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知道嗎,恭彌……」

「我一直,都身處在黑暗中。」

 

 

在步出了校園片刻後,雲雀倏地停下了腳步。

他猛然的回頭一望,身後是空無一物的。

街道、街燈什麼的,並沒有出現在他眼中。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虛無的黑。

雲雀微皺了下眉。

他轉身一望,剛才還一如既往的,自己不假思索走著的並盛街道……

消失了。

眼前的是一片無盡的黑。

一股莫名襲上的熟悉感令他緊蹙起了眉。

這個感覺,是……

喀……喀……

一陣輕脆的硬鞋踩地聲倏地自黑暗中傳來。

雲雀順著聲音的來源往身後望去,卻在同時睜大了眸……

直映入他眼簾的,是如血般鮮紅的眸子。

眸中浮現著「一」。

是他……

「喜歡嗎,恭彌?」熟悉的聲音自黑暗中溢出,「你所喜歡的街道,變成了這副景象……」

「把它恢復原樣。」雲雀聞言冷聲說著。

這傢伙……究竟想做什麼?

「一直想讓你看到呢……」皮製的手套倏地自身後撫上了他的脖頸,「我所生存的世界……」

「放手。」雲雀直覺反應的提拐往身後襲去,但男人卻如早已預料到般地一把接了住……

「你知道嗎,恭彌……」骸輕聲說道,大手在他的脖頸處來回的撫弄著……

「我一直,都身處在黑暗中。」他說著,同時以指為爪緊扣住了他的喉間。

「呃……」喉際傳來的猛勁令他一個悶聲,「放手……」

他說他……一直都身處在如此的黑暗中……

「不會放手的。」他在他耳畔低喃道,「你是我的……」

雲雀的眼前倏地一陣昏黑……

 

「恭彌他來過了嗎?」迪諾慌張的向阿綱一行人問道。

「來過了。」里包恩回答著,「他剛離開。」

「是嗎……」

恭彌他居然就這麼離開了呢……

不過,他現在去哪了呢?

 

雲雀猛然睜開了眼。

直映入他眼簾的,是黑曜樂園那熟悉的殘破。

他急忙坐起了身子,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剛才那傢伙他……

皮製手套的質感倏地襲上了他的臉頰。

「在想什麼?」骸坐在床邊輕笑著問。

雲雀微訝的轉頭望著他。

他一直……都坐在這裡嗎?

「恭彌你……前天跑去哪裡了呢?」骸輕問道,大手在他的臉頰上來回的摩娑著……

手套的粗略感刮痛了皮膚,令他不禁皺起了眉。「與你無關。」

他因他的話語而輕笑了聲,「我呢,雖然被恭彌甩開了,卻還是想見你呢……」

「但是,你卻不在。」

雲雀清楚的感受到臉上的磨痛感更劇了。

「放手。」他抓住了他的手說。

「嗯?恭彌你只會說這句話呢。」骸依然帶著笑說,「真想聽呢……」

「你在我身下哭喊的聲音。」語落,他伸指扣起了他的下顎。

雲雀的驚愕完全顯現在眼中,「你……」

不一樣。

眼前的他,和平時不一樣。

那紅眸映照出的光,如玻璃般地冰寒。

將他錯愕的表情盡收眼裡,骸自喉際發出了嘲弄的笑聲。

「我知道的喔……」他伸指撫弄著他的脣瓣,「你是和那個黑手黨人,去了義大利吧?」

他問著,聲音冷冽的沒有一絲溫度。

他果然知道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