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人一旦有想保護的東西,就會變得堅強。

「不會讓你這黑手黨人的手弄髒他的!」

「為了保護他,我會不惜犧牲一切……」

 

 

「你說該怎麼辦呢,羅馬利歐?」迪諾和羅馬利歐一同走在回飯店的路上說,「這個樣子的他……」

「害怕失去嗎?」羅馬利歐聞言低喃著,「但他也有想保護的東西吧?」

「嗯,是啊。」他揚起了笑意,「他很愛護這塊土地呢。」

「所以不能輕易放棄啊,BOSS。」他同他一般的笑道,「人一旦有想保護的東西,就會變得堅強。BOSS你最清楚這點了,不是嗎?」

「嗯。」迪諾低頭凝望著左手上的刺青,「我很清楚。」

「清楚?還真敢說啊,你這個黑手黨人……」一道語帶憤怒的低沉男音倏地自兩人身後傳來。

迪諾聞言急忙往身後一望,只見在夜晚的街燈下,一道黑霧逐漸匯聚成了人影……

「你是……六道骸?」他問道, 幾乎是同時收緊了手中的鞭繩。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他應該是被復仇者抓去了才對……

如果他的幻術真的這麼強的話,那麼恭彌……

「在想什麼,跳馬迪諾?」骸望著他問,「如果是在想他的話……」他轉動著手中的戟槍,舞出了一陣旋風……

「不會讓你這黑手黨人的手弄髒他的!」骸說道,手握戟槍朝他俯擊了去……

羅馬利歐見狀急忙擋在了迪諾面前,「BOSS,小心!」

碰!一道槍擊聲倏地傳來,骸手中的武器被強勢且精準的打落了在地。

他驚愕的抬眸一望,在一邊的圍牆上站著個嬌小的人影……

「里包恩?」迪諾不解的喚道。

「你們要私鬥的話我無所謂。」里包恩吹散了槍上的餘煙說,「但要是因此阻礙了阿綱成為十代首領的戒指爭奪戰……」

「我會把你們剷除了。」他說著,以那張稚嫩臉龐看不出的銳殺。

嘖……

事到如今如果放棄了,當時他為了讓犬和千種逃脫,而答應黑手黨人的恥辱,以及恭彌……

就全然白費了。

「我知道了,里包恩。」迪諾收回了鞭子說,「我們走吧,羅馬利歐。」

「那你呢,骸?」里包望著他問。

「為了恭彌,我可以放過他。」骸冷聲說道,「但是相對的,為了保護他,我會不惜犧牲一切……」

 

雲雀獨自走在夜晚的並盛街道上。

為什麼會和那隻草食動物說出那些話呢……

或許只是因為從他的口中聽到了自己一直以來都在意的事情吧。

過去的一切,都沒有改變。

城堡依然在那裡,而他也依然忘不掉那些痛苦的回憶。

唯一改變的,就只有以強悍來掩飾不安的自己而已。

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聳立在他眼前的,是一棟殘破的建築物。

是那傢伙口中的黑曜樂園。

那傢伙……現在到底在哪裡……

他也沒有改變。

還是跟以前一樣,離開他了。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到日本來找他……

為什麼還要提起那段過去……

「恭……彌……?」一道充滿疑惑的聲響突然自他身後傳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