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花呢?

花?我對那種東西沒有興趣。

真是的……那這樣問好了,你對玫瑰有什麼看法呢?

不算討厭吧。

那真是太好了。你喜歡什麼顏色的玫瑰花呢?

……銀白色的吧。

銀白色的嗎?

如果能在那銀白色的花瓣上染上鮮血,一定很美麗的吧……

染上鮮血的銀白色玫瑰花……是這樣沒錯吧?

是啊……不過你問這個做什麼?

想用花來佈置你的房間嘛。

真是惡趣味。

 

銀白色的。

他伸指勾起了枕邊的花瓣,襲上的觸感十分柔軟。

床上鋪滿了銀白色的玫瑰花瓣。

甘甜的花香味滿斥著他的鼻腔。

居然趁人不在時對別人的床做這種事……

真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喜歡嗎,史庫瓦羅?」男人的聲音倏地自門邊傳來。

「要佈置房間的話,放在花瓶裡就行了吧?」他回眸不滿的說道,「這樣我要怎麼睡?」

「躺在花瓣上吧,感覺很舒服的。」他上前牽起了他的手說,「跟花瓣一樣的,你美麗的銀白色髮絲,也會帶有花香的……」

「那是不可能的。」他將手抽離了開,「和你這個首領不同,我的一切……早已被血給染得腥紅。」

「沒有那回事。」男人聞言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即使雙手染血,我相信你的心依然白潔。」

「怎麼可能。」他在他胸前乾笑了聲,「你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老愛說些不切實際的話……」

「我說的是事實喔。」他撫著他細柔的髮絲說,「因為史庫瓦羅你,一直都很單純。」

所以才會那麼輕易的就被吸引,被傷害……

不自覺的,他擁著他的手一個收緊。

「迪諾……?」他不解的抬眸喚道,「喂,說什麼單純,你是在挖苦我吧?」

「或許是呢。」迪諾聞言輕笑著,「今天又擅自接了任務呢。」

「很無趣啊。」他抱怨道,「不活動下筋骨不行……」

「辛苦了。」他輕拍了下他的頭說,「本來希望你好好休息的,看來是不可能了。」

「少強人所難了。」他刻意以劍尖抵弄著他的腰腹說,「我可是在幫你分擔家族的工作……」

「聽起來像是個賢淑的妻子呢。」迪諾開玩笑道。

「誰是賢淑的妻子啊!」史庫瓦羅聞言不滿的推開了他,「你這個哭鼻子小鬼!」

「除了第一次見面時,我應該沒在你面前哭過了吧?」迪諾苦笑著,「因為我想成為能夠保護你的男人……」他細聲說道。

「啊?你剛才有說了什麼嗎?」他面露不解的問。

「我說你身上都是血的味道,要不要先去洗個澡呢?」他笑道,「然後躺躺看我為你鋪的花床吧。」

「知道了啦。」他伸手將他推出了房門外,「身為首領,你也還有很多事要做吧?」

「是啊。但是我,把你的事情擺在第一優先呢……」

話語被關門聲所掩蓋。

「還是不行呢……」迪諾望著那闔上的房門低喃道。

在上次的事件後,他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才讓他像現在這般與他說話。

他在他面前會笑,也會生氣……

但是無論他怎麼做,都無法勸使他跨越那道「主僕」的隔閡。

之前一直待在那個男人身邊,甘心為他付出一切的他,早已習慣被人役使,讓自己居於「僕」的地位。

因此,現在的他對於史庫瓦羅來說,只是家族的首領而已。

他還是沒辦法讓他走出那個男人的陰影。

當初如果自己能夠更堅強,能夠保護他的話……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像以前一樣呢……」

 

「很臭嗎……」史庫瓦羅拾起了剛脫下的外套嗅聞著。

這個味道……血的味道,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他已經習慣這個味道了。

但是對於迪諾來說,這個味道肯定很刺鼻的吧。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中學時代。

不知道他到底是愛好和平還是膽小,他總是會被人欺負,然後自己躲在角落哭哭啼啼的……

絕對不是為了替他出頭,他只是因為看不慣那個老愛杖勢欺人的傢伙,才會在迪諾被欺負的時候出來解決那個傢伙。

結果迪諾居然眼眶帶淚的來跟他道謝,還問他能不能當朋友……

一想到他當時的樣子,史庫瓦羅的嘴角不禁上揚。

還以為他是個需要人保護的哭鼻子小鬼呢。

但是那個時候……當他從死神手中逃過一劫時……

睜開眼第一個看見的人,是他。

「想這些做什麼啊……」他拍頭笑道,「那傢伙現在,是個首領了呢……」

離開了學校後,他們就沒再見過彼此。

在這段期間,那個哭鼻子小鬼成了加百羅涅的第十代首領。

而他……為了追隨那個吸引他的男人,將自己從劍帝杜爾那奪得的瓦利亞首領之位拱手奉上。

從那時候起,就不一樣了呢。

你成了必須要保護大家的首領,我則為了守護和他的約定而拚命。

那時候看著你哭泣的表情,還以為我必須保護你呢……

「要是你……還像那時候一樣就好了……」

 

沖洗完了身體後,史庫瓦羅邊擦拭著頭髮邊來到了床邊。

那滿床的銀白再次映入了他的眼簾。

真的要躺上去嗎?

他遲疑的撫著花瓣。

指尖所觸到的,是如此柔軟……

別誤會了,他絕對不是覺得躺上去會很舒服什麼的,只是因為很累了想休息而已……

央庫瓦羅動作輕盈的爬上了床。

 

 

(此圖為轉貼圖)

 

「你知道嗎,史庫瓦羅?我在圖書館看書的時候,書上說東方有一句話叫『名劍香花』喔!」迪諾興高采烈的說著。

「我說了叫你不要來煩我的吧?」正擦拭著劍身的史庫瓦羅不滿的抬眸道。

「可是……我們是室友啊……」

「我只是跟你住在同一間房間而已,不是什麼室友。」他冷聲說著。

「可是史庫瓦羅你……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嗎?」迪諾偏頭問道,「所以我……」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他打斷了他說,「滾回你的床上。」

「我想啊,『名劍香花』的意思,一定是說像史庫瓦羅這樣厲害的人,很適合花吧……」迪諾依然望著他傻笑道。

史庫瓦羅驀地睜開了眼。

什麼啊,居然夢到了小時候的事。

一定是這些花讓他不正常了吧……

伸手揉了揉雙眼,一陣甘甜的香氣隨即溢入鼻腔……

「很香吧?」床邊倏地傳來一道男音。

他不解的轉身一望,只見迪諾正坐在床邊笑望著他。

「你……」

「『名劍香花』就是這個意思吧?」他笑著勾起了他髮絲上的一抹花瓣說。

「你還記得那種東西啊?」他聞言皺眉道。

「會這麼問表示你也記得,不是嗎?」迪諾輕笑著,「一直很想看你身陷花海的樣子呢。」

「那是什麼惡趣味啊。」他咂舌,「等一下,你在這裡看我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呢。」他笑著聳肩道,「因為看你與花相偎的樣子,不由得看得分神了……」

「我說你……都是這樣跟女人說話的吧?」史庫瓦羅爬起了身說,「搞清楚,我可不是女人。」

不要被這長髮矇蔽了,我並不是女人。

所以不需要對我溫柔,也不必用言語恭維我……

我並不會因此而感到高興的。

「其實啊,每次家族舉辦舞會時,我都會躲起來呢。」迪諾搔頭說道,「實在不擅長跟女性說話呢。」

「那為什麼……」

「因為你是史庫瓦羅啊。」他伸手撫著他的髮絲說,「不論外表如何改變,你都是我所認識的史庫瓦羅。」

「所以我,會對你溫柔。」將銀白的細柔捲繞在了指上,迪諾輕聲說著。

史庫瓦羅聞言別過了臉,「不要對我溫柔,因為我……沒辦法給你什麼,也沒資格擁有……」

他沒辦法給他任何東西。

為了領悟劍帝杜爾不用左手的劍法,他廢了自己的左手。

為了追隨那個男人的仇恨,他以不落髮立下了誓言。

為了劍術,為了那個男人……

他已經無從回報他的溫柔了。

「你不必給我什麼。」他將他擁入了懷中說,「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是嗎……

喂,迪諾……

你的胸膛,什麼時候那麼寬闊了?

明明就只是個哭鼻子小鬼啊……

好溫暖……

吶,迪諾……

我真的可以,無條件的待在你身邊嗎……?

你……不期望我能回予什麼嗎?

 

在那之後,迪諾每天都會替他更鋪床上的花瓣。

而他也逐漸的,習慣沉溺於那片花海中。

就讓他這樣睡去吧。

迪諾……

你知道嗎?我已經幾乎要忘了……

我之所以在這裡的理由。

 

「BOSS,我們在城外抓到了一個人。」羅馬利歐報告道。

「嗯?他做了什麼嗎?」迪諾自文件堆中不解的抬首。

「他的衣服上繡有瓦利亞的圖章。」羅馬利歐說著,「本來以為是來暗殺史庫瓦羅的,但是審問後的結果……」

「我知道了,羅馬利歐。」沒等他把話說完,迪諾再次埋首於文件中,「你先出去吧。」

「但是BOSS,他說他是列威亞坦底下的直屬部隊,被派來確認史庫瓦羅有沒有確實完成任務,而任務內容是……」

「別說了,羅馬利歐。」他放下了手中的鋼筆說,「我都知道的。」

他知道的。

他知道為什麼史庫瓦羅會留在這裡,知道為什麼瓦利亞沒有對他趕盡殺絕……

這些他都知道的。

但是他並不想知道的啊……

他是如此努力的說服自己,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一直想相信,史庫瓦羅待在他身邊,是沒有目的的……

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

為什麼要讓我知道……

「BOSS,我懂您的心情。」羅馬利歐望著他嘆了口氣道,「但是再這樣自欺欺人下去,是不行的。」

自欺欺人。

我欺騙了自己去相信你。

我欺騙了你,讓你以為我還不知情。

我很狡猾對吧,史庫瓦羅?

你知道嗎,只要是你所希望的……

我都想為你完成。

「羅馬利歐。」迪諾倏地出聲喚道,「對不起。」

史庫瓦羅……

如果你此時待在我身邊,是為了實現與他的誓言……

為了你,我選擇成全。

「BOSS……?」羅馬利歐不解的望著他。

 

 

(此圖為轉貼圖)

 

史庫瓦羅望著左手上的劍。

他給的期限,就要到了。

在說出了那個男人的身世後,他被捨棄了。

那個時候,迪諾不顧眾人反對的對他伸出了手。

而他,遲疑了。

他討厭那時候的自己,為什麼那麼輕易的就動搖了對那個人的忠誠……

只不過是被那傢伙臉上的笑容所蠱惑了。

那時候的他,以為那個人再也不需要他,完全捨棄他了。

但是幾天後,瑪蒙的幻覺找到了他。

他說BOSS並沒有捨棄他,而是刻意讓他進入加百羅涅的。

任務內容是,殺了第十代首領跳馬迪諾,奪取加百羅涅家族。

如此一來就能從內外一起攻陷彭哥列。

這樣就能實現他和他的誓言了。

只要能完成任務,只要殺了迪諾……

他真的……要為了那個誓言,而殺了迪諾嗎……?

不,你在猶豫什麼?

你不是和他約定好了嗎?

不是宣誓要永遠效忠於他嗎?

你已經一再的讓他失望,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

只要完成任務,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當時會選擇待在加百羅涅,不就是為了這樣嗎?

是這樣的嗎……?

我接近迪諾……真的是為了殺他嗎……?

這些日子的相處……都是假的嗎……?

我真的要為了不被他捨棄,就背叛收容了我的迪諾嗎……?

迪諾……

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如果是你,你會選擇殺了我嗎……?

為什麼……我會在你和他之間猶豫不決……

「BOSS,有關於史庫瓦羅的事要向您報告。」房門外倏地傳來了羅馬利歐的聲音。

史庫瓦羅聞聲湊近了門邊。

「我知道。」迪諾回答他說,「大家希望我把他趕出去,對吧?」

「是的。畢竟他曾是瓦利亞的人……」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留下他的。」他聞言笑道,「很有利用價值,不是嗎?」

「BOSS您的意思是……?」

「因為待過瓦利亞,想必他對彭哥列的內部相當瞭解不是嗎?只要能從他這裡獲得情報,我們加百羅涅要吞併彭哥列,就很容易了。」

「原來如此,所以BOSS您對他那麼好,也是因為……」

「都是假的。」迪諾說道,「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卸下心防,從他口中獲得情報。」

胸口倏地傳來猛烈的抽痛。

史庫瓦羅跌坐在了地板上。

悸顫著的雙手胡亂的在傳來了痛楚的胸前捏抓著……

利用價值……

都是假的……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卸下心防……

他說過的話語,對他的溫柔……

全部,都是假的。

真是個笨蛋……

他居然會相信他,居然會被這些假象所迷惑……

居然會為了他,差點就要放棄回到那個男人身邊的機會……

到頭來,一切都是假的。

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我是那麼的相信你啊……

我以為只有你,是不會捨棄我的啊……

我真的以為,你的笑容都是真實的啊……

吶,迪諾。

你果然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真的都沒發現呢,原來一切都是你演出來的。

吶,迪諾……

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迪諾。

 

 

(此圖為轉貼圖)

 

「史庫瓦羅。」入夜,迪諾來到了他的房間。「怎麼沒有到大廳用餐呢?」

「為什麼這麼問?」站在床邊的他問道。

「你午餐跟晚餐都沒有出來吃,我很擔心呢。」他說著,「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

「那跟你沒有關係。」史庫瓦羅沉聲說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史庫瓦羅……?」迪諾不解的喚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還想裝傻嗎?」他一把揮推開了他,「你擔心的不是我,是彭哥列的情報吧!」

「你在說什麼啊?」迪諾皺眉問,「什麼彭哥列的情報……」

「我都聽到了!」他朝他吼道,「之所以會讓我留在這裡……會對我這麼好,全都是為了從我這得到彭哥列的情報!你說的話都是假的!都只是為了利用我!」

好痛……

從來沒想過由自己親口說出這個事實,胸口會有如利刃切割般地痛……

你是不會知道的。

我的心,有多痛……

「是嗎……你都聽到了啊。」迪諾聞言輕笑著,「還以為能一直瞞下去的……」

「告訴我,迪諾。」史庫瓦羅舉劍抵在了他的脖際,「我所聽到的那些,是真的嗎?」

告訴我那不是真的。

再用你那溫柔的話語來哄騙我。

我會欺騙自己去相信你的。

所以,請你告訴我……

「是真的。」迪諾直望著他說道,茶褐色的眸子中沒有一絲光亮……

「你騙我……」劍身聞言輕顫著,「那不是真的……你騙我……」

「是真的。」他語氣堅定的說道。

「是嗎……」史庫瓦羅乾笑出了聲,「你知道嗎……我直到剛才,都還在騙自己那不是真的,都還騙自己要去相信你……」

「我是那麼的相信你!」他說著,手上的劍已止去了抖顫。

「既然被你發現,那就沒辦法了。」迪諾自腰際取下了鞭繩,「不能讓你離開了。」

「你阻止不了我的。」他將劍高揚了起,「我要殺了你!」

以鞭繩抵住了他襲下的攻擊,迪諾的嘴角揚起了笑意,「這是我第一次跟你打呢……」

「也是最後一次了。」史庫瓦羅說著,以強烈的攻勢將他逼近了床邊……

「你真的很強呢,史庫瓦羅……」

因為知道鞭子是遠距型的武器,所以逼他打近身戰嗎……

對不起了,史庫瓦羅……

迪諾倏地將鞭子往床上揮去,滿床的花瓣就這麼飛揚了起……

「你……!」

趁著他被銀白的花瓣眩目之際,迪諾迅速的以鞭繩將他的雙手纏捆了住……

「這樣你就動不了了呢……」他將他的雙手高擒了起,「認輸吧。」

「還沒完呢!」史庫瓦羅咬牙說道,一個抬腿將他踢向了床,「唯有你……我絕對要親手殺死!」

「如果是你所希望的……」迪諾聞言低喃著,「我會替你實現它的。」語落,他將手中的鞭繩使勁一拉……

「……!」雙手被男人猛拉上了前,他一個失重的往前跌去……

「對不起……」伴著男人的低語,他手中的劍直沒入了他的腰際……

鮮紅色的血液順著身型在床鋪上暈染了開。

「為什麼……?」史庫瓦羅睜大了眸驚愕的望著他,「為什麼你要……」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想為你實現……」

