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那時候,恭彌你無瑕的光亮照進了我的世界。」

「一直身處在黑暗中的我,第一次看見了光明。」

 

 

「那跟你沒有關係。」無懼他冰冷的目光,雲雀直望著他說。

「我知道,因為我被你甩開了嘛。」骸漾著笑說,「但是恭彌你真過份呢,明明那麼無情的甩開了我……」

「為什麼卻接受了他的邀約呢?」他笑問著,語氣卻沒有一絲的笑意。

一陣惡寒倏地襲上了身子。

雲雀沒有回答他。

不能告訴他他回去的理由。

已經夠了,他不必再和他的過去有任何的牽扯……

也不必因此感到自責。

「嗯?為什麼不回答我呢?」粗略的手套以幾近磨破的力道刮弄著他的脣,「是默認了嗎?」

告訴他不是這樣的。心中一道警語響起。

告訴他不是這樣的,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不想再讓他為了自己而付出……

那就告訴他,讓他知道吧……

不行,他做不到。

那種話,他說不出口。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呢。」再度以那無溫的語調說著,骸硬是扣起了他的下顎逼他直視自己……

「我對你來說,到底算是什麼?」

雲雀聞言睜大了眸。

他對他來說,算是什麼……?

是兒時的玩伴?仇敵?還是……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或許該說,是他逃避了。

「那時候,恭彌你無瑕的光亮照進了我的世界。」他語氣幽淡的說著,「一直身處在黑暗中的我,第一次看見了光明。」

沒錯,從看見他的第一眼起……

「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追隨著那道光……」

怕傷害他,怕失去那道光亮……

「但是當我以為我擁有你時,你卻甩開了我的手……」

一次,又一次的。

他甩開了他,不在乎的言語深刺傷了他。

然後他才發現……

「我依然身處在黑暗中。」骸望著他說道,眸中已不再是冰寒,而是覆上了一層迷濛的憂傷……

他看不見那道光了。

雲雀張大了眸聽他說著,心中又再度湧上了那股莫名的悸動……

又是這種難受的感覺……

胸口像似被什麼東西揪緊了般,隱隱的作痛著……

「我的這裡,很痛。」骸抓起他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胸口,「你知道嗎?恭彌……」

他知道。

因此時他的胸口也傳來了逐劇的痛感。

自己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傷害他的嗎……

「庫……洛……」他不自覺的自口中輕喃出了聲道。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之間的關係變成這樣了……?

「又是庫洛嗎?呵……哈哈……」骸聞言沒由來的笑出了聲,「為什麼呢……?」

雲雀不解的望著他。

「庫洛是傷害你最深的人,但你卻忘不了他!」他幾近嘶吼的說道,大手毫不留情的扣緊了他的喉頸……

「那麼我,又算是什麼……?」

一直以來都想著要彌補他,不惜付出自己所有的他……

在他心中,居然比不上那傷他極深的他嗎?

「咳呃……」男人倏地襲來的猛勁令他的呼吸一陣窘迫,「放手……」

骸見狀冷笑了聲,擒著他的手一個鬆落……

就在雲雀大口的喘息時,只見他自一旁的櫃上拎起了一把東西……

他定眸一望,是他那把隨身攜帶的三叉戟槍。

不同的是,戟間的縫距似乎加寬了些……

只見骸伸手轉動了戟槍上的鎖節,將戟與槍身給分了開。

「你做什……」

沒讓他把話問完,骸上前粗暴的拎起了他的雙手……

喀!的一聲,三叉戟被他的力道筆直的刺入了牆中,而雲雀的雙手就這麼被那加寬的戟縫給禁錮了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