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垃圾的聖誕早晨

 

「應該睡著了吧?」魯斯里亞小心翼翼的打開了史庫瓦羅的房門道。

「嘻嘻,可以行動了。」一旁手提個大紅袋的貝爾嬉笑道。

「那麼,出動吧!」語落,兩人縱身竄入了房裡……

 

啊啊,真是的……

史庫瓦羅耐不住性子的從床上彈坐了起。

怎麼總覺得大腿卡卡的啊?

他伸手拉開了身上的被子一看,卻在同時驚叫出了聲……

「這是什麼啊啊啊啊!」他額冒青筋的暴吼道。

那直映入他眼簾的,是件紅色的聖誕裙。

他急忙站起了身一看,此時穿在他身上的是一件大紅色的聖誕連身裙。

還有白色的羽毛滾邊呢。

他隨即像想起什麼似的急忙拉起了裙擺一看,額上的青筋因此更加明顯的浮現了出……

為什麼他的腳上穿著黑色蕾絲吊帶襪啊啊啊啊?!

就在此時,他的腦海中浮現了一道人影……

是那翹著小指,笑容可鞠……不,是笑容噁心的魯斯里亞。

對了,那傢伙昨天帶了一瓶紅酒給他,說是要慶賀他任務成功……

該死的,那酒裡該不是下了安眠藥吧?

史庫瓦羅急欲換掉身上衣物的快步來到了衣櫥前,但打開後卻發現裡頭空空如也……

「我的衣服……」只見他緊握住了拳……

「到哪去了啊!」手指發出了關節躁動的聲響,史庫瓦羅氣極了的暴吼著。

沒有衣服換的話,不就意謂……

他不是光著身子,就是要穿著這件該死的衣服走出這房間嗎?

還不如給我一劍痛快吧混蛋!

這下麻煩了,今天還得去跟混蛋BOSS報告昨天的任務結果……

雖然那傢伙從沒認真聽過就是了。

但是這麼一來,他就非得走出這個房間,再走過人來人往的大廳……

穿著這樣去嗎?

不,要是被那些傢伙看到以後就不用做人了。

可是不去的話桑薩斯也會讓他再也做不成人。

啊啊,該死的!

他抬眸望了望牆上的鐘,現在是上午六點。

那些傢伙應該不會這麼早起來……

決定了,他就先快速越過大廳後到貝爾的房間,拿他的衣服來換再去見BOSS吧。

下定了決心,史庫瓦羅伸手拎起了那該死的羽毛裙擺朝門外飛奔了去……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啊啊啊啊……

史庫瓦羅在心裡反覆的吶喊著。

為什麼……

這些傢伙一大早就爬起來了啊!

「唉呀,這不是史庫瓦羅嗎……」正在佈置大廳中央的聖誕樹的魯斯里亞走上了前說,「討厭啦,你穿這樣真的很可愛呢……」

不,是說你穿這樣真是讓人吐血吧?史庫瓦羅心想著。

因為此時魯斯里亞的身上穿著一件聖誕晚禮服,以蝴蝶結點綴的裙襬還長到在地上拖著。

而在一旁的貝爾穿著亮紅色的緊身衣,肩上披著件聖誕披風。

瑪蒙則是穿著件羽毛滾邊的連身帽裝。

至於列威嘛……

「我說,你是聖誕老人對吧?」史庫瓦羅額冒冷汗的望著他問。

列威穿著聖誕老公公的招牌制服,還把頭髮和兩根鯰魚鬍都染白了。

所以說……

「為什麼我就得穿成這樣啊?!」他不滿的大吼道。

魯斯里亞就算了,為什麼他非得穿著件短裙在那走來走去啊?

「唉呀,因為你穿這樣很可愛嘛。」魯斯里亞燦笑著說。

「喂,貝爾,把你那件脫下來。」史庫瓦羅無視他的轉頭看著貝爾說。

跟那傢伙完全溝通不能啊。

「不~要,這可是王子的新衣呢。」貝爾朝他吐舌說道。

「喂,那至少給我件正常的衣服吧,我們的制服呢?」

「魯斯里亞一早大掃除全拿去沖洗了。」一旁的瑪蒙回答道,「不過給我雙倍的S級任務酬勞的話,我可以跟你換衣服……」

「就算換了我也穿不下吧!」史庫瓦羅暴吼道。

這下糟了,他的計劃失敗了。

他轉頭看了看一旁的列威……

後者以一臉「我才不會跟你換呢」的眼神看著他。

「啊,不過BOSS還在睡覺,所以他的衣服我沒收到呢。」魯斯里亞突然說道,「你可以去跟BOSS借衣服喔。」

就是因為不想被他看到才急著換掉的啊!他在心中吶喊著。

不過如果混蛋BOSS還沒醒的話……

繼續剛才的偷偷潛入計劃吧!

