝爾伸來的手上放了他那被折彎的刀子。

「不是說了不要折我的刀嗎?」貝爾額冒青筋的笑問著,「所謂的萬聖節……」

「就是要給王子滿滿的糖果的日子啊!」他說著,手中的刀幾乎是同時朝弗蘭射了去……

 

(此圖為轉貼圖)

 

就算是萬聖節……

這麼大顆的南瓜到底是打哪找來的啊?

「喂,混蛋BOSS人呢?看到這東西他怎麼沒有一把火燒了啊?」史庫瓦羅面露疑惑的朝他們問道。

「啊?你這垃圾說什麼啊?」語氣明顯不悅的桑薩斯從南瓜的咧嘴中探出了頭問。

「你怎麼會從那裡出來啊……不!是說為什麼你這傢伙也在裡面啊!」他指著他那硬從南瓜的口中探出的頭說。

「因為這些垃圾說所謂的萬聖節就是要待在南瓜屋裡等人送糖來。」桑薩斯一臉認真的說,「垃圾,糖呢?」

「你這混蛋BOSS不要一副理所當然的問我『糖呢?』啊!你完全就是被他們給騙進去的吧!」史庫瓦羅不滿的吼道,「所以誰能告訴我這個南瓜到底是打哪來的啊!」

「是我做給BOSS的,你有什麼不滿嗎?」列威也從南瓜的口中擠出了他那顆章魚頭說,「為了想住南瓜屋的BOSS,我可是蒐集了一大堆的南瓜再混合起來堆疊的……」

「光是這個理由就夠讓人不滿了啊啊!」他抱頭慘叫道,「你們全部都給我從那裡面出來!」

「垃圾,糖呢?」桑薩斯上半身掛在了南瓜的嘴上伸手望著他問。

「沒有那種東西啊!你這混蛋BOSS不要在南瓜的嘴巴上面晃來晃去的,馬上給我從那裡面爬出來啊!」史庫瓦羅氣結的吼道。

「你的意思是你沒有帶糖?」他聞言那分叉的眉毛高揚了起,「這個垃圾……」

「不給糖,就搗蛋啊啊啊啊!」桑薩斯大吼著,手中的憤怒之火同時竄流了出……

「為什麼我一定要給你糖吃啊!」史庫瓦羅也不滿的回吼道。

「垃圾就是負責給糖的啊!」

「不,垃圾沒有這種義務吧!」

就在兩人為了給不給糖的問題爭論不休時,一陣響亮的「啪嘰」聲突然傳來……

眾人面露疑惑的往發聲處望去,只見南瓜屋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我說列威啊,你說這個南瓜屋是用什麼做的?」魯斯里亞額冒冷汗問。

「嗯?南瓜啊。」

「是嗎?是南瓜啊……」

碰的一聲巨響傳來,南瓜屋應聲在史庫瓦羅的面前崩解了開。

滿滿的南瓜泥濺揚在了他已然佈滿青筋的臉上。

「你聽誰說南瓜裡面可以住人的啊啊啊啊!」他一個上前拽起了被掩埋在南瓜中的列威吼道。

「喂,垃圾。」桑薩斯起身自南瓜堆中爬了起來,「糖呢?」他攤手在了史庫瓦羅面前問。

「我說你這個混蛋BOSS……」

「為什麼對糖果那麼執著啊啊啊啊!」

 

(此圖為轉貼圖)

 

同一時間的米爾菲歐蕾總部。

骸睜開了眼,一個由南瓜挖空後製成的南瓜碗被擺放在了他的床邊。

再仔細一看,碗裡裝了滿滿的棉花糖。

想也知道會放這種東西在碗裡的人是誰吶。

這個傢伙,又想做什麼了啊……

「骸君~~你起床了嗎?」白蘭一臉興奮的來到了他身旁問,「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啊?」他望了望那南瓜和那糖,「該不會是萬聖節吧?」

「答對了!骸君真聰明呢。」白蘭燦笑著說,「那骸君知道萬聖節要做什麼嗎?」

「就……給糖?」

「沒錯喔,所以骸君呢……」他將雙手攤放在了他的面前,「Trick Or Treat!」

所以說是想玩萬聖節的把戲嗎……

「你就自己拿去吃吧。」骸甩了甩手說,「那棉花糖是你倒在碗裡的不是嗎?」

「Trick Or Treat!」白蘭依然笑容燦爛的說著,「我要骸君餵我吃糖喔。」

他聞言揚起了眉,「不,這種事你自己就做得到了吧?而且你不是天天都在吃嗎?」

「不給糖的話,就搗蛋喔。」他的眸中閃過了異樣的色彩,「骸君快給我糖吃吧!」

為什麼那麼堅持啊?平常都是自己吃得很開心的不是嗎?

但是如果不給他糖,讓這傢伙搗蛋起來的話……

後果會很慘的吧?

「啊。」細想了下後果後,骸伸手拿了個棉花糖遞到了他的嘴邊。

「不是這樣喔,骸君。」他臉上的笑意更深了,「用嘴巴餵我吃吧!」

「你不要得寸進尺啊。」骸斜睨著他說,「不吃的話就算了。」

「嗯?骸君不是很乖的嗎?」白蘭一個伸手拉扯著他繫在他頸上的項圈說,「對吧?」

「我知道了啦。」被緊扯住脖子的他不悅的說,「餵你就行了吧?」

骸將棉花糖含在了脣間,然後俯身往他的脣覆了去……

男人一個探舌滿意的捲起了他遞來的糖,卻在他欲逃離之際一個伸手將他緊扯了住……

「做什……」

「吶,我仔細想過了……」

「果然骸君還是比棉花糖好吃呢。」

骸聞言臉色一個僵硬。

「那麼骸君……」

「如果不給糖的話,就搗蛋喔。」白蘭笑容燦爛的望著他說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