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只是他並不知道為什麼痛,又這種痛是意謂著什麼……

欠缺的東西,就想辦法把它找回來。

 

 

「原來是這樣……」迪諾聞言後雙手更緊擁了住,「所以你才會說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還一直問我這些問題?」

「嗯……」他在他懷中輕應了聲,「能告訴我嗎?所謂的人類的情感?」

「你想知道多少我都能告訴你。」他輕撫著他的頭說,「我會盡我所能的告訴你的。」

他果然是個奇怪的孩子。

在知道了這些事後,他又是以什麼樣的心情活到現在的呢?

沒有情感,就也感覺不到痛了嗎?

不,肯定會痛的。

只是他並不知道為什麼痛,又這種痛是意謂著什麼……

所以才會說這個世界不屬於他,因為對他來說,這個世界是一片的無知。

路上熙來攘往的,是對他來說有著情感的所謂正常的人類。

他對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感到虛無……

那麼,就讓他找回自己的存在感吧。

欠缺的東西,就想辦法把它找回來。

「現在的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說這句話的?」雲雀自他胸前抬眸問道。

「是關心及為你感到不捨的心情喔。」他朝他輕笑著,「不管你想知道什麼,都可以直接問我喔。」

「關心及不捨嗎……」

是對於一個陌生人,也能夠產生的情感嗎?

「迪諾……」他自口中輕喚出了聲,「我能待在這裡嗎?」

「當然囉。」迪諾輕撫著他因洗完澡而飄散著香味的髮絲說,「你想待多久都沒關係。」

「這個……就是所謂的人類的同情心嗎?」他聞言又問道。

「不,是想保護你的心情。」

 

「睡著了呢……」剛從浴室出來的迪諾伸手輕撫著雲雀的頭低聲說著。

大概是因為好不容易找到了個安身之所,一時之間鬆懈下心了吧。

也難怪他會這樣。

在醫院的時候,一直被別人照看著一舉一動的他,一定很難安心入睡吧。

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而離開了醫院的他,在那樣的暗巷中一定也沒辦法好好的休息吧。

所以當一躺在柔軟的床上時,他馬上就入睡了。

情感這種東西,他想他還是有的。

只不過他比常人更難以去察覺到而已。

人的七情嗎……

沒記錯的話是喜、怒、哀、懼、愛、惡、慾這七種吧?

那麼,要從哪一種開始讓他知道呢?

「恭彌……」他替他覆上了被子,「安心的睡吧。」

 

「嗯……」雲雀輕揉了下惺忪的雙眼,「這裡是……」他望了望四周,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對了,他記得昨天他和一個名字叫作迪諾的男人走,然後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裡是他的房間吧?

昨晚迪諾要他在這裡先躺一下等他洗澡出來,但他似乎就這麼睡著了……

他站起身來到了窗邊,直映入眼簾的是早晨和煦的陽光及一片色彩繽紛的花圃。

著了美麗衣裳的蝴蝶在花上圍繞著圈子,開滿了綠葉的枝頭上有鳥兒在吱喳吟唱著。

就像小時候護士阿姨在他床邊讀的,西洋的城堡故事書中的場景……

但是現在不是冬季嗎?昨晚來這時還踩踏過門前的積雪的……

「很美吧?」迪諾不知何時來到了他身後說,「這是溫室花園,只有從這個房間才看得到的。」

溫室花園?

就是書上所說的,能夠一年四季都開滿植物的人造設施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