「到現在還想要騙我嗎!」將已然鬆落的鞭繩甩開,他上前緊抓住了他的衣襟……

「太好了,史庫瓦羅……」迪諾輕笑了聲說,「這樣……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被血給染紅的手,悸顫著撫上了他的臉頰……

「你說什麼……」灰眸聞言圓睜著,「你……都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的……」他虛聲說道,「因為史庫瓦羅你……不擅長說謊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要殺你,卻不殺了我!」史庫瓦羅吼問著,「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很善良……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了……」他輕撫著他的臉說,「我也知道,你想回到他的身邊……」

「迪諾……」

「我想成為能夠保護你的人……」自嘴角溢出的血紅滴落了下,「如果我是那個阻擋你幸福的存在……我會離開的……」

「你和羅馬利歐說的話……是假的……?」他伸手將他抱坐了起,「我該怎麼做,迪諾……?我已經分不清楚你說的話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

「沒關係的,史庫瓦羅……」迪諾揚起了嘴角說,「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那是他曾對他說過的話。

那個時候……他說自己無從回予他時,他這麼說過。

他自己的想法……

謝謝你救了我,史庫瓦羅……

我們可以作朋友嗎……?

我們是室友啊……

史庫瓦羅你……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嗎?

「名劍香花」的意思,一定是說像史庫瓦羅這樣厲害的人,很適合花吧……

史庫瓦羅……你說要跟桑薩斯走,是真的嗎……?

我不會忘記你的,史庫瓦羅……

跟我走吧,史庫瓦羅……我不會捨棄你的……

即使雙手染血,我相信你的心依然白潔……

不論外表如何改變,你都是我所認識的史庫瓦羅……

所以,我會對你溫柔。

男人所說過的話語,自記憶的深處泉湧了出……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想為你實現……

太好了,史庫瓦羅……這樣……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你很善良……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了……

我想成為能保護你的人……

如果我是那個阻擋你幸福的存在……我會離開的……

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我相信你……」他將他緊擁在了懷中說,「迪諾,我相信你……」

「所以……請你不要死……」史庫瓦羅手捂住了他不停淌出血紅的傷口說著,「你不是說了,不會捨棄我的……」

我相信你所說的。

所以,請留在我身邊,不要丟下我……

「謝謝你,史庫瓦羅……」迪諾聞言漾起了笑容,「謝謝你……還願意相信我……咳呃……!」

氣息一個紊亂,濁紅色的血液自他口中淌流了出……

「迪諾……!」他著急的撫著他的臉頰,「不要死……迪諾,你不能離開我……」

「不要難過,史庫瓦羅……」他勉強抬手自床上抓起了一把花瓣,「你看,這些花……變成你喜歡的顏色了……」

被他握在手中的花瓣,是鮮紅色的。

自傷口淌流出的血液在床鋪上暈渲了開,銀白色的花瓣被染上了豔絕的血紅……

如果能在那銀白色的花瓣上染上鮮血,一定很美麗的吧……

那是他曾說過的,不切實際的話語……

但迪諾卻將它實現了。

「抱歉了,史庫瓦羅……」染血的手顫抖著撫上了他的臉,「我這次……對你撒謊了……」

大手無力的滑落了下,在他臉頰上留下了鮮紅的血痕……

不要為我難過,史庫瓦羅……

你看吶,那些花……染上了你所愛的鮮紅……

你知道嗎……

有一句話,我一直沒能說出口……

「不要離開我……」史庫瓦羅擁緊了他,「迪諾……迪諾……!」

平生第一次的嘶吼,顯得格外悸慟。

 

一個月後,加百羅涅對外宣布了第十代首領迪諾遇刺身亡的消息。

由於迪諾並無子嗣,因此由擔任他副手的羅馬利歐繼任第十一代首領之位。

而殺害了首領的背叛者史庫瓦羅,依然在逃。

 

半年後,威尼斯郊區。

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長髮男人來到了墓園。

他佇足在了位於園中央的墓碑前。

將手中的花束擺放了下,男人單膝跪立在了墓碑前。

大手輕撫上了墓碑上的十字架,「我今天又帶白玫瑰來了。」

「希望能洗去你身上的血紅……」

在靜默了約十分鐘後,男人才終於站起了身。

「你果然又來這裡了呢。」一道熟悉的男音倏地自身後傳來。

「你不也是嗎?」他聞聲回頭說道。

一陣勁風襲來,銀白色的花瓣伴著男人潔白的髮絲在風中飛舞著……

「真美呢。」晚來的男人見狀笑道,「你很適合白玫瑰呢。」

「是啊。」他聞言斂了下眸,「當初居然想將它染紅,真傻呢……」

「因為那個時候,你的世界是腥紅色的。」男人上前輕撫著他的髮,「而現在,是皎潔的銀白……」

「嗯……」他轉身望著墓碑,「因為我被救贖了。」

「你失去了很多,史庫瓦羅。」男人說著,「沒有犧牲,就沒有救贖。」

「但是,我並沒有失去你。」史庫瓦羅擁住了他說。

「那時候聽見了你呼喚我的聲音。」男人伸手擁緊了他,「我果然還是放不下你呢。」

「因為我相信你。」他在他懷中說著,「我相信你不會離開我的,迪諾。」

那時候,當他以為自己失去他時,在門外的羅馬利歐衝了進來。

羅馬利歐並沒有責備他,而是一臉凝重的替迪諾進行急救工作。

就好像早已料想到了般。

那一瞬間他就明白了,他在房間裡所聽到的,都是假的。

迪諾並沒有騙他。

深深的懊悔侵蝕著他的心。

如果那時候他選擇相信迪諾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在那之後,羅馬利歐將迪諾的想法告訴了他。

知道史庫瓦羅必須殺死自己才能回到瓦利亞後,迪諾決定成全他。

他以首領的命令迫使堅決反對的羅馬利歐配合他說出那些話讓史庫瓦羅誤會。

他說他要死在自己所珍視的人手上。

但是羅馬利歐還是無法放任不管。

他急時衝進來挽救了迪諾的命,並決定為了不讓迪諾所流的血白費,無論內外都要放出迪諾遇刺身亡的消息。

如此一來即使瓦利亞想要進犯,也能準備好相對的應變措施。

「跳馬迪諾已被你殺死。」羅馬利歐望著他說,「你可以回瓦利亞邀功了。」

「你……」

「這是BOSS的決定,我不會怨你的。」他淡聲說道,「你快走吧。」

「我不走。」

那是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的堅定語氣。

「我不走,我要待在迪諾的身邊。」

如果是迪諾,也會這麼做。

所以他絕對不會丟下他離開的。

後來,在迪諾的傷勢逐漸脫離了險境後,羅馬利歐安排他們住在位於威尼斯郊區的別墅。

他每個星期都會帶一束白玫瑰花來這座墓園。

這墓裡所葬著的,並不是迪諾,而是那天染上了他鮮血的花瓣。

那是他洗不清的罪孽。

但只有一點也好,他也要將自己當時的想法染白。

不是鮮血的豔紅,而是純瑕無淨的白。

過了一個星期後,迪諾自死神的手中逃離了。

「史庫瓦羅……?」那是他睜開眼望見他時,說的第一句話。

他忘不了當時男人那雙褐眸中的驚訝。

「是我,迪諾。」他將他擁入了懷中說,「我就在這裡,沒有離開你……」

「傻瓜。」迪諾聞言輕笑著,「怎麼會選擇留下來呢……?」

你不是希望回到桑薩斯身邊的嗎……?

「因為我相信你。」他在他耳畔說著,「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

所以我一直在你身邊守候著。

不會讓你那句離別的謊言實現的。

「謝謝你,史庫瓦羅……」他伸手擁著他說,「我回來了。」

「歡迎你回來,迪諾。」

傷害自己所愛之人……

那是他這生都難以贖還的罪。

但男人臉上的笑容,救贖了他。

「我不能失去你。」

這句話,已經忘了是由誰說出口的。

只知道,它在兩人的心中迴蕩不已……

「史庫瓦羅。」迪諾突然出聲喚道,「怎麼看得分神了?」

從記憶的潮流中回過了神來,他第一個望見的是男人那雙焦糖般地棕褐色眸子。

「不,沒事……」史庫瓦羅乾笑道,「只是覺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很蠢。」

「那不是蠢,是單純。」迪諾聞言輕笑著,「我們回家吧,史庫瓦羅。」他朝他伸出了手說。

「嗯,回家吧。」

回到那個只屬於我們兩個的家。

 

 

(此圖為轉貼圖)

 

「可以嗎,史庫瓦羅……?」手指微顫著解開了他身上的衣物,男人卻突然遲疑的出聲問道。

「這種事情不要問我啦……」一進家門就被人撲倒在床上的他泛紅著臉頰說。

「那就是可以的意思囉……?」

不知道男人用來解讀話語的系統是否出了什麼問題,他解衣的動作依然持續著……

「你的傷還沒好吧?」史庫瓦羅手抵著他的胸口說,「喂,迪諾……」

「過那麼久早就好了。」迪諾笑道,「多虧了史庫瓦羅的照顧呢。」

「那是我的責任啊……」他聞言微斂了下眸,「如果不是我,你也……」

「噓。」他伸指抵住了他的嘴,「那是我自作主張的行為,不是你的錯。」

他以為那是他所期望,所以自作主張。

「可是……」

「如果你堅持的話呢……」指尖在白皙的胸線上遊移著,「就將這當作是處罰吧……」

「說什麼啊……唔嗯!」

男人張齒含咬住了他胸前的顫動,「史庫瓦羅的這裡……敏感的腫立著呢……」

「才沒有……」他連忙伸手抵住了他的臉,「不要含……」

「嗯?為什麼……」他邪魅的自他胸前抬眸問道,「不喜歡這樣嗎……?」溫熱的舌尖刻意舔弄著……

「嗯……」他敏感的一個顫抖,「你這傢伙……喜歡舔男人的乳頭嗎……」

「因為史庫瓦羅皺眉的樣子很可愛呢。」迪諾笑著撫向他緊鎖的眉間說,「那表示你有感覺吧……?」

史庫瓦羅聞言不悅的挑起了眉。

「真是惡趣味到了極點啊……」他伸手捏著男人的臉頰說,「把以前那個哭鼻子小鬼還給我啊……」

「嗯?所以史庫瓦羅喜歡以前的我囉?」他俯身埋入了他的脖間,「我比較喜歡現在的你呢……」

「什麼啊……」

「現在的你是真正的史庫瓦羅。」迪諾嗅聞著他髮間的花香說,「跟以前以強悍來武裝自己的你不同。」

真正的自己……

是嗎,連這個都被你發現了啊……

劍士是孤獨的。

手持的劍象徵著危險,因此沒人敢接近他的身邊。

而他也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

所以那時候,他問他要不要作朋友時,他只能以手中的劍來嚇阻他。

因為從來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

他不需要,也不知道朋友這種東西。

因此當迪諾接近他時,他總會惡言相向。

不要管我,讓我一個人就好。

你不怕我傷害你嗎?

但每次看著他失望的離去時,他的心裡也會感到失落。

就好像迪諾待在他身邊是理所當然的。

而這種感覺,在兩人分道揚鑣後,更為強烈……

為什麼偏偏是他啊……

迪諾所屬的加百羅涅家族,和彭哥列為同盟關係。

也就是說,加入欲叛變的瓦利亞的他,是他的敵人。

兩人久違的相見,是在日本。

他還記得那天,迪諾掉包了他手中的戒指,讓桑薩斯對他失望了。

那時候他就想,迪諾真的變了呢……

但是那個在醫院守候著他的迪諾,卻沒變……

還是一樣一臉擔心的望著他。

真是個傻瓜……

「在想什麼呢?」迪諾望著分神的他問。

「在想為什麼你現在會壓在我身上啊……」他不滿的說。

「嗯?史庫瓦羅想在上面嗎?」他探舌舔弄著他的耳根問。

「唔……」他敏感的輕顫,「這不是誰在上面的問題吧……」

為什麼他會被一個重傷初癒的哭鼻子小鬼給撲倒啊?

