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與黑手黨人同流合污這種有辱自尊的事,他一個人來做就好,沒必要把恭彌也拉進來……

他要保護恭彌,即使是像現在這樣違背自己的意願。

 

 

「吃吧。」迪諾將熱騰騰的漢堡塞入了他手中說,「很好吃的喔。」

「為什麼吃這個?」雲雀望著掌中的物體微愣的問。

又是漢堡……

「因為恭彌你喜歡吃這個啊。」迪諾燦笑道。

又是類似的回答……

「我不要……」

「這是為了答謝你剛才救了我,吃吧。」他咬了口手中的漢堡說,「嗯,很好吃呢。」

又是相同的動作……

該死的,為何眼前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都和那傢伙相似……?

「快吃吧。」他替他打開了包裝紙說,「冷了就不好吃囉。」

「只有懦弱的草食動物,才會接受別人遞上前的食物。」雲雀低聲說著當時被打斷的話語道。

「你還真是倔強呢。」迪諾聞言輕笑著,「不填飽肚子的話,明天可沒力氣跟我打喔。」

「你……」他冷視著他片刻後突然喚出了口,「要是再跟那傢伙說一樣的話……」

枴子旋閃過了一陣銀光……

「咬殺!」

 

「請你解釋清楚,阿爾柯巴雷諾。」骸透過克羅姆的身體望著眼前那正擦拭著槍的紳士帽小鬼說。

「解釋什麼呢?」里包恩聞言輕笑著。

「為什麼恭彌的家庭教師是跳馬迪諾?」骸明顯不滿的問,「他不是加百羅涅的首領嗎?」

是那個跟彭哥列同盟的家族的首領……

「這不是我決定的。」他望著她笑道,「但會讓迪諾當雲雀的家庭教師也是很合理的。」

「什麼意思?」

「依雲雀的個性,是不可能乖乖聽話的。所以找了個適合訓練實戰能力的對象給他……」

「這樣的話,我就可以了不是嗎?」骸激動的問著,「當初開條件時,我不是說了不准你們黑手黨人去碰恭彌嗎?」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里包恩突然斂去了臉上的笑容望著她道,「你跟雲雀現在都是要為了阿綱這個黑手黨的首領而戰。」

他沒忘。

就是因為沒忘,才會跑來質問他的。

與黑手黨人同流合污這種有辱自尊的事,他一個人來做就好,沒必要把恭彌也拉進來……

黑手黨人帶給恭彌的傷害,是如此的大……

他不允許再發生這種事了。

他要保護恭彌,即使是像現在這樣違背自己的意願。

「而且雲雀他,似乎很討厭你呢。」里包恩繼續說著,「看來輸給了你讓他很生氣呢。」

還記得幾個月前雲雀還一臉不悅的來問骸的下落呢。

「是嗎……」骸聞言失笑道,「他是討厭我沒錯,但不是因為打輸我。」

沒錯,恭彌是討厭著他的。

討厭他自以為是的想保護他,討厭他的不告而別……

「如果他對恭彌做了什麼事,我會殺了他的。」骸起身對里包恩說著。

但,即使被他討厭……

他還是會保護著他。

「隨便你。」他顯得事不關己的聳肩道。

 

是夜,一陣突揚起的煙霧順成並中接待室微開啟的窗口,進入到了這個全校最危險的地域。

「恭彌……」骸自煙霧中步了出來,第一眼就望見了那令他魂牽夢縈的人……

和迪諾打鬥了一天而感到疲憊的雲雀,此時正在長沙發椅上熟睡著。

「真是的,怎麼不到黑曜樂園呢?」骸輕笑著撫向他的臉說,「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呀……」

面露出了對他人不曾有過的溫柔,他的指尖如著魔般地在他那睡去的純和俊臉上來回的遊移著……

「我可愛的恭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