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與你邂逅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要永遠守護著你。

即使被你捨棄,我也不會放棄。

這個約定,至死不渝。

 

 

 

(此圖為轉貼圖)

 

「恭彌!恭彌!」一名身穿琥珀色長裙的婦人在城堡裡呼喚著。

「他可能又跑去後莊園玩了呢。」婦人低頭對她手裡牽著的小男孩說。

那是個有著湛藍色短髮,右眼被髮絲給遮蓋住,年約十歲左右的藍眸男孩。

「我們去找他吧。」婦人對他笑道,「恭彌一定會很高興的。」

 

 

(此圖為轉貼圖)

 

在綠意盎然的草地上,被動物們圍繞著的天使……

這是男孩第一眼見到他時,腦中所浮現的想法。

眼前廣闊無際的翠綠草地上,坐著個身穿白色和服的男孩。

雪白色的兔子晃動著細長的耳朵,在他身邊雀躍的跳動著……

松鼠們自樹枝翻爬而下,抱著心愛的果實圍繞著他轉圈子……

鳥兒離開了枝頭,來到了他的身旁為他歌唱著悅耳的曲目……

然後似乎是玩累了,男孩打了個大大的呵欠,不顧身上雪白的衣裳就這麼躺身在草地上休憩著。

而小動物們則像是在保護他似的湊近了他……

「恭彌!」婦人見狀開口喚著,「在這睡覺會著涼喔。」她牽著藍髮男孩上前說道。

小動物們十分怕生的往一旁的草叢奔逃了去,「母親大人……」名喚恭彌的黑髮男孩起身喚道。

「我在鎮上遇到了這個孩子。」婦人輕拍著藍髮男孩說,「恭彌可以跟他作朋友喔。」

「是的,母親大人。」恭彌有些怕生的打量著眼前那年齡與他相仿的男孩。

「你好。」敏感的察覺到了他給予的陌生眼光,於是他開口笑道。

「你……你好……」恭彌嚅嚅的說著。

「那麼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喔。」婦人說道,「我先回城堡囉。」



「你的名字叫恭彌?」待婦人走遠後,藍髮男孩突然開口問道。

「呃?嗯……」恭彌微愣的望著他,「我叫雲雀恭彌……」

「嗯嗯?」男孩聞言感興趣的笑看著他,「好奇怪的名字呢。你不是義大利人嗎?」

「不是。」他搖了搖頭,「我們是從日本搬來的。」

「日本嗎……」男孩手撐著頭說,「那應該是個很棒的地方吧?」

「嗯。」恭彌輕點著頭,「那個……你的名字……」

「我叫作……」他有些遲疑的停頓了下,「我叫作庫洛。」

「庫洛?」他聞言睜大了美麗的灰藍色鳳眸望著他。

是日文的「黑」的意思呢。

「恭彌你好像很害羞呢。」庫洛突然輕笑著說,「你都一直抬頭看著天空呢。」

除了一開始陌生的打量及不解他所說的話語而愣望著他外,他一直都看著那一望無際的藍空。

為什麼呢……?

為什麼這個住在大城堡的小少爺會和他一樣,對這片天空眷眸不已呢?

「嗯……」他聞言急忙低下了頭,「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呢?你好奇怪喔。」庫洛失笑道。

「那個……庫洛……」他突然開口說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

「嗯?」他不解的望著他,「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我……五歲搬來這裡後,就沒有走出城堡過。」他緊抓著和服說,「母親大人說義大利這裡有很多黑手黨,怕我出去很危險……」

「這樣啊……阿姨她說的對,黑手黨的人都很危險呢。」庫洛有些勉強的笑道。

原來他跟他一樣啊……

總是只能望著一片相同的天空,然後想像著在那望不著的地方有著些什麼。

而這都是因為黑手黨。

他跟他,是如此的相像嗎……

「但是,你沒有想過……」他突然問著。

「嗯?」

「你沒有想過要逃出去嗎?」他問道,「自己逃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逃出去?」恭彌聞言驚訝的望著他,「可是……」