「也就是誰在上面都可以囉……」他在他耳畔低魅道。

這已經不是理解能力有問題,而是刻意扭曲了吧!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男人燦笑著,賊手向下遊移了去……

 

「唔嗯……」低吟聲不住自口中溢出,史庫瓦羅急忙緊咬住了手指……

男人張口含弄住了他的,溫潤膜腔的觸感令他的下身收顫著……

「迪諾……」他伸手推抵著他,勉強自牙縫中擠出字句,「住手……」

但男人聞言卻刻意以舌尖舔弄著圓端,將他的直沒入了喉中……

「嗯……」十指陷入了男人如蜂蜜般地金髮中,重擊著腦門的快意令他蹙起了眉……

俄傾,禁不住挑弄的下身一陣收顫,灼熱的種子濺揚在了男人口中……

「迪……」

本想叫他吐出來的,但男人卻一個俯身上前覆住了他的脣……

「唔……!」腥香的氣味不及防的滿斥在了腔內,「嗯……」

男人放肆的探舌捲弄著他的,銀絲和些許的灼白在兩人口中交濡著……

好甜……

帶有一縷腥香的甜味隨著舌尖的攪弄滿溢著……

「史庫瓦羅……」抬脣離開了他的,男人撫著他泛紅的臉頰低喃道。

原來你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哈嗯……」好不容易得以呼吸的他大口的喘息著,「你這個……呼……惡趣味傢伙……」

「可是史庫瓦羅一臉著迷的表情呢。」指尖捲繞起了一絲銀白的細柔,「喜歡親吻嗎……?」

哪有人這麼直接就問的……

「誰會喜歡啊。」他倔強的別過了臉說。

「史庫瓦羅不擅長說謊呢。」迪諾望著他因語緋紅的臉頰輕笑道。

他聞言面露不解。

迪諾之前也這麼說過,說他不擅長說謊。

可是他是怎麼知道……

「史庫瓦羅說謊的時候,總是會避開視線呢。」像是知道他的疑問,迪諾倏地說道。

「那是因為……」

因為怕被男人那雙焦糖般地眸子所蠱惑。

這種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好可愛呢……」他輕笑道,「史庫瓦羅也會臉紅的呢……」

「誰臉紅了……呃!」

細長的手指不知何時遊移到了下身,在恥處前來回的逗弄著……

「喂,迪諾……」他急忙欲闔上雙腿,卻反倒被男人大扳了開……

「吶,桑薩斯沒有對你做過這種事嗎?」迪諾倏地開口問道。

「怎麼可能啊……」他聞言斂了下眸,「我對他來說,不過是個垃圾而已……」

是嗎……

「我會珍視你的,史庫瓦羅……」

微瞇起了褐眸,他將指尖朝著緊縮著的穴口一個沒入……

「嗯……」下體倏地被異物入侵,他抗拒的想將其推擠出……

「很緊呢……」望著逐漸被肉壁吸吞入的手指,男人低喃道。

被緊含住的手指在甬徑中緩慢的抽送了起,「呃……」

「迪諾……」手指的每一寸律動都與緊窄的肉徑牽連著,令他難受的喚道,「不要……」

「會痛嗎……?」男人輕問著,將指尖退至了穴口,「抱歉……」

伴著歉語的落下,一抹溫熱的觸感襲上了下身……

男人探舌在恥處舔弄著,溼熱感逐漸蔓延至了秘境……

「呃嗯……!」他敏感的弓顫起了上身,「迪諾……」

他揚指將收顫著的秘境撥弄了開,靈活的舌尖隨即竄沒了入……

「哈嗯……」男人猝然的舉動令他一個抖顫,「不要舔那裡……」他伸手向前想推開他……

但男人非但沒有停下舔舐的動作,反倒是將他伸來的手覆上了下身……

「呃……」觸到了自身敏感的瞬間,指尖一個輕彈。「喂,迪諾……」

男人將他的指掌攤開,而後讓他握弄住了肉身。

「哎……?」他面露不解的望著他,「你要做什麼……?」

沒有回答他的問句,迪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未曾見過的壞笑,舌尖在恥境中舔弄了起……

「嗯……!」下身襲上的快意令他的手不住收緊,擒在了手中的分身一陣顫揚……

莫名的炙熱感不停自下身灼起,他張眸難受的望著他……

但男人卻逕自在他的下身佈滿火種,絲毫沒有替他澆熄的打算。

這傢伙……

一定是故意的……

史庫瓦羅緊咬住了牙關。

可惡……

擒住下身的手一陣收緊,他試著將掌中的灼熱上下套弄了起……

「嗯……」難堪的屈辱感和不住襲上的快意重擊著思緒,「哈嗯……」

被他煽情的舉動使然,男人將脣舌撤出,改以手指攻掠……

細長的手指順著己然溼潤的甬道滑入,在幽徑中緩慢的抽送著……

「呃嗯……嗯……」

伴著下身的抽送律動了起,大手不自覺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快意的炙火自下身灼燃而上,他的上身倏地如弓般地收顫了起,灼白的液體頓時玷濡了掌心……

「哈嗯……」史庫瓦羅大口的喘息著,白皙的肌膚上繪染著情慾的潮紅。

男人探舌舔弄著他的手,將指上的腥香沒入了口中,「唔嗯……」

「不要……」他見狀急忙將手給收回,「那個不能吃……」

「為什麼不行呢……?」他伸指勾弄著分身上的殘留,「只要是你的,我都想擁有……」

不會再將你讓給別人了。

從未自他身上感受到的佔有慾在此刻表露無遺。

「呃……?」

身體突然被翻轉了過,史庫瓦羅面露不解的回眸,「喂,迪諾……」

皮帶和拉鍊相撞擊的金屬聲自身後傳來,只見男人正褪去了自身的衣物……

喂,不會吧……

正當他想起身之際,一抹溫熱抵在了下身。

「可以嗎,史庫瓦羅……?」伸手將他細長的髮絲捲繞在了指上,迪諾出聲問道。

「不要問啦……」他聞言臉頰一個緋紅。

如果是你的話……

「可能會痛……」他低聲說著,肉身順著已然溼滑的穴口一個沒入……

「嗯啊……!」下身被硬物貫穿的瞬間,他疼得蹙起了眉,「好痛……」

手指輕觸了下兩人的交合之處,滴落在指尖上的是嫣紅的血液……

「抱歉……」他心疼的說著,但就此打住只會讓他更為難受……

緊咬住了牙關,肉身伴著鮮紅在甬徑中緩律了起……

「不、不要動……」分身的每一次律動都與緊窄的肉壁相牽連著,傳來了撕裂般地疼痛……

「嗯……」下身被溫熱的壁肉包覆了住,他不自覺的加深了抽送的幅度……

「不……哈嗯……迪諾……」雙手緊抓住了身下的被褥,低吟聲不停自口中流洩了出……

「史庫瓦羅……」伸手將他的身軀抱抬了起,他讓他背對著跨坐在了自己腿上……

「不要……」敞開的雙腿讓兩人的交合之處直闖入眼簾,「迪、迪諾……」

肉身因跨坐的姿勢直沒了入,將原先緊窄的穴口擴撐了開……

大手將他的雙腿抱抬而起,他將他的向下一個沉淪……

「哈啊……!」體內的男性伴著身體下墜的重量直頂入了穴心……

他探舌在他的後頸處舔弄著,「還痛嗎……?」

「不、不知道……」他顫聲回答著,下身的痛楚逐漸轉為陣陣的酥麻感……

男人將手指探入了他的口中,指尖扣著他的舌在膜腔中攪弄著……

「唔嗯……?」他回眸不解的望著他,下一秒就被男人推倒在了床上……

將他的臀部扳抬了起,男人欺身埋入了他的體內……

「唔……!」上身一個弓顫,他將男人的手指緊咬了住,「唔嗯……」

被肉壁緊擒住的分身伴著血紅在甬徑中移動著,他開始不再抑止的抽送了起……

「嗯……唔嗯……」口中傳來了鮮血的腥甜味,他著迷似地吸吮著男人被咬破的手指,下身不自覺的迎合著男人的律動……

手指在他溫潤的口中翻攪著,來不及吞嚥的銀絲自嘴角滴落了下……

「史庫瓦羅……」男人在他身後低喃道,肉身不斷在他體內挺進著……

「哈啊……!」撞擊到某一處的肉徑時,他倏地敏感的弓顫起了上身……

似乎察覺到了那是他的敏感點,男人的每一次抽送都刻意挺弄著該處……

「哈嗯……」他張口低喘著,擒住了男人的下身猛地緊縮了起……

「嗯……!」被溫熱壁肉包覆住的下身一陣收緊,酥麻的快意襲上了腦門……

俄傾,男人的粗喘聲自身後傳來,陣陣灼熱的種子伴著抽送的幅度濺揚在了他的體內……

「迪諾……」男人的身軀失重的跌壓在了他的身上,令他難受的喚道。

「史庫瓦羅……」將銀白的細柔捲繞在了指上,他如夢囈般地低喃著,「你是我的……」

不會讓給別人的……

 

 

(此圖為轉貼圖)

 

清晨的陽光自敞開的窗戶直射而入,床上的人影有些慵懶的坐起了身。

他隨即像想起什麼似的往身旁望去,並沒有男人的身影。

這傢伙,在對別人的身體做出了過分的事後,跑去哪裡了啊……

呃……?

突地意識到了自己正陷入是否遭遇一夜情的少女情懷中,史庫瓦羅猛然搖了搖頭。

他是在想些什麼啊……

正當他想起身穿衣時,下身傳來的痛楚差點令他站不起身……

可惡……

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

與此同時,某個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成為被砍殺對象的男人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喂,迪諾……」

沒讓他把話說完,男人倏地將手中捧著的一束白玫瑰遞給了他。

「做什麼……?」史庫瓦羅面露驚愕的望著他。

「你知道嗎,史庫瓦羅……」迪諾將其中一朵花別在了他的髮上,「1朵白玫瑰,象徵著『你是唯一』。」

「啊……?」

他在說些什麼啊……

「2朵白玫瑰,象徵著『你儂我儂』。」他笑道,將第二朵花別上了他的髮。

「那個,迪諾……」

「3朵白玫瑰表示……」第三朵玫瑰花,他放入了他的手中……

「我愛你。」

迪諾說著,連同他的手一起將玫瑰花包覆在了手中。

「你在說些什麼……」他聞言臉頰一個泛紅,「不要拿我尋開心啊……」

「我愛你,史庫瓦羅。」他語氣堅定的望著他說,「這是我一直沒能對你說出口的話。」

那個時候,還以為自己永遠無法對他訴說了。

所以現在他不想再隱瞞了。

「你呢……?」迪諾問著,「你對我,是如何看待的?」

是如何看待他的……

真是過份的問題啊。

明明每當他失意時,都會擅自闖入他眼簾的。

明明總是逕自說著溫柔的話語的。

明明一直,都在守候著他的……

我的心意,你早就清楚了,不是嗎……?

「我……也喜歡你……」別過了燙紅的臉頰,史庫瓦羅低聲說道。

說不出口的愛,會構築成傷害。

這一點兩人都已深刻明白。

所以,也是時候該互相坦白。

「謝謝你,史庫瓦羅……」迪諾又將兩朵花放入了他的掌心,「4朵白玫瑰,象徵著『誓言』。而5朵,象徵著『無悔』。」

「我會一直愛著你,永不後悔。」他說著,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

「嗯……」他在他的胸前輕應了聲,「我相信你。」

好寬闊呢……

真想就這樣依賴下去。

吶,迪諾……

我可以就這樣,依賴著你嗎?

「這束玫瑰花是我一早去溫室裡摘的,有44朵。」他倏地在他耳畔說著,「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誰會知道啊……」他皺眉道,「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啊?」

「因為史庫瓦羅,就跟白玫瑰一樣。」他將他銀白的髮絲輕撩了起,「一樣的潔白,一樣的美麗……」

「真是惡趣味啊。」臉頰一個緋紅,「所以到底是什麼意思?」

「Non cambiera mai fino alla morte.」迪諾笑撫著他的臉說。

史庫瓦羅聞言呆愣了住。

至死不渝。

是嗎……

所以你才從那個世界回來了啊……

那個時候,讓遊走在死亡邊緣的我看見了一絲光明的,就是你呢……

只有你這個笨蛋,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燦爛的笑花在臉上展放了開。

「好美……」將那笑容盡收眼底,迪諾讚嘆道。

 

吶,迪諾,你知道嗎……

我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喜歡上了白玫瑰。

(此圖為轉貼圖)

 

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花呢?

花?我對那種東西沒有興趣。

真是的……那這樣問好了,你對玫瑰有什麼看法呢?

不算討厭吧。

那真是太好了。你喜歡什麼顏色的玫瑰花呢?

……銀白色的吧。

銀白色的嗎?

如果能在那銀白色的花瓣上染上鮮血,一定很美麗的吧……

染上鮮血的銀白色玫瑰花……是這樣沒錯吧?

是啊……不過你問這個做什麼?

想用花來佈置你的房間嘛。

真是惡趣味。

 

銀白色的。

他伸指勾起了枕邊的花瓣,襲上的觸感十分柔軟。

床上鋪滿了銀白色的玫瑰花瓣。

甘甜的花香味滿斥著他的鼻腔。

居然趁人不在時對別人的床做這種事……

真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喜歡嗎,史庫瓦羅?」男人的聲音倏地自門邊傳來。

「要佈置房間的話,放在花瓶裡就行了吧?」他回眸不滿的說道,「這樣我要怎麼睡?」

「躺在花瓣上吧,感覺很舒服的。」他上前牽起了他的手說,「跟花瓣一樣的,你美麗的銀白色髮絲,也會帶有花香的……」

「那是不可能的。」他將手抽離了開,「和你這個首領不同,我的一切……早已被血給染得腥紅。」

「沒有那回事。」男人聞言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即使雙手染血,我相信你的心依然白潔。」

「怎麼可能。」他在他胸前乾笑了聲,「你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老愛說些不切實際的話……」

「我說的是事實喔。」他撫著他細柔的髮絲說,「因為史庫瓦羅你,一直都很單純。」

所以才會那麼輕易的就被吸引,被傷害……

不自覺的,他擁著他的手一個收緊。

「迪諾……?」他不解的抬眸喚道,「喂,說什麼單純,你是在挖苦我吧?」

「或許是呢。」迪諾聞言輕笑著,「今天又擅自接了任務呢。」

「很無趣啊。」他抱怨道,「不活動下筋骨不行……」

「辛苦了。」他輕拍了下他的頭說,「本來希望你好好休息的,看來是不可能了。」

「少強人所難了。」他刻意以劍尖抵弄著他的腰腹說,「我可是在幫你分擔家族的工作……」

「聽起來像是個賢淑的妻子呢。」迪諾開玩笑道。

「誰是賢淑的妻子啊!」史庫瓦羅聞言不滿的推開了他,「你這個哭鼻子小鬼!」

「除了第一次見面時,我應該沒在你面前哭過了吧?」迪諾苦笑著,「因為我想成為能夠保護你的男人……」他細聲說道。

「啊?你剛才有說了什麼嗎?」他面露不解的問。

「我說你身上都是血的味道,要不要先去洗個澡呢?」他笑道,「然後躺躺看我為你鋪的花床吧。」

「知道了啦。」他伸手將他推出了房門外,「身為首領,你也還有很多事要做吧?」

「是啊。但是我,把你的事情擺在第一優先呢……」

話語被關門聲所掩蓋。

「還是不行呢……」迪諾望著那闔上的房門低喃道。

在上次的事件後,他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才讓他像現在這般與他說話。

他在他面前會笑,也會生氣……

但是無論他怎麼做,都無法勸使他跨越那道「主僕」的隔閡。

之前一直待在那個男人身邊,甘心為他付出一切的他,早已習慣被人役使,讓自己居於「僕」的地位。

因此,現在的他對於史庫瓦羅來說,只是家族的首領而已。

他還是沒辦法讓他走出那個男人的陰影。

當初如果自己能夠更堅強,能夠保護他的話……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像以前一樣呢……」

 

「很臭嗎……」史庫瓦羅拾起了剛脫下的外套嗅聞著。

這個味道……血的味道,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他已經習慣這個味道了。

但是對於迪諾來說,這個味道肯定很刺鼻的吧。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中學時代。

不知道他到底是愛好和平還是膽小,他總是會被人欺負,然後自己躲在角落哭哭啼啼的……

絕對不是為了替他出頭,他只是因為看不慣那個老愛杖勢欺人的傢伙,才會在迪諾被欺負的時候出來解決那個傢伙。

結果迪諾居然眼眶帶淚的來跟他道謝,還問他能不能當朋友……

一想到他當時的樣子,史庫瓦羅的嘴角不禁上揚。

還以為他是個需要人保護的哭鼻子小鬼呢。

但是那個時候……當他從死神手中逃過一劫時……

睜開眼第一個看見的人,是他。

「想這些做什麼啊……」他拍頭笑道,「那傢伙現在,是個首領了呢……」

離開了學校後,他們就沒再見過彼此。

在這段期間,那個哭鼻子小鬼成了加百羅涅的第十代首領。

而他……為了追隨那個吸引他的男人,將自己從劍帝杜爾那奪得的瓦利亞首領之位拱手奉上。

從那時候起,就不一樣了呢。

你成了必須要保護大家的首領,我則為了守護和他的約定而拚命。

那時候看著你哭泣的表情,還以為我必須保護你呢……

「要是你……還像那時候一樣就好了……」

 

沖洗完了身體後,史庫瓦羅邊擦拭著頭髮邊來到了床邊。

那滿床的銀白再次映入了他的眼簾。

真的要躺上去嗎?

