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是從自己跟並盛之中選擇了並盛……

還是從我跟並盛之中選擇了我……?

 

 

「不要對並盛出手……」雲雀淡聲說道。

情緒複雜的交織著。

你……是從自己跟並盛之中選擇了並盛……

還是從我跟並盛之中選擇了我……?

骸暗自在心中低笑了聲,自己還在奢望些什麼?

「知道怎麼做吧?」將慾望抵在了他的脣上,骸輕聲問道。

臉上滿佈著屈辱的表情,雲雀緩緩的探出了舌尖……

在輕觸到圓端的瞬間,他輕顫了下。

「含進去。」男人以強勢的語氣命令著。

雲雀抬眸怒視著他,「唔嗯……」

碩大的分身一個挺入,男人雄性的氣味滿斥在他口中……

只要他願意,現在是報復他的最佳時機。

「把你的利牙收起來。」像似察覺到了他的意圖般,骸扣起了他的下顎說。

「只要我願意,並盛瞬間就會淪為地獄。」

雲雀聞言怒瞪著他。

那個高傲不馴的他,現在正含弄著他的……

被莫名的征服感驅使,他伸指撫弄著他被鮮血及汗液浸溼的髮絲,慾望在他溫熱的口中律動了起……

「唔嗯……」直頂入喉際的猛勁令他難受的蹙起了眉,「唔……」

被口中的炙熱哽得窘迫,他試著抬身想將其吐出……

但男人的大手卻強勢的扣緊了他,硬是逼他上下吞吐著他的慾望……

「唔……唔嗯……」

另一隻手沒閒著的撫向了他的胸前,恣意的以皮革刮弄著他早已紅腫不已的果核……

「唔嗯……!」他敏感的輕顫著,雙脣不住的收緊,感覺口中的慾望越發勃然……

知道那意謂著什麼,雲雀直覺反應的想吐出……

「要我射在裡面嗎?」男人撫著他的臉頰邪魅的問著。

「唔唔……」他搖著頭,一雙細長的鳳眸怒視著他……

「那麼,就更努力的取悅我吧……」伸手扣起了他的下顎,下身在他口中抽送了起……

「唔嗯……唔……唔唔……」直沒入喉際的猛勁令他難受的低鳴著,含弄著男人的嘴也不自覺的一個收緊……

「呃嗯……」昂首悶哼了聲,骸倏地伸手推離了他,灼熱的白液濺灑在了他的臉上……

「哈啊……」雲雀張口喘息著,男人雄性的氣味滿佈在了空氣中……

「你這個樣子真淫蕩呢……」骸伸指將白液塗抹在了他的脣瓣上低魅道。

「夠了吧……?」雲雀抬眸怒視著他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對他做這種事有什麼意義……?

只是為了羞辱他嗎?

「想做什麼?這還用問嗎……」細長的指尖沿著他的胸線滑落了下,「當然是想好好的疼愛你啊。」

大手將他的雙腿扳抬了開,他將已然勃發的慾望抵向了他的穴口……

「住手……嗯啊……!」

慾望順著溼滑的甬道一個沒入,「好緊……」狹窄的徑道將他的緊擒了住……

「不要……哈啊……」下身傳來的椎痛感令他吃痛的叫著,「呃嗯……住、住手……」

「恭彌的裡面好舒服……」將他的雙腿大扳了開,慾望伴著溢出的鮮紅在他溫熱的甬徑中律動了起……

「啊嗯……不、不要動……」他顫聲說著,疼得連牙關都難以緊合……

「恭彌……」骸伸手將戟槍從牆中抽拔了出,雲雀嬌小的身軀就這麼伴著血液跌落了下……

「哈啊……」他失重的癱在了他的胸前,「住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