「以前我也跟你一樣,只能望著一片相同的天空。」他轉頭對他笑道,「但是逃出來後,我才知道原來天空其實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更寬廣……」

「逃出來?庫洛你……怎麼了嗎?」他不解的問著。

「才不告訴你呢。」他朝他輕吐著舌,「我今天一跑出來,就在路上遇到了阿姨喔。」

不能告訴你呢,恭彌。

我身處的世界,是個你不會暸解的……恐怖地方。

「母親大人?」

「嗯。阿姨說她有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希望我能來跟他作朋友呢。」庫洛笑看著他說。

而他也只是抱著想看看有錢人家的少爺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的遊戲心態來的。

不過卻有著出乎他意料的收穫呢……

「原來是這樣……」

「對了,恭彌。」他突地喚道,「那些動物是你的朋友嗎?」

「嗯。」恭彌輕點著頭,「我來這裡的時候,牠們都會陪我玩。」

「真好呢。」庫洛抬頭望著天空說,「我也好想要有朋友呢。」

「你……沒有朋友嗎?」他望著他問。

「呵呵……」他輕笑著,「與其說是朋友,倒不如說只是一群命運相同的小孩……」

此時一陣風正好吹了過來……

在剎那間,恭彌似乎望見了庫洛那被髮絲遮蓋住的右眸……

是紅色的?

「庫洛,你……」

「呃……」他突然伸手撫著傳來了撕裂般痛意的右眸,「嘶啊……」

「你怎麼了?」恭彌著急的問著,「庫洛……」

「對不起,恭彌。」他痛苦的望著他說,「我必須走了……」

「為什麼?你到底怎麼了?」他擔心的問道,「告訴我啊,庫洛……」

「要輪到我上實驗臺了……」庫洛緊抓著流出了血的右眼說,「對不起,恭彌……」

「實驗臺?什麼意思?庫洛……」

他倏地站起了身,「恭彌……你願意當我的朋友嗎?」

他跟他一樣,都是被囚禁起,只能在相同的天空下注視著遠方的籠中鳥兒……

「什麼……」恭彌愣望著他,「庫洛你在說什麼?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不是嗎?」

「謝謝你,恭彌……」庫洛轉過了身說,「如果可以,我一定會再來找你的……」語落,他邁步跑離了他。

「庫洛!」他急忙起身上前想追他,但……

在一片突揚起朦朧的霧中,庫洛不見了。

他就這樣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在那之後已經過了三天了,庫洛都沒有來找他。

不是朋友嗎……為什麼不跟他說到底怎麼了?

上實驗臺是什麼意思?庫洛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沒有想過要逃出去嗎?」庫洛說過的話語倏地打入了他的腦中……

逃出去?

逃出去,就能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就能……

再看到庫洛了嗎?

他是他……來到這裡之後所交到的第一個「人類」朋友。



「老大,這次的目標是?」一名身材纖細的黑衣男子舉著與身型不符的特大酒杯問。

「很久沒大幹一票了呢。」另一名戴著黃色貝雷帽,身型魁碩的男人說道。

「放心吧。」坐在中央的長髮男子將細長的雙腿跨在了桌上,「這次不會讓你們無聊的。」他自懷中掏出了一張圖照說。

「喔喔?這不是隔壁鎮上的那座大莊園嗎?」瘦小男驚問著,「這次的目標是這裡啊?」

「沒錯,左維。」長髮男笑道,「這座莊園的主人是從日本搬來的。」

「從日本搬來,還擁有這麼大的莊園……」壯碩男冷笑著,「一定很有錢。」

「看來你很感興趣呢,提斯。」長髮男同他一般笑道,「那麼這次的目標就決定是這座莊園了。」

「對了,老大。要怎麼下手呢?」名喚左維的瘦小男問,「老樣子讓我進去偷?」

「偷什麼?」名叫提斯的壯碩男說,「進去把他們全殺了不就成了?」他的手指關節喀喀作響著。

「不,這次來點不一樣的。」長髮男臉上露出了詭譎的笑容,「我們放把火把他們種滿植物的後莊園給燒了,逼他們把放在前莊園的財物交出來,這樣不是好玩多了嗎?」他把玩著手中的槍型打火機說。

