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恭彌你,從以前開始就很愛逞強呢……」

「我會把你的武裝,逐一瓦解的。」

 

 

「住手……!」雲雀吃痛的出聲叫著。

「嗯?為什麼呢?」男人邪魅的自他腿間抬眸問道。

大手擒住了他的分身,以幾近捏碎的力道上下的套弄著……

「唔嗯……」敏感處被皮革狠狠的刮磨著,雲雀探牙緊咬住了脣瓣,自嘴角溢出了陣陣的血絲……

「吶,恭彌……」骸輕笑著上前舔弄著他,「覺得痛的話,就叫出來吧……」

雲雀聞言惡狠狠的瞪著他。

絕不。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現在只是一昧的想傷害他……

他想聽他哭著求饒。

但他,不會讓他如願的。

「嗯?表情不錯呢……」擒著他的手一個收緊,「恭彌你,從以前開始就很愛逞強呢……」

他突然伸手自一旁的櫃上拿起了剛才轉下的槍身。

「我會把你的武裝,逐一瓦解的。」語落,他將手中的東西朝著他的下身一個沒入……

「呃啊……!」下身倏地被硬物給貫穿,令雲雀痛得低叫出了聲……

粗硬的槍棍將原本緊縮著的穴口撕裂了開,溫熱的血液順著冰冷的槍身滴落了下……

「唔嗯……」雲雀緊咬住了脣瓣,硬是將所有的痛吟都沒入喉中。

還想逞強嗎……?

嘴角揚起了殘虐的笑容,骸開始抽送起了手中的槍棍……

「不要……」雲雀以殘破的聲音叫著,「拔……拔出來……嗯啊!」

趁著他開口之際,男人將手中的硬物一個挺入……

「真悅耳呢。」他刻意湊近了他耳畔低喃道,「再多叫幾聲給我聽吧,恭彌……」

大手再度擒上了他的分身,指尖在他敏感的圓端上磨弄著……

他疼得蹙起了眉,「不……唔嗯……」

不行……

想開口抗拒,但疼痛的低吟卻止不住流洩了出……

雲雀以幾近咬穿的力道狠咬住了脣瓣。

「嗯?這樣可是會痛的呢……」骸拭著自他脣際滴下的鮮紅輕笑道,「我會心疼的……」

他扣住了他的下顎,硬是將他的嘴給扳了開。

「呃……」利齒自脣上抽離的瞬間,雲雀吃痛的悶哼了聲,「放、放手……」

骸聞言伸手取下了一只手套,將其硬塞入了他的口中……

「唔嗯……!」伴著血腥的皮革味滿斥在了口中,他難受的發出了抗拒的聲響。

「恭彌你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呢。」骸輕笑道,「那麼,我來讓你舒服點吧……」

他俯身擒住了他的分身,張口一個沒入……

「唔!」下身被男人溫熱的脣舌包覆了住,他敏感的弓起了身子,「唔……唔嗯……」

想伸手推開他,但只要移動手臂就會被刺傷。

想出聲阻止他,但他的手套填塞住了他的嘴。

想抬腿踢向他,但卻被他有力的手給制壓住。

他現在,只能以幾近貫穿的視線怒瞪著他。

「唔……」將他的分身含入了口中,骸張口上下的滑動著,溫熱的唾液將他的濡溼,發出了淫靡的聲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