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自身的尊嚴與守護之物的安危……

他為了恭彌,毫不猶豫的選擇捨棄了尊嚴。

 

 

「唔嗯……唔……」不停襲上腦門的快意令他難受的弓起了身,雙手隨即又是一陣刺痛……

滴滴的血液落在了臉上,骸輕笑著離開了他的,改以尚戴著手套的手套弄了起……

「唔嗯……!」伴著雲雀的悶哼聲,灼熱的白液自圓端濺揚了出,灑落在了顫動著的腹上……

他伸手取出了他口中的手套,「這樣很舒服吧,恭彌……?」

「哈嗯……」雲雀大口的粗喘著,「我要……咬殺掉你……」

「嗯?不錯的提議呢……」骸伸指勾起了一縷灼白,將其擠入了他的口中……

「嗯……!」倏地充斥在口中的腥香味令他難受的蹙起了眉,「唔嗯……」雲雀張牙狠咬住了他的手指……

「嗯……」骸有些吃痛的悶哼了聲,「我的手好吃嗎,恭彌?」

他不顧疼痛的硬是將手指抽拔了出,而後以脣舌覆上了他的……

「唔嗯……」舌尖強勢的竄入了他口中,他捲弄起了他的,腥甜的氣味在兩人口中交濡著……

雲雀張牙想狠咬住他,但他卻如早已料到他意圖般地纏吮著他的,將他的牙關給大扳了開……

「呼呃……」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骸才起身離開了他。

「六道……唔嗯!」他正要開口怒罵他時,下身倏地傳來一陣刺痛……

他轉動著尚在他體內的槍身,「恭彌的這裡很想要的樣子呢……」

「拔出來……」雲雀吃痛的顫聲說著,「快拔出來……」

「嗯?可以啊……」骸倒也聽話的將硬物緩拔了出,「不過恭彌的這裡……」

一截指腹探入了收合著的幽穴中,「一張一合的,在渴求著我呢……」

皮革手套順著已然溼潤的甬道一個沒入,在狹窄的幽徑中來回的抽送著……

「嗯啊……」雲雀難受的輕叫出了聲,「住、住手……呃嗯……」

「可是恭彌的這裡,緊緊的吸著我不放呢……」骸低魅的說著,將第二根手指沒了入……

「嗯……!」他吃痛的弓起了上身,「不要……唔嗯……住……住手……」

「這裡不是好好的吸著嗎?」他望著逐漸沒入的兩根指截說,「恭彌你其實很想要吧……?」

「還記得嗎?那天晚上的你,可是相當的熱情呢……」

「住口……」雲雀聞言怒視著他道,「那是因為你……」

「你想說是因為被下了藥吧?」骸湊近了他的耳畔問,「那麼,就讓你清楚的明白吧……」語落,他將手指抽拔了出……

「你的身體,有多麼渴望我的疼愛……」

還來不及出聲反駁他病態的話語,一抹溫熱的物體倏地抵上了他的脣瓣……

「舔。」骸將慾望抵在了他的脣上命令道。

雲雀面露厭惡的別過了臉,「誰要……呃!」

他硬是扣抬起了他的嘴,「你最心愛的並盛會變成怎樣……也無所謂嗎?」

他聞言睜大了眸。

毫無疑問的,這是脅迫。

這種極為屈辱的事,他絕對不會做的。

但他卻以並盛要脅他。

明知道那是他現在最重視的東西……

自身的尊嚴與守護之物的安危……

他逼他從中作出抉擇。

他為了恭彌,毫不猶豫的選擇捨棄了尊嚴。

那麼你呢,恭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