「被火海吞殘著的城堡……嘻嘻,一定很美麗!」左維揚起了冷酷的笑容說。

「真想看看那些有錢人被火燒而奔逃的狼狽樣。」提斯也笑道。

「是吧,這樣有趣多了。」長髮男伸手捲著髮絲說,「那你們快去準備吧。」

「是的,席諾老大。」兩人聞言起身步出酒吧準備了去。

而此時,一個在旁佇立了許久的藍髮男孩邁步走了過來。

這些黑手黨人的目標,是恭彌家的莊園……

放心吧,恭彌。

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他悄悄的自身後取出了把三叉戟……

 

(此圖為轉貼圖)

 

要怎麼逃?

恭彌愣望著眼前那高高聳立的城牆。

城門的守衛沒有母親大人的批准是不會打開城門的。

爬出去的話,一個失足就會跌進護城河裡……

對了,從後莊園的森林逃出去吧!小動物們應該會知道路的。

打定了主意,恭彌開心的邁步往後莊園跑了去。

庫洛,你等著。

我想逃出去,逃出去找你……



「都準備好了嗎?」席諾望著手裡正提著大桶汽油的左維和提斯問。

「是的。」左維點了點頭,「不過老大你怪怪的耶。」他打量著他說。

「嗯?怎麼說?」

「你從來不把頭髮綁起來的。」提斯望著他的那紮成馬尾的頭髮說道。

「喔,這個嘛……」席諾聞言輕笑著,「萬一被火苗燒到可就不好了呢。」

「對耶。」左維聞言伸手輕搓著自己的一頭金色短髮,「還好我頭髮短。」

「可以戴帽子。」提斯比著自個兒頭上的貝雷帽說,「老大,可以開始了嗎?」

「嗯……先灑汽油吧。」席諾說著,「然後仔細找找森林裡有沒有人。」

「咦?為什麼?放把火全燒了不是嗎?」左維不解的問。

「如果有人質在手上,他們會更願意馬上交出財物的。」席諾微皺著眉說。

這左維的問題還真多呢……

「原來如此,真不虧是老大,設想的還真周到呢。」左維聞言笑道。

提斯一腳踢開了鐵製的柵欄,「那出發了!」



「你們好厲害喔。」恭彌跟在了兔子們的身後在森林裡走著。

太好了,小兔子們知道路呢。

只要跟著牠們走,就能出去了……

「怎麼了?」見兔子們突然停下了腳步,令他不解的問。

只見兔子們停在了一棵樹的前面嗅聞著。

「這是……」他疑惑的上前抹下了樹上的液體,「這是汽油……」他將手指放在了鼻前嗅聞了下說。

為什麼會有汽油?

「耶?」一旁的樹叢突然傳來了人聲,「提斯你快來看,這裡有個孩子呢!」發出聲音的男人對身後正拿著一桶汽油四處濺灑的男人說。

「嗯?還真的有人呢。」提斯打量著眼前小男孩說,「老大呢?」

「他往另一頭走去了。」左維笑道,「喲,還跟小兔子在一起呢!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他邁步走向了恭彌說。