他遲疑的撫著花瓣。

指尖所觸到的,是如此柔軟……

別誤會了,他絕對不是覺得躺上去會很舒服什麼的,只是因為很累了想休息而已……

央庫瓦羅動作輕盈的爬上了床。

 

 

(此圖為轉貼圖)

 

「你知道嗎,史庫瓦羅?我在圖書館看書的時候,書上說東方有一句話叫『名劍香花』喔!」迪諾興高采烈的說著。

「我說了叫你不要來煩我的吧?」正擦拭著劍身的史庫瓦羅不滿的抬眸道。

「可是……我們是室友啊……」

「我只是跟你住在同一間房間而已,不是什麼室友。」他冷聲說著。

「可是史庫瓦羅你……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嗎?」迪諾偏頭問道,「所以我……」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他打斷了他說,「滾回你的床上。」

「我想啊,『名劍香花』的意思,一定是說像史庫瓦羅這樣厲害的人,很適合花吧……」迪諾依然望著他傻笑道。

史庫瓦羅驀地睜開了眼。

什麼啊,居然夢到了小時候的事。

一定是這些花讓他不正常了吧……

伸手揉了揉雙眼,一陣甘甜的香氣隨即溢入鼻腔……

「很香吧?」床邊倏地傳來一道男音。

他不解的轉身一望,只見迪諾正坐在床邊笑望著他。

「你……」

「『名劍香花』就是這個意思吧?」他笑著勾起了他髮絲上的一抹花瓣說。

「你還記得那種東西啊?」他聞言皺眉道。

「會這麼問表示你也記得,不是嗎?」迪諾輕笑著,「一直很想看你身陷花海的樣子呢。」

「那是什麼惡趣味啊。」他咂舌,「等一下,你在這裡看我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呢。」他笑著聳肩道,「因為看你與花相偎的樣子,不由得看得分神了……」

「我說你……都是這樣跟女人說話的吧?」史庫瓦羅爬起了身說,「搞清楚,我可不是女人。」

不要被這長髮矇蔽了,我並不是女人。

所以不需要對我溫柔,也不必用言語恭維我……

我並不會因此而感到高興的。

「其實啊,每次家族舉辦舞會時,我都會躲起來呢。」迪諾搔頭說道,「實在不擅長跟女性說話呢。」

「那為什麼……」

「因為你是史庫瓦羅啊。」他伸手撫著他的髮絲說,「不論外表如何改變,你都是我所認識的史庫瓦羅。」

「所以我,會對你溫柔。」將銀白的細柔捲繞在了指上,迪諾輕聲說著。

史庫瓦羅聞言別過了臉,「不要對我溫柔,因為我……沒辦法給你什麼,也沒資格擁有……」

他沒辦法給他任何東西。

為了領悟劍帝杜爾不用左手的劍法,他廢了自己的左手。

為了追隨那個男人的仇恨,他以不落髮立下了誓言。

為了劍術,為了那個男人……

他已經無從回報他的溫柔了。

「你不必給我什麼。」他將他擁入了懷中說,「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是嗎……

喂,迪諾……

你的胸膛,什麼時候那麼寬闊了?

明明就只是個哭鼻子小鬼啊……

好溫暖……

吶,迪諾……

我真的可以,無條件的待在你身邊嗎……?

你……不期望我能回予什麼嗎?

 

在那之後,迪諾每天都會替他更鋪床上的花瓣。

而他也逐漸的,習慣沉溺於那片花海中。

就讓他這樣睡去吧。

迪諾……

你知道嗎?我已經幾乎要忘了……

我之所以在這裡的理由。

 

「BOSS,我們在城外抓到了一個人。」羅馬利歐報告道。

「嗯?他做了什麼嗎?」迪諾自文件堆中不解的抬首。

「他的衣服上繡有瓦利亞的圖章。」羅馬利歐說著,「本來以為是來暗殺史庫瓦羅的,但是審問後的結果……」

「我知道了,羅馬利歐。」沒等他把話說完,迪諾再次埋首於文件中,「你先出去吧。」

「但是BOSS,他說他是列威亞坦底下的直屬部隊,被派來確認史庫瓦羅有沒有確實完成任務,而任務內容是……」

「別說了,羅馬利歐。」他放下了手中的鋼筆說,「我都知道的。」

他知道的。

他知道為什麼史庫瓦羅會留在這裡,知道為什麼瓦利亞沒有對他趕盡殺絕……

這些他都知道的。

但是他並不想知道的啊……

他是如此努力的說服自己,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一直想相信,史庫瓦羅待在他身邊,是沒有目的的……

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

為什麼要讓我知道……

「BOSS,我懂您的心情。」羅馬利歐望著他嘆了口氣道,「但是再這樣自欺欺人下去,是不行的。」

自欺欺人。

我欺騙了自己去相信你。

我欺騙了你,讓你以為我還不知情。

我很狡猾對吧,史庫瓦羅?

你知道嗎,只要是你所希望的……

我都想為你完成。

「羅馬利歐。」迪諾倏地出聲喚道,「對不起。」

史庫瓦羅……

如果你此時待在我身邊,是為了實現與他的誓言……

為了你,我選擇成全。

「BOSS……?」羅馬利歐不解的望著他。

 

 

(此圖為轉貼圖)

 

史庫瓦羅望著左手上的劍。

他給的期限,就要到了。

在說出了那個男人的身世後,他被捨棄了。

那個時候,迪諾不顧眾人反對的對他伸出了手。

而他,遲疑了。

他討厭那時候的自己,為什麼那麼輕易的就動搖了對那個人的忠誠……

只不過是被那傢伙臉上的笑容所蠱惑了。

那時候的他,以為那個人再也不需要他,完全捨棄他了。

但是幾天後,瑪蒙的幻覺找到了他。

他說BOSS並沒有捨棄他,而是刻意讓他進入加百羅涅的。

任務內容是,殺了第十代首領跳馬迪諾,奪取加百羅涅家族。

如此一來就能從內外一起攻陷彭哥列。

這樣就能實現他和他的誓言了。

只要能完成任務,只要殺了迪諾……

他真的……要為了那個誓言,而殺了迪諾嗎……?

不,你在猶豫什麼?

你不是和他約定好了嗎?

不是宣誓要永遠效忠於他嗎?

你已經一再的讓他失望,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

只要完成任務,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當時會選擇待在加百羅涅,不就是為了這樣嗎?

是這樣的嗎……?

我接近迪諾……真的是為了殺他嗎……?

這些日子的相處……都是假的嗎……?

我真的要為了不被他捨棄,就背叛收容了我的迪諾嗎……?

迪諾……

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如果是你,你會選擇殺了我嗎……?

為什麼……我會在你和他之間猶豫不決……

「BOSS,有關於史庫瓦羅的事要向您報告。」房門外倏地傳來了羅馬利歐的聲音。

史庫瓦羅聞聲湊近了門邊。

「我知道。」迪諾回答他說,「大家希望我把他趕出去,對吧?」

「是的。畢竟他曾是瓦利亞的人……」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留下他的。」他聞言笑道,「很有利用價值,不是嗎?」

「BOSS您的意思是……?」

「因為待過瓦利亞,想必他對彭哥列的內部相當瞭解不是嗎?只要能從他這裡獲得情報,我們加百羅涅要吞併彭哥列,就很容易了。」

「原來如此,所以BOSS您對他那麼好,也是因為……」

「都是假的。」迪諾說道,「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卸下心防,從他口中獲得情報。」

胸口倏地傳來猛烈的抽痛。

史庫瓦羅跌坐在了地板上。

悸顫著的雙手胡亂的在傳來了痛楚的胸前捏抓著……

利用價值……

都是假的……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卸下心防……

他說過的話語,對他的溫柔……

全部,都是假的。

真是個笨蛋……

他居然會相信他,居然會被這些假象所迷惑……

居然會為了他,差點就要放棄回到那個男人身邊的機會……

到頭來,一切都是假的。

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我是那麼的相信你啊……

我以為只有你,是不會捨棄我的啊……

我真的以為,你的笑容都是真實的啊……

吶,迪諾。

你果然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真的都沒發現呢,原來一切都是你演出來的。

吶,迪諾……

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迪諾。

 

 

(此圖為轉貼圖)

 

「史庫瓦羅。」入夜,迪諾來到了他的房間。「怎麼沒有到大廳用餐呢?」

「為什麼這麼問?」站在床邊的他問道。

「你午餐跟晚餐都沒有出來吃,我很擔心呢。」他說著,「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

「那跟你沒有關係。」史庫瓦羅沉聲說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史庫瓦羅……?」迪諾不解的喚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還想裝傻嗎?」他一把揮推開了他,「你擔心的不是我,是彭哥列的情報吧!」

「你在說什麼啊?」迪諾皺眉問,「什麼彭哥列的情報……」

「我都聽到了!」他朝他吼道,「之所以會讓我留在這裡……會對我這麼好,全都是為了從我這得到彭哥列的情報!你說的話都是假的!都只是為了利用我!」

好痛……

從來沒想過由自己親口說出這個事實,胸口會有如利刃切割般地痛……

你是不會知道的。

我的心,有多痛……

「是嗎……你都聽到了啊。」迪諾聞言輕笑著,「還以為能一直瞞下去的……」

「告訴我,迪諾。」史庫瓦羅舉劍抵在了他的脖際,「我所聽到的那些,是真的嗎?」

告訴我那不是真的。

再用你那溫柔的話語來哄騙我。

我會欺騙自己去相信你的。

所以,請你告訴我……

「是真的。」迪諾直望著他說道,茶褐色的眸子中沒有一絲光亮……

「你騙我……」劍身聞言輕顫著,「那不是真的……你騙我……」

「是真的。」他語氣堅定的說道。

「是嗎……」史庫瓦羅乾笑出了聲,「你知道嗎……我直到剛才,都還在騙自己那不是真的,都還騙自己要去相信你……」

「我是那麼的相信你!」他說著,手上的劍已止去了抖顫。

「既然被你發現,那就沒辦法了。」迪諾自腰際取下了鞭繩,「不能讓你離開了。」

「你阻止不了我的。」他將劍高揚了起,「我要殺了你!」

以鞭繩抵住了他襲下的攻擊,迪諾的嘴角揚起了笑意,「這是我第一次跟你打呢……」

「也是最後一次了。」史庫瓦羅說著,以強烈的攻勢將他逼近了床邊……

「你真的很強呢,史庫瓦羅……」

因為知道鞭子是遠距型的武器,所以逼他打近身戰嗎……

對不起了,史庫瓦羅……

迪諾倏地將鞭子往床上揮去,滿床的花瓣就這麼飛揚了起……

「你……!」

趁著他被銀白的花瓣眩目之際,迪諾迅速的以鞭繩將他的雙手纏捆了住……

「這樣你就動不了了呢……」他將他的雙手高擒了起,「認輸吧。」

「還沒完呢!」史庫瓦羅咬牙說道,一個抬腿將他踢向了床,「唯有你……我絕對要親手殺死!」

「如果是你所希望的……」迪諾聞言低喃著,「我會替你實現它的。」語落,他將手中的鞭繩使勁一拉……

「……!」雙手被男人猛拉上了前,他一個失重的往前跌去……

「對不起……」伴著男人的低語,他手中的劍直沒入了他的腰際……

鮮紅色的血液順著身型在床鋪上暈染了開。

「為什麼……?」史庫瓦羅睜大了眸驚愕的望著他,「為什麼你要……」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想為你實現……」

「到現在還想要騙我嗎!」將已然鬆落的鞭繩甩開,他上前緊抓住了他的衣襟……

「太好了,史庫瓦羅……」迪諾輕笑了聲說,「這樣……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被血給染紅的手,悸顫著撫上了他的臉頰……

「你說什麼……」灰眸聞言圓睜著,「你……都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的……」他虛聲說道,「因為史庫瓦羅你……不擅長說謊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要殺你,卻不殺了我!」史庫瓦羅吼問著,「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很善良……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了……」他輕撫著他的臉說,「我也知道,你想回到他的身邊……」

「迪諾……」

「我想成為能夠保護你的人……」自嘴角溢出的血紅滴落了下,「如果我是那個阻擋你幸福的存在……我會離開的……」

「你和羅馬利歐說的話……是假的……?」他伸手將他抱坐了起,「我該怎麼做,迪諾……?我已經分不清楚你說的話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

「沒關係的,史庫瓦羅……」迪諾揚起了嘴角說,「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那是他曾對他說過的話。

那個時候……他說自己無從回予他時,他這麼說過。

他自己的想法……

謝謝你救了我,史庫瓦羅……

我們可以作朋友嗎……?

我們是室友啊……

史庫瓦羅你……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嗎?

「名劍香花」的意思,一定是說像史庫瓦羅這樣厲害的人,很適合花吧……

史庫瓦羅……你說要跟桑薩斯走,是真的嗎……?

我不會忘記你的,史庫瓦羅……

跟我走吧,史庫瓦羅……我不會捨棄你的……

即使雙手染血,我相信你的心依然白潔……

不論外表如何改變,你都是我所認識的史庫瓦羅……

所以,我會對你溫柔。

男人所說過的話語,自記憶的深處泉湧了出……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想為你實現……

太好了,史庫瓦羅……這樣……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你很善良……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了……

我想成為能保護你的人……

如果我是那個阻擋你幸福的存在……我會離開的……

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我相信你……」他將他緊擁在了懷中說,「迪諾,我相信你……」

「所以……請你不要死……」史庫瓦羅手捂住了他不停淌出血紅的傷口說著,「你不是說了,不會捨棄我的……」

我相信你所說的。

所以,請留在我身邊,不要丟下我……

「謝謝你,史庫瓦羅……」迪諾聞言漾起了笑容,「謝謝你……還願意相信我……咳呃……!」

氣息一個紊亂,濁紅色的血液自他口中淌流了出……

「迪諾……!」他著急的撫著他的臉頰,「不要死……迪諾,你不能離開我……」

「不要難過,史庫瓦羅……」他勉強抬手自床上抓起了一把花瓣,「你看,這些花……變成你喜歡的顏色了……」

被他握在手中的花瓣,是鮮紅色的。

自傷口淌流出的血液在床鋪上暈渲了開,銀白色的花瓣被染上了豔絕的血紅……

如果能在那銀白色的花瓣上染上鮮血,一定很美麗的吧……

那是他曾說過的,不切實際的話語……

但迪諾卻將它實現了。

「抱歉了,史庫瓦羅……」染血的手顫抖著撫上了他的臉,「我這次……對你撒謊了……」

大手無力的滑落了下,在他臉頰上留下了鮮紅的血痕……

不要為我難過,史庫瓦羅……

你看吶,那些花……染上了你所愛的鮮紅……

你知道嗎……

有一句話,我一直沒能說出口……

「不要離開我……」史庫瓦羅擁緊了他,「迪諾……迪諾……!」

平生第一次的嘶吼,顯得格外悸慟。

 

一個月後,加百羅涅對外宣布了第十代首領迪諾遇刺身亡的消息。

由於迪諾並無子嗣,因此由擔任他副手的羅馬利歐繼任第十一代首領之位。

而殺害了首領的背叛者史庫瓦羅,依然在逃。

 

