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這個黑手黨首領,想對我的恭彌做什麼呢……?」

 

「先休息一下吧,恭彌。」迪諾將從羅馬利歐手中接過的水遞給了他。

「不要。」雲雀連手也沒打算伸的冷聲說道。

「別這樣嘛。」迪諾乾笑道,「羅馬利歐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要跟恭彌說。」他轉身向一旁的羅馬利歐說著。

「是的,BOSS。」羅馬利歐聞言恭敬的轉身離了去。

「做什麼……?」

「先坐下來休息吧。」迪諾硬將水塞進了他的手中說,「我想跟你談談黑曜的事。」

雲雀聞言不解的望著他。

「在阿綱他們攻入黑曜的那段時間,你……做了些什麼呢?」他笑問著,但眸中卻沒顯現出絲毫的笑意。

「什麼意思……?」他冷笑著反問道,「我不是還跟那傢伙交手了嗎……」

「但那個人是你嗎?」迪諾笑問著,「因為知道要當你的家庭教師,所以之後就派人跟著你呢……」

「說重點。」

「為什麼走在路上的你,會突然如煙霧般的消失呢?」

「呵。」雲雀聞言輕笑了聲,「那傢伙的幻術真沒用……」

「果然是幻術嗎。」迪諾也同他笑道,「那麼,你跟他……」

「繼續。」沒給他問完話的機會,雲雀倏揚起了拐子說,「來吧……」

「啊?可是……」他見狀著急的張望著四周,「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恭彌……」

因為羅馬利歐回去了啊……

現在跟恭彌打的話,他會被咬殺致死的……

「起來。」他完全無視他的請求以枴子挑起了他的下顎道。

他還真是個戰鬥狂啊……

「好吧……」迪諾無奈的站起了身,「恭彌你還真是……呃……?」

一抹銀光在他的眼前快速的閃過,他反應即快的往後一閃,卻不小心絆到了自己的左腳……

「哇……!」只見迪諾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往一旁沒有圍欄的牆倒了去……

「……!」雲雀見狀急忙將手中本欲攻擊他的枴子伸向了前,「抓……」

「哇啊……!」他慌忙的伸手向前抓住了那救命的希望……

雲雀使勁的提起枴子將他提拉了起,卻在下一秒望見他的身軀朝他襲來……

「呃……!」接著只聞雲雀的悶叫聲及碰的一聲巨響。

當迪諾意會過來時,他整個人是因力跌在雲雀身上的。

「呃啊……好痛……」迪諾撫著撞痛了的頭說,「真是謝啦。你沒事吧……恭彌……?」他自雲雀胸前抬頭問道。

「……起來。」雲雀以枴子抵在了兩人之間說。

其實沒必要道謝,他只是不想讓自己心愛的校園中出現一具屍體而已。

「抱歉啦……」迪諾聞言急忙爬起了身,但手在滑過他的身邊時卻輕觸到了一陣冰涼……「這是……?」

他往冰涼的根源處望去,是雲雀右腳踝上環著的那條細鏈。

那醒目的心形吊牌上刻著:MUKURO’s

「骸……?是黑曜的那個骸嗎……?」迪諾伸手摸著吊牌問道,「你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吊牌的背面還刻著:Ti amo,KYOYA.

「仇敵。」雲雀毫不猶豫的冷聲說道。

沒錯,他對他來說就是個讓他想咬殺致死的仇敵。

「是嗎……」迪諾聞言一臉不相信的笑著,「從這上面還真看不出來呢。」

如果是仇敵的話,怎麼會把這種東西繫在腳上呢?

又怎麼會在上面刻劃著那句「我愛你,恭彌。」呢?

「與你無關。」雲雀突然站起了身,「繼續。」他說著,手中的枴子依舊閃著嗜殺的銀光。

「別這樣嘛,恭彌……」迪諾見狀急忙乾笑著,「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他可不想被才剛救了他的枴子給咬殺掉呢。

「不要。」

「好嘛……」他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說,「我請你吃晚飯吧!」

 

「跳馬迪諾嗎……」飄散的煙霧在夜空下逐漸匯聚成了一道人影……(匯聚成了一顆鳳梨……)

「你這個黑手黨首領,想對我的恭彌做什麼呢……?」他輕笑著問,以不帶笑的語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