「耶?你真的要去嗎……?」

 

史庫瓦羅小心翼翼的以貓步邁進了桑薩斯的房裡。

目標是他床邊的衣櫃。

只要快點拿混蛋BOSS的衣服出來,就可以換掉這該死的衣服了。

他輕步來到了床邊,桑薩斯正抱著上次生日時老頭送來的大絨毛獅子娃娃熟睡著。

真是的,果然內心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啊。

史庫瓦羅柔眼望著他心想著。

「嗯……」獅子的鬃毛刺進了鼻子的瞬間,桑薩斯難受的皺了皺眉。

真像個孩子啊……

他上前緩緩的將獅子從他手中抽出,正打算轉身離去時卻被一把拉了住……

「貝斯塔……」桑薩斯夢囈的說著,硬是將抓住的東西拖入了懷中……

突如其來的舉動令他愣了愣,「喂……」

貝斯塔是什麼啊?

該不會是那隻獅子娃娃的名字吧?

你這混蛋BOSS還有幫娃娃取名字的嗜好嗎!

「我不是什麼貝斯塔……」史庫瓦羅伸手推著他說。

「嗯……貝斯塔的毛好軟……」桑薩斯撫上了他的頭髮道,「摸起來就跟垃圾鯊魚的一樣……」

所以說了我就是垃圾鯊……不對,我就是史庫瓦羅啊!

「貝斯塔……」桑薩斯將他緊擁入了懷中,「好溫暖啊……」

「喂……」史庫瓦羅使勁的推著他,「放手啊,混蛋BOSS!」

他的雙手自他的腰際撫弄了上,「嗯?貝斯塔你長大了呢……」

「什……喂!」他還來不及反應,男人一個伸手就將他身上的衣服拉了開……

微涼的手指撫上了他的肌膚,令史庫瓦羅敏感的輕顫了下,「住手啊……」

「貝斯塔……」桑薩斯突然起身將他壓在了身下,「是誰把你的毛給剃掉了……?」大手在他光裸的胸線來回的撫弄著……

不,沒有人有那個膽也沒那麼無聊要幫你的獅子剃毛啊!他在心裡吼道。

對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你這混蛋BOSS要玩到什麼時……呃!」

將他的雙腿分了開,他伸指在他穿著吊帶襪的長腿上來回的刮弄著,「貝斯塔,你什麼時候穿新衣服了……」

指尖一個使勁,他將他的襪子撕扯了開。

我說……

貝斯塔穿衣服錯了嗎!你為什麼要把它撕開啊!

「你這個混蛋BO……欸?」

他停下了掙扎仔細一看,眼前這個撲倒他的男人……

根本連眼睛都還沒睜開嘛!

所以說為什麼連在睡夢中都能幹這種事啊!

貝斯塔哪裡惹到你了嗎?

不對,是說貝斯塔是誰啊!

「嗯……」他突然俯身舔吻著他的臉頰,「怎麼吃起來沒有貝斯塔的味道……」

貝斯塔吃起來是什麼味道啊!

「我說你……喂!」

男人的舌尖沿著他的脖頸舔弄了下,「嗯……」

「唔……」在果核被舔舐著的瞬間,他的身子弓顫了下,「住手……」

沒有理會他的話語,溫熱的舌尖繼續向下遊移著,在他的腹處來回的逗弄……

「呃嗯……」他急忙伸手推著他,「喂……貝斯塔不好吃,不,是根本不能吃啊……」

這傢伙平常都對貝斯塔做了些什麼啊!

「嗯……?」發出了夢囈般地低語,他撩起了他的裙襬撫弄著,「原來貝斯塔你的毛可以掀起來啊……」

你哪門子看過獅子的毛可以這樣掀起來的啊!

「喂……」察覺到他的手撫上了奇怪的地方,他急忙出聲喚道,「你這混蛋……」

「你想對貝斯塔做什麼啊啊啊啊!」

「啊?」被他這麼大聲一喊,桑薩斯突然睜開了眼,「你這個垃圾……」

「在這裡做什麼?」他望著此時在他身下衣杉不整的他問。

我才想問你想對貝斯塔做什麼吧!

「上次是女僕裝,這次是這個……」他撥弄著他的裙子說,「你這垃圾原來有這種嗜好啊?」

「才不是!」史庫瓦羅急忙坐起了身道,「是魯斯里亞那傢伙……」

「你在我房裡做什麼?」桑薩斯勾起了他的下顎問,「穿成這樣,該不會是來誘惑我的吧?」

「不……」他乾笑道,「我只是來借衣服的……」

「啊?你這個垃圾說什麼?」他聞言不悅的挑起了眉,「垃圾就要有垃圾的樣子吧?」

哪裡來的垃圾會穿這個樣子啊?

「別開玩笑了……」

「誰在跟你開玩笑了,貝斯塔?」他望著他問。

耶……?

