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連貓也懂得的情感,他為什麼不懂呢?

 

 

「坐吧,夏馬爾。」迪諾遞了杯咖啡給來訪的人說。

那是一個臉上留有鬍渣,穿著一襲醫生白袍的中年男子。

「那我就不客氣啦。」名喚夏馬爾的男人坐在了沙發上說,「你找我有事?」

他張頭望了望門邊,有個黑髮的少年正抱著一隻黑貓站在那兒。

「沒錯,夏馬爾醫生。」迪諾順著他的眼神望見了雲雀,「在電話裡不是有提到了?」

「嗯,你說你最近撿回了一隻黑貓不是?」

「對……」

嗯?站在門邊的雲雀聞言不解的張大了眸。

他們說的那隻黑貓,是指庫樂吧?

迪諾突然改用一種他聽不懂的語言和那位醫生對話著。

是義大利語嗎?他說過他是義大利人……

他站在門邊片刻,最後在完全聽不懂的情況下也只好抱著庫樂走到了別處。

等一下再問迪諾他們在講什麼吧。

「沒有人類的情感?」見他離去後的夏馬爾改以日語說道,「確定嗎?」

「恭彌是這麼說的,我也請羅馬利歐去查了,在他之前所待的並盛中央醫院的病歷確實是這樣記載的。」

「那還真是稀有呢。」夏馬爾輕啜了口咖啡說,「你找我來是想問有什麼方法能治他吧?」

「嗯,就是這樣。」迪諾點頭說道,「你有什麼對策嗎?」

「要不讓他給我的小朋友叮個幾下?」夏馬爾指著在他身旁飛舞著的三叉戟蚊說,「叮到他有感覺為止?」他開玩笑的說著。

「不好吧,恭彌那瘦小的身體承受不住的。」迪諾聞言皺眉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不知道,我又不是心理醫生。」夏馬爾攤了攤手說,「如果他是漂亮美眉的話我還可以考慮的說。」

「看來還是只能慢慢教他了。」他聞言輕嘆道,「本來想都是醫生你應該會有辦法的。」

「別把我跟那些成天在那吹冷氣、遇到特殊的病患還會將他隔離起來作觀察研究只為得到名望的傢伙混為一談。」夏馬爾站起了身說,「我可是只為女人看病的。」

有差嗎?迪諾在心裡冷汗道。

 

「迪諾,剛才那個人是獸醫嗎?」午餐時間,坐在餐桌上的雲雀朝正端來餐點的迪諾問道。

而庫樂此時正在一旁的地上舔著迪諾為牠準備的牛奶呢。

「嗯?為什麼這麼問?」迪諾聞言微愣了下說。

「因為你叫他醫生,而且又談到黑貓。」雲雀望著他說,「是在討論庫樂的事嗎?」

「嗯,因為我第一次養貓嘛。」他朝他乾笑道。

那傢伙就某種意義上的確是獸醫沒錯。

他是個看到美女就會變成野獸的醫生。

「貓也跟人類一樣會有所謂的喜歡之類的情感嗎?」雲雀又問道。

「嗯,有的喔。」迪諾笑著說,「聽說貓高興的時候會呼嚕叫來表示友好或是喜歡喔。」他望著正舔牛奶舔的津津有味的庫樂說。

「呼嚕……」庫樂聞言突然走到了雲雀腳邊抬頭輕嗚了聲。

「看吧,牠很喜歡恭彌呢。」

「喜歡嗎?」雲雀低頭看著牠問,「庫樂懂得喜歡的感覺嗎?」

原來牠的這個表情,是表示喜歡……

連貓也懂得的情感,他為什麼不懂呢?

「對了,恭彌。」迪諾突然出聲說道,「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出去玩?」他聞言不解的望著他,「為什麼呢?」

「或許多跟人群接觸,你就能夠體會到很多的情感呢。」他望著他笑道,「我們明天一起去遊樂園玩吧?」

「遊樂園……是有很多人的地方嗎?」

「嗯,有很多人跟很多好玩的遊樂設施喔。」

「遊樂是什麼意思?」雲雀又問道,「是指會感覺到『快樂』這種情感嗎?」

「嗯,去玩真的會感覺到快樂喔。」迪諾笑著說,「明天跟庫樂一起去吧?」

「是庫樂也能去的地方嗎?」他像是暸解般地說著,「原來如此,所謂的遊樂園是人類和動物都能感覺到快樂的地方。」

「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恭彌你要去嗎?」

「好……」

他也能夠去那個叫作遊樂園的地方嗎?

也能在那裡……懂得什麼是「快樂」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