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我不會讓他有機會傷害你的。

你只能被我毀滅。

 

 

(嵐之戰,晨)

「恭彌……你沒事吧……?」迪諾輕拍著他的肩問。

自從來到了城堡後,雲雀就一直站在那裡沒有動過。

他沒有回答他,只是逕自蹲下了身子撫著那片草皮……

都長回來了。

完全看不出,曾經遭遇了一場耗劫……

過去的痛苦記憶,被這新生的草皮完美的掩藏了。

就如同他以強悍掩藏了自己的脆弱一樣。

但庫洛他,卻毫不掩飾,毫不偽裝。

他只是一昧的為了他而付出。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會一再的甩開他。

已經夠了。

「回去吧。」雲雀倏地起身說道。

這個地方,已經不需要,也不屬於他了。

現在的他,有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

他不會再沉浸於過去了。

「現在嗎?」迪諾聞言微愣的望了望手腕上的錶,「可是……」

現在回去的話,會被恭彌發現的……

一想到他看到並中被毀壞時,臉上有可能會浮現的表情……

迪諾倏地渾身一顫。

會死的……

「刻不容緩。」雲雀冷聲說著,逕自邁步往城門的方向走去……

 

恭彌他……還會再回來嗎?

還是就跟那個黑手黨人一起待在義大利……?

骸倏地收緊了拳。

你甩開了我,選擇跟他走……

「不會的……」他乾笑著輕喃出了聲,「我不會的……」

我不會讓他有機會傷害你的。

你只能被我毀滅。

 

(嵐之戰,夜)

雲雀暴走了。

當看見眼前殘破不堪的校舍後,他也不管羅馬利歐車有沒有停好,直接就打開車門奔了出去。

「等……」迪諾急忙伸手想抓住他卻撲了個空,「恭彌!」

回答他的,是那雙銀色枴子在空氣中舞出的,預告殺戮的聲響。

他要將他們全部咬殺掉!

嘴角揚起了殘虐的笑容,雲雀頭也不回的奔入了校舍中……

 

在咬殺掉了佔據著校園的非法入侵者後,出現在雲雀眼前的是阿綱一行人及身穿黑衣的外來人士。

又是這些草食動物……

「雲、雲雀學長……?」

「我要以破壞校舍的罪名,咬殺你們。」雲雀冷聲說著,手中的枴子高揚了起……

就在同時,黑衣人中一名體型壯碩的男人也朝他直攻了來……

沒有作出多餘的反應,雲雀只是輕抬起了腳,而男人龐大的身軀就這麼被他絆跌在了地上。

拐子在空氣中舞動著,「接下來……」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些黑衣人身上。

咬殺……

「嗨,雲雀。」一旁的里包恩見狀走上了前喚道。

「小嬰兒嗎……」他的視線僅停佇在他身上片刻便移開了,「我現在很忙。」

「如果現在放過他們的話,往後會有更大的樂趣喔。」里包恩意有所指的輕笑著。

「更大的樂趣?」雲雀挑眉問著。

「就這麼進行下去的話,也許能跟六道骸交手喔。」他依然笑道。

雲雀的瞳孔聞言些微的擴張了。

六道骸……那傢伙……

那天被他甩開後,怎麼了呢……?

他知道他跟那隻草食動物去義大利了嗎……?

如果知道了,他又會怎麼想……?

一道道問句不受控制的湧上了心頭。

太反常了。

該死的。

「把校舍恢復原樣。」他冷視著眼前穿著怪異的櫻色長髮女子說。

「我們切爾貝洛會全權負責的。」女人急忙回答道。

得到了滿意的回答,他的嘴角微揚起了笑意,而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