不是吧?難道說……

「你這傢伙打從一開始就是醒著的嗎!」

「你說呢,垃圾?」嘴角勾起了笑意,他將他的裙襬高撩了起……

「喂……嗯!」

冰冷的空氣襲上了肌膚,令他發了個寒顫。

男人溫熱的舌尖覆了上來,自他的腳踝處一路舔弄了上……

「呃嗯……」如羽般的細癢感在腿上來回的撫弄著,「住手……」

 

「我殺了你這個混蛋傢伙……」史庫瓦羅咬牙望著眼前的男人說道。

一年一次的聖誕節早晨就這麼在被人吃掉的情況下結束了。

「嗯?」桑薩斯聞言拉開了兩人覆體的被子,「看來調教的還不夠啊……」

「呃……」他因他的話語冷顫了下,「你該不會……」

「今天是難得的聖誕節不是嗎?」嘴角揚起了好看的笑容,他一個俯身將他壓在了身下……

所以說聖誕節不是這樣過的吧!

 

 

(此圖為轉貼圖)

 

BOSS的聖誕樹

 

所謂的聖誕樹,就是一種要滿滿的掛上自己喜歡的東西的綠色植物。

魯斯里亞是這麼說的。

於是,在聖誕節的這一天,每個人的房裡都被放了一棵聖誕樹。

魯斯里亞在他的聖誕樹上掛了滿滿的愛心。

列威掛上了他請人縫製的桑薩斯仿真玩偶。

貝爾在樹頂掛上了閃亮的金皇冠。

瑪蒙掛上了裝滿了鈔票的聖誕襪。

而此時站在聖誕樹前的桑薩斯,突然一把將一旁正在報告著任務結果的史庫瓦羅拖了過來,抓起了他的長髮綁在了樹上……

「我說,你這個混蛋BOSS……」莫名奇妙跟聖誕樹緊連在一起的史庫瓦羅開口喚道,「為什麼把我綁在這啊!你的聖誕樹就不能掛點正常的東西嗎!」

「啊?你這個垃圾。」桑薩斯面露不悅的望著他,「你有什麼意見嗎?聖誕樹上要掛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你們這些垃圾說的吧?」

「啊……?」他聞言雙頰一個緋紅,「你在說什麼啊……」

「對了。」桑薩斯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轉身拿起了桌上裝滿了紅酒的高腳杯。

「喂,你要做什……」

還沒來得及把話問完,下一秒他就看見男人手中的酒杯朝他砸了過來……

啪的一聲,酒杯在順利命中了目標後掉落在了地上,而史庫瓦羅滿佈著錯愕的臉上落下了滴滴的酒紅……

「這樣就完成了。」揚起了殘虐的笑容,桑薩斯很是滿意的說著。

「你這混蛋BOSS……」史庫瓦羅聞言額冒起了數條青筋,「你喜歡的根本就是拿東西砸我的頭吧!」他不滿的叫道。

而男人則是以一副「不然呢?」的表情望著他。

啊啊,會對他抱有一絲期待的自己是笨蛋嗎……史庫瓦羅心想著。

算了,這混蛋BOSS也不是第一天這麼對他了……

「喂,垃圾。」他突然伸指扣起了他的下顎,「為什麼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

「我哪有啊。」他聞言急忙別過了臉說。

還不是你這混蛋害的……呃!

男人倏地覆住了他的脣瓣,如其人般強勢的舌尖硬是纏捲起了他的……

「唔嗯……」他不滿的叫著,想掙脫他的雙手被強壓在了聖誕樹上……

放肆的攫取著他口中的香甜,他牽起了他的手指交扣著,將他的身體往樹身擠壓……

「哈嗯……」直至喘不過氣,男人的脣舌才與他的分開……「你這傢伙到底想做什麼啊?」

「露出那樣的表情,你這垃圾難道在期待什麼嗎?」他在他耳畔低聲問著。

「才沒有……」他暗自咬了下脣瓣說,「誰會對你這混蛋BOSS抱有期待啊。」

「是嗎?」嘴角揚起了笑意,他伸指勾起了他的一縷髮絲,「真的很漂亮呢……」

「什麼啊……」

他突然一個使勁扣住了他,硬是將他整個人壓在了聖誕樹上……

「所以不是說了,聖誕樹就是這樣用的嗎……」

「什麼……」

還沒來得及意會他話裡的意思,男人的脣舌再次襲上了他的……

「垃圾,用你的鯊魚腦好好想想吧。」桑薩斯在他耳畔邪魅的低語道,大手同時扯落了他身上的衣物……

「呃……?」

所謂的聖誕樹,就是一種要滿滿的掛上自己喜歡的東西的綠色植物。

魯斯里亞是這麼說的。

而混蛋BOSS剛才說,聖誕樹就是這樣用的……

該不會……

不會吧……

原來聖誕樹是拿來固定用的嗎!(你這個笨蛋鯊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