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會一直陪著你,直到你找回人生的意義,及那些缺少的情感的……

 

 


「恭彌,該起床了喔。」一大早,迪諾便來到了雲雀的床邊說。

「嗯?」雲雀不解的揉著惺忪的睡眼,「怎麼了?」

「昨天不是說好要去遊樂園嗎?」他將外出的衣物遞給了他說,「所以要早點出門啊。」

「好……」他伸手往被子裡撫去,卻很意外的空無一物……「庫樂?」

「庫樂?牠跑來你這了嗎?」迪諾裝作不知情的問,「晚上的時候嗎?」

「嗯,可是牠不見了……」他拉開了被子說,「昨天還在的。」

「會不會是……」迪諾低下了身,「找到了,在這呢。」他望著床底下說。

雲雀聞言也將頭往床底一探,只見有一團黑色的物體窩正窩在了裡頭。

「庫樂,出來。」雲雀伸手朝牠喚道。

庫樂聞言抬頭慵懶的望了望他,「喵嗚……」

「牠似乎還想睡呢。」迪諾在一旁笑道,「恭彌你先去換衣服吧,我等會把牠帶上車。」

「嗯。」雲雀聞言拿起了衣服往浴室走了去。

「出來吧,庫樂。」待他走後,迪諾拿出了藏在袖裡的貓草朝牠喚道,「今天要帶恭彌出去玩,你也要跟去才行。」

「喵……」庫樂見狀開心的自床下奔了出來,「呼嚕……」牠一邊伸爪逗弄著貓草一邊滿足的低嗚著。

「聽我說喔。」迪諾將牠抱了起,「今天要讓恭彌開心,不可以亂跑喔,知道了嗎?」

「喵?」牠張大了眸子不解的望著他。

「如果今天能讓恭彌開心,回來我就給你木天寥喔。」他抓起了牠小巧的手說。

「呼嚕……」庫樂聞言顯得高興的回應著。

看來這一人一貓想讓恭彌開心的協議是成立了呢。

 

「那麼,就麻煩你了,羅馬利歐。」迪諾坐上了副駕駛座說。

「讓您開車可就麻煩了呢。」名喚羅馬利歐的男人說道。

「迪諾,他是誰?」坐在後座的雲雀望著他不解的問。

「他是跟我一起來義大利的管家,叫作羅馬利歐。」迪諾回頭說著。

「管家?不是那種要負責打理家務的人嗎?怎麼都沒有看到他呢?」他又問道。

「因為我想要試著過獨立的生活啊。」迪諾朝他笑道,「雖然還是會常常打電話麻煩他就是了。」

「獨立是什麼意思?」他望著他問,「是自己一個人的意思嗎?」

「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那我懂。」雲雀別過了臉說,「我懂所謂的獨立。」

「嗯……」迪諾聞言面露出了不捨,「別擔心,恭彌,我不會再讓你獨立了。」他伸手撫著他的頭說。

是嗎……他懂獨立。

懂得自己一個人的意思。

他一直以來,都是在認為自己是一個人的情況下活過來的吧。

因為那些醫生在他面前斷言了他沒有人類的情感,也就間接讓他認為了自己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那我們出發了。」察覺到他的異樣的羅馬利歐發動了車子說,「請您繫好安全帶吧。」

「嗯,出發吧!」迪諾揚起了笑容坐回了位子上說。

今天說好了是要讓恭彌開心的,那就先別去想那些問題吧。

只要恭彌能感到開心就好了。

「庫樂,我們要去遊樂園。」雲雀抱起了一旁的庫樂說,「庫樂有去過嗎?」

「喵……?」庫樂對於他的話語依舊是不解的張大了眸。

或許牠跟迪諾一樣對於他的問題感到奇怪吧。

「迪諾說遊樂園是能讓人感到快樂的地方。」他抓起了牠的手說,「庫樂也會感到快樂的吧?」 

「喵嗚……」庫樂卻只是不解的望著他。

「迪諾,那是什麼?」行車後不久,一直望著窗外的雲雀突然伸手指著遠處問。

「嗯?」迪諾朝他指的方向望了出去,「喔,那個是摩天輪喔。就是我們要去的遊樂園的設施之一。」

「坐上那個叫作摩天輪的東西就會感到快樂嗎?」他將臉貼近了窗邊,「我們等下可以去坐嗎?」

「可以啊,恭彌想玩什麼我都陪你去。」迪諾回頭朝他笑道,「只要恭彌開心就好。」

「如果我還是不懂得什麼是開心呢?」他望著他問,「迪諾還是會陪著我嗎?」

「當然囉。」他趁著紅燈轉身撫著他的頭說,「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會一直陪著你,直到你找回人生的意義,及那些缺少的情感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