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不屬於這個充斥著人類和那些未知情感的世界。

他會將他從這個想法中解救出來的。

 

 

「貓也要洗澡嗎?」正準備進去浴室的雲雀望著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庫樂不解的問。

「嗯?我聽說貓不太喜歡洗澡呢。」在一旁的迪諾聞言笑道,「牠可能是因為很喜歡恭彌你,所以才一直跟著你吧。」

「喜歡我?」雲雀聞言將庫樂抱了起,「你喜歡我嗎?喜歡沒有『喜歡』這種情感的我?」他朝牠問道。

「喵嗚?」庫樂以一雙好看的綠眸不解的望著他。

「牠聽不懂吧。」迪諾急忙上前接過了庫樂說,「恭彌快去洗吧。」

他把貓當作人一樣嗎?

還是只是基於不把自己視為這個世界的存在物的立場把牠給一視同仁?

「嗯。」

不行嗎?果然動物跟人類是不同的嗎?

那麼,身為動物的庫樂懂得的情感,身為人類的他為什麼沒有呢?

果然他並不屬於人類嗎……

不屬於這個充斥著人類和那些未知情感的世界。

他步入浴室後轉頭望了望鏡子。

果然,鏡中的他依然是模糊不清的。

他在這個世界的定位,還是沒有改變。

明天去那個叫做遊樂園的地方後,再回來看看吧。

或許就能看清自己的樣子了。

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作為人類的樣子。

 

一陣伴有溼黏的細癢感自臉上傳來,令雲雀不解的張開了眼……

庫樂那雙美麗的綠眸直映入了他眼中,「喵嗚……」

原來如此,是牠在舔他的臉。

不過為什麼牠會在這裡?不是被迪諾給帶去飯廳了嗎?

「過來。」他伸手將牠擁入了懷中,「是因為冷嗎?」

暗巷裡的貓總是這樣做的。

當他有之前醫生口中的所謂「冷」的感覺時,牠們總是會圍聚在他的身邊。

就是人類所謂的「取暖」的行為吧。

「喵嗚……」庫樂緊窩在了他的懷中,「喵……」

因為感到冷,所以從飯廳走來這找他嗎?

「在這睡吧。」他將牠擁入了懷中說。

看來進行的很順利呢。在門邊觀看著的迪諾心想著。

大概是因為庫樂並不是人類的關係,所以恭彌對牠完全沒有心防,也因此牠似乎能夠直接的將情感傳達給恭彌。

只要按照這個方法下去,恭彌應該至少能懂得歸屬感或關懷這方面的情感才對。

這麼一來,就能改善他對人類抱有的疏離感了吧。

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恭彌在與人相處時,似乎都會試著要讓自己能懂得對方想表達什麼,所以不停的發問著。

是因為他缺乏常人的情感呢,還是該說他是對於情感方面異於常人的遲鈍……

總之別人不告訴他、跟他解釋的話,他不會懂得闖進他心裡的情緒代表著什麼樣的意思,又該如何將它反應出來。

所以也就變成了他一再發問的習慣了。

大概之前的那些醫生們並沒有發現這一點吧,又或者都只是沒耐心的敷衍帶過,才會讓恭彌直到現在還是不懂。

恭彌他,就是這樣發問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一路活過來的吧?

也因為這樣才會讓他認為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想法更加的根深蒂固。

他會將他從這個想法中解救出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