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因為曾經失去過,所以不願再去擁有,至少就不必再承受失去的傷痛……」

失去的東西,抹不去的恐懼……

與其如此,倒不如一開始就抗拒。

 

 

並盛中學的頂樓上,有兩個人正含情脈脈的深情對望著……

不,大錯特錯。

其中一人微瞇起了充斥殺意的美麗鳳眸,手中嗜殺的銀亮武器等不及要咬殺掉眼前的獵物……

而另一人則是極為對比的揚起了如朝陽般燦爛的笑容。

「是你嗎?」雲雀突然開口問道,「那條被子……」

「是我沒錯。」迪諾輕笑著,「因為怕你會著涼……」

「看來你跟那傢伙一樣的自以為是。」他聞言冷聲道,「來吧,我要咬殺掉你!」

「等等,恭彌。」迪諾見狀急忙喚道,「今天我要跟你解說戒指的事……」

「沒那個必要。」雲雀高揚起了枴子說,「我根本沒打算參加你們這些草食動物的無聊遊戲。」

「就算你這麼說……」迪諾聞言輕笑了聲,「但你應該也有想保護的東西吧?」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他冷聲道。

那種東西,他早就捨棄掉了。

「是嗎……對了,恭彌,你以前也待過義大利吧?」他突然問,「我請在義大利的家族成員去拜訪過了,恭彌你以前住的城堡……」

「住口。」雲雀聞言不願再聽下去的打斷了他,「與你無關。」

沒錯,與你無關!一直在一旁觀看著他們倆的骸心想著。

你這個黑手黨人,憑什麼擅自去調查恭彌的事情?

你憑什麼在恭彌面前提起這他不願回想的過去?

「對不起,恭彌。」迪諾意會到了自己的失言而道歉著,「你不想告訴我也沒關係的。」

雲雀沒有答話,只是逕自的望著被自己緊握在手中的枴子……

他在做什麼?

明明一直試著要將那不堪的過往埋入記憶深處,不願再去回想的……

但他卻因為他不經意的提起而動怒了。

那麼為什麼,當他知道那傢伙就是庫洛時,第一個反應不是生氣呢?

是為了什麼……

他不允許自己去知道。

 

「那麼我先走囉,恭彌。」在一陣激戰過後,迪諾拎起了絨毛外套說。

「等一下。」雲雀凝望了他片刻後開口說道。

「嗯?怎麼了嗎?」他不解的回頭問。

「城堡……」他像下定決心似的輕咬了下脣瓣,「還好嗎……?」

那個充滿了歡樂,和痛苦回憶的地方……

「嗯,還保存的很好喔。」迪諾聞言輕笑道,「有機會的話,我帶你回去看看吧?」

「不必了。」他別過了臉說,「沒其他事,你走吧。」

是嗎……

那片森林,還能回復往日的美好嗎……?

「那個,恭彌……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話也沒關係……」

「為什麼討厭跟人相處呢?」他直望著他問,「為什麼要逃避人群,將自己孤立起來呢?」

雲雀聞言眸色一個沉瀲,「因為曾經失去過,所以不願再去擁有,至少就不必再承受失去的傷痛……」他自口中低喃出聲道。

失去的東西,抹不去的恐懼……

與其如此,倒不如一開始就抗拒。

「恭彌……」迪諾面露擔憂的望著他,「不會的,你不會再失去的……」

因為我,不會捨棄你的。

「無所謂。」他再度覆上了冰冷的面孔說,「滾出我的學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