半年後,威尼斯郊區。

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長髮男人來到了墓園。

他佇足在了位於園中央的墓碑前。

將手中的花束擺放了下,男人單膝跪立在了墓碑前。

大手輕撫上了墓碑上的十字架,「我今天又帶白玫瑰來了。」

「希望能洗去你身上的血紅……」

在靜默了約十分鐘後,男人才終於站起了身。

「你果然又來這裡了呢。」一道熟悉的男音倏地自身後傳來。

「你不也是嗎?」他聞聲回頭說道。

一陣勁風襲來,銀白色的花瓣伴著男人潔白的髮絲在風中飛舞著……

「真美呢。」晚來的男人見狀笑道,「你很適合白玫瑰呢。」

「是啊。」他聞言斂了下眸,「當初居然想將它染紅,真傻呢……」

「因為那個時候,你的世界是腥紅色的。」男人上前輕撫著他的髮,「而現在,是皎潔的銀白……」

「嗯……」他轉身望著墓碑,「因為我被救贖了。」

「你失去了很多,史庫瓦羅。」男人說著,「沒有犧牲,就沒有救贖。」

「但是,我並沒有失去你。」史庫瓦羅擁住了他說。

「那時候聽見了你呼喚我的聲音。」男人伸手擁緊了他,「我果然還是放不下你呢。」

「因為我相信你。」他在他懷中說著,「我相信你不會離開我的,迪諾。」

那時候,當他以為自己失去他時,在門外的羅馬利歐衝了進來。

羅馬利歐並沒有責備他,而是一臉凝重的替迪諾進行急救工作。

就好像早已料想到了般。

那一瞬間他就明白了,他在房間裡所聽到的,都是假的。

迪諾並沒有騙他。

深深的懊悔侵蝕著他的心。

如果那時候他選擇相信迪諾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在那之後,羅馬利歐將迪諾的想法告訴了他。

知道史庫瓦羅必須殺死自己才能回到瓦利亞後,迪諾決定成全他。

他以首領的命令迫使堅決反對的羅馬利歐配合他說出那些話讓史庫瓦羅誤會。

他說他要死在自己所珍視的人手上。

但是羅馬利歐還是無法放任不管。

他急時衝進來挽救了迪諾的命,並決定為了不讓迪諾所流的血白費,無論內外都要放出迪諾遇刺身亡的消息。

如此一來即使瓦利亞想要進犯,也能準備好相對的應變措施。

「跳馬迪諾已被你殺死。」羅馬利歐望著他說,「你可以回瓦利亞邀功了。」

「你……」

「這是BOSS的決定,我不會怨你的。」他淡聲說道,「你快走吧。」

「我不走。」

那是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的堅定語氣。

「我不走,我要待在迪諾的身邊。」

如果是迪諾,也會這麼做。

所以他絕對不會丟下他離開的。

後來,在迪諾的傷勢逐漸脫離了險境後,羅馬利歐安排他們住在位於威尼斯郊區的別墅。

他每個星期都會帶一束白玫瑰花來這座墓園。

這墓裡所葬著的,並不是迪諾,而是那天染上了他鮮血的花瓣。

那是他洗不清的罪孽。

但只有一點也好,他也要將自己當時的想法染白。

不是鮮血的豔紅,而是純瑕無淨的白。

過了一個星期後,迪諾自死神的手中逃離了。

「史庫瓦羅……?」那是他睜開眼望見他時,說的第一句話。

他忘不了當時男人那雙褐眸中的驚訝。

「是我,迪諾。」他將他擁入了懷中說,「我就在這裡,沒有離開你……」

「傻瓜。」迪諾聞言輕笑著,「怎麼會選擇留下來呢……?」

你不是希望回到桑薩斯身邊的嗎……?

「因為我相信你。」他在他耳畔說著,「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

所以我一直在你身邊守候著。

不會讓你那句離別的謊言實現的。

「謝謝你,史庫瓦羅……」他伸手擁著他說,「我回來了。」

「歡迎你回來,迪諾。」

傷害自己所愛之人……

那是他這生都難以贖還的罪。

但男人臉上的笑容,救贖了他。

「我不能失去你。」

這句話,已經忘了是由誰說出口的。

只知道,它在兩人的心中迴蕩不已……

「史庫瓦羅。」迪諾突然出聲喚道,「怎麼看得分神了?」

從記憶的潮流中回過了神來,他第一個望見的是男人那雙焦糖般地棕褐色眸子。

「不,沒事……」史庫瓦羅乾笑道,「只是覺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很蠢。」

「那不是蠢,是單純。」迪諾聞言輕笑著,「我們回家吧,史庫瓦羅。」他朝他伸出了手說。

「嗯,回家吧。」

回到那個只屬於我們兩個的家。

 

 

(此圖為轉貼圖)

 

「可以嗎,史庫瓦羅……?」手指微顫著解開了他身上的衣物,男人卻突然遲疑的出聲問道。

「這種事情不要問我啦……」一進家門就被人撲倒在床上的他泛紅著臉頰說。

「那就是可以的意思囉……?」

不知道男人用來解讀話語的系統是否出了什麼問題,他解衣的動作依然持續著……

「你的傷還沒好吧?」史庫瓦羅手抵著他的胸口說,「喂,迪諾……」

「過那麼久早就好了。」迪諾笑道,「多虧了史庫瓦羅的照顧呢。」

「那是我的責任啊……」他聞言微斂了下眸,「如果不是我,你也……」

「噓。」他伸指抵住了他的嘴,「那是我自作主張的行為,不是你的錯。」

他以為那是他所期望,所以自作主張。

「可是……」

「如果你堅持的話呢……」指尖在白皙的胸線上遊移著,「就將這當作是處罰吧……」

「說什麼啊……唔嗯!」

男人張齒含咬住了他胸前的顫動,「史庫瓦羅的這裡……敏感的腫立著呢……」

「才沒有……」他連忙伸手抵住了他的臉,「不要含……」

「嗯?為什麼……」他邪魅的自他胸前抬眸問道,「不喜歡這樣嗎……?」溫熱的舌尖刻意舔弄著……

「嗯……」他敏感的一個顫抖,「你這傢伙……喜歡舔男人的乳頭嗎……」

「因為史庫瓦羅皺眉的樣子很可愛呢。」迪諾笑著撫向他緊鎖的眉間說,「那表示你有感覺吧……?」

史庫瓦羅聞言不悅的挑起了眉。

「真是惡趣味到了極點啊……」他伸手捏著男人的臉頰說,「把以前那個哭鼻子小鬼還給我啊……」

「嗯?所以史庫瓦羅喜歡以前的我囉?」他俯身埋入了他的脖間,「我比較喜歡現在的你呢……」

「什麼啊……」

「現在的你是真正的史庫瓦羅。」迪諾嗅聞著他髮間的花香說,「跟以前以強悍來武裝自己的你不同。」

真正的自己……

是嗎,連這個都被你發現了啊……

劍士是孤獨的。

手持的劍象徵著危險,因此沒人敢接近他的身邊。

而他也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

所以那時候,他問他要不要作朋友時,他只能以手中的劍來嚇阻他。

因為從來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

他不需要,也不知道朋友這種東西。

因此當迪諾接近他時,他總會惡言相向。

不要管我,讓我一個人就好。

你不怕我傷害你嗎?

但每次看著他失望的離去時,他的心裡也會感到失落。

就好像迪諾待在他身邊是理所當然的。

而這種感覺,在兩人分道揚鑣後,更為強烈……

為什麼偏偏是他啊……

迪諾所屬的加百羅涅家族,和彭哥列為同盟關係。

也就是說,加入欲叛變的瓦利亞的他,是他的敵人。

兩人久違的相見,是在日本。

他還記得那天,迪諾掉包了他手中的戒指,讓桑薩斯對他失望了。

那時候他就想,迪諾真的變了呢……

但是那個在醫院守候著他的迪諾,卻沒變……

還是一樣一臉擔心的望著他。

真是個傻瓜……

「在想什麼呢?」迪諾望著分神的他問。

「在想為什麼你現在會壓在我身上啊……」他不滿的說。

「嗯?史庫瓦羅想在上面嗎?」他探舌舔弄著他的耳根問。

「唔……」他敏感的輕顫,「這不是誰在上面的問題吧……」

為什麼他會被一個重傷初癒的哭鼻子小鬼給撲倒啊?

「也就是誰在上面都可以囉……」他在他耳畔低魅道。

這已經不是理解能力有問題,而是刻意扭曲了吧!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男人燦笑著,賊手向下遊移了去……

 

「唔嗯……」低吟聲不住自口中溢出,史庫瓦羅急忙緊咬住了手指……

男人張口含弄住了他的,溫潤膜腔的觸感令他的下身收顫著……

「迪諾……」他伸手推抵著他,勉強自牙縫中擠出字句,「住手……」

但男人聞言卻刻意以舌尖舔弄著圓端,將他的直沒入了喉中……

「嗯……」十指陷入了男人如蜂蜜般地金髮中,重擊著腦門的快意令他蹙起了眉……

俄傾,禁不住挑弄的下身一陣收顫,灼熱的種子濺揚在了男人口中……

「迪……」

本想叫他吐出來的,但男人卻一個俯身上前覆住了他的脣……

「唔……!」腥香的氣味不及防的滿斥在了腔內,「嗯……」

男人放肆的探舌捲弄著他的,銀絲和些許的灼白在兩人口中交濡著……

好甜……

帶有一縷腥香的甜味隨著舌尖的攪弄滿溢著……

「史庫瓦羅……」抬脣離開了他的,男人撫著他泛紅的臉頰低喃道。

原來你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哈嗯……」好不容易得以呼吸的他大口的喘息著,「你這個……呼……惡趣味傢伙……」

「可是史庫瓦羅一臉著迷的表情呢。」指尖捲繞起了一絲銀白的細柔,「喜歡親吻嗎……?」

哪有人這麼直接就問的……

「誰會喜歡啊。」他倔強的別過了臉說。

「史庫瓦羅不擅長說謊呢。」迪諾望著他因語緋紅的臉頰輕笑道。

他聞言面露不解。

迪諾之前也這麼說過,說他不擅長說謊。

可是他是怎麼知道……

「史庫瓦羅說謊的時候,總是會避開視線呢。」像是知道他的疑問,迪諾倏地說道。

「那是因為……」

因為怕被男人那雙焦糖般地眸子所蠱惑。

這種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好可愛呢……」他輕笑道,「史庫瓦羅也會臉紅的呢……」

「誰臉紅了……呃!」

細長的手指不知何時遊移到了下身,在恥處前來回的逗弄著……

「喂,迪諾……」他急忙欲闔上雙腿,卻反倒被男人大扳了開……

「吶,桑薩斯沒有對你做過這種事嗎?」迪諾倏地開口問道。

「怎麼可能啊……」他聞言斂了下眸,「我對他來說,不過是個垃圾而已……」

是嗎……

「我會珍視你的,史庫瓦羅……」

微瞇起了褐眸,他將指尖朝著緊縮著的穴口一個沒入……

「嗯……」下體倏地被異物入侵,他抗拒的想將其推擠出……

「很緊呢……」望著逐漸被肉壁吸吞入的手指,男人低喃道。

被緊含住的手指在甬徑中緩慢的抽送了起,「呃……」

「迪諾……」手指的每一寸律動都與緊窄的肉徑牽連著,令他難受的喚道,「不要……」

「會痛嗎……?」男人輕問著,將指尖退至了穴口,「抱歉……」

伴著歉語的落下,一抹溫熱的觸感襲上了下身……

男人探舌在恥處舔弄著,溼熱感逐漸蔓延至了秘境……

「呃嗯……!」他敏感的弓顫起了上身,「迪諾……」

他揚指將收顫著的秘境撥弄了開,靈活的舌尖隨即竄沒了入……

「哈嗯……」男人猝然的舉動令他一個抖顫,「不要舔那裡……」他伸手向前想推開他……

但男人非但沒有停下舔舐的動作,反倒是將他伸來的手覆上了下身……

「呃……」觸到了自身敏感的瞬間,指尖一個輕彈。「喂,迪諾……」

男人將他的指掌攤開,而後讓他握弄住了肉身。

「哎……?」他面露不解的望著他,「你要做什麼……?」

沒有回答他的問句,迪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未曾見過的壞笑,舌尖在恥境中舔弄了起……

「嗯……!」下身襲上的快意令他的手不住收緊,擒在了手中的分身一陣顫揚……

莫名的炙熱感不停自下身灼起,他張眸難受的望著他……

但男人卻逕自在他的下身佈滿火種,絲毫沒有替他澆熄的打算。

這傢伙……

一定是故意的……

史庫瓦羅緊咬住了牙關。

可惡……

擒住下身的手一陣收緊,他試著將掌中的灼熱上下套弄了起……

「嗯……」難堪的屈辱感和不住襲上的快意重擊著思緒,「哈嗯……」

被他煽情的舉動使然,男人將脣舌撤出,改以手指攻掠……

細長的手指順著己然溼潤的甬道滑入,在幽徑中緩慢的抽送著……

「呃嗯……嗯……」

伴著下身的抽送律動了起,大手不自覺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快意的炙火自下身灼燃而上,他的上身倏地如弓般地收顫了起,灼白的液體頓時玷濡了掌心……

「哈嗯……」史庫瓦羅大口的喘息著,白皙的肌膚上繪染著情慾的潮紅。

男人探舌舔弄著他的手,將指上的腥香沒入了口中,「唔嗯……」

「不要……」他見狀急忙將手給收回,「那個不能吃……」

「為什麼不行呢……?」他伸指勾弄著分身上的殘留,「只要是你的,我都想擁有……」

不會再將你讓給別人了。

從未自他身上感受到的佔有慾在此刻表露無遺。

「呃……?」

身體突然被翻轉了過,史庫瓦羅面露不解的回眸,「喂,迪諾……」

皮帶和拉鍊相撞擊的金屬聲自身後傳來,只見男人正褪去了自身的衣物……

喂,不會吧……

正當他想起身之際,一抹溫熱抵在了下身。

「可以嗎,史庫瓦羅……?」伸手將他細長的髮絲捲繞在了指上,迪諾出聲問道。

「不要問啦……」他聞言臉頰一個緋紅。

如果是你的話……

「可能會痛……」他低聲說著,肉身順著已然溼滑的穴口一個沒入……

「嗯啊……!」下身被硬物貫穿的瞬間,他疼得蹙起了眉,「好痛……」

手指輕觸了下兩人的交合之處,滴落在指尖上的是嫣紅的血液……

「抱歉……」他心疼的說著,但就此打住只會讓他更為難受……

緊咬住了牙關,肉身伴著鮮紅在甬徑中緩律了起……

「不、不要動……」分身的每一次律動都與緊窄的肉壁相牽連著,傳來了撕裂般地疼痛……

「嗯……」下身被溫熱的壁肉包覆了住,他不自覺的加深了抽送的幅度……

「不……哈嗯……迪諾……」雙手緊抓住了身下的被褥,低吟聲不停自口中流洩了出……

「史庫瓦羅……」伸手將他的身軀抱抬了起,他讓他背對著跨坐在了自己腿上……

「不要……」敞開的雙腿讓兩人的交合之處直闖入眼簾,「迪、迪諾……」

肉身因跨坐的姿勢直沒了入,將原先緊窄的穴口擴撐了開……

大手將他的雙腿抱抬而起,他將他的向下一個沉淪……

「哈啊……!」體內的男性伴著身體下墜的重量直頂入了穴心……

他探舌在他的後頸處舔弄著,「還痛嗎……?」

「不、不知道……」他顫聲回答著,下身的痛楚逐漸轉為陣陣的酥麻感……

男人將手指探入了他的口中,指尖扣著他的舌在膜腔中攪弄著……

「唔嗯……?」他回眸不解的望著他,下一秒就被男人推倒在了床上……

將他的臀部扳抬了起,男人欺身埋入了他的體內……

「唔……!」上身一個弓顫,他將男人的手指緊咬了住,「唔嗯……」

被肉壁緊擒住的分身伴著血紅在甬徑中移動著,他開始不再抑止的抽送了起……

「嗯……唔嗯……」口中傳來了鮮血的腥甜味,他著迷似地吸吮著男人被咬破的手指,下身不自覺的迎合著男人的律動……

手指在他溫潤的口中翻攪著,來不及吞嚥的銀絲自嘴角滴落了下……

「史庫瓦羅……」男人在他身後低喃道,肉身不斷在他體內挺進著……

「哈啊……!」撞擊到某一處的肉徑時,他倏地敏感的弓顫起了上身……

似乎察覺到了那是他的敏感點,男人的每一次抽送都刻意挺弄著該處……

「哈嗯……」他張口低喘著,擒住了男人的下身猛地緊縮了起……

「嗯……!」被溫熱壁肉包覆住的下身一陣收緊,酥麻的快意襲上了腦門……

俄傾,男人的粗喘聲自身後傳來,陣陣灼熱的種子伴著抽送的幅度濺揚在了他的體內……

「迪諾……」男人的身軀失重的跌壓在了他的身上,令他難受的喚道。

「史庫瓦羅……」將銀白的細柔捲繞在了指上,他如夢囈般地低喃著,「你是我的……」

不會讓給別人的……

 

 

(此圖為轉貼圖)

 

清晨的陽光自敞開的窗戶直射而入,床上的人影有些慵懶的坐起了身。

他隨即像想起什麼似的往身旁望去,並沒有男人的身影。

這傢伙,在對別人的身體做出了過分的事後,跑去哪裡了啊……

呃……?

