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既然保護不了你,與其讓人傷害你,不如我親手毀了你……」

 

 

「放開我……!」不甘被縛的他掙扎著,但手腕隨即傳來了一陣刺痛……

鮮紅色的血液順著白皙的手臂落下,滴落在了他的臉上。

「別動,恭彌。」骸見狀上前拭去了他臉上的血紅說,「會受傷的……」

他那無瑕的雙腕上,被鋒利的戟給劃出了道不淺的口子……

「放開我……」但他聞言卻更劇的掙扎著,「六道骸……!」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骸撫著他不停泊出鮮血的手喃喃問道,「即使傷害自己,也要離開我嗎……?」

「是你逼我的……」雲雀怒視著他說,「放開我……!」

「不放……我不放……!」骸伸手緊擁住了他,沾滿了他血液的手將他身上的學生制服染得豔紅……

「你是我的!只屬於我的!沒有人能把你從我的身邊奪走……!」他在他胸前低吼道。

雲雀聞言愣睜大了眸。

「既然如此……」他淡聲說著,「就放開我……」

不要……再傷害你自己了……

「果然是我就不行嗎……?」骸自他胸前抬眸問道,「就這麼想逃離我,到他的身邊嗎……?」

他如冰般冷冽的眼神刺進了他的眸,「你……」

「他是你的家庭教師吧?」骸突然伸手扯下了他胸前的衣物,「那麼,他都教你些什麼呢……?」

「什麼……呃……!」

男人俯身吻住了他,毫不憐惜的用力囓咬著他的……

「既然保護不了你,與其讓人傷害你,不如我親手毀了你……」他舔著他出血的脣瓣低喃道。

還沒意會他話裡的意思,男人溫熱的舌尖沿著鎖骨舔弄了下,在他已然裸露的胸前來回的舔舐著……

「唔嗯……!」雲雀敏感的輕顫了下身子,「住手……你做什麼……!」

他弓身想要抵開他,但腕際隨即傳來了撕裂的疼痛……

鮮血再度滴落在了他的臉上。

沒有露出絲毫疼惜的表情,骸只是探舌勾起了那抹嫣紅,在他胸前顫動的敏感上塗抹著……

「呃……!」上身如觸電般地輕顫了下,雲雀急忙抬腿朝男人狠踢了去……

骸一個側身旋閃了過,隨即伸手制壓住了他的雙腿,將其壓坐在了自己的身下……

「都這樣了還想抵抗嗎?」他上前扣抬起了他的下顎道,「怎麼?他是這樣教你的嗎?」

雲雀不解的望著他,但胸前突然傳來了一陣磨痛感……

「你的這裡都敏感的站起來了呢……」在他耳畔邪魅的低喃,骸隔著手套揉捏著他顫動著的果核……

「這也是他教你的嗎?嗯?」他刻意的問著,語氣明顯充滿了輕蔑。

手套粗略的質感磨痛了肌膚,「放手……」雲雀蹙眉說著,不明白他為何這樣問他……

為什麼,用那種不屑的眼神看著他……?

「嗯?那天晚上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呢……」無視於他的抗拒,骸探舌舔弄著他那已然腫立著的顫動……

「唔……」他發出了細微的悶哼聲,「六道骸……」

「呵呵,還真是學不乖呢。」骸輕笑著自他的胸前抬起了眸,「沒關係……」

「接下來,我會讓你哭泣的。」

語落,大手向下遊移了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