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他望著他那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分神了片刻。

這個笑容,表達著什麼樣的情感呢……

 

「怎麼不說話呢?」迪諾出聲喚道,「我做了一些義大利麵,你要一起吃嗎?」

「義大利麵……」他聞言不解的望著他,「是指義大利人做的麵呢?還是就只是指這樣食物的名稱?」

「這個嘛……」他因他奇怪的問題而思索了下,「對我來說是兩者都有,因為我是義大利人。」

還真會問一些怪問題呢……

「是嗎……為什麼會來日本?」他又問道,「是自願的嗎?」

自願這種東西,也就是出自於個人意願的想法。

是什麼原因會讓一個人自願來到遙遠的國家呢?

是跟他一樣的,不被那裡的世界所認同嗎?

「是啊,因為我有舊識在這裡。」迪諾搔了搔頭說,「對了,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

「你為什麼會問這些問題呢?」他感到很好奇的問。

「這會讓你有所謂困擾的情緒嗎?」雲雀答非所問的反問著,「如果有的話,又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不,我並沒有這種感覺,只是覺得很好奇而已。」他輕拍著他的頭說,「不想告訴我也沒關係。」

困擾的感覺?

是因為想知道這種感覺所以才問一些奇怪的問題的嗎?

還是只是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呢?

「啊,還是先用餐吧。」迪諾突然說道,「麵涼了可就不好吃了呢。」

「嗯……」

得不到答案也沒關係嗎……

看來這個男人的「求知慾」比他來得少呢……

 

「好吃嗎?」迪諾伸手為他輕拭去了脣邊的奶油問。

雲雀聞言抬眸望了他片刻,「好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他本來就對食物沒什麼觀點,只要不是動物死屍之類的就行了。

但是這個他從來沒吃過的東西,卻讓他有種奇怪的感覺……

「嗯……就是覺得很美味,吃了之後還會想要再吃吧……」迪諾很認真的想著,「又或是吃下去後覺得並不討厭吃吧。」

美味……吃了之後還會想再吃……

是嗎,這就是所謂的「好吃」的感覺……

他像是確認般地又用叉子捲起了麵放入口中,「好吃……」

覺得並不討厭吃……

「是嗎,那就好。」迪諾聞言揚起了笑容,「喜歡的話就多吃點吧。」

他望著他那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分神了片刻。

這個笑容,表達著什麼樣的情感呢……

「對了,你家在哪裡呢?」迪諾突然問道,「怎麼會一個人在那裡呢?」

「家……是指能長期居住的地方嗎?」他望著他反問道。

「嗯,算是吧。」

「以前是在醫院,現在是在剛才那裡。」

「醫院?你的父母在醫院工作嗎?」他不解的問。

「醫生說,我是被他們棄養在醫院的。」他放下了手中的叉子說,「而醫生會收留我,是因為我對他來說有研究價值。」

「研究價值?」迪諾聞言突然站起了身,「太過份了吧!」他一個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說。

「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把自己的孩子丟在醫院呢……」他緊抱住了他低喃著。

這樣的一個孩子,居然被父母狠心棄養在醫院,供醫院作研究用途……

最後卻淪落到要在暗巷中生活……

「這是什麼樣的情感呢?」雲雀任他抱著自己問,「你現在的情緒?」

「什麼嘛……」迪諾聞言伸手捧起了他的臉說,「你是真的不懂才這樣問的嗎?還是覺得問這種問題很好玩?」

他在為了他的身世而抱不平耶,結果他居然還問他現在的情緒如何……

真的是個奇怪的孩子。

「我想知道。」雲雀一臉認真的說,「因為我沒有。」

「因為你沒有是什麼意思?」

「我……」

他將自己因被診斷出欠缺人類情感而被棄置在醫院接受醫生啟發的事情告訴了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