突地意識到了自己正陷入是否遭遇一夜情的少女情懷中,史庫瓦羅猛然搖了搖頭。

他是在想些什麼啊……

正當他想起身穿衣時,下身傳來的痛楚差點令他站不起身……

可惡……

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

與此同時,某個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成為被砍殺對象的男人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喂,迪諾……」

沒讓他把話說完,男人倏地將手中捧著的一束白玫瑰遞給了他。

「做什麼……?」史庫瓦羅面露驚愕的望著他。

「你知道嗎,史庫瓦羅……」迪諾將其中一朵花別在了他的髮上,「1朵白玫瑰,象徵著『你是唯一』。」

「啊……?」

他在說些什麼啊……

「2朵白玫瑰,象徵著『你儂我儂』。」他笑道,將第二朵花別上了他的髮。

「那個,迪諾……」

「3朵白玫瑰表示……」第三朵玫瑰花,他放入了他的手中……

「我愛你。」

迪諾說著,連同他的手一起將玫瑰花包覆在了手中。

「你在說些什麼……」他聞言臉頰一個泛紅,「不要拿我尋開心啊……」

「我愛你,史庫瓦羅。」他語氣堅定的望著他說,「這是我一直沒能對你說出口的話。」

那個時候,還以為自己永遠無法對他訴說了。

所以現在他不想再隱瞞了。

「你呢……?」迪諾問著,「你對我,是如何看待的?」

是如何看待他的……

真是過份的問題啊。

明明每當他失意時,都會擅自闖入他眼簾的。

明明總是逕自說著溫柔的話語的。

明明一直,都在守候著他的……

我的心意,你早就清楚了,不是嗎……?

「我……也喜歡你……」別過了燙紅的臉頰,史庫瓦羅低聲說道。

說不出口的愛,會構築成傷害。

這一點兩人都已深刻明白。

所以,也是時候該互相坦白。

「謝謝你,史庫瓦羅……」迪諾又將兩朵花放入了他的掌心,「4朵白玫瑰,象徵著『誓言』。而5朵,象徵著『無悔』。」

「我會一直愛著你,永不後悔。」他說著,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

「嗯……」他在他的胸前輕應了聲,「我相信你。」

好寬闊呢……

真想就這樣依賴下去。

吶,迪諾……

我可以就這樣,依賴著你嗎?

「這束玫瑰花是我一早去溫室裡摘的,有44朵。」他倏地在他耳畔說著,「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誰會知道啊……」他皺眉道,「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啊?」

「因為史庫瓦羅,就跟白玫瑰一樣。」他將他銀白的髮絲輕撩了起,「一樣的潔白,一樣的美麗……」

「真是惡趣味啊。」臉頰一個緋紅,「所以到底是什麼意思?」

「Non cambiera mai fino alla morte.」迪諾笑撫著他的臉說。

史庫瓦羅聞言呆愣了住。

至死不渝。

是嗎……

所以你才從那個世界回來了啊……

那個時候,讓遊走在死亡邊緣的我看見了一絲光明的,就是你呢……

只有你這個笨蛋,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燦爛的笑花在臉上展放了開。

「好美……」將那笑容盡收眼底,迪諾讚嘆道。

 

吶,迪諾,你知道嗎……

我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喜歡上了白玫瑰。

 

 

 

 

 

 

 

(此圖為轉貼圖)

 

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花呢?

花?我對那種東西沒有興趣。

真是的……那這樣問好了,你對玫瑰有什麼看法呢?

不算討厭吧。

那真是太好了。你喜歡什麼顏色的玫瑰花呢?

……銀白色的吧。

銀白色的嗎?

如果能在那銀白色的花瓣上染上鮮血,一定很美麗的吧……

染上鮮血的銀白色玫瑰花……是這樣沒錯吧?

是啊……不過你問這個做什麼?

想用花來佈置你的房間嘛。

真是惡趣味。

 

銀白色的。

他伸指勾起了枕邊的花瓣,襲上的觸感十分柔軟。

床上鋪滿了銀白色的玫瑰花瓣。

甘甜的花香味滿斥著他的鼻腔。

居然趁人不在時對別人的床做這種事……

真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喜歡嗎,史庫瓦羅?」男人的聲音倏地自門邊傳來。

「要佈置房間的話,放在花瓶裡就行了吧?」他回眸不滿的說道,「這樣我要怎麼睡?」

「躺在花瓣上吧,感覺很舒服的。」他上前牽起了他的手說,「跟花瓣一樣的,你美麗的銀白色髮絲,也會帶有花香的……」

「那是不可能的。」他將手抽離了開,「和你這個首領不同,我的一切……早已被血給染得腥紅。」

「沒有那回事。」男人聞言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即使雙手染血,我相信你的心依然白潔。」

「怎麼可能。」他在他胸前乾笑了聲,「你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老愛說些不切實際的話……」

「我說的是事實喔。」他撫著他細柔的髮絲說,「因為史庫瓦羅你,一直都很單純。」

所以才會那麼輕易的就被吸引,被傷害……

不自覺的,他擁著他的手一個收緊。

「迪諾……?」他不解的抬眸喚道,「喂,說什麼單純,你是在挖苦我吧?」

「或許是呢。」迪諾聞言輕笑著,「今天又擅自接了任務呢。」

「很無趣啊。」他抱怨道,「不活動下筋骨不行……」

「辛苦了。」他輕拍了下他的頭說,「本來希望你好好休息的,看來是不可能了。」

「少強人所難了。」他刻意以劍尖抵弄著他的腰腹說,「我可是在幫你分擔家族的工作……」

「聽起來像是個賢淑的妻子呢。」迪諾開玩笑道。

「誰是賢淑的妻子啊!」史庫瓦羅聞言不滿的推開了他,「你這個哭鼻子小鬼!」

「除了第一次見面時,我應該沒在你面前哭過了吧?」迪諾苦笑著,「因為我想成為能夠保護你的男人……」他細聲說道。

「啊?你剛才有說了什麼嗎?」他面露不解的問。

「我說你身上都是血的味道,要不要先去洗個澡呢?」他笑道,「然後躺躺看我為你鋪的花床吧。」

「知道了啦。」他伸手將他推出了房門外,「身為首領,你也還有很多事要做吧?」

「是啊。但是我,把你的事情擺在第一優先呢……」

話語被關門聲所掩蓋。

「還是不行呢……」迪諾望著那闔上的房門低喃道。

在上次的事件後,他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才讓他像現在這般與他說話。

他在他面前會笑,也會生氣……

但是無論他怎麼做,都無法勸使他跨越那道「主僕」的隔閡。

之前一直待在那個男人身邊,甘心為他付出一切的他,早已習慣被人役使,讓自己居於「僕」的地位。

因此,現在的他對於史庫瓦羅來說,只是家族的首領而已。

他還是沒辦法讓他走出那個男人的陰影。

當初如果自己能夠更堅強,能夠保護他的話……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像以前一樣呢……」

 

「很臭嗎……」史庫瓦羅拾起了剛脫下的外套嗅聞著。

這個味道……血的味道,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他已經習慣這個味道了。

但是對於迪諾來說,這個味道肯定很刺鼻的吧。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中學時代。

不知道他到底是愛好和平還是膽小,他總是會被人欺負,然後自己躲在角落哭哭啼啼的……

絕對不是為了替他出頭,他只是因為看不慣那個老愛杖勢欺人的傢伙,才會在迪諾被欺負的時候出來解決那個傢伙。

結果迪諾居然眼眶帶淚的來跟他道謝,還問他能不能當朋友……

一想到他當時的樣子,史庫瓦羅的嘴角不禁上揚。

還以為他是個需要人保護的哭鼻子小鬼呢。

但是那個時候……當他從死神手中逃過一劫時……

睜開眼第一個看見的人,是他。

「想這些做什麼啊……」他拍頭笑道,「那傢伙現在,是個首領了呢……」

離開了學校後,他們就沒再見過彼此。

在這段期間,那個哭鼻子小鬼成了加百羅涅的第十代首領。

而他……為了追隨那個吸引他的男人,將自己從劍帝杜爾那奪得的瓦利亞首領之位拱手奉上。

從那時候起,就不一樣了呢。

你成了必須要保護大家的首領,我則為了守護和他的約定而拚命。

那時候看著你哭泣的表情,還以為我必須保護你呢……

「要是你……還像那時候一樣就好了……」

 

沖洗完了身體後,史庫瓦羅邊擦拭著頭髮邊來到了床邊。

那滿床的銀白再次映入了他的眼簾。

真的要躺上去嗎?

他遲疑的撫著花瓣。

指尖所觸到的,是如此柔軟……

別誤會了,他絕對不是覺得躺上去會很舒服什麼的,只是因為很累了想休息而已……

央庫瓦羅動作輕盈的爬上了床。

 

 

(此圖為轉貼圖)

 

「你知道嗎,史庫瓦羅?我在圖書館看書的時候,書上說東方有一句話叫『名劍香花』喔!」迪諾興高采烈的說著。

「我說了叫你不要來煩我的吧?」正擦拭著劍身的史庫瓦羅不滿的抬眸道。

「可是……我們是室友啊……」

「我只是跟你住在同一間房間而已,不是什麼室友。」他冷聲說著。

「可是史庫瓦羅你……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嗎?」迪諾偏頭問道,「所以我……」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他打斷了他說,「滾回你的床上。」

「我想啊,『名劍香花』的意思,一定是說像史庫瓦羅這樣厲害的人,很適合花吧……」迪諾依然望著他傻笑道。

史庫瓦羅驀地睜開了眼。

什麼啊,居然夢到了小時候的事。

一定是這些花讓他不正常了吧……

伸手揉了揉雙眼,一陣甘甜的香氣隨即溢入鼻腔……

「很香吧?」床邊倏地傳來一道男音。

他不解的轉身一望,只見迪諾正坐在床邊笑望著他。

「你……」

「『名劍香花』就是這個意思吧?」他笑著勾起了他髮絲上的一抹花瓣說。

「你還記得那種東西啊?」他聞言皺眉道。

「會這麼問表示你也記得,不是嗎?」迪諾輕笑著,「一直很想看你身陷花海的樣子呢。」

「那是什麼惡趣味啊。」他咂舌,「等一下,你在這裡看我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呢。」他笑著聳肩道,「因為看你與花相偎的樣子,不由得看得分神了……」

「我說你……都是這樣跟女人說話的吧?」史庫瓦羅爬起了身說,「搞清楚,我可不是女人。」

不要被這長髮矇蔽了,我並不是女人。

所以不需要對我溫柔,也不必用言語恭維我……

我並不會因此而感到高興的。

「其實啊,每次家族舉辦舞會時,我都會躲起來呢。」迪諾搔頭說道,「實在不擅長跟女性說話呢。」

「那為什麼……」

「因為你是史庫瓦羅啊。」他伸手撫著他的髮絲說,「不論外表如何改變,你都是我所認識的史庫瓦羅。」

「所以我,會對你溫柔。」將銀白的細柔捲繞在了指上,迪諾輕聲說著。

史庫瓦羅聞言別過了臉,「不要對我溫柔,因為我……沒辦法給你什麼,也沒資格擁有……」

他沒辦法給他任何東西。

為了領悟劍帝杜爾不用左手的劍法,他廢了自己的左手。

為了追隨那個男人的仇恨,他以不落髮立下了誓言。

為了劍術,為了那個男人……

他已經無從回報他的溫柔了。

「你不必給我什麼。」他將他擁入了懷中說,「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是嗎……

喂,迪諾……

你的胸膛,什麼時候那麼寬闊了?

明明就只是個哭鼻子小鬼啊……

好溫暖……

吶,迪諾……

我真的可以,無條件的待在你身邊嗎……?

你……不期望我能回予什麼嗎?

 

在那之後,迪諾每天都會替他更鋪床上的花瓣。

而他也逐漸的,習慣沉溺於那片花海中。

就讓他這樣睡去吧。

迪諾……

你知道嗎?我已經幾乎要忘了……

我之所以在這裡的理由。

 

「BOSS,我們在城外抓到了一個人。」羅馬利歐報告道。

「嗯?他做了什麼嗎?」迪諾自文件堆中不解的抬首。

「他的衣服上繡有瓦利亞的圖章。」羅馬利歐說著,「本來以為是來暗殺史庫瓦羅的,但是審問後的結果……」

「我知道了,羅馬利歐。」沒等他把話說完,迪諾再次埋首於文件中,「你先出去吧。」

「但是BOSS,他說他是列威亞坦底下的直屬部隊,被派來確認史庫瓦羅有沒有確實完成任務,而任務內容是……」

「別說了,羅馬利歐。」他放下了手中的鋼筆說,「我都知道的。」

他知道的。

他知道為什麼史庫瓦羅會留在這裡,知道為什麼瓦利亞沒有對他趕盡殺絕……

這些他都知道的。

但是他並不想知道的啊……

他是如此努力的說服自己,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一直想相信,史庫瓦羅待在他身邊,是沒有目的的……

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

為什麼要讓我知道……

「BOSS,我懂您的心情。」羅馬利歐望著他嘆了口氣道,「但是再這樣自欺欺人下去,是不行的。」

自欺欺人。

我欺騙了自己去相信你。

我欺騙了你,讓你以為我還不知情。

我很狡猾對吧,史庫瓦羅?

