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自從那時候離開了他起,他們兩個就已經注定不再有交集。

但他卻不肯放棄,努力的追尋著他的蹤跡來到了這裡,為了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雲雀不解的回頭望去,卻在下一秒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給攬了住……

「恭彌,你終於來了。」骸將他緊擁在了懷中說,「我在這裡等你好久了……」

本來是以憤恨的心情回到這裡的,沒想到卻在大門前望見了那道嬌小的身影……

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出現在他面前,也因為和阿爾柯巴雷諾說好在修練期間不去打擾他,所以他一直都只能在旁邊觀看著他。

一直在等著總有一天,他會回到這個地方來找他。

「放手。」雲雀揚起了手中的枴子怒視著他。

「嗯?你那天晚上可不是這麼說的……」骸刻意在他耳畔邪魅的低喃著。

他聞言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怒睜大了眸,「你在酒裡……下了藥……!」

否則不可能會發生那種事的,他跟他之間不該有這樣的交集的……

「你認為是我做的?」骸聞言突然斂去了笑意,「恭彌,在你的心裡……我是這樣的人嗎……?」

雖然早有準備他會因此而責怪他或是憎恨他,但親耳聽到他這麼問,還是令他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恭彌他……為什麼要用那樣的表情看著他?

好不容易和他見面了,他就只有這句話想說嗎?

「放開我……!」雲雀不願再多想的一把甩開了他的手……

「是嗎……」

很意外的,被甩開的手並沒有無懼的再度擁上,而是在空氣中停頓了住……

「是不是……就只有我的觸碰,會讓你如此的厭惡呢……?」骸低頭望著那雙一再被他給甩開的手低問著。

果然……又被他甩開了呢。

原來那晚被他視為是真情流露而典藏於心的話語……

只是他因酒精的催化而展現出的意亂情迷?

所以才會連在夢中也要不停的追逐著他離去的身影……

自從那時候離開了他起,他們兩個就已經注定不再有交集。

但他卻不肯放棄,努力的追尋著他的蹤跡來到了這裡,為了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什麼……?」雲雀聞言不解的望著他。

為什麼要用那種小動物般地哀創表情望著他……?

「那個傢伙,是個黑手黨人。」骸抬眸望著他說,「為什麼你卻接受了他呢?」

他知道的,知道今天在並中時,恭彌向他說了他之所以會討厭群聚的原因……

但他卻不曾告訴過他。

雖然自己也猜想過,現在這般強悍的他,只是不願再重演過去的傷痛而武裝起自己,也知道這是自己造成的……

但是為什麼,他選擇傾訴的對象不是他,而是那個理應被他憎恨的黑手黨人呢?

「我沒有接受任何人。」雲雀冷聲說著。

為什麼他會知道那隻草食動物的事……

「那麼……」骸抱著些微期待的朝他伸出了手,「留在我身邊,恭彌。等彭哥列愚蠢的爭奪戰結束後,我們就離開這裡……」

「我不會再離開你了。」他說著,在等待著他的答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