「你們是誰?」恭彌見狀急忙抱起了腳邊的兔子,「不要過來……」他頻頻的後退著。

「他穿著和服呢。」提斯放下了手中的桶子說,「搞不好是這座莊園主人的公子呢。」

「這樣啊。」左維笑了笑,「是公子嗎?搞不好是女的呢。」他望著恭彌清秀的臉龐說。

「檢查一下就知道了。」提斯也走上了前說。

「不要……」恭彌聞言顫抖著身子,「不要過來!」他往後退著,卻撞到了在身後的大樹。

沒有地方逃了……

「哇喔,在用可愛的聲音命令我呢。」左維上前拉扯著他的衣物,「你這被關在城堡裡的公子哥兒,只有乖乖聽話的份!」他掐起了他稚嫩的臉頰說。

他身上的和服被他給粗暴的扯了下,裸露的嬌小身軀與充斥著汽油味的空氣無阻的接觸著……

「喔?是男的嗎?還是……」邪淫的大手撫上了他的胸前,「這裡還沒長大呢?」左維賊笑著說。

恭彌張大了泛淚的雙眼望著他……

不要……好可怕……母親大人……

庫洛……

別怕,恭彌,我會保護你的。

碰的一聲倏地傳來,正意圖侵犯他的左維應聲倒在了地上。

在一旁看戲的提斯驚訝的往發出槍響處一望,開槍的人是……

「老大?」他驚訝的問。

「糟糕,左維你沒事吧?」席諾急忙上前扶起了中彈的左維說,「槍走火了。」

「老大,好痛……」左維撫著不停流出了鮮血的胸口說著。

你碰了恭彌的哪裡,我就讓你哪裡受傷……

「走火了?」一旁的提斯一臉不信的望著他。

總覺得很奇怪……

「這個孩子是誰……?」席諾望著眼前衣衫不整的恭彌問,「你們剛才在做什麼?不是說了要抓來當人質嗎?」他語氣不悅的問著。

你們這些黑手黨人,居然用你們骯髒的手去碰恭彌……!

「可是……」

「你沒事吧?」他伸手輕觸著嚇壞了的他問,「你……呃!」

恭彌張口狠咬住了他的手指,然後轉身就往一旁的樹叢奔逃了去……

「老大。」一旁的提斯突然出聲喚道,「現在要怎麼辦?」

「先把左維扶起來吧。」他輕嘆了口氣說,「然後……」

一抹銀光倏地閃過……

提斯將槍口對準了他,「你不是席諾老大。」

「你在說什麼?」席諾見狀驚問著,「你想殺了我奪取家族嗎?」

「席諾老大不會那麼關心人質,也不會……」他握緊了手中的左輪手槍說,「管我們的死活。」

「原來如此,這就是黑手黨醜陋的本性呢。」席諾聞言輕笑道,「不過你發現的太晚了。」語落,他以不知何時握在了手中的三叉戟槍刺穿了提斯的胸口……

「呃……」提斯手中的槍掉落在了地上,「你……到底是誰?」他怒視著他問。

「我……不准你們傷害恭彌!」他大聲說道,伸手拔出了戟槍,也結束掉了提斯的生命。

「呵呵……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誰……」倒在了一旁的左維突然笑道,「不過你也活不了……」他點燃了手中的打火機,往一旁被灑滿了汽油的樹叢扔了去……

「糟了!」席諾見狀大叫道,「恭彌……!」



「你們快逃啊!」恭彌對正圍繞在他身邊的兔子和松鼠們說……

剛才,森林裡突然竄出了陣陣的火光。

樹上的汽油……一定是剛才的那些人做的……

「快逃啊!為什麼不逃呢?」見牠們遲遲不肯動作的他又說道。

小動物們張大了眼望著他,似乎在對他說著:我們走了你怎麼辦呢?