你知道嗎,只要是你所希望的……

我都想為你完成。

「羅馬利歐。」迪諾倏地出聲喚道,「對不起。」

史庫瓦羅……

如果你此時待在我身邊,是為了實現與他的誓言……

為了你,我選擇成全。

「BOSS……?」羅馬利歐不解的望著他。

 

 

(此圖為轉貼圖)

 

史庫瓦羅望著左手上的劍。

他給的期限,就要到了。

在說出了那個男人的身世後,他被捨棄了。

那個時候,迪諾不顧眾人反對的對他伸出了手。

而他,遲疑了。

他討厭那時候的自己,為什麼那麼輕易的就動搖了對那個人的忠誠……

只不過是被那傢伙臉上的笑容所蠱惑了。

那時候的他,以為那個人再也不需要他,完全捨棄他了。

但是幾天後,瑪蒙的幻覺找到了他。

他說BOSS並沒有捨棄他,而是刻意讓他進入加百羅涅的。

任務內容是,殺了第十代首領跳馬迪諾,奪取加百羅涅家族。

如此一來就能從內外一起攻陷彭哥列。

這樣就能實現他和他的誓言了。

只要能完成任務,只要殺了迪諾……

他真的……要為了那個誓言,而殺了迪諾嗎……?

不,你在猶豫什麼?

你不是和他約定好了嗎?

不是宣誓要永遠效忠於他嗎?

你已經一再的讓他失望,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

只要完成任務,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當時會選擇待在加百羅涅,不就是為了這樣嗎?

是這樣的嗎……?

我接近迪諾……真的是為了殺他嗎……?

這些日子的相處……都是假的嗎……?

我真的要為了不被他捨棄,就背叛收容了我的迪諾嗎……?

迪諾……

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如果是你,你會選擇殺了我嗎……?

為什麼……我會在你和他之間猶豫不決……

「BOSS,有關於史庫瓦羅的事要向您報告。」房門外倏地傳來了羅馬利歐的聲音。

史庫瓦羅聞聲湊近了門邊。

「我知道。」迪諾回答他說,「大家希望我把他趕出去,對吧?」

「是的。畢竟他曾是瓦利亞的人……」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留下他的。」他聞言笑道,「很有利用價值,不是嗎?」

「BOSS您的意思是……?」

「因為待過瓦利亞,想必他對彭哥列的內部相當瞭解不是嗎?只要能從他這裡獲得情報,我們加百羅涅要吞併彭哥列,就很容易了。」

「原來如此,所以BOSS您對他那麼好,也是因為……」

「都是假的。」迪諾說道,「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卸下心防,從他口中獲得情報。」

胸口倏地傳來猛烈的抽痛。

史庫瓦羅跌坐在了地板上。

悸顫著的雙手胡亂的在傳來了痛楚的胸前捏抓著……

利用價值……

都是假的……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卸下心防……

他說過的話語,對他的溫柔……

全部,都是假的。

真是個笨蛋……

他居然會相信他,居然會被這些假象所迷惑……

居然會為了他,差點就要放棄回到那個男人身邊的機會……

到頭來,一切都是假的。

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我是那麼的相信你啊……

我以為只有你,是不會捨棄我的啊……

我真的以為,你的笑容都是真實的啊……

吶,迪諾。

你果然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真的都沒發現呢,原來一切都是你演出來的。

吶,迪諾……

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迪諾。

 

 

(此圖為轉貼圖)

 

「史庫瓦羅。」入夜,迪諾來到了他的房間。「怎麼沒有到大廳用餐呢?」

「為什麼這麼問?」站在床邊的他問道。

「你午餐跟晚餐都沒有出來吃,我很擔心呢。」他說著,「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

「那跟你沒有關係。」史庫瓦羅沉聲說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史庫瓦羅……?」迪諾不解的喚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還想裝傻嗎?」他一把揮推開了他,「你擔心的不是我,是彭哥列的情報吧!」

「你在說什麼啊?」迪諾皺眉問,「什麼彭哥列的情報……」

「我都聽到了!」他朝他吼道,「之所以會讓我留在這裡……會對我這麼好,全都是為了從我這得到彭哥列的情報!你說的話都是假的!都只是為了利用我!」

好痛……

從來沒想過由自己親口說出這個事實,胸口會有如利刃切割般地痛……

你是不會知道的。

我的心,有多痛……

「是嗎……你都聽到了啊。」迪諾聞言輕笑著,「還以為能一直瞞下去的……」

「告訴我,迪諾。」史庫瓦羅舉劍抵在了他的脖際,「我所聽到的那些,是真的嗎?」

告訴我那不是真的。

再用你那溫柔的話語來哄騙我。

我會欺騙自己去相信你的。

所以,請你告訴我……

「是真的。」迪諾直望著他說道,茶褐色的眸子中沒有一絲光亮……

「你騙我……」劍身聞言輕顫著,「那不是真的……你騙我……」

「是真的。」他語氣堅定的說道。

「是嗎……」史庫瓦羅乾笑出了聲,「你知道嗎……我直到剛才,都還在騙自己那不是真的,都還騙自己要去相信你……」

「我是那麼的相信你!」他說著,手上的劍已止去了抖顫。

「既然被你發現,那就沒辦法了。」迪諾自腰際取下了鞭繩,「不能讓你離開了。」

「你阻止不了我的。」他將劍高揚了起,「我要殺了你!」

以鞭繩抵住了他襲下的攻擊,迪諾的嘴角揚起了笑意,「這是我第一次跟你打呢……」

「也是最後一次了。」史庫瓦羅說著,以強烈的攻勢將他逼近了床邊……

「你真的很強呢,史庫瓦羅……」

因為知道鞭子是遠距型的武器,所以逼他打近身戰嗎……

對不起了,史庫瓦羅……

迪諾倏地將鞭子往床上揮去,滿床的花瓣就這麼飛揚了起……

「你……!」

趁著他被銀白的花瓣眩目之際,迪諾迅速的以鞭繩將他的雙手纏捆了住……

「這樣你就動不了了呢……」他將他的雙手高擒了起,「認輸吧。」

「還沒完呢!」史庫瓦羅咬牙說道,一個抬腿將他踢向了床,「唯有你……我絕對要親手殺死!」

「如果是你所希望的……」迪諾聞言低喃著,「我會替你實現它的。」語落,他將手中的鞭繩使勁一拉……

「……!」雙手被男人猛拉上了前,他一個失重的往前跌去……

「對不起……」伴著男人的低語,他手中的劍直沒入了他的腰際……

鮮紅色的血液順著身型在床鋪上暈染了開。

「為什麼……?」史庫瓦羅睜大了眸驚愕的望著他,「為什麼你要……」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想為你實現……」

「到現在還想要騙我嗎!」將已然鬆落的鞭繩甩開,他上前緊抓住了他的衣襟……

「太好了,史庫瓦羅……」迪諾輕笑了聲說,「這樣……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被血給染紅的手,悸顫著撫上了他的臉頰……

「你說什麼……」灰眸聞言圓睜著,「你……都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的……」他虛聲說道,「因為史庫瓦羅你……不擅長說謊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要殺你,卻不殺了我!」史庫瓦羅吼問著,「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很善良……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了……」他輕撫著他的臉說,「我也知道,你想回到他的身邊……」

「迪諾……」

「我想成為能夠保護你的人……」自嘴角溢出的血紅滴落了下,「如果我是那個阻擋你幸福的存在……我會離開的……」

「你和羅馬利歐說的話……是假的……?」他伸手將他抱坐了起,「我該怎麼做,迪諾……?我已經分不清楚你說的話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

「沒關係的,史庫瓦羅……」迪諾揚起了嘴角說,「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那是他曾對他說過的話。

那個時候……他說自己無從回予他時,他這麼說過。

他自己的想法……

謝謝你救了我,史庫瓦羅……

我們可以作朋友嗎……?

我們是室友啊……

史庫瓦羅你……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嗎?

「名劍香花」的意思,一定是說像史庫瓦羅這樣厲害的人,很適合花吧……

史庫瓦羅……你說要跟桑薩斯走,是真的嗎……?

我不會忘記你的,史庫瓦羅……

跟我走吧,史庫瓦羅……我不會捨棄你的……

即使雙手染血,我相信你的心依然白潔……

不論外表如何改變,你都是我所認識的史庫瓦羅……

所以,我會對你溫柔。

男人所說過的話語,自記憶的深處泉湧了出……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想為你實現……

太好了,史庫瓦羅……這樣……你就能回到他的身邊了……

你很善良……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了……

我想成為能保護你的人……

如果我是那個阻擋你幸福的存在……我會離開的……

只要你能照自己的想法……依循自己的意志行動就行了……

「我相信你……」他將他緊擁在了懷中說,「迪諾,我相信你……」

「所以……請你不要死……」史庫瓦羅手捂住了他不停淌出血紅的傷口說著,「你不是說了,不會捨棄我的……」

我相信你所說的。

所以,請留在我身邊,不要丟下我……

「謝謝你,史庫瓦羅……」迪諾聞言漾起了笑容,「謝謝你……還願意相信我……咳呃……!」

氣息一個紊亂,濁紅色的血液自他口中淌流了出……

「迪諾……!」他著急的撫著他的臉頰,「不要死……迪諾,你不能離開我……」

「不要難過,史庫瓦羅……」他勉強抬手自床上抓起了一把花瓣,「你看,這些花……變成你喜歡的顏色了……」

被他握在手中的花瓣,是鮮紅色的。

自傷口淌流出的血液在床鋪上暈渲了開,銀白色的花瓣被染上了豔絕的血紅……

如果能在那銀白色的花瓣上染上鮮血,一定很美麗的吧……

那是他曾說過的,不切實際的話語……

但迪諾卻將它實現了。

「抱歉了,史庫瓦羅……」染血的手顫抖著撫上了他的臉,「我這次……對你撒謊了……」

大手無力的滑落了下,在他臉頰上留下了鮮紅的血痕……

不要為我難過,史庫瓦羅……

你看吶,那些花……染上了你所愛的鮮紅……

你知道嗎……

有一句話,我一直沒能說出口……

「不要離開我……」史庫瓦羅擁緊了他,「迪諾……迪諾……!」

平生第一次的嘶吼,顯得格外悸慟。

 

一個月後,加百羅涅對外宣布了第十代首領迪諾遇刺身亡的消息。

由於迪諾並無子嗣,因此由擔任他副手的羅馬利歐繼任第十一代首領之位。

而殺害了首領的背叛者史庫瓦羅,依然在逃。

 

半年後,威尼斯郊區。

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長髮男人來到了墓園。

他佇足在了位於園中央的墓碑前。

將手中的花束擺放了下,男人單膝跪立在了墓碑前。

大手輕撫上了墓碑上的十字架,「我今天又帶白玫瑰來了。」

「希望能洗去你身上的血紅……」

在靜默了約十分鐘後,男人才終於站起了身。

「你果然又來這裡了呢。」一道熟悉的男音倏地自身後傳來。

「你不也是嗎?」他聞聲回頭說道。

一陣勁風襲來,銀白色的花瓣伴著男人潔白的髮絲在風中飛舞著……

「真美呢。」晚來的男人見狀笑道,「你很適合白玫瑰呢。」

「是啊。」他聞言斂了下眸,「當初居然想將它染紅,真傻呢……」

「因為那個時候,你的世界是腥紅色的。」男人上前輕撫著他的髮,「而現在,是皎潔的銀白……」

「嗯……」他轉身望著墓碑,「因為我被救贖了。」

「你失去了很多,史庫瓦羅。」男人說著,「沒有犧牲,就沒有救贖。」

「但是,我並沒有失去你。」史庫瓦羅擁住了他說。

「那時候聽見了你呼喚我的聲音。」男人伸手擁緊了他,「我果然還是放不下你呢。」

「因為我相信你。」他在他懷中說著,「我相信你不會離開我的,迪諾。」

那時候,當他以為自己失去他時,在門外的羅馬利歐衝了進來。

羅馬利歐並沒有責備他,而是一臉凝重的替迪諾進行急救工作。

就好像早已料想到了般。

那一瞬間他就明白了,他在房間裡所聽到的,都是假的。

迪諾並沒有騙他。

深深的懊悔侵蝕著他的心。

如果那時候他選擇相信迪諾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在那之後,羅馬利歐將迪諾的想法告訴了他。

知道史庫瓦羅必須殺死自己才能回到瓦利亞後,迪諾決定成全他。

他以首領的命令迫使堅決反對的羅馬利歐配合他說出那些話讓史庫瓦羅誤會。

他說他要死在自己所珍視的人手上。

但是羅馬利歐還是無法放任不管。

他急時衝進來挽救了迪諾的命,並決定為了不讓迪諾所流的血白費,無論內外都要放出迪諾遇刺身亡的消息。

如此一來即使瓦利亞想要進犯,也能準備好相對的應變措施。

「跳馬迪諾已被你殺死。」羅馬利歐望著他說,「你可以回瓦利亞邀功了。」

「你……」

「這是BOSS的決定,我不會怨你的。」他淡聲說道,「你快走吧。」

「我不走。」

那是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的堅定語氣。

「我不走,我要待在迪諾的身邊。」

如果是迪諾,也會這麼做。

所以他絕對不會丟下他離開的。

後來,在迪諾的傷勢逐漸脫離了險境後,羅馬利歐安排他們住在位於威尼斯郊區的別墅。

他每個星期都會帶一束白玫瑰花來這座墓園。

這墓裡所葬著的,並不是迪諾,而是那天染上了他鮮血的花瓣。

那是他洗不清的罪孽。

但只有一點也好,他也要將自己當時的想法染白。

不是鮮血的豔紅,而是純瑕無淨的白。

過了一個星期後,迪諾自死神的手中逃離了。

「史庫瓦羅……?」那是他睜開眼望見他時,說的第一句話。

他忘不了當時男人那雙褐眸中的驚訝。

「是我,迪諾。」他將他擁入了懷中說,「我就在這裡,沒有離開你……」

「傻瓜。」迪諾聞言輕笑著,「怎麼會選擇留下來呢……?」

你不是希望回到桑薩斯身邊的嗎……?

