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自從與他邂逅的那一刻起,他就決定要保護他到底。

「不要走,恭彌……不要離開我……」

 

 

「我拒絕。」雲雀望著他伸向自己的手,努力的抑下了胸口莫名泛起的強烈悸動……

「並盛這塊土地,是我現在唯一想保護的東西。」

「那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恭彌。」他聞言輕顫著的手指撫向了他的臉龐,「你也是我現在唯一想保護的人……」

不,不只是現在……

自從與他邂逅的那一刻起,他就決定要保護他到底。

所以,請不要拒絕我,恭彌……

「已經夠了。」雲雀抓起了他的手啞音道,「已經夠了,庫洛。」

語落,他鬆開了手……

「不要走,恭彌……」殘留在指上的餘溫仍止不住他的顫抖,「不要離開我……」

雲雀望著他片刻,想開口卻又說不出什麼……

最後,他選擇了離開不再停留。

「不要再為了我……」在經過他身旁時,他低聲說道……

 

「恭彌,你……要跟我去一躺義大利嗎?」迪諾一早來到了頂樓後便問道。

昨晚他接到了里包恩的通知,戒指爭奪戰要以並盛中學作為場地。

不能讓恭彌知道,他唯一想保護的這塊土地即將淪為戰場。

所以他和羅馬利歐商量後決定,要帶恭彌到義大利去。

他事先調查過了,恭彌幼時居住的城堡,曾經被黑手黨人肆虐過,而恭彌在那之後便來到日本。

他要帶恭彌回去,讓他看那修復過後的城堡,早已沒有被殘害的痕跡。

也希望恭彌能因此走出過去的陰影,像阿綱他們一樣在大家的陪伴下不再孤寂。

「不要。」雲雀聞言一口回絕道,「我不會離開這裡。」

「恭彌你不想回去看看嗎,你以前居住的城堡……?」

「你……」他抬眸望著他,「可以帶我去那裡?」

「嗯,我說過有機會帶你回去看看的吧?」迪諾笑問著。

看來恭彌他是對此感興趣了呢。

沒錯,他的確說過,但他卻拒絕了。

因為害怕自己會再度憶起那些過往。

但是那傢伙……庫洛他,卻說想保護他。

明明一再的被他甩開了,為什麼還要說這些話……

「如何,恭彌,要去嗎?」

「嗯……不過,要儘快回來。」

 

骸再度化作煙霧來到了並中。

即使恭彌昨晚拒絕他了,他還是沒有辦法不去想他……

但他來到了頂樓後,卻沒有看到恭彌和跳馬迪諾的身影。

恭彌……到哪去了?

接著,骸開始在並盛的校園中尋覓著,卻都沒有找到他們。

恭彌該不會是被跳馬迪諾給……

「你果然在這裡呢。」一道稚嫩的聲音突然自他身後傳來。

骸聞言轉身一望,「阿爾柯巴雷諾?」

「要找雲雀的話,他人不在日本喔。」里包恩朝他笑道,「因為怕知道學校被拿來當爭奪戰的場地後他會暴走,所以迪諾把他帶去義大利了呢。」

「義大利?」他聞言睜大了眸,「跳馬那傢伙,明知道恭彌小時候的事,居然還……」

「雲雀是自願去的。」里包恩打斷了他說,「迪諾並沒有強迫他做任何事。」

這些話令骸緊咬住了牙關。

昨晚他要恭彌和他一起離開時,恭彌拒絕了。

那麼為什麼……他卻願意和那個黑手黨的首領一起去義大利?

你不是想守護這片土地嗎……?

還是……你只是討厭我而已?

恭彌,我……

對你來說,我到底算是什麼……?

深不見底的黑暗,悄然將他包覆了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