「你們不要管我了,快走啊!」他像是懂得牠們的意思說,「再不逃就逃不掉了!」

小動物們搖了搖頭,依然堅持的偎聚著他……

「快走啊!再不走我就……」他拾起了一旁的樹枝,「快走!」他以手中的樹枝軀趕著牠們說。

小動物自們雖往後縮退著,卻仍停留著不肯離去……

「求求你們,快走……」恭彌懇求著牠們說,「快走,然後逃出去後我們再一起玩,好嗎?」

牠們相互對望著,最後輕點了下頭,終於決定要開始逃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旁被火摧殘著的大樹終究強持不了,帶著被火佔據的身軀向下墜落……

「不要!」恭彌見狀大叫著。

正要離去的小動物們閃避不及,全被熊熊的烈火給吞噬了去……

「恭彌!別過去!」一隻大手突然拉住了想衝進火海裡救動物的他,「太危險了!」

「為什麼……」他無助的跌坐在了地上,「為什麼一開始不逃……」

「別這樣,恭彌。」席諾輕拍著他的肩說,「因為牠們當你是朋友,才會想跟你一起……」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恭彌望著他低聲吼著,「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害的……!」他死命的捶著他的胸口說。

「不是的,恭彌……」他抓住了他襲來的小手說,「是我啊……」

一陣煙霧倏地將席諾的身體包覆了住。

然後,在逐漸散去的霧中佇立著的是……

「庫洛……?」恭彌愣望著站在他面前的他問。

是他……

「是我,恭彌。」庫洛緊抓住了他的手說,「我利用附身彈佔據這個人的身體來保護你……」

「你一直都在……」他突然低聲說著。

「對,我一直都在。」他點頭說道,「所以恭彌,別怕……」

「你一直都在,為什麼不阻止!」恭彌用力的甩開了他的手說,「為什麼不阻止?這樣的話牠們……牠們就不會死了!」他朝他低吼道。

他聞言心思一個紊亂,「恭彌,你聽我說……」

「我不想聽。」恭彌咬牙冷聲說著,「我沒有你這種見死不救的朋友。」他逼迫著自己從口中道出從未說過的傷人話語……

你為什麼不阻止他們……為什麼不跟我說……

不是朋友嗎……

「對不起,恭彌……」他因他直撞擊心的話語而失望的低下了頭,「但……我們先從這裡逃出去,好嗎?」

恭彌,你討厭我了嗎……?

不再……需要我了嗎?

連朋友……都當不成了嗎?




那天,望著被大火燃燒殆盡的莊園後,恭彌變了。

他開始討厭那些喜歡群聚著的草食動物……因為牠們,是他永遠的遺憾……

他開始討厭被束縛住……因為發生事情時,他完全掙脫不了……

他開始討厭與人相處……因為那個被他視為好朋友的人……

幾年後,他跟著家人搬回了日本。

他所就讀的並盛中學,有著被綠意環繞的美麗校園。

為了維護這個校園……不,更像是為了填補心中的遺憾,他當上了並中的風紀委員長。

也就是現在的雲雀恭彌。

 

(此圖為轉貼圖)

 

而那天被恭彌的話剌痛了心的庫洛,回到了艾斯托拉涅歐家族後便把所有的大人都殺了。

「要一起來嗎?」他對當時在場的犬和千種這樣問著。

現在他所需要的,不是朋友,而是稱他為「骸大人」的追隨者。

恭彌是他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朋友。

這個位置,是誰也取代不了的。

後來,本名為「六道骸」的庫洛帶著犬和千種展開了殲滅黑手黨的行動。

因為黑手黨,讓他不能隨時陪伴著恭彌……

因為黑手黨,讓恭彌受到了傷害……

因為黑手黨,讓恭彌討厭與他為伍……

幾年後,為了更輕鬆的毀滅掉黑手黨,骸來到了日本找尋黑手黨中最強大的彭哥列家族的年輕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只要奪取了他的身體,他就能引起黑手黨中的內亂,再更進一步的毀滅掉這個淤腐的世界……

其實此行還有一個更主要的目地,那就是……

他想再見恭彌一面。

即使他不願見他,或早已忘了他,也都沒關係……

只要能再見他一面,就很足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