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真難想像眼前這個如貓般偎躺在沙發上的少年,跟早上那個只要稍不留神就會被他咬殺掉的戰鬥狂是同一個人呢。

 

 

「嗯……」臉上傳來的細癢感令雲雀不適的微皺了下眉,「嗚嗯……」

「好可愛呢,恭彌。」他發出的如貓般地嗚吟聲逗得骸輕笑了聲,「咦……?」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他右腳踝上的那條銀鏈上。

「你果然戴著呢……」他撫著那條宣示著他所有權的鏈子笑道,「我很高興喔,恭彌……」

他顯然是刻意乎略了他腳上那因用力的拉扯而留下的淡紅勒痕了。

因為即使知道這是自己強迫的,看到他依然戴著,他還是很高興的。

「恭彌……你想我嗎……?」大手摩娑著他的俊臉,「我很想你喔……」

接待室的門倏地開啟,正準備偷親他的骸一驚,急忙幻化成了一陣煙霧……

是誰?居然在這種時候跑來找恭彌?(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門被輕推了開,一抹身影自敞開的門縫旋了進來……

是他……!

來人醒目的金色短髮在月光的映照下顯得耀眼閃亮……

是他,隻身前來的迪諾!

「真是的,這樣可是會著涼的。」迪諾望著沙發上的人影苦笑道,「你還真令人放不下心呢……」他將手中那早已準備好的涼被覆上了他身。

本來是打算跟在他身後打探他的住處的,沒想到他卻走回了學校呢。

不過看來他今天真的是累壞了,聽阿綱說他平常可是連一片葉落都會醒的呢……

「你睡著的樣子很可愛呢,恭彌……」他望著他熟睡的臉龐輕笑著,「跟早上的你不一樣呢。」

真難想像眼前這個如貓般偎躺在沙發上的少年,跟早上那個只要稍不留神就會被他咬殺掉的戰鬥狂是同一個人呢。

「恭……?」在張口的瞬間倏地察覺到了強烈的殺氣,迪諾反應即快的回頭一望……

但映入眼簾的,卻只是接待室內那井然有序的擺設罷了。

他疑惑的搔了搔頭,「是我多心了嗎?還是……」

難道是恭彌在睡夢中咬殺人所散發出的殺氣?

不過應該不是吧,因為現在的他可是很可愛的呢。

「好好休息吧,恭彌。」迪諾在他的額頭輕吻了下,「我很期待明天喔。」語落,他邁步起身離了去……

「跳馬迪諾……」片刻後,骸自窗口怒視著那正步出校門坐上跑車的男人。

「我要殺了你……!」

 

天亮了,一如往常的並盛充滿朝氣的陽光打在了雲雀的臉上。

「呵啊……」他伸了個大懶腰,但動作卻在望見覆在他身上的涼被時倏地定格了住。

怎麼會有這件被子?

怎麼可能會有人一聲不響的將這東西放在他身上而不被他察覺?(那是因為你睡死了吶)

草壁嗎?不,他沒那種膽子這麼做……

跳馬嗎?但他不知道他睡在學校……

難道是那傢伙……?

倏地浮現在腦中的人影令他微怒的睜大了眼。

「不管是誰……」他將那被子緊握在了手中……

在半夜潛入風紀委員長的地盤,下場就只有一個。

「咬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