「因為我相信你。」他在他耳畔說著,「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

所以我一直在你身邊守候著。

不會讓你那句離別的謊言實現的。

「謝謝你,史庫瓦羅……」他伸手擁著他說,「我回來了。」

「歡迎你回來,迪諾。」

傷害自己所愛之人……

那是他這生都難以贖還的罪。

但男人臉上的笑容,救贖了他。

「我不能失去你。」

這句話,已經忘了是由誰說出口的。

只知道,它在兩人的心中迴蕩不已……

「史庫瓦羅。」迪諾突然出聲喚道,「怎麼看得分神了?」

從記憶的潮流中回過了神來,他第一個望見的是男人那雙焦糖般地棕褐色眸子。

「不,沒事……」史庫瓦羅乾笑道,「只是覺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很蠢。」

「那不是蠢,是單純。」迪諾聞言輕笑著,「我們回家吧,史庫瓦羅。」他朝他伸出了手說。

「嗯,回家吧。」

回到那個只屬於我們兩個的家。

 

 

(此圖為轉貼圖)

 

「可以嗎,史庫瓦羅……?」手指微顫著解開了他身上的衣物,男人卻突然遲疑的出聲問道。

「這種事情不要問我啦……」一進家門就被人撲倒在床上的他泛紅著臉頰說。

「那就是可以的意思囉……?」

不知道男人用來解讀話語的系統是否出了什麼問題,他解衣的動作依然持續著……

「你的傷還沒好吧?」史庫瓦羅手抵著他的胸口說,「喂,迪諾……」

「過那麼久早就好了。」迪諾笑道,「多虧了史庫瓦羅的照顧呢。」

「那是我的責任啊……」他聞言微斂了下眸,「如果不是我,你也……」

「噓。」他伸指抵住了他的嘴,「那是我自作主張的行為,不是你的錯。」

他以為那是他所期望,所以自作主張。

「可是……」

「如果你堅持的話呢……」指尖在白皙的胸線上遊移著,「就將這當作是處罰吧……」

「說什麼啊……唔嗯!」

男人張齒含咬住了他胸前的顫動,「史庫瓦羅的這裡……敏感的腫立著呢……」

「才沒有……」他連忙伸手抵住了他的臉,「不要含……」

「嗯?為什麼……」他邪魅的自他胸前抬眸問道,「不喜歡這樣嗎……?」溫熱的舌尖刻意舔弄著……

「嗯……」他敏感的一個顫抖,「你這傢伙……喜歡舔男人的乳頭嗎……」

「因為史庫瓦羅皺眉的樣子很可愛呢。」迪諾笑著撫向他緊鎖的眉間說,「那表示你有感覺吧……?」

史庫瓦羅聞言不悅的挑起了眉。

「真是惡趣味到了極點啊……」他伸手捏著男人的臉頰說,「把以前那個哭鼻子小鬼還給我啊……」

「嗯?所以史庫瓦羅喜歡以前的我囉?」他俯身埋入了他的脖間,「我比較喜歡現在的你呢……」

「什麼啊……」

「現在的你是真正的史庫瓦羅。」迪諾嗅聞著他髮間的花香說,「跟以前以強悍來武裝自己的你不同。」

真正的自己……

是嗎,連這個都被你發現了啊……

劍士是孤獨的。

手持的劍象徵著危險,因此沒人敢接近他的身邊。

而他也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

所以那時候,他問他要不要作朋友時,他只能以手中的劍來嚇阻他。

因為從來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

他不需要,也不知道朋友這種東西。

因此當迪諾接近他時,他總會惡言相向。

不要管我,讓我一個人就好。

你不怕我傷害你嗎?

但每次看著他失望的離去時,他的心裡也會感到失落。

就好像迪諾待在他身邊是理所當然的。

而這種感覺,在兩人分道揚鑣後,更為強烈……

為什麼偏偏是他啊……

迪諾所屬的加百羅涅家族,和彭哥列為同盟關係。

也就是說,加入欲叛變的瓦利亞的他,是他的敵人。

兩人久違的相見,是在日本。

他還記得那天,迪諾掉包了他手中的戒指,讓桑薩斯對他失望了。

那時候他就想,迪諾真的變了呢……

但是那個在醫院守候著他的迪諾,卻沒變……

還是一樣一臉擔心的望著他。

真是個傻瓜……

「在想什麼呢?」迪諾望著分神的他問。

「在想為什麼你現在會壓在我身上啊……」他不滿的說。

「嗯?史庫瓦羅想在上面嗎?」他探舌舔弄著他的耳根問。

「唔……」他敏感的輕顫,「這不是誰在上面的問題吧……」

為什麼他會被一個重傷初癒的哭鼻子小鬼給撲倒啊?

「也就是誰在上面都可以囉……」他在他耳畔低魅道。

這已經不是理解能力有問題,而是刻意扭曲了吧!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男人燦笑著,賊手向下遊移了去……

 

「唔嗯……」低吟聲不住自口中溢出,史庫瓦羅急忙緊咬住了手指……

男人張口含弄住了他的,溫潤膜腔的觸感令他的下身收顫著……

「迪諾……」他伸手推抵著他,勉強自牙縫中擠出字句,「住手……」

但男人聞言卻刻意以舌尖舔弄著圓端,將他的直沒入了喉中……

「嗯……」十指陷入了男人如蜂蜜般地金髮中,重擊著腦門的快意令他蹙起了眉……

俄傾,禁不住挑弄的下身一陣收顫,灼熱的種子濺揚在了男人口中……

「迪……」

本想叫他吐出來的,但男人卻一個俯身上前覆住了他的脣……

「唔……!」腥香的氣味不及防的滿斥在了腔內,「嗯……」

男人放肆的探舌捲弄著他的,銀絲和些許的灼白在兩人口中交濡著……

好甜……

帶有一縷腥香的甜味隨著舌尖的攪弄滿溢著……

「史庫瓦羅……」抬脣離開了他的,男人撫著他泛紅的臉頰低喃道。

原來你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哈嗯……」好不容易得以呼吸的他大口的喘息著,「你這個……呼……惡趣味傢伙……」

「可是史庫瓦羅一臉著迷的表情呢。」指尖捲繞起了一絲銀白的細柔,「喜歡親吻嗎……?」

哪有人這麼直接就問的……

「誰會喜歡啊。」他倔強的別過了臉說。

「史庫瓦羅不擅長說謊呢。」迪諾望著他因語緋紅的臉頰輕笑道。

他聞言面露不解。

迪諾之前也這麼說過,說他不擅長說謊。

可是他是怎麼知道……

「史庫瓦羅說謊的時候,總是會避開視線呢。」像是知道他的疑問,迪諾倏地說道。

「那是因為……」

因為怕被男人那雙焦糖般地眸子所蠱惑。

這種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好可愛呢……」他輕笑道,「史庫瓦羅也會臉紅的呢……」

「誰臉紅了……呃!」

細長的手指不知何時遊移到了下身,在恥處前來回的逗弄著……

「喂,迪諾……」他急忙欲闔上雙腿,卻反倒被男人大扳了開……

「吶,桑薩斯沒有對你做過這種事嗎?」迪諾倏地開口問道。

「怎麼可能啊……」他聞言斂了下眸,「我對他來說,不過是個垃圾而已……」

是嗎……

「我會珍視你的,史庫瓦羅……」

微瞇起了褐眸,他將指尖朝著緊縮著的穴口一個沒入……

「嗯……」下體倏地被異物入侵,他抗拒的想將其推擠出……

「很緊呢……」望著逐漸被肉壁吸吞入的手指,男人低喃道。

被緊含住的手指在甬徑中緩慢的抽送了起,「呃……」

「迪諾……」手指的每一寸律動都與緊窄的肉徑牽連著,令他難受的喚道,「不要……」

「會痛嗎……?」男人輕問著,將指尖退至了穴口,「抱歉……」

伴著歉語的落下,一抹溫熱的觸感襲上了下身……

男人探舌在恥處舔弄著,溼熱感逐漸蔓延至了秘境……

「呃嗯……!」他敏感的弓顫起了上身,「迪諾……」

他揚指將收顫著的秘境撥弄了開,靈活的舌尖隨即竄沒了入……

「哈嗯……」男人猝然的舉動令他一個抖顫,「不要舔那裡……」他伸手向前想推開他……

但男人非但沒有停下舔舐的動作,反倒是將他伸來的手覆上了下身……

「呃……」觸到了自身敏感的瞬間,指尖一個輕彈。「喂,迪諾……」

男人將他的指掌攤開,而後讓他握弄住了肉身。

「哎……?」他面露不解的望著他,「你要做什麼……?」

沒有回答他的問句,迪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未曾見過的壞笑,舌尖在恥境中舔弄了起……

「嗯……!」下身襲上的快意令他的手不住收緊,擒在了手中的分身一陣顫揚……

莫名的炙熱感不停自下身灼起,他張眸難受的望著他……

但男人卻逕自在他的下身佈滿火種,絲毫沒有替他澆熄的打算。

這傢伙……

一定是故意的……

史庫瓦羅緊咬住了牙關。

可惡……

擒住下身的手一陣收緊,他試著將掌中的灼熱上下套弄了起……

「嗯……」難堪的屈辱感和不住襲上的快意重擊著思緒,「哈嗯……」

被他煽情的舉動使然,男人將脣舌撤出,改以手指攻掠……

細長的手指順著己然溼潤的甬道滑入,在幽徑中緩慢的抽送著……

「呃嗯……嗯……」

伴著下身的抽送律動了起,大手不自覺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快意的炙火自下身灼燃而上,他的上身倏地如弓般地收顫了起,灼白的液體頓時玷濡了掌心……

「哈嗯……」史庫瓦羅大口的喘息著,白皙的肌膚上繪染著情慾的潮紅。

男人探舌舔弄著他的手,將指上的腥香沒入了口中,「唔嗯……」

「不要……」他見狀急忙將手給收回,「那個不能吃……」

「為什麼不行呢……?」他伸指勾弄著分身上的殘留,「只要是你的,我都想擁有……」

不會再將你讓給別人了。

從未自他身上感受到的佔有慾在此刻表露無遺。

「呃……?」

身體突然被翻轉了過,史庫瓦羅面露不解的回眸,「喂,迪諾……」

皮帶和拉鍊相撞擊的金屬聲自身後傳來,只見男人正褪去了自身的衣物……

喂,不會吧……

正當他想起身之際,一抹溫熱抵在了下身。

「可以嗎,史庫瓦羅……?」伸手將他細長的髮絲捲繞在了指上,迪諾出聲問道。

「不要問啦……」他聞言臉頰一個緋紅。

如果是你的話……

「可能會痛……」他低聲說著,肉身順著已然溼滑的穴口一個沒入……

「嗯啊……!」下身被硬物貫穿的瞬間,他疼得蹙起了眉,「好痛……」

手指輕觸了下兩人的交合之處,滴落在指尖上的是嫣紅的血液……

「抱歉……」他心疼的說著,但就此打住只會讓他更為難受……

緊咬住了牙關,肉身伴著鮮紅在甬徑中緩律了起……

「不、不要動……」分身的每一次律動都與緊窄的肉壁相牽連著,傳來了撕裂般地疼痛……

「嗯……」下身被溫熱的壁肉包覆了住,他不自覺的加深了抽送的幅度……

「不……哈嗯……迪諾……」雙手緊抓住了身下的被褥,低吟聲不停自口中流洩了出……

「史庫瓦羅……」伸手將他的身軀抱抬了起,他讓他背對著跨坐在了自己腿上……

「不要……」敞開的雙腿讓兩人的交合之處直闖入眼簾,「迪、迪諾……」

肉身因跨坐的姿勢直沒了入,將原先緊窄的穴口擴撐了開……

大手將他的雙腿抱抬而起,他將他的向下一個沉淪……

「哈啊……!」體內的男性伴著身體下墜的重量直頂入了穴心……

他探舌在他的後頸處舔弄著,「還痛嗎……?」

「不、不知道……」他顫聲回答著,下身的痛楚逐漸轉為陣陣的酥麻感……

男人將手指探入了他的口中,指尖扣著他的舌在膜腔中攪弄著……

「唔嗯……?」他回眸不解的望著他,下一秒就被男人推倒在了床上……

將他的臀部扳抬了起,男人欺身埋入了他的體內……

「唔……!」上身一個弓顫,他將男人的手指緊咬了住,「唔嗯……」

被肉壁緊擒住的分身伴著血紅在甬徑中移動著,他開始不再抑止的抽送了起……

「嗯……唔嗯……」口中傳來了鮮血的腥甜味,他著迷似地吸吮著男人被咬破的手指,下身不自覺的迎合著男人的律動……

手指在他溫潤的口中翻攪著,來不及吞嚥的銀絲自嘴角滴落了下……

「史庫瓦羅……」男人在他身後低喃道,肉身不斷在他體內挺進著……

「哈啊……!」撞擊到某一處的肉徑時,他倏地敏感的弓顫起了上身……

似乎察覺到了那是他的敏感點,男人的每一次抽送都刻意挺弄著該處……

「哈嗯……」他張口低喘著,擒住了男人的下身猛地緊縮了起……

「嗯……!」被溫熱壁肉包覆住的下身一陣收緊,酥麻的快意襲上了腦門……

俄傾,男人的粗喘聲自身後傳來,陣陣灼熱的種子伴著抽送的幅度濺揚在了他的體內……

「迪諾……」男人的身軀失重的跌壓在了他的身上,令他難受的喚道。

「史庫瓦羅……」將銀白的細柔捲繞在了指上,他如夢囈般地低喃著,「你是我的……」

不會讓給別人的……

 

 

(此圖為轉貼圖)

 

清晨的陽光自敞開的窗戶直射而入,床上的人影有些慵懶的坐起了身。

他隨即像想起什麼似的往身旁望去,並沒有男人的身影。

這傢伙,在對別人的身體做出了過分的事後,跑去哪裡了啊……

呃……?

突地意識到了自己正陷入是否遭遇一夜情的少女情懷中,史庫瓦羅猛然搖了搖頭。

他是在想些什麼啊……

正當他想起身穿衣時,下身傳來的痛楚差點令他站不起身……

可惡……

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

與此同時,某個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成為被砍殺對象的男人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喂,迪諾……」

沒讓他把話說完,男人倏地將手中捧著的一束白玫瑰遞給了他。

「做什麼……?」史庫瓦羅面露驚愕的望著他。

「你知道嗎,史庫瓦羅……」迪諾將其中一朵花別在了他的髮上,「1朵白玫瑰,象徵著『你是唯一』。」

「啊……?」

他在說些什麼啊……

「2朵白玫瑰,象徵著『你儂我儂』。」他笑道,將第二朵花別上了他的髮。

「那個,迪諾……」

「3朵白玫瑰表示……」第三朵玫瑰花,他放入了他的手中……

「我愛你。」

迪諾說著,連同他的手一起將玫瑰花包覆在了手中。

「你在說些什麼……」他聞言臉頰一個泛紅,「不要拿我尋開心啊……」

「我愛你,史庫瓦羅。」他語氣堅定的望著他說,「這是我一直沒能對你說出口的話。」

那個時候,還以為自己永遠無法對他訴說了。

所以現在他不想再隱瞞了。

「你呢……?」迪諾問著,「你對我,是如何看待的?」

是如何看待他的……

真是過份的問題啊。

明明每當他失意時,都會擅自闖入他眼簾的。

明明總是逕自說著溫柔的話語的。

明明一直,都在守候著他的……

我的心意,你早就清楚了,不是嗎……?

「我……也喜歡你……」別過了燙紅的臉頰,史庫瓦羅低聲說道。

說不出口的愛,會構築成傷害。

這一點兩人都已深刻明白。

所以,也是時候該互相坦白。

「謝謝你,史庫瓦羅……」迪諾又將兩朵花放入了他的掌心,「4朵白玫瑰,象徵著『誓言』。而5朵,象徵著『無悔』。」

「我會一直愛著你,永不後悔。」他說著,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

「嗯……」他在他的胸前輕應了聲,「我相信你。」

好寬闊呢……

真想就這樣依賴下去。

吶,迪諾……

我可以就這樣,依賴著你嗎?

「這束玫瑰花是我一早去溫室裡摘的,有44朵。」他倏地在他耳畔說著,「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誰會知道啊……」他皺眉道,「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啊?」

「因為史庫瓦羅,就跟白玫瑰一樣。」他將他銀白的髮絲輕撩了起,「一樣的潔白,一樣的美麗……」

「真是惡趣味啊。」臉頰一個緋紅,「所以到底是什麼意思?」

「Non cambiera mai fino alla morte.」迪諾笑撫著他的臉說。

史庫瓦羅聞言呆愣了住。

至死不渝。

是嗎……

所以你才從那個世界回來了啊……

那個時候,讓遊走在死亡邊緣的我看見了一絲光明的,就是你呢……

只有你這個笨蛋,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燦爛的笑花在臉上展放了開。

「好美……」將那笑容盡收眼底,迪諾讚嘆道。

 

吶,迪諾,你知道嗎……

我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